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新冠病毒危机与中国应对: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秩序是可能的

作者:CCNUMPFC 发布时间:2020-04-06 22:21:37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字体:   |    |  

  在这场全球斗争中,华盛顿没有采取任何形式的团结与合作,而是加倍努力部署其新的冷战战略,试图把失败的责任推到中国身上,并转向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华盛顿对中国的敌意日益加深的背后,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焦虑,这种焦虑对世界各国乃至对美国体制最热心的捍卫者来说越来越明显:中国国家主导的体制正在超越美国的资本主义,并逐渐使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合法化。

新冠病毒危机与中国应对: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秩序是可能的

图为:中国武汉画集2020(来自左翼评论网站)

  【原编者按】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大行其道。全球逐步形成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秩序。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暴露出新自由主义的潜在问题,引发人们对资本主义社会新自由主义的质疑。当前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新自由主义盛行的欧美等西方国家应对疫情的无力与社会主义中国对病毒蔓延的高效遏制形成鲜明对比,再次使得新自由主义的弊病在全世界充分展现出来。本文作者阿吉特·辛格(Ajit Singh)于2020年3月30日在美国左翼评论网站“每月评论在线”上发表此文,提出冠状病毒大流行使得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秩序成为可能。

  文章内容如下:

  近四十年来,美国及其西方盟国一直向世界宣称,除了新自由主义“别无选择”,并指责国家和公共部门效率低下、毫无成效。如果说2008年的金融危机解除了对替代新自由主义秩序“可能性”这一观念的思想枷锁,那么当前的冠状病毒大流行则将此枷锁彻底粉碎。

  世界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对冠状病毒的反应截然不同,这突显了新自由主义的破产。中国在强大的国家机构的领导下,采取了果断的措施来遏制病毒,并成为向世界各国提供医疗援助和专业知识的全球领导者。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对流感大流行的反应远远不够,它已经浪费了好几个月的准备时间以采取像中国一样强有力的措施。美国当局异想天开地依靠私营部门和“自由市场”,使其现在正遭受着世界上最严重的冠状病毒爆发——人均感染率目前是中国的6倍。在这个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许多家庭恳求捐款来支付治疗冠状病毒的费用,医生和护士在基本医疗用品普遍短缺的情况下,被迫戴上垃圾袋来保护自己和病人。

  在这场全球斗争中,华盛顿没有采取任何形式的团结与合作,而是加倍努力部署其新的冷战战略,试图把失败的责任推到中国身上,并转向赤裸裸的种族主义。华盛顿对中国的敌意日益加深的背后,是一种根深蒂固的焦虑,这种焦虑对世界各国乃至对美国体制最热心的捍卫者来说越来越明显:中国国家主导的体制正在超越美国的资本主义,并逐渐使替代以美国为首的新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合法化。

  一、华盛顿两党联手煽动反华仇恨

  为了转移人们对其政府处理危机失败的注意力,特朗普试图煽动种族主义情绪,将责任推到中国身上,称新型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

  尽管特朗普已经放弃公然地使用歧视性标签,但华盛顿仍然打算拿中国当替罪羊。根据美国政府最近的一份电报,白宫正在敦促美国官员将全球流行病归咎于中国。尽管中国政府自2019年12月31日以来一直在通报疫情发展情况并与世界卫生组织展开密切合作,给美国和世界几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但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策划了一场“掩盖真相”行动。华盛顿如此专注于攻击中国,以至于它甚至不能与七国集团(G7)盟友合作,就此次危机发表声明。

  美国国会议员也加入了对中国进行种族主义抨击的行列,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借用一个被戳穿的谣言即爆发是由于一名妇女喝蝙蝠汤,以此指责“中国文化”,并错误地将猪流感流行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的起源归咎于中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宣称要对中国的冠状病毒爆发进行报复,他誓言“我们将追究那些给世界带来灾难的人的责任”。科顿在推特上证实,其意思是“中国将为此付出代价”。

  共和党并不是唯一一个煽动反华情绪的党派,民主党当权派也加入其中,该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领跑者乔·拜登(Joe Biden)一再拒绝与中国合作。2月26日,拜登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国应该在应对冠状病毒方面向中国提出更多挑战,并称他“不会接受中国的说法”。在3月8日的民主党辩论中,拜登将中国政府比作臭名昭著的连环杀手“开膛手杰克”。

  来自华盛顿的强硬的反华言论正在助长反华和反亚洲情绪。自新冠病毒爆发以来,这种情绪已导致美国各地出现了一波种族主义攻击和袭击事件。此外,像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这样的法西斯煽动家最近将中国人比作“喜欢折磨儿童的撒旦教徒”。

  二、美国媒体在每一步都妖魔化中国对冠状病毒的反应

  美国商业媒体机构尽职尽责地推进了华盛顿新的冷战议程,为如此强烈的反华敌意奠定了基础。正如独立研究员阿曼达·余梅娜(Amanda Yu Mei-Na)所广泛记录的那样,美国媒体从一开始就将中国应对危机的反应妖魔化。

  在毫无准备的前提下,中国尽全力遏制新型病原体在14亿人口中的传播,美国媒体机构却操纵公共卫生危机,以破坏中国政府的合法性,并将其政治制度视为对全世界的威胁。读者们被告知,“共产主义冠状病毒”是中国“专制独裁”“核心缺陷”的必然结果,显示了西方新自由主义民主的内在优越性。

  随着中国控制了疫情的爆发,媒体转而抨击中国政府的封锁和隔离措施。声称,目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正在采取“威权主义”和“严酷”的应对措施,并且实施这些措施“给人们的生计和个人自由造成了巨大损失”。

  尽管自由媒体机构表面上批评特朗普使用“中国病毒”一词,但它们却延续了同样的叙事方式,试图指责和惩罚中国的大流行病。在特朗普使用种族主义标签之后的日子里,《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自由派所谓的“抵抗”的旗帜——指示美国人“指责中国共产党”,称中国共产党为“大流行病的专制孵化器”。此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最近的一次民主辩论中建议中国应为冠状病毒的爆发而受到惩罚。

  三、世界卫生组织称赞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反应,并揭示了美国机构对中国的偏见

  世界卫生组织强调了华盛顿和美国媒体的反华偏见的程度。与美国当局的谴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世界卫生组织明确地称赞中国为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所做的努力,并建议全世界跟随中国的领导。

  2019年2月,由25名国际医学专家组成的世界卫生组织代表团前往中国调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他们在报告中写道:“面对一种前所未有的病毒,中国已经展开了可能是历史上最雄心勃勃、最灵活和最积极的疾病控制行动。”“中国大胆遏制新型呼吸道病原体的迅速传播,改变了这种迅速升级的致命流行病的进程。”

  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兼新型冠状病毒项目负责人布鲁斯·艾沃德(Bruce Aylward)博士说:“如果我感染了冠状病毒,我会去中国。”“他们知道如何让人们活下去。”

  艾沃德说:“我看到的是一种巨大的责任感和义务感,中国人民正在致力于保护他们的家庭、社区、甚至整个世界免受这种疾病的侵害。”“离开时,我对武汉人民以及整个中国社会怀着深深的敬佩之情。”

  世界卫生组织断然否认了有关中国应该为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传播负责的指控。根据总干事特德罗斯·阿达诺姆·格布雷耶苏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的说法,“中国的行动实际上有助于防止冠状病毒扩散到其他国家。”

  特德罗斯说:“我宣布全球爆发冠状病毒引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是因为中国发生了什么,而是因为其他国家发生了什么。”“在许多方面,中国实际上正在为应对疫情制定新的标准。”

  世界卫生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Michael Ryan)博士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说,世卫组织“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疫情应对行动,中国在面对如此巨大的挑战时采取了非常措施”。

  四、美国人可以学习中国应对冠状病毒的做法

  在国家机构的领导下,中国在应对冠状病毒爆发方面的表现远远优于美国。中国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出色遏制表明,替代华盛顿应对疫情严重不力的措施是可能的,问题主要在于美国资本主义。普通美国人可以在许多重要领域学习中国的经验。

  1.集体控制

  中国积极的隔离和封锁措施对有效控制病毒至关重要。尽管中国实施这些必要的措施时被美国和西方诋毁为“专制”和“独裁”,但现在它们已成为全世界公认的标准回应。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这些措施成功的关键在于它们的迅速实施,各级政府的协调,以及在中国春节或新年庆祝活动期间严格遵守的集体承诺。

  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专家考察组的报告指出:中国之所以能够有效实行这些遏制措施,是因为中国人民面对这一共同威胁时坚定地致力于采取集体行动。“在社区层面,这反映在省市对最弱势群体和社区的大力支持上。”

  相比之下,美国对流感大流行的反应极其分散、不协调、迟缓,各州政府甚至相互竞争。一个特别令人不安的超个人主义趋势是,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无视社会隔离的呼声,继续聚集在一起庆祝春假等节日。

  中国实施了一项严格的封锁措施,将大部分经济部门关闭了数月之久。而美国刚刚实施了为期一周的社会隔离的卫生措施,特朗普和美国企业就已推动解除这些限制,让美国人重返工作岗位,以保护企业利润。

  2.检测和治疗

  “首先,中国表示,检测是免费的,治疗是免费的,”艾沃德强调“目前,西方在检测和治疗方面存在巨大的障碍。你可以接受检测,但你可能是阴性的,你必须为此买单。”“在中国,他们意识到这些是人们寻求医疗服务的障碍。因此,作为一个国家,他们接管了那些没有保险计划的人的医疗费用。他们试图减轻这些障碍。”

  相比之下,美国没能让检测变得更普及——除了对富裕的精英阶层。大量的报告显示,有症状的美国人不得不反复要求,打几十个电话,以努力接受检测。在一个特别令人痛心的案例中,一名居住在马萨诸塞州的中国人感染了与新型冠状病毒一致的症状,三次被当地医院拒绝检测。她飞往中国,抵达时检测呈阳性。

  如果一个美国人能够获得检测,他们的下一个障碍就是过高的治疗费用,可能高达数万美元。

  3.调整生产方向以满足人们的需要

  中国采取了果断行动,以避免医疗用品和其他公共必需品的短缺。在中国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城市武汉,16家临时医院在几天内建成,以增加医院病床的可用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政府还指示许多工厂调整生产活动,以满足公众需求,并“提高工资以增加基本医疗用品的生产”。中国的新华社报道称,不到一个月,该国口罩日产量增加了12倍。

  相比之下,异想天开地依赖于私营企业和“自由市场”,美国正受到医疗用品和必需品短缺的困扰,医院警告说,由于资金不足,它们可能被迫关闭。

  医院呈现出不堪重负的局面,面临口罩、棉签和基本医疗用品的短缺,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建议医生、护士和其他一线医护人员使用手帕或围巾。在这种可怕的情况下,美国各州竞相争取有限的供应。

  4.反对囤积居奇和哄抬物价

  此外,中国还实施了严厉的政策,反对囤积居奇和哄抬物价,保证了食品和其他生活必需品的供应。那些试图从危机中牟取暴利的超市被罚款数十万美元,并被勒令降低价格。

  随着富裕的美国人清空超市,囤积生活必需品,《纽约时报》报道称,“成千上万的卖家……囤积了大量的洗手液和重要的防护口罩,许多医院现在都在限量供应”。

  与此同时,私立医院的供应商们也在进行不道德的价格欺诈。据乔治亚州一家医院的负责人表示,他们的口罩供应商已经将口罩的价格从58美分提高到了7美元。

  五、中国引领全球应对流感大流行,而美国制裁则助长大屠杀

  在国际舞台上,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差别更加明显。

  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没有向世界提供援助,反而播下了更多的死亡和破坏的种子。除了轰炸伊拉克,美国还加强了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阻止这些国家购买医疗用品,并试图把它们推向灾难。

  美国及其制药公司也试图从这场危机中获利,试图在潜在的治疗方法上获得垄断地位。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制药公司吉利德科学公司已经研发出一种可能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随着吉利德公司的股票暴涨,该公司一直在打一场法律战,以阻止中国使用这种药物。美国政府还向一家德国医药公司提供了“大笔资金”,以获得一种潜在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专有权,这在柏林引起了愤怒。

  与此同时,中国已经向古巴空运了大量的测试用品和急需的医疗用品,并与古巴一道,派出医疗专家小组,帮助世界上80多个国家对抗冠状病毒。中国政府也坚决反对并呼吁美国解除对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制裁,批评美国单方面强制措施恶化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和人权状况,并阻碍了它们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危机。

  与美国对任何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国家实施制裁或轰炸以寻求政权更迭不同,中国正在表明,它将与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进行建设性接触,将新自由主义的意大利与社会主义的委内瑞拉和共产主义的古巴相提并论。

  尽管中国长期以来一直是南半球国家的重要合作伙伴,但在这个危机时刻,中国的非歧视性外交政策正开始吸引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一些被欧盟抛弃的较弱国家转向中国寻求支持。

  意大利常驻欧盟代表毛里齐奥•马萨里(Maurizio Massari)写道:“意大利已要求启动欧盟民事保护机制,为个人提供医疗设备保护。”但不幸的是,没有一个欧盟国家响应欧盟委员会的呼吁。只有中国做出了双边回应。当然,这不是欧洲团结的好迹象。

  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更进一步指出:

  欧洲不存在团结。那是纸面上的童话故事。我相信我的兄弟和朋友习近平,我相信中国人的帮助。唯一能帮助我们的国家是中国,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没有什么值得感谢的。

  美国媒体担心中国“进入西方曾经主导的角色”,并可能颠覆以美国为中心的新自由主义秩序,因此愤世嫉俗地诋毁这种拯救生命、人道主义援助,将其视为企图“讨好”和建设“软实力”的邪恶“外交攻势”和“闪电战”。

  由于美国政府对危机的无能反应,普通美国人深受其害,如果他们的政府与中国合作并向中国学习,他们会得到更好的服务。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