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帝国主义又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作者:马乾宁 发布时间:2014-10-31 18:49:40 来源:作者博客 字体:   |    |  

                  帝国主义又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评香港“占中”到英国Occupy Democracy的运动

  西方政治思想除了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外,还有一个地缘政治斗争理论。实际上在没有出现无产阶级世界范围内的大联合的情况下,国际政治斗争更多表现为地缘政治斗争。这样就可以解释美帝国主义为什么要在苏联已经解体的情况下仍然不放过俄罗斯。因为帝国主义者信奉的是一个狼的团队精神。他们通过对外进行掠夺与资本剥削得来的利益安抚国内人民。提高社会福利从而不招致人民反抗。

  所以说所谓普世价值就是美国进行地缘政治斗争的工具。美国霸权主义者善于挥动所谓人权的大棒。但美国人主张的人权是以实现美国人的霸权为目的,为了祸乱世界其他国家而美国渔利。美国人推销的民主也是要实现在其他国家美国人的意志做主。他们输出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所谓普世价值为什么总是能祸乱别的国家?其实道理很简单:自私自利的霸权主义者输出的“自由、民主、人权”所谓“价值”正是投一些国家或地区的利益小人们之所好。

  香港的要自由民主的小人们受美英香港的等帝国主义的操纵与指使要实现什么民主选举的国际标准——公民提名。而且他们开动宣传机器,大造国际舆论。闹得特区政府对公然长期霸占道路的民主强盗们都不能轻易出手清场。不然的话,他们又会祭起民主.自由.人权的大棒打你一顿。可是经过他们宣传机器一宣传英国民众方知原来经过的选举也不合国际标。发现英国选举自有史以来,提名的政党候选人从来都是指定人选,从来没有公民提名的情况,又因为对本国资本主义政治越来越不满,在10月17日至26日发起了Occupy Democracy(据民主)的运动。可见事与愿违,帝国主义的阴险计谋又一次玩砸了。这次英帝国主义者又一次应验了毛泽东告诫反动势力的那句名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附新闻:部分英国人最近受香港启发,发现本国选举自有史以来,提名的政党候选人从来都是指定人选,从来没有公民提名的情况,又因为对本国资本主义政治越来越不满,在10月17日至26日发起了Occupy Democracy的运动,希望英国能实现真正的民众,让政府关注普通百姓的声音和利益,消除日益增大的贫富差距。截止上周周五,该占领行动已经被逮捕40人,西方主流媒体都少见报道,而需要看俄罗斯的Russia Today的报道:http://rt.com/uk/198820-occupy-democracy-parliament-square/

  毛泽东与毛泽东时代中国站在了世界反压迫.反剥削斗争的潮头。正如美国政客基辛格所所说毛泽东时代在人权问题上美国是被告。而毛泽东后中国领导人就失去了这种勇气。中国领导人想“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外国人。”不再是毛泽东的放眼世界,只是想搞好中国事物。但是事与愿违。所以说对帝国主义就是这样你不革他的命,他就鼓动来革你的命。

  但反革命者即使伪装的再好也最终要暴露。而现在的左派却往往受他们蒙蔽。如有些人不能说他们不掌握马列毛的理论。但他们往往只是片面掌握了,而且这些人往往不会正确应用他们掌握的理论来应对现实问题。正因为如此,这些人的表现就如同《盲人摸象》的寓言所形容的一样。所以说这次发生在香港的“占中”也是对左派认知能力与定力的一次考验。

  毛泽东为什么断定帝国主义总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中国哲学思想有句话叫——施于人者,反诸几。这是个世界变化的循环往复规律,中国人管它叫做“道”。正因为世界的变化有循环往复的规律,所以中国人警告那些不与人为善,而是与人为恶的人——施于人者,反诸几。

  应该说香港的左派身在其中对这次占中的表态没错。而其他局外人,从占中事件已发生左派就出现了三种错误倾向。一种表现为缺乏沉着应对的盲动,一种表现为借机取利的机会主义,还有一种表现为右倾投降主义。

  我没注意要是谁首先主张的用简单的因果论和内外因来分析法来认定香港“占中”的成因。但用这种简单的因果论和内外因分析法,和不以人的阶级立场划分阶级的阶级出身论却造成了对香港“占中”认识的右倾投降主义与右倾机会主义错误。

  毛泽东为什么要领导人民革命取得政权?就是因为只有掌握国家政权才能建设符合人民意愿的国家。西方帝国主义者之所以要支持香港民主强盗们“占中”,也是要通过符合他们意愿的代理人篡夺香港特区的政权。从思想酝酿。思想指导和背后运作都是极右势力港独。台独和国外反动势力所为。

  用简单的因果论和内外因来分析法一些左派可以说找对了远因,而没找对近因。因为这次占中的直接原因是中央政府没有顺从西方敌对势力的意愿,为防止出现卖国祸港特首而对特首候选人提名设置了门槛。这些以左派自居的人也僵化的看待他们所说的特色派。不论是非,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们不懂得国家政权的作用与把握事物发展主导权的意义。如果说我们过去做错了,有香港特区的政权我们还有改正错误的机会。而一旦出现卖国特首,特区政权被西方势力的代言人篡夺了。我们连改正错误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说香港占中如果是按少数错误左派的做法因为这运动从发动起来没你左派的份,你也把握不了运动方向。如果你左派想火中取栗就是投机行为。这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表现。而如果支持“占中”让西方敌对势力得逞是右倾投降主义主义的表现。

  如糊涂的蔡建平居然通过因果分析法得出“香港占中事件是一场没有正确理论指导的、被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所影响自发的群众民主运动。”认为这是自发的群众运动,可以说蔡建平不是闭着眼睛说话,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瞎说话。他视而不见香港占中从预谋策划,到大规模的组织人们上街占据马路.设置路障,乃至成批的带尖雨伞.防护用具.铁头鞋等占中所用物资难道是没人组织供应,而是人们自发出来的?

  还有如蔡建平以某些人过去只言片语,用僵化的而不用发展变化的方法看人,说他们符合毛泽东造反有理的精神,主张不能一竿子,打死一群人。对于蔡建平可以这样形容:当大家看都一堆沙子的时候,他就要站出来说这沙子里还有一粒米。然后他把那粒米举起来说:“看到了吗?这是一粒米,你们怎么每看到?”即使他真发现了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一粒米”,那也应该说他上错了贼船。看来一些左派不会处理复杂矛盾。

  怎样处理如“占中”这样的复杂矛盾?对主张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的蔡建平我只能说,你应该做的是告诉大家不要上贼船,上了贼船的赶紧下来,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这次的“占中”事件可以形容为“不去两叶,将用斧柯”。而具体怎样用斧柯还有一个时机问题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不去两叶,将用斧柯”出自《六韬》思想。刚萌芽的两片嫩叶不摘除,将来就必须用斧头去砍。自香港回归后,片面坚持一国两制中的两制,放任资本主义的发展制造了贫富不均的社会矛盾,更没做好爱国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思想工作。当然更深层的原因是长期以来放弃革命理论,对西方资本主义采取的右倾投降主义造成的。而具体到如2012年反国教活动无原则妥协退让当时的负责港澳事务的国家领导人就应承担具体责任。

  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典故出自春秋时,郑武公死,长子庄公继位。其弟共叔段图谋篡位,在封地内招兵买马,修整军备。郑大夫祭仲深表不安。谏庄公早除共叔段,以绝后患。庄公答曰:“‘多行不义必自毙’,汝可拭目以待。”不久,果如其言,共叔段狂妄自大,蚕食边邑,且欲攻郑都。庄公见时机成熟,便出兵攻共叔段,逐出郑国。

  我说的对占中缺乏沉着应对的盲动者就如同郑大夫祭仲。而中央这次采取的策略就如同郑庄公。“占中”者应该又一次应验了那句古语——多行不义必自毙。现在香港反占中者已经组织反占中支持警方清场的签名。从签名的情况看,占中者为了个人私利霸占道路已经引起港人的公愤,占中正在失去人心。

  所以说我们现在已经从防守到了反击的阶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应该以我们的人权.自由.民主理论谴责英国对待Occupy Democracy的运动的错误从而得到世界舆论的主动权。

  现在我们讲民主。什么是民主?民主是众人之事以众人的意志为主才是民主。民主小人要的不是民主,而是自做主,私做主。只要不合他个人私愿就说你不民主。所以这些要所谓民主的民主小人应该叫民主强盗。民主之贼。

  民主不是大家选主。我认为:民主是人民参与国家的管理,而不仅是通过票选管理自己的人。所以说香港人应该侧重于民主实质而不是仅要民主的选主形式。要创造香港人民参与香港管理的新思维。新方式。不是纠缠于谁治港,而是要关心以何治港。不是纠缠于什么普选的提名方式,而是要想怎样才能选出一个德才兼备的香港特首。所以说香港的利益小人蛊惑青年们去“占中”追求的仅是民主形式而不是民主实质。

  什么是自由?我说这个世界上只有自游,而没有“自由”。自由的小人们要的自由就是由自。什么事情都要符合他的个人私愿才叫自由。个人的自由与人权不能侵犯公道与正义。不能去追求不仁也不义的自由。

  什么叫人权?一个人不受剥削压迫。不受奴役的权利才是最基本的人权。在这个世界上,人分地域而居,物分地域而产。因为日月运行之道是循环往复,所以有道之人讲的是互通有无的交换,无道之人奉行的是劫掠。有道的中国人在明代就有郑和下西洋的庞大船队,这并没有使中国走向奴役世界之路。而中华文化的复兴实现以公道莅天下的世界人民共和,必将是对西方错误的自由民主人权观念的讨伐。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