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安倍这回真的“急了” 中方依然“ 非诚勿扰”

作者:章京宇 发布时间:2014-10-06 13:05:10 来源:经略网刊 字体:   |    |  

 

0

  9月22日至27日,日本日中经济协会200多人组成的“史上最大规模”代表团访华。此行目的,正如9月10日代表团成立仪式上所透露的那样,是“希望能为创造首脑会谈的条件做出贡献”。翻译成通俗易懂的话,就是为安倍做说客,为11月APEC期间中日首脑会谈创造条件。

  自1975年以来,日中经济协会每年都要派遣访华团,此次是第40次派遣,2012年由于“购岛”闹剧,协会取消了百人访问团,只派出了20多名代表访问中国,2013年为改善日益趋冷的中日政经关系,派出了史上第二大访问团,共178人。本次更是派出了破纪录的200多人的“超级访华团”,可见日本经济界对两国政经关系正常化的热切期待。然而代表团并未得到中国国家主席或国务院总理接见。9月24日,汪洋副总理接见了代表团成员,主要回应有两点:(1)希望尽早重开中日经济高层对话。中日经济高层的对话级别高、领域广、影响大,于2007年在北京首次举行,后于2009年在东京、2010年在北京召开了第二、三次对话,此后由于日本右翼势力的一再挑衅,中日关系受到严重影响,对话中断至今。(2)期待看到日本在历史和领土问题上拿出诚意。换而言之,中方对日方在现状毫无改变的情况下短期内实现中日首脑会面的提议持保留意见。

  东瀛说客何以急切西渡?其原因就在于安倍政府最近的经济成绩单很不好看,而其努力推动的国家“正常化”进程,也出现了停滞不前的状态。安倍原来期望两门成绩都好看——“安倍经济学”引领日本经济增长,国家“正常化”顺利推进;如果两门中有一门成绩好,另一门差点也是可以忍受的。但如果两门成绩都亮起红灯,那就是不可承受之重了。

  安倍政府的经济成绩到底差到什么程度?日本内阁府9月13日公布的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初值显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的实际GDP比上季度下降1.7%,换算成年率为下降6.8%。在金融危机之后,日本政府债务扩张、财政赤字大增,投资资金不足;消费乏力,量化宽松和上调消费税挤压了家庭消费能力,国民的收入不增反降,占经济总量超过60%的个人消费随之持续下降;出口贸易同样低迷,日本财务省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贸易出口额同比下跌1.3%,贸易收支产生9485亿日元(约合85亿美元)赤字,连续26个月出现赤字。

  不仅如此,日本已经开始担心中韩FTA付诸实施所可能对日本经济产生的挤压效应。日中经济协会访问团此次还专门对山东省青岛市进行了考察访问,青岛是中日韩FTA试点的热门城市。青岛地理位置上毗邻日韩,有着深水岸线码头和国际航空港等优良的交通条件,2008年已设立青岛保税港区,与两国经贸往来关联度极高,访问青岛表现出了日方推动中日韩FTA积极性的提高。这部分是由于相对于中日韩自贸区(FTA)谈判的进展缓慢,中韩FTA却进展顺利,日本有被中韩排斥于外的担忧。2013年9月,中韩双方完成FTA模式谈判,确定了基本原则、总体自由化水平和未来协定涉及的范围领域。11月,双方正式进入货物贸易出口要价和相关领域文本交换阶段。2014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韩期间,双方承诺,将进一步努力在年底前完成谈判。中国的市场潜力巨大,一旦中韩率先签署FTA,日韩产品在中国市场将面临关税差异,由于日韩两国产业同质化极高,日本产品将面临落败中国市场的前景。

  而为何安倍的政治成绩单最近也不甚理想呢?这就要从日本2013年3月15日正式宣布参加的、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谈判(TPP)说起。TPP的横空出世,是以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转移为背景的,美国预期TPP的通过可使其分享亚洲高速经济增长,更可将日本牢牢捆绑在美国的战车上,巩固美国对亚太区域统合的主导权,以“平衡”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而日本在TPP谈判中表现如何,直接影响到美国将给予日本何种政治支持。

  要理解TPP,就要从WTO开始说起。按照入世协议,成员国入世15年后,将自动获得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也即是说在2016年无论他国承认与否,中国都将获得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而TPP则是美国在WTO之外另起炉灶,推行自己的全球贸易标准。TPP遵循“ABC”原则——“中国除外”(Anyone But China),这意味着,如果TPP通过,中国历经15年(1986—2001)谈判,做出巨大让步才获得的WTO成员国地位的价值将大打折扣,中国将不得不再次为遵守的新全球贸易标准而支付高昂成本。要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美国需要日本长期紧密配合。为此,美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雅尔塔协议确定的战后东亚格局,支持日本向“正常国家”迈进。然而,“利诱”本身并不足以保障日本的忠诚,美国必须保证日本始终对自己有所求,才能将其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因此,TPP中的粮食市场谈判就变得很重要。

  日本地狭人稠,粮食自给率仅为40%,因此日本对于粮食安全高度重视。为保护本国农业产业,日本一直以来对进口产品征收高昂的农业关税(大米税率为787%、淀粉583%、黄油360%、白糖328%、大麦256%、小麦252%、脱脂奶粉218%、牛肉38.5%、猪肉4.3%)。如果日本全面放开农业关税壁垒,日本薄弱的农业将面临TPP成员国中如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农牧业出口大国的猛烈冲击,粮食安全受到严重挑战。而反过来,美国如果能在TPP谈判中成功“忽悠”日本开放国内粮食市场,就有能力主导日本的粮食供应,从而在关键的时刻,以“粮食武器”来逼迫日本政府就范。而日本对此危险自然心知肚明,故而在农业市场开放问题上一拖再拖。

  但既然日本在TPP谈判上搞拖延,相应地,美国也就不会像以往那样放任日本推进“正常化”进程。安倍的首要政治目标在此遭遇障碍。值得一提的是,安倍为了这个政治目标,本来就承担了沉重的经济风险。新世纪以来,随着亚洲市场的成长,日本的经济重心正在迅速回归亚洲,其出口市场份额中亚洲所占比重从2002年的45%增加至2011年的59%;北美比重则从2002年的32%下降至2011年的18%。而安倍政府为实现“正常化”,与中、韩、俄展开了激烈的边界之争,加上“靖国神社”等历史问题以及近期跟随美国制裁俄国,日本与多个邻国的关系同时陷入紧张,其结果是,谈判多年的西伯利亚天然气变成了中国的“特供”,与中韩贸易也连年大幅下降(2012年中日贸易额下降3.3%,2013年再降6.5%;韩日贸易额2012年下降4.5%,2013年再降8.2%)。随着“安倍经济学”在日本国内的破产,对外贸易上的不利形势,将使日本经济雪上加霜。如果安倍输掉经济,能迎来政治上的大突破,赌一把亦无不可。但如果经济下跌,政治上无突破,这就构成安倍政府不可承受之重。赶紧救经济,成为安倍政府的本能反应。东瀛说客西渡,即为此而来。

  然而,日本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其经济访华团的“超级”热忱没有日常交往作基础,难以取信于中方:访问团获得习、李接见的愿望并没实现;代表团来华两天,才受到副总理汪洋接见;对于APEC期间两国领导人会面的问题,中方并无明确答复;除与工业和信息化部开展了交流活动外,并未安排代表团与政府其他部委开展相关活动,而且中方出席级别仅仅是工信部总工程师(副部级)。日本希望经界交流推动政界交流的尝试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

  在“超级访华团”铩羽而归之后,安倍9月29日在众参两院议会上发表施政演说时提出“愿与中方构筑安定的友好关系”,并称希望早日实现中日首脑会谈。可以预见,在“靖国神社”和“钓鱼岛”等问题上,如果安倍政府没能根本改变其错误立场,中方必定还是那句老话——“非诚勿扰”。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