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王忠新:亚阿难解“纳卡”400多年“死结”

作者:辽宁王忠新 发布时间:2020-10-15 08:53:1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搁置争议”组“共同国家”乃“天方夜谭”

  纳卡地区全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是位于外高加索的一个内陆地区,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为争夺纳卡地区近30年冲突不断,2020年9月27日又爆发战争。亚美尼亚第一次举国动员,老人主动参战留下后生延续种族;亚美尼亚第二次举国动员,连年轻的女人都被要求上前线,足见战争对抗之强烈。那么,纳卡地区到底应该归谁?能否“搁置争议建共同国家”?这场冲突有什么特点?

  1.“纳卡”一个不断失血的伤口。纳卡当局在亚美尼亚支持下,1989年6月宣布独立至今,作为一个不被国际承认的“纳卡共和国”,包括原纳卡州和亚阿两国的边境地区,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人口仅15万,亚美尼亚人约占90%。独立后的“纳卡共和国”面临一个尴尬:亚美尼亚不敢公开承认,只选择了默认;阿塞拜疆不承认,但失去了对该地的实际控制权。为此,近30年两国边境流血冲突不断,又演化成大规模的战争,“纳卡”就像一道无法治愈的伤口,在不断地失血。

  2.2200年前纳卡属亚美尼亚王国。要探究这块土地应归谁,要探究纳卡地区争端的起源,那就得从根上说起。亚美尼亚人在公元前500年就形成自己的民族,但由于人口少,实力弱,早期被波斯人征服,成为古波斯帝国一个行政区。后归属马其顿帝国,又转划给塞琉古。公元前190年,亚美尼亚人宣布独立建立亚美尼亚王国,全盛时期从里海到地中海的领土广大。经短暂的辉煌后,亚美尼亚遭外族入侵,一分为二:西部成罗马的保护国,东部(亚大部分地区)波斯人获统治权。

  3.宗教争端一直是纳卡争端的热点。占领一个地区,就要对占领地区进行宗教信仰统治,这已成世界规律。宗教信仰斗争,就成了民族斗争的热点。波斯人获得亚美尼亚大部分地区统治权后,就强迫亚美尼亚人改信拜火教。而为防止同化,公元301年亚美尼亚宣布基督教为国教,成世界首个基督教国家。公元663年,阿塞拜疆被阿拉伯帝国占领改信伊斯兰教,千年之后的阿塞拜疆伊斯兰教,打压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异教徒,进行了几百年的争斗等。

  4.阿塞拜疆人被移居成纳卡“主人”。亚美尼亚历经千年一直辗转在许多异族的统治下残存着,到了公元16世纪,亚美尼亚又被奥斯曼和波斯“一分为二”的瓜分。其中,包括纳卡地区在内的“东亚美尼亚”被波斯占领,纳卡地区被纳入波斯的一个行省。奥斯曼(土耳其)则占据亚美尼亚西部的黑海沿岸地区。波斯和奥斯曼都是伊斯兰国家,为打压异教徒亚美尼亚人,波斯鼓励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移居西部山区,亚阿在400多年前,就结下了“梁子”!经数百年迁移,亚美尼亚人不断失去家园,阿塞拜疆人逐渐成纳卡地区主要民族。

  5.纳卡地区亚美尼亚人“回家”。从17世纪开始,沙俄为夺取黑海,同奥斯曼进行了两个多世纪的“俄土战争”。19世纪初,经六次俄土战争,沙俄夺取了黑海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在打败奥斯曼后,沙俄又兵锋直指高加索地区和里海,同波斯爆发“俄波战争”。波斯被迫将东亚美尼亚地区和北阿塞拜疆地区(今阿塞拜疆的国家雏形)割让给沙俄。真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风水轮流转,因沙俄信仰基督教,便扶持信仰基督教的亚美尼亚人,大肆打压驱逐信仰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人,鼓励亚美尼亚人大量回迁纳卡地区, “回家”的亚美尼亚人日渐增多,再次成纳卡地区的主体民族。

  6.“纳卡”要“回家”演化成战争。随着亚美尼亚人成为纳卡地区的主体民族,“纳卡”地区也要求“回家”--并入亚美尼亚共和国,而且,1989年6月“纳卡”宣布独立(至今事实独立)。从1988年亚阿两国边境地区就频繁爆发血冲突,在苏联解体之后,亚美尼亚军队于1992年直接开进隔断亚美尼亚和纳卡地区的阿塞拜疆领土,占领纳卡及其附近地区。无论是人口数量、经济发展,还是国土面积,阿塞拜疆均大幅领先亚美尼亚。但亚美尼亚作为一个曾在异族统治下,存活数千年的民族,其内部团结度远胜阿塞拜疆。在阿亚冲突中,阿塞拜疆除了失去纳卡地区,还损失了大约20%的国土面积。

  7.纳卡“领土纠纷”的死结。亚美尼亚人坚定地认为:纳卡自古以来就是亚美尼亚人的家园;纳卡地区大部分居民是属于亚美尼亚族;西方到处鼓吹民族自决,纳卡的归属应服从民族自决。阿塞拜疆人认为:经数百年移民,纳卡地区曾经已成阿塞拜疆人的主要聚集区,亚美尼亚人早已放弃这里,阿塞拜疆人才是这里的主人。况且,苏联时代已将纳卡地区划归阿塞拜疆管辖,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后,纳卡地区顺理成章的,无疑应是阿塞拜疆的领土。

  8.纳卡闹独立的6大特点。纳卡地区闹独立冲突原因复杂,撇开国际插手的争斗,仅从纳卡地区本身来看,同一般国家内的分裂势力相比,有其5大特点:

  一是领土的冲突。这是在国际社会都承认纳卡地区是阿塞拜疆领土的前提下,亚美尼亚共和国出兵抢占了纳卡及相关地区,这无疑直接体现的是一块领土的争端。

  二是历史冲突。2000多年来,纳卡地区一直是各种历史冲突的一个漩涡。包括建国、亡国、瓜分、移民等巨大变故,纳卡地区的归属属性也不断变化,历史恩怨和历史矛盾沉积太多,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三是民族冲突。亚阿两国围绕纳卡地区的冲突,实际是亚美尼亚民族和阿塞拜疆民族的冲突。历史上的反复移民,造成纳卡地区主体民族的变换,亚美尼亚人要回归本民族,阿塞拜疆族要守护主权。

  四是宗教冲突。从公元300年前,亚美尼亚人为保持民族独立性全国信仰基督教,这种宗教冲突就已开始。至于阿塞拜疆伊斯兰教,为打压异教徒亚美尼亚人,同亚美尼亚的基督教,直接进行了几百年的争斗。

  五是经济冲突。相比阿塞拜疆其他地区,纳卡地区相对落后,亚美尼亚人对当地经济和生活条件不满意。往往民族问题紧连着民族经济地位问题,作为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人,一直谋求将纳卡并入亚美尼亚。

  六是军事冲突1988年2月,纳卡当局在亚美尼亚支持下宣布脱阿入亚,阿塞拜疆出兵镇压,亚美尼亚协助纳卡独立,第一次纳卡战争爆发。以后,战争爆发越来越频繁,规模越大越大,火力越来越猛,伤亡越来越重。仅2016年的大规模冲突,使得阿塞拜疆国内大约100万人无家可归成为难民,死亡人数接近2万人。

  9.调停纳卡地区冲突越来越难。1988年面对纳卡当局宣布脱阿入亚,苏联当局也只扬汤止沸,采取建立隔离区的权宜之计;苏联解体后,面对亚阿爆发争夺纳卡的战争,1992年,在俄罗斯倡议下,欧安会成立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进行不同级别的谈判,但谈判至今未取得实质性进展,阿亚双方于1994年5月实现停火,但两国一直因纳卡问题处于敌对状态,武装冲突不断;2016年爆发更大规模的冲突,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

  10.搁置争议组成“共同国家”成泡影。1997年9月,欧安会成立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调停小组,其三个主席国提出分阶段解决纳卡问题方案,即亚先撤出纳卡以外的阿被占领土,然后就纳卡地位进行谈判。亚予以拒绝,坚持纳卡作为一方参加谈判,并提出撤军与最终确定纳卡地位一揽子解决。1998年11月,明斯克小组提出阿同纳卡组成“共同国家”的方案。阿张亚美尼亚放弃纳卡州,从占领的20%阿塞拜疆土地撤军,纳卡在阿主权范围内享有高度自治,否则,就继续战斗下去。

  综上所述,可以归纳为7点:纳卡争端渊源2000多年;纳卡争端的成因极其复杂;纳卡的领土争端要“搁置争议”是“天方夜谭”;纳卡归属的“死结”很难解开;纳卡地区冲突可以暂时平缓;纳卡这道导火索随时会被点燃;纳卡地区的国际“黑手”,更增加冲突的不确定性。

  (配图选自网络)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