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评赵家祥的“资本论”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8-01-07 16:29:2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赵家祥:全面认识资本的作用--《资本论》及其手稿中一个被忽视的重要观点2017年06月30日 发表于社科院网马克思主义哲学版。他对资本主义分进行了一系列分析​得出了如下的结论:(四、促进新社会因素的产生,孕育和形成未来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因素·首段)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不仅可以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为未来新社会创造物质技术条件,不仅可以创造更多的自由活动时间,为建设未来新社会锻造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而且可以促进新的社会因素的产生,孕育和形成未来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因素,这是资本的伟大文明作用最突出的表现。

  黑体是本人为了显著而标注​的,也是本人不赞同的观点。先说小问题,关于伟大文明。对于大小显然是形体比较而来的概念。这段论述,只有“为未来新社会创造物质技术条件”似乎是可以直观的,其余都是关系及可能,是无形的存在。由于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评价自然不同。只凭一点似乎直观的东西,对这个社会形态进行评价,似乎是以点带面,以部分代表全体。

  马克思论述:​“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方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因此,资本一方面会导致这样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上,社会上的一部分人靠牺牲另一部分人来强制和垄断社会发展(包括这种发展的物质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利益)的现象将会消灭;另一方面,这个阶段又会为这样一些关系创造出物质手段和萌芽,这些关系在一个更高级的社会形式中,使这种剩余劳动能够同物质劳动一般所占用的时间的更大的节制结合在一起。”

  马克思用的是文明一词,任何一个社会形态都是人类发展的一个文明阶段,用文明是恰当的表述。而伟大一定是比较级别中的最高形式,赵家祥用伟大来赞美资本主义社会,这是他的自由,他的价值观的体现。本人在此仅此提示这一点。但他不能把自己的观点解释成马克思的观点,马克思在紧接着的评述中说的一部分人靠牺牲另一部分人来强制和垄断社会发展,不是赞美,而是从人类道义上进行的谴责。

  后半句展示了可能条件,“创造出物质手段和萌芽”,在新高社会形态里,必要劳动时间缩短。这是本人要论述的重要问题。马克思只提出在一个在更高级的社会形式中才会实现的可能,赵家祥却把可能直接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这里偷换了概念。在资本私有制下,劳动者的劳动时间不是表现必要的劳动时间,劳动者出卖自己的劳动在被资本家购买后,成为被迫必须的劳动时间,不会创造出更多的自由活动时间。

  第二,为建设未来新社会锻造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也是个伪命题。资本为了自身的积累,以破坏环境,破会劳动者身心健康为代价,发展了生产力,促进了自然科学的发展,相应的社会分工更加细化。这对生产力发展是促进,人也更局限于片面,以便于应付有限的知识和技能训练,与人的全面发展是对立的。如果说资本主义社会培养出专门的高素质人才,我是赞同的【不过我怀疑他们的价值观,包括对自然利用的价值观】。赵家祥在前一部分论述中,承认这个事实。在结论中,把片面局限的人才换成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一个理论家可以存在概念的变化,人的认识是在变化和改进中,而随意变更概念,就输掉了哲学家应有的低限和坚持-概念能自圆其说。在一篇文章中为了赞美资本主义社会,不顾哲学家基本的素质和尊严,这只能说明作者的无耻。

  ​马恩在《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马恩选集85页)是这样论述的:“最后,分工立即给我们提供了第一个例证,说明只要人们还处在自然形成的社会中,就是说,只要特殊利益和共同利益之间还有分裂,也就是说,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然形成的,那么人本身的活动对人来说就成为一种异己的、同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压迫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原来,当分工一出现之后,任何人都有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是一个猎人、渔夫或牧人,或者是一个批判的批判者,只要他不想失去生活资料,他就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而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活动范围,而是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自己的兴趣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这样就不会使我老是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社会活动的这种固定化,我们本身的产物聚合为一种统治我们、不受我们控制、使我们的愿望不能实现并使我们的打算落空的物质力量,这是迄今为止历史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受分工制约的不同个人的共同活动产生了一种社会力量,即扩大了的生产力。因为共同活动本身不是自愿地而是自然形成的,所以这种社会力量在这些个人看来就不是他们自身的联合力量,而是某种异己的、在他们之外的强制力量。关于这种力量的起源和发展趋向,他们一点也不了解;因而他们不再能驾驭这种力量,相反地,这种力量现在却经历着一系列独特的、不仅不依赖于人们的意志和行为反而支配着人们的意志和行为的发展阶段。”

  资本主义社会的分工,任何人都有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只有共产主义社会,才会突破这个强制的规定,人才会全面发展,才会有全面的高素质人才。在此强调:赵家祥的观点属于他自己,不是马克思的。

  ​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