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郑若麟:法律、自由与双重标准

作者:郑若麟 发布时间:2014-02-02 22:56:58 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    |  

郑若麟:法律、自由与双重标准

        信息顺畅流通是各国民众相互理解的前提条件。正是为了这一点,各国都注重向外派驻记者,以便更好地了解世界。然而问题恰恰在于,我们的驻外记者真实地反映了驻在国现状吗?答案不甚乐观。比如年底年初法国最重要且对历史影响最大一则新闻,无疑是幽默笑星迪厄多内与内政部长瓦尔斯围绕“禁演”而展开的“政治决斗”……然而这样一则重大新闻在中国媒体上却基本不存在。当我们更关注奥朗德总统的“绯闻”而非这类错综复杂、涉及言论自由与法治社会、艺术创作自由与种族主义斗争等严肃问题时,我们对法国的误解、误判和误导就是难以避免的。其结果是我们对我们所不了解的法国依然不理解……
        记得我在《文汇报》、《新民周刊》等媒体上发表多篇有关求证与分析“不同意你观点但誓死捍卫你发言权力”的所谓“伏尔泰名言”的文章时,曾引发一场讨论。部分不求甚解、对他人文章采取囫囵吞枣的阅读方式的读者,望文生义地认定我论证伏尔泰从来没有说过这句话就是“反对言论自由”,于是声称“即便是叫花子说的”也是对的!殊不知我反对的是“违法言论”的自由。这在全世界都是一个共识,一个常识。因为言论自由并非抽象、无界的,而是有着明确界线的。这一界线,就是法律。在这次笑星迪厄多内•姆巴拉-姆巴拉与内政部长瓦尔斯之间的这场“角力”,就是对这句名言的最佳现实注解。


81cb44df1b7aab4bd8da08e3dbf1a040.jpg

迪厄多内(资料图)
 

        迪厄多内是法国最受欢迎的幽默笑星之一。他的演出几乎场场爆满。他刚出道时与一个犹太演员艾利•瑟姆合作,演出类似中国的双人相声,颇受欢迎。当时他在政治上也很活跃,一直坚持反对种族主义的左翼立场。生于法国一个非洲裔家庭的迪厄多内从九十年代末开始致力于追究法国和西方白人对黑非洲的殖民罪行。没想到这使他踏了红线:在法国,认为殖民罪行与二战纳粹对犹太人犯下的罪行一样,也是种族灭绝罪,法国也应该道歉、赔偿,是“政治不正确”的。迪厄多内开始遭到法国主流媒体的一致封杀。由此,迪厄多内开始转向揭露“美国-犹太复国主义体系”的“极右翼”立场。于是迪厄多内开始被批“反犹”。
        这次事件的起因就是一位犹太裔记者帕特里克•科恩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提出一批主流媒体应封杀的“反犹”人士名单,其中包括被科恩称为“脑残”的迪厄多内。迪厄多内在演出中对此进行反击。不料他的话被人偷拍下来在互联网上播出后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在其中他称,对于科恩,他很遗憾“毒气室”已经不存在了。这句显然过分的话引起舆论大哗,连总统奥朗德都也就此事发表讲话,并敦促政府采取行动;于是内政部长瓦尔斯向全国各地警署下通令,要动用一切手段禁止迪厄多内演出。
        一些地方政府立即执行了内政部长的禁演通令。但1月10日,南特地方行政法院认为禁演法律依据不足而取消禁令,批准迪厄多内的演出。在这种情况下,法国政府立即上诉到国家最高行政法院。国家最高行政法院推翻南特市地方行政法院的裁决,禁止迪厄多内演出,理由是该节目“有损人类尊严”。由此,内政部长瓦尔斯当晚宣布,“共和国取得了胜利!”
        这一判决具有案例作用,即以后遇到类似情况,这一判决就是先例。这就非常清晰地在言论自由与法律框架之间划出了新的构架。对于盲目相信“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言的权力”者而言,应该从中得到很多启发。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切自由权利都必须符合法律的框架。尽管最高行政法院在做出裁决时引起很大争议(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仓促地做出关系如此重大的司法决定是前所未有的、而且法定有效人数应该是七名法官出席投票才行,等等),但只要司法机构做出决定,就必须执行。你可以反对法律本身。但只要法律依然有效,你就必须执行。这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行为准则。
        法国主流媒体在此事件中几乎一面倒地支持政府,令人叹为观止。但与此同时也令人倍感困惑:当中国政府根据其现行法律对某些同样顶着作家、艺术家或记者头衔而参与政治活动、并因这些政治活动违法而对其进行司法处罚时,法国媒体却往往一边倒地支持这些违法者。这种不加掩饰的赤裸裸的双重标准的做法,已经令这些媒体难以自圆其说。
        特别要指出的是,如果单纯地从司法程序来看的话,这次禁演是有争议的。法国政府上诉到国家最高行政法院时,离演出开始已经只有三个小时了。法国罕有司法判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匆匆做出。而且当时最高行政法院的三百多名法官中只有一名在场(他是大名鼎鼎的犹太人德雷福斯事件主角的曾侄孙贝尔纳•斯蒂恩)。于是一名法官在短短两个小时内便独自做出一个具有案例作用的重大决定,这在法国法律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而禁演的理由也从“破坏公共秩序”(被南特市地方行政法院所否决)转向“有损人类尊严”,而法国一些司法专家指出,这一指控的定义太过宽泛,很有可能日后被滥用……
        我们一直天真地以为,媒体的功能应该是单纯地传递信息。然而通过法国部分媒体对法国和中国艺术家被判罪采取的双重标准来看,这些媒体——至少在中国问题上——早已采取了一种“政治介入”的立场。一个“政治介入”的媒体,是不可能自由的。明白了这一点,对某些法国媒体上涉及中国的报道,就不再会吃惊于其一以贯之的反华立场了……
        迪厄多内与法国政府之争并未结束。法国政府正在调查迪厄多内的税务状况。已有消息称,笑星有偷、漏税现象;法国政府还在调查迪厄多内自己拥的剧院的经营合法权问题,据称也查出了问题,称其申报手续不全;另外法国政府通过对迪厄多内的多项起诉,正一笔笔地判罚笑星,似乎要将其判至破产。这些尚不足以打败迪厄多内。政府的最后一步棋,将是取缔笑星在网上的视频录像。迪厄多内在网上每一个视频都有着几十万的点击量。最高的甚至达到三百万个点击。其巨大的社会影响力也在于此。法国政府正在与美国Youtube公司联系,寻求禁止其所有视频。这场争论如何发展,令人瞩目。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