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美欧加剧世界地缘政治的紧张形势

作者:米格尔•瓜利亚诺内 发布时间:2014-11-04 11:43:23 来源:起义报 字体:   |    |  

 过渡的进程

  第二次世界大战留下了一个以冷战和由美国和苏联为首的大型权力集团之间的对立为基础的世界体系,虽然有起伏 在44年中形成和保持了现状。只有一两个时期是例外(1962年在古巴的导弹危机是其中之一),那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时代,两个集团保持着某种相互尊重(以核实力为基础)。世界的地缘政治结构保持两极的方式,两个结构紧密的集团在全世界保持霸权。

  由于前苏联在1989年解体和消失,美国企图建立一种新的单极地缘政治体系。其意图是变成世界的宪兵,利用它的对手的消失留下的权力真空,在一段时间里似乎获得成功。美国过去是(现在继续是)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强国,控制着所有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以至联合国本身),在世界上所有的地方进行干涉,以维护它作为强国的利益。这种单极统治的顶点出现在上个世纪80年代,那时似乎不存在与帝国的计划对立的任何可能性,因为美国的力量和权力是绝对称霸的。

  但是,在新的世纪到来时,在地缘政治的版图上开始看到新的因素。中国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和生产的发展引入了一个变数,它远超出那个地区,因为这个古老的“天国”日益增长的贸易能力不可避免地将它变成一个新的权力因素,变成全球范围内一个社会的和政治的因素,同时弗拉吉米尔•普京在俄罗斯联邦掌权,在前苏联解体之后领导了一个复苏的进程,在世界地缘政治内将“北极熊”置于新的地位。拉丁美洲的一体化进程通过跨国的机构如南方共同市场、南美洲国家联盟、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也正在建成一个新的政治和经济权力中心。中国和俄罗斯联合三个新兴的国家印度、巴西和南非组成了“金砖国家”的经济集团,对于美国、欧盟和日本的经济霸权来说它代表着另一种选择。

  “精神分裂症的”对外政策和危机

  在新的主角发展的同时,美国和欧盟一直在遭受全面的危机,从2006年的房地产泡沫破裂起首先反映在经济领域,它的焦点在美国,对它的盟友产生了一种多米诺效应,使欧盟的一些国家(德国是唯一相对的例外)停滞—特别是在国家财政上—带来失业的幽灵,经济的停滞席卷整个旧大陆。这场危机的出现被媒体说成主要是经济的危机,但是这是一场结构性的、社会的和政治的危机,将“中心国家”置于一种日益衰落的地位。

  这场结构性危机的主要后果反映在人们所说的霸权主义大国错误的对外政策上。这是一项表明近年来由于帝国干涉系统的失败造成危机的对外政策。这种军事干涉的失败在美国两任布什政府开始看到,但是在贝拉克•奥巴马时期加强和成倍增加了,他一直表明是美国历史上有过的最平庸和缺乏权力的总统(他向所有类型的国内势力的压力让步,如军工复合体、公司、右派的集团等)。美国的失败不仅是军事方面的,尽管它打败了敌人的军队,但其结果从来没有赢得战争(比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而且包括所有帝国的干涉甚至是那些以新的模式进行的干涉,如它做到让其他人(欧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雇佣兵、私人的军事公司)去完成肮脏的任务,不论是进行干涉,还是进行攻击和为他们而争斗。它建立的“弗兰肯斯坦”(创造毁灭自己的怪物)并不符合它的创始人的命令,强迫他们进行作战,这已经变成了一种系统的格式。从曼努埃尔•诺列加(马拿马前国防军司令)、萨达姆•侯赛因到现在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大量的魔鬼被制造出来,受到美国的鼓励、资金支持和提供武器装备,目的是支持在那些国家进行干涉和插手,之后他们变成了帝国最后必须以高昂的代价去打击的敌人。

  干涉的系统导致那些从白宫和五角大楼策划和决定对外政策的人陷入一种“绝望”,使他们成为一个“向前逃跑”的透明例子,去进行越来越多的干涉,越来越荒唐和必然失败的干涉。举个例子:任何严肃的评估都从事实出发,不论是利比亚的情况还是乌克兰事件,不可能对国内形势很紧张的国家进行暴力干涉,不会冒导致没有意义的长期对立进程的巴尔干化灾难性后果的风险。不论是卡扎菲或是亚努科维奇,他们在各自的国家面对国内处于紧张的力量代表着一种平衡的因素。当美国使这些平衡的因素消失时,就产生一种导致混乱的离心的后果,使国家解体。总之,美国的对外政策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变成了国际地缘政治中的一个“硬核的”因素,是一个制造混乱的进程,为了实现指引它的目标越来越没有效力。

  不可避免的对立

  在中心的权力削弱和以“精神分裂症”的方式行动的同时,正在出现的新主角正发挥新的作用,成为新的因素,这是全球范围内力量对比变化的一部分。它们不可避免地开始与中心的权力对立,后者虽然正在失去权力,但仍然是领头的。

  这不可避免地产生冲突,比如在拉丁美洲正反映在美国情报机构进行的系统干涉中,它寻求对独立于北方的指令和谋求联合起来加强其在国际上的主角作用的越来越多的政府制造不稳定。关于中国的情况,美国在经济和生产领域进行的战争已经失败,现在采取“聪明的”制造不稳定和破坏行动,系统地利用媒体让“东方巨人”失去信誉,将其妖魔化和制造混乱。

  关于俄罗斯的情况,恢复在国际舞台上的优势地位是爆炸性的,特别是从它逐步取得的外交成就开始(在叙利亚和克里米亚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的回答是强制实施经济制裁(新奇的是这些经济制裁不是强加给俄罗斯国家,而是针对它的政府人员和与政府有关的私人企业),通过媒体和外交手段集中火力打击俄罗斯。

  紧张关系的加剧

  俄罗斯对经济制裁进行了相当好的自卫,以中止向西方采购作为回答,特别是在如食品这样的基本商品领域,这尤其对欧洲的生产者造成损害,引起欧洲居民的愤怒。反制裁增加了一个加速国内经济危机的新因素。俄罗斯联邦处于劣势的地方是媒体的战争。媒体不断制造虚假的宣传(比如称俄罗斯在军事上干涉克里米亚),媒体系统的经常“轰炸”,对普京政府不断施加压力。同样,美国和欧盟的协议继续对俄罗斯制裁使越来越有效的俄罗斯外交不能阻止这个进程。欧洲的领导人回应美国的指令,继续向俄罗斯施压,尽管这对他们的居民造成损害,同时也增加了欧洲地区内部社会的紧张关系。

  这是一种不断发展的形势,因为美国的政策继续以“逃避向前”的方法推进。不可避免的后果在这些日子正在显现,温度在上升,对抗开始脱离它的轨道,进入其他非常危险的领域。

  在这些日子里,普京在俄罗斯青年大会(俄罗斯知识界的精英参加了会议)上的一次公开讲话向我们说明对抗到了新的程度。至少他的声明是令人不安的。其中某些说法比如他关于联合国的说法称“如果联合国只为美国和它的盟友服务,那它是不需要的”,或关于欧盟和它在乌克兰的形势,普京说“如果这是欧洲的价值,那么我感到非常失望”,关于西方强加的乌克兰政府,普京说“基辅的攻击像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西斯分子的攻击”,这已经表明一种正面冲突的立场。但是,如果我们还听到他说“美国所做的一切是将乌克兰变成伊拉克或利比亚”,特别新奇的是他说“俄罗斯是最强大的核大国之一。这不是简单的话语,而是一种现实。此外,加强了我们的核说服力,我们正在增强我们的武装力量。我们的军队确实是结构更为紧密和更有效,它的装备确实更加现代化,拥有现代的武器系统。我们将继续加强这种能力,将会继续这样做,但是这不是为了威胁某些人,而是为了让我们感到安全,为了能够实现我们在经济发展领域和社会领域的计划”。问题是很明显的。

  在后冷战的许多年里第一次再次以明显的方式出现核因素的现实。核实力作为决定性的因素再次将我们带到一种普遍燔祭的现实可能性。很清楚的是从1948年以来这种可能性一直隐藏在那里,但是现在重新成为公共的政治因素,让我们重新回到一种可能的原子冲突的形势。显然这不是普京的一个错误,他已经成为一个声明很清楚的活动家,最近几年他一直在完美无缺地这样做。一切似乎表明核因素的加入是形势所迫,面对一种继续攻击和企图包围俄罗斯(以及包围中国和那些不回答美国计划的国家)的“精神分裂症”的对外政策,这似乎是唯一可能的选择。

  一些思考

  清楚的是虽然这使我们接近“冷战”的条件,但是不致将我们引向同样的形势。令人担忧的是现在的形势似乎是不仅比那时更不稳定,而且也更加不可预测。以前有两个牢固的集团做到保持一种现状,今天在整个地缘政治中出现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可能在某种相似的情况下采取行动,但是每个因素回答不同的现实(这是一些拥有核实力的国家,每个国家能够由其责任者按动核电纽)。

  我们只是希望在一个如此流动的环境中这仅仅是一种征兆的情景,在今后不会变成一个地缘政治形势的结构性因素。对于人类来说事情确实继续在每况愈下。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