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世界风云

英学者 | 新冠病毒将引发全球债务危机

作者:杰罗姆·鲁斯 发布时间:2020-04-05 17:11:13 来源:法意读书 字体:   |    |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展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引发全世界的广泛担忧,人们担心债务危机的再一次到来——而这一次绝对比以往的每一次经济危机都更加残酷。2020年3月22日,伦敦经济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专业研究员杰罗姆·鲁斯(Jerome Roos)于《论坛报》发表文章《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The Coming Debt Deluge),分析疫情对国际金融局势的种种影响,表达了他对全球化时代下资本主义的债务问题的担忧。

英学者 | 新冠病毒将引发全球债务危机

图为网站文章截图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封锁,资本主义不得不面对它的阿喀琉斯之踵:全球化债务大山。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的广泛传播,导致了一场人道主义的大灾难,世界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前所未有的经济实验的迷雾当中:当已经被几十年来疲乏的增长和债务水平搅得不堪重负的全球经济,面对生产和商业活动的倒闭、停工,会发生什么?

  据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显示,2019年底,全球总债务达到253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322%——这是历史最高数据。现在,欧洲和北美的大部分地区都在实施和中国一样的广泛封锁,人们对这一债务大山的可行性越来越焦虑。在未来几个月的急剧经济收缩中,人们普遍预计将成为这和平时期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无数借款人将难以偿还债务。这反过来又有可能引发一场重大的国际债务危机,这倒使2008年的市场崩溃和全球经济衰退看起来像小孩子的游戏。

  需要明确的是:这些结构性漏洞在如今的疫情来临之前就已经存在,而且存在了很多年。到现在,专家们还是在不断的强调激增的全球债务水平会带来的危机——即便是一点轻微的震动,都会引起利率水平的相关增长,将世界卷入一场新的金融危机当中。最近这个一月,即将就任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曾经表达了她的担忧。她担心再一次市场不稳定很可能使全球经济再一次陷入大萧条。

  在这一点上,很少有人能够预见到紧急公共卫生事件的范围和强度。然而,和引发这场医疗危机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同,现在有可能使全球经济陷入崩溃的巨量债务并不是天灾:它们是人祸,主要是政策制定者处理上一次金融危机的特殊方式的后果。

  众所周知,世界各国政府对2008年的金融机构崩溃都做出了应对,导致公共债务水平迅速上升,特别是在欧洲,由此造成的投资者信心流失随后引发了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而这场危机一直没有真正得到解决。这个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二阶段标志着十年紧缩的开始,许多国家的政府在全力支持全球金融体系的同时,大幅削减社会支出,包括医疗部门的支出。

  世界主要的中央银行很快就加入了这一努力,共同保护金融化的世界经济,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通过量化宽松将相当于11万亿美元的新资金注入流通领域。这些戏剧性的货币干预措施帮助避免了全球金融体系的全面崩盘,但其代价是新一波投机投资和全球债务水平的快速增长,这使世界经济极易受到意外的影响。

  令人震惊的是:世界上一些主要经济体的生产和商业活动几乎完全停摆,加上油价暴跌,随之而来的是货币和资本市场的几乎同时瞬间崩溃。这会产生冻结国际信贷和支付系统的威胁,同时全球供应链崩溃,失业率上升。如果你说一场彻头彻尾的风暴是什么样的,那就是它这样的。

  随着金融市场在过去两周内陷入崩溃,主要的中央银行再次强势干预,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并宣布延长美联储互换额度和大量新的量化宽松债券购买计划。但即使与一些西方政府刚刚部署的壮观的财政“火箭炮”相结合,可能也不足以遏制因实体经济突然停摆而出现的破产和债务违约浪潮。

  这里有三个特别需要关注的领域。第一,讽刺的是,受这一大规模流行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意大利,也恰恰承担了欧洲最大的主权债务(也是世界第四大主权债务)。意大利银行业仍因不良贷款而不堪重负,并严重受本国政府债务影响,但它也恰好是欧洲大陆最脆弱的银行之一。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一项分析显示,意大利当前的经济崩溃对欧元区和欧洲金融体系已经构成了“生存威胁”。

  第二个需要关注的领域是迅速上升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债务水平。去年12月,早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甚至被正式官方宣布之前,世界银行就已经警告了全球债务危机的风险,在过去50年中,全球南部市场出现了“最大、最快、基础最广泛”的债务累积浪潮。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称,撒哈拉以南非洲几乎一半的借款人现在要么面临陷入债务危机的风险,要么已经陷入债务危机。在拉丁美洲,委内瑞拉违约,厄瓜多尔在去年大规模抗议后放弃了一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项目,阿根廷目前正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员就其债务进行复杂的重新谈判,这仅仅是在接受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历史上最大的救助后一年半。几周前,黎巴嫩暂停支付12亿美元的欧洲债券。更多的国家将不可避免地紧随其后。

  到目前为止,应对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新兴市场受到投资者恐慌极其严重的打击,外国资金自今年年初以来大量外流。正如亚当·图兹(Adam Tooze)指出的那样,过去8周内新兴市场资本外逃总额达到550亿美元——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和2013年“缩减恐慌”期间的两倍。如果这些外流不能很快稳定下来,债务违约的大潮马上就会到来。

  最后,第三个需要关注的领域与非银行公司债务的迅速增加有关。去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预警,警告19万亿美元的企业债务是世界经济的一颗定时炸弹。国际基金组织发现,在八个主要经济体中,超过40%的公司债务将在经济下滑时无力偿还,而这一下滑幅度为上一次的一半。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实际上正处于比这更糟糕的时刻。

  仅今年一年,一些价值2万亿美元的公司债务就将被展期。但是,随着信贷市场的冻结以及贷款人拒绝向企业提供新的贷款,许多公司无疑将无法在未来几个月满足他们的付款时间表。尽管美国银行现在比2008年强大得多,而且不太可能在短期内倒闭,但由此产生的公司破产浪潮将使没有管制的影子银行部门产生严重的连锁反应,在过去十年央行助推的投机繁荣中,影子银行部门在高风险的公司债券中吞噬了大量的、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资金。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一些今年债券支付到期的、负债最重的部门也是受这一大型流行病经济影响最严重的部门:国际航空公司、欧洲汽车制造商和美国页岩油公司(后者受到石油需求下降和沙特阿拉伯本月同时发动的油价战争的双重影响)。

  企业债务泡沫将严重破裂。根据经合组织(OECD)最近的一项研究,超过一半的处于优秀投资级别的公司债券都是BBB信用评级——仅高于垃圾级。此外,在流行病广泛传播之前,大量上市公司(美国16%,欧洲10%)已经被视为“僵尸企业”;其中有许多肯定会在即将到来的债务泛滥中陷入困境。

  因此,新型冠状病毒的流行最终可能不仅对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存构成威胁,还会对以债务为基础的世界金融经济构成威胁,而这些反复出现的经济危机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某种特征。在全球范围内集体隔离和国家封锁这一前所未有的经济实验中,我们能否生存下来?现在回答还为时尚早。但有一件事现在非常清楚:全球化资本主义正处于关键时刻。如何解决这次危机将持续影响世界今后历史进程几十年。

  翻译文章:

  Jerome Roos, The Coming Debt Deluge, tribune, March 22, 2020

  网络链接:

  https://tribunemag.co.uk/2020/03/the-coming-debt-deluge

  【作者 ,杰罗姆·鲁斯(Jerome Roos),译者 , 冷梦菲。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法意读书”,】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