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格鲁吉亚“玫瑰革命”领导人靠西方支持上台,下台后又逃美避难

作者:曹劼 宋元元 发布时间:2014-11-20 10:21:20 来源:环球人物 字体:   |    |  

8d49042a899a503741ff5174d59b9c3e.jpg

     格鲁吉亚前总统萨卡什维利也许没想到,卸任还不到10个月,他的厄运就来了——8月2日,第比利斯市法院做出决定,应格鲁吉亚最高检察院要求,批捕萨卡什维利,理由是他涉嫌在总统任内镇压反对派活动、破坏一家电视台和没收该电视台创始人财产等。

  其实,早在今年2月,格鲁吉亚媒体就曝出萨卡什维利涉嫌谋杀前总理日瓦尼亚的消息,认为这位“玫瑰革命”的领导人可能会受到审判,其尚不足半百的人生轨迹也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西方眼中的“民主”功臣

  “玫瑰革命”是发生在21世纪初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中的一波浪潮,即2003年11月,在格鲁吉亚发生的反对时任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及其政府的一系列示威活动,因反对党领导人萨卡什维利每次公开露面时都手拿一枝玫瑰花,所以被称为“玫瑰革命”。最终,得到美国等支持的萨卡什维利领导的反对党获得了胜利,建立了所谓的“民主政府”,他本人也当选为格鲁吉亚总统。那一年,萨卡什维利只有36岁。

  萨卡什维利曾高调推动一系列改革,并信誓旦旦要让贪污腐败在格鲁吉亚绝迹等,他因此被西方视为让格鲁吉亚实现“民主”的功臣。

  萨卡什维利的政治信念,源于他的人生经历。1991年苏联解体时,萨卡什维利才是一个24岁的青年,他选择了融入西方的道路。萨卡什维利曾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人权学院和意大利佛罗伦萨法学院学习。1993年,他又获得美国国会奖学金,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律系和乔治·华盛顿大学学习,毕业后在美国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

  对于西方生活,萨卡什维利一直非常留恋。他认为自己的人生因把握到几次重要的机遇而受益不尽,如获得美国的丰厚奖学金、第一次外出旅游在荷兰和后来的妻子桑德拉一见钟情等,都让他对西方国家“留下美好记忆”。

  但萨卡什维利知道,自己想要成功,还需要回国接地气。1995年,萨卡什维利学成归国,不久即当选为议员。2000年10月,萨卡什维利被任命为司法部长,但第二年他主动辞职,随后宣布成立统一民族运动党。2002年6月,萨卡什维利当选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市议会议长。

  这期间,美国正通过“支持新生独立国家”计划,在独联体各国“培植民主土壤”、“物色民主骨干”、“树立民主榜样”,要把独联体各国打造成“新型民主国家”。经过美国的多年经营,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就成了其首先选中的“民主试验田”,“颜色革命”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和俄罗斯叫板吃大亏

  2004年1月,格鲁吉亚举行总统选举,萨卡什维利大获全胜。就任总统后,亲西方的萨卡什维利就公开表达了对俄罗斯的不满,格俄关系因而不断恶化。

  2008年8月8日,萨卡什维利领导的格鲁吉亚政府在欧美的支持下,趁全世界目光聚焦北京奥运会的时机,突然出兵,对谋求独立的南奥塞梯发起大规模进攻,与南奥塞梯有协约关系的俄罗斯政府毫不犹豫地出兵对抗,对格鲁吉亚军队狂轰滥炸,格鲁吉亚等不来美国等北约国家的支持,只能撤退。俄罗斯于8月26日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两地区独立。

  战争期间,萨卡什维利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专访时坦言,俄罗斯的军事行动,就是想把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变成格鲁吉亚的“科索沃”,这是让他无法接受的。他认为,俄格战争就是西方与俄罗斯的较量。

  萨卡什维利一直希望格鲁吉亚能加入欧盟,融入西方。他从不讳言对美国的好感,他将美国前总统布什视作自己的老友。在2008年的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上,乌克兰加入北约没能如愿。萨卡什维利开玩笑说:“布什已经为我们尽力了,因为当我走进房间看到他时,他的脸红得像根胡萝卜,这个老朋友一身疲惫的神情。”

  萨卡什维利同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总统参选人麦凯恩的私交也不一般,据他透露,在“玫瑰革命”期间,麦凯恩曾送给他一件特别的礼物——防弹衣。而对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萨卡什维利曾笑称两人早就是知音老友。

  尽管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支持,但萨卡什维利主政期间,格鲁吉亚并没有出现多大的变化。2008年1月,格鲁吉亚举行大选,萨卡什维利蝉联总统,但他的运气不佳,这一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格鲁吉亚经济受到很大影响,人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约50%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位于高加索山脚下的格鲁吉亚城市哥里,是斯大林的故乡。这里到处可见苏联时代修建的、如今已破破烂烂的公寓楼。当地的很多退休老人靠帮人停车赚点小钱。他们常拿眼下的生活同斯大林时代作比较,抱怨“今不如昔”。

  最终,对萨卡什维利心怀不满的格鲁吉亚人,在2013年10月用手中的选票赶走了这位靠“玫瑰革命”发家的总统。如今,由“格鲁吉亚梦想”联盟组建的政府正在追究他的“旧账”。

  “萨卡什维利”们的宿命

  据悉,格鲁吉亚当局对“萨卡什维利案”已做了充分准备。从2013年10月起,该国总检察院对他进行了一系列调查,征询了100多位证人,各类证据文件等共计80卷。格鲁吉亚总理加里巴什维利日前称,“格鲁吉亚人民希望,能够给在格鲁吉亚横行多年的有罪不罚现象彻底画上句号。”

  萨卡什维利显然早料到自己“前途堪忧”,于是在卸任不久就跑到了美国,并选择在那里长居。但“心有不甘”的他并没消停,今年大部分时间是在乌克兰度过的,他希望能向乌克兰的“革命者”传授经验。

  尽管有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护佑,但又能保萨卡什维利多久呢?回望和萨卡什维利有着相似政治经历的,那些一度在“颜色革命”中呼风唤雨的政治人物现状,或许就能预见这位格鲁吉亚前总统的命运。

  今年60岁的乌克兰前总统尤先科(2005年—2010年在任),是该国“橙色革命”的缔造者,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因其鲜明的亲美反俄立场,任内与俄罗斯关系紧张,政治危机频发。在经济方面,因通货膨胀严重,导致国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他刚愎自用,听不进不同意见,在2010年总统选举中,第一轮投票的得票率仅为5.45%,惨遭淘汰。尤先科自此退出政坛。

  今年65岁的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巴基耶夫(2005年—2010年在任),是该国“郁金香革命”的领导人。他推翻前总统阿卡耶夫,但在自己的政府中同样存在严重贪污腐败、任人唯亲的现象。贫困、经济发展不平衡等问题仍然困扰着该国。此外,政府对一些大型企业实行私有化也让民众对相关利益分配产生质疑。吉尔吉斯斯坦与西方关系升温,引起反对派的不满,要求美国撤出在玛纳斯的军事基地。2010年4月7日,巴基耶夫政府被推翻,他本人逃到外地,后有消息称已出走哈萨克斯坦。

  今年73岁的伊朗前总理穆萨维(1981年—1989年在任),曾在2009年参选伊朗总统。在败给内贾德后,他效仿“颜色革命”的做法,发动大批国民上街示威并与政府对抗,被称为“绿色革命”。最终,这场骚乱导致了当年8月的德黑兰大审判,穆萨维和伊朗前总统哈塔米、前议长卡鲁比等人均因煽动骚乱而获罪。后来,穆萨维还被指控是美国的间谍,犯有反国家罪。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