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刘光晨:对王桂鑫先生《与刘光晨商榷(3)》的回复

作者:刘光晨 发布时间:2018-01-07 16:34:4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说明:

最近王桂鑫先生,笔名士心synbada,连发了三篇评论我的文章,看第三篇还可以回复,就正式回复一下,也不枉先生的盛情。
总体来讲,王先生的问题还是严重的阅读问题所带来的问题,但他自己还是认识不到。这还仅是个人的素养方面的。王先生最大的问题在于:在他的学术评论中,眼里只有缺点,没有长处;或者,主要只关注缺点,基本不关注长处。这实际是学术评论的一个态度问题了。任何一个学术观点提出来,我们首先都应该看这个观点提出的是不是一个问题。如果是个问题,作者解决的怎么样?已经解决了哪些,还有哪些值得商榷?这应该是学术评论的基本逻辑过程。实际上,对于真正的学术发展来说,即使是提出了真正的问题,即使还没有回答好,都是巨大的学术进步,都应该需要地严肃对待。但王先生不懂这些。他只关注缺点,只关注断句,有时候,连整段话整篇文章的大意都不看,然后就批。当然,这相比有些人一看到提出新问题就跳、就骂娘还是要好的。起码,并没有反对提出新问题。而没有新问题的提出,又哪来学术的进步?
由于王先生的问题和内容比较庞杂,无法抓出具体的一二三四,所以,为了回答的让王先生满意,只能在王先生原文中穿插着逐句具体解答。繁乱的地方,就只有请王先生和感兴趣的读者见谅了。
文中的大字是我的解答,小字是王老师的原文。
 
  
 
 
与刘光晨商榷(3
 
【刘光晨:马克思主义主体论哲学和人的本质问题总结发布时间:2017-12-14 16:02:3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因其原文较长,我就不录了。12月中,许诺回复并与评论,后来有其他事物,耽搁下来,直到上月底才重新关注此事。磋商进行了半年之久,这促进了我的学习,尤其对黑格尔的辩证法的了解。
  经过与刘光晨磋商,他告诉我,主体即是人。主体指人,那是我白纸黑字写着的。即使没有多少哲学素养也应该一看即知。。。从你第一次评我的《马克思主义本意和共产主义》的时候,我就含蓄的批评你只抓个别词句,而看不懂文章总体。但您的老习惯一直改的不太好。这很影响交流。他的观点:“​应该总体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定性为主体实践的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但是主体对客体自由实践中所贯穿的唯物主义。”一套理论只要能自圆其说,不存在差异性概念,不与现实相悖就行。第一句的定义与第二句主体对客体自由实践是否存在矛盾,关键在自由二字。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矛盾呢?第一句的主体的实践,就是主体对客体自由过程中所贯穿的实践,主体的实践就是主体对客体的自由。主体实践的唯物主义,就是在主体对客体自由实践中所贯穿的唯物主义。唯物主义就是这样一种主体对客体自由的方法。有什么不对吗?王先生的毛病,在他一个一个扣单个词的时候,整句话却没有理解。在理解了某几句话的时候,整段话整篇文章的意思却没有理解。这个地方又是一次见证。马克思谈论的异化概念,尤其是人本质异化活动,就属于不自由的实践,是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如果把这部分剔除,马克思主义与空想的共产主义有何区别?马克思谈人本质的异化,但前提他谈的还是人的本质。马克思谈人的不自由,但他谈的还是人的自由。否则还叫马克思主义吗?马克思主义不谈人的解放,他谈什么?我谈人作为主体对客体世界的自由,它的前提就是客体世界对人的束缚和不自由。我谈人的外部联系(解释一下:是社会的人。否则你又说我不懂得这个人是社会的人),第一条就是自然要束缚人,再一条是人要否定自然束缚。是这么一对矛盾。我说的自由,什么时候是无缘无故的自由了?没有不自由,哪来的自由?你能想到的,我会想不到?关键是我明明白白写在那里你都看不到。自由与不自由,都是实践过程中人的表现,那么过程的起点在哪里?过程的起点,当然是受束缚不自由。自由则既是过程,又是结果。我读完刘光晨全篇,没有找到人的实践起点,我的基点不是从始至终都在研究人的生产条件吗?就是劳动和它产生并消亡的条件。只找到生命出现的原始论述,与动物混同在一起。既然谈论的是人的哲学,就应该有人活动的起点。马克思是从人的物质需要-维持人的生命体需要,论说起,这是唯物历史观的起点。我刘光晨的文章,自称是马列主义的理论文章。它对前人有补充有修正,但前提是承认马列毛在自己前边的。他们已经做得很好的地方,不需要我再叙述。我只说我要表达的方面。当你王先生搞出一篇文章的时候,难道我不是要看你对前人是复述还是补充修正吗?如果是补充修正,我还要检查检查你为什么不复述马克思?不整篇整篇的复述,就说你不懂那些东西另起炉灶?具体到人的本质问题,牵扯到高度的抽象。我对问题的叙述,就是对现实历史过程包括劳动史社会史过程的进一步的高度抽象。但这与你说的问题有什么关系?马克思主义从人们社会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开始,但它就不需要再抽象吗?马恩的主要时间生命史古人类史还没有建立,但他们之后这个东西已经建立了。在这个新的条件下,这个抽象在从生命界到人的发展这个更大的时间跨度上难道不应该做的更高度精当一些,对人的本质和未来方向可以把握的更准确一些吗?
  刘先生的起点从“自有生命以来,就已经有了主客体的关系。客体束缚主体,主体就要取得对客体的自由。”开始。你望文生义的联想能力太丰富了。我整两段话是为了说明,只有正确的理解了主客体的关系和正确的理解了意识即主体意识,然后才可以正确的理解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语境中的作用,才可以正确的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结果你掉在个别词句当中了。总体的意思,没看到,只看到一两个单词。从生命出现,到生命的意义就是取得自由这个概念结束。没有过程,只有概念定义,整个文章第一部分,就是我个人心得体悟的一个综述,不是严格意义的论文。是你要求太高了。也就是从概念出发,来理解其理论。这是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还是刘先生的主义?所以,我的关于主体实践的唯物主义的理解结论就是错误的了?就失去任何的价值了?在人与世界的关系中,人作为主体的自觉的能动的地位就错了?你这是什么逻辑?这不是岂有此理吗?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和贾宝玉,也有每个人自己解读的马克思,我与刘先生解读的马克思必然存在差别。文学形象是作者赋予的,而马克思哲学是马克思自己阐明的,还是应该依据他本人的说法去阐述,严格讲,您王老先生理解的马克思,才是最不准确的马克思。否则那不是他自己的东西,变成文学形象。马克思主义哲学既然是人的实践的唯物主义,从何表现出?从何表现出,也不用我去说明呀!你看过德意志意识形态和提纲,你自己看就好了。您不会是又掉到马克思的段落词句里了吧?还是怀疑实践的唯物主义是我刘光晨的个人发明?你太高看我了,那时马克思的好不好?马克思是从人们生产自己的物质生活的实践,生产劳动的过程论述,从这个感性的现实的人类活动开始,刘先生却从概念开始,从抽象开始。我所要谈的问题当然是要从抽象开始,但却不是从概念开始。你其实根本不理解什么是从概念开始。你是随便的扣帽子。至于真的从现实出发,我所能深入的程度恐怕又不是你能想象的。马克思论述的方式:从具体到抽象,再从抽象还原于具体。众所周知的巨著《资本论》开头就是从具体的劳动,特殊的劳动开始,到一般的劳动,去掉特殊性,抓住一般普通劳动的本质来谈等价交换。从早期的《手稿》建立起唯物辩证法开始,他就一直如此。从论证方式上,刘先生的哲学与马克思就不一致确有区别。公认“马克思没有大写的逻辑”,所以马克思有过系统的哲学吗?他的哲学,用过去的说法,就是唯物史观。唯物辩证法或辩证唯物主义,他自己又何曾有过系统的论述?我的主体论哲学视角(不光我个人,还有别人),已经是对他已有观点的补充性发挥了。而且是对马克思哲学的最应有的发挥。过去人们往往忽略了这一点。体制内那些教授们有挖掘,但他们的饭碗决定了,他们搞不出多大名堂。这是我开始刘先生文章感觉别扭的地方,经过半年多的学习和磋商比较,现在终于知道为何别扭。你阅读方面的毛病是很顽固。
  第二。刘先生从概念出发,要求别人理解其概念理论,我的原文“马克思批评一切旧唯物主义对它的研究对象都是仅从客体的方面理解,而忘记了从主体(即实践着的人)的方面的理解。”“所以就要正确的理解主客体的关系(人和世界的关系)”,都明明白白毫无悬疑的写着主体是什么、客体是什么,你自己按自己的想法给重新定义,但我说你要原样的理解别人,才可以交流,不对吗?你所说的我的从概念出发,就是我要求你要正确的理解我的概念,然后才可以交流,就这么个东西,你自己说你说我从概念出发的这个帽子成立吗?你下边说,我的东西不好理解,我明明写着主体即实践着的人、主客体关系即人与世界的关系,也是不好理解的问题吗?我这已经是不下三四次提醒您要准确理解别人,但你还是没有接受。这个毛病不改,和谁交流,都会是问题,不对吗?这种从概念意识出发的理论,从思维历史来说,就比较难理解,比旧的唯物主义还难理解。中国的荀子的法家思想基础原始唯物主义容易得到人们的理解,而陆九渊和王阳明的心学则比较难理解,尽管后者具有革命性和先进性。刘先生理论阐述的革命性与正义性不容置疑,但是这种论证方式不易被人理解。因为缺乏直观的起点也缺乏过程论述-即缺乏物质起点又缺乏辩证法,这种理论反而演变成唯心主义。我在第一部分这个地方没有论证什么,是个人的心得综述。要透彻地理解它,确实是要有一定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的。对费尔巴哈提纲中新唯物主义提出的是人在改造环境和世界的观点、对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实践的唯物主义的观点,没有基础的理解,想透彻的理解它,确实有些困难。但这不影响理解大体。而对一般性的哲学理解来说,能够识其大略大体就已经很高明了,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做到识大体的。所以,又何须搞的那么细致入微!所以,虽然没有具体论证,我依然把它看做一篇重要文章。但没有论证的综述性东西和唯心主义有屁毛关系?
  第三。刘先生的历史推动力是意识和概念。严重错误!刘光晨分析作文从来不是从概念到概念,而是从人与自然的、人与人的,总之人与世界的现实矛盾出发。甚至你自己的很多东西潜移默化的都在向我学。说我只会玩儿概念,是严重的不尊重事实。在我这里,历史的动力永远是主客体(人与世界)的矛盾。而意识是后生的。在意识还没有产生的时候,就已经有生命主体与世界客体的矛盾。意识作为主体的意识(主体意识本意就是主体的意识),是主客体这个矛盾的结果。作为主体性的加强和发展,它当然一方面反映这个矛盾,另一方面促进和加强了这个矛盾的进一步解决。在自然方面是取得主体对客体的自由,在社会方面是对生产力的争夺拥有自身的生产力和生产力争夺,本身就是人作为主体对客体世界的自由的必然的要求和表现。​这二者构成了人类历史的推动力。在自然方面我知道刘先生在说什么,在社会方面我还不完全理解生产力争夺的意思。这个地方可以演绎。对别人的理解,有的地方绝对不可以演绎,有些地方又可以演绎。否则就无法理解任何东西。阶级社会的历史,包括今天的复辟,就是生产力争夺的历史。共产主义和公共劳动,只能源于历史的辩证法——生产力争夺中发展起来的机器生产。这我在第一部分已经总体论述。
  综上所述,刘先生批判我把意识当成人的本质,那么他自己比我走的更远。不是掉进断句,就是歪着看。歪着看,岂能看到正确的结果?​从刘先生的理论阐述,我们可以浏览到实践的唯物主义的演变路程。他们一般的认为人类历程有一个他们心中的最终真理,而表述的实践是朝这个既定的真理前进的手段。而辩证法告诉我们,人类发展运动过程不存在这样既定先在最终真理你的一二三,我都已经说了,看来都立不住。至于你这个结论,我也不多说什么。你这个人,看似天天在讲理论,但真正拿出理论来了,你就不相信了。主客体的关系,客体束缚人,人要取得对客体的自由。这就是真正的理论。但你不信,有什么办法!马克思说了生产力决定,但也说了是人在改造改变环境、因而最终还是人在决定,但你非在二者之间非此即彼,马克思的你不信,别人有什么办法!马克思本人的都尚且如此,何况更多!  关于刘光晨对早期马克思的评价(文章的第二部分​我把其评述的第一段摘录如方括号内
  ​【马克思创立了以主体自由为目的的唯物主义主体论哲学。但一开始的时候,这个理论却有一个缺陷,实际是历史本身的缺陷,就是由于早年自然科学发展的局限,马克思还没有把生命界、起码是动物界同自然世界的关系作为主客体关系纳入主体论逻辑框架之内。而这实际上反映的是马克思在开始的时候,还并没有能在把生命界作为生命主体、在其对世界客体的对立关系中,考察人类的产生和发展历史。还并没有能真正从自然历史的角度研究考察人的发展。马克思在1844年手稿时期,还只是认为只有人类才有主体性和主体意识,而动物则没有主体性和主体意识,甚至认为动物都不能分清彼此、物我,没有自我意识。手稿中,马克思以是否是“有意识的生命活动”作为人不同于动物的本质区别。马克思这里所说的“意识”实际就是主体意识。“有意识的活动”按照《资本论》第一卷蜂房的比方、更精确的叫法、应该是恩格斯在《劳动的作用》中概括的“有计划的行动”。这实际是以意识为人本质的源头。注意:这里马克思同时是以有意识的活动、作为他当时对劳动质的理解的。因而,按照44年手稿,说劳动是人的类本质、和说意识是人的类本质、实际没有多么大的区别。】
  这个理解只是部分,对意识理解为有计划的行动​,部分对,但不全面。由于刘先生忽视了黑格尔有关意识的阐述,也就比较不出马克思的发展。马克思分析了劳动这个环节,它不但是有计划的行动,而且是意识物化为产品,意识变成了物质。这个地方又是你自己的定义。你说哪个有计划的行动不是观念的物化呢?你认为恩格斯会像你一样在和马克思的讨论中,不能准确理解马克思的本意吗?有计划的行动,从来都是根据计划观念的实施,都是观念的物化。你扒出观念的物化这个概念,至多是加深了对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解,但不能改变恩格斯原有的结论。比如,我们把有计划的行动,改成观念的物化,是不是就可以认为观念的物化,就可以成为劳动的本质了呢?不能。因为动物所有的有计划的行动,都是观念的物化的行动。甚至动物的产品,有很多也都是观念的物化的结果。比如,动物的巢穴,它要筑巢,它要挖穴藏身,不是动物观念的物化吗?动物的储藏(老鼠),不是动物观念的物化吗?成鸟为幼鸟捕食,不是鸟儿观念的物化吗?所以,不因改变一个叫法而改变结果。这个结果也是意识返回到主体-实践的人头脑中,成为主体确证自己意识与行动的自我意识。马克思评价黑格尔抓住了劳动的本质,马克思自己又发展了黑格尔的辩证法,也就是在这个环节上马克思建立了辩证唯物论。这是史无前例的伟大创举,不能给我胡乱添加说明,也别给马克思胡乱添加什么。表达别人的思想要准确。刘先生说这个理论却有一个缺陷,实际是历史本身的缺陷。原因是只看到意识的开始,没有看到过程和结果,对马克思的辩证法不了解。不理解你说的什么意思。
  后面说的早年自然科学发展的局限,实际上是科学与哲学问题。科学的发展已经从其驰骋的领地把神仙赶了出去,但他不能把宗教迷信从人们的头脑赶出去。这不止是自然科学问题,主要是社会问题。这是个反例。科学发展了不能证实哲学理论落后,哲学家康德的星云假说早于科学发现100多年,接近于规律的哲学往往走在自然科学的前面。都是空论。关键看哲学是否把握了世界的本质问题。马克思在世界本源是自然物质这一点与旧唯物主义想通,他不同的是,把人类的感性活动,现实活动-生产劳动当做其哲学的主题和主体生产劳动成了马克思哲学的主题主体?!——都是自以为是的胡乱添加。把人的社会存在对物质的需求-为了维持其生命物质体的需求当做起点,当做物质起点来论述生产劳动过程-有意识有计划的行动,再到劳动的物质结果和意识结果-自我意识。这就是马克思的辩证唯物论自己定义了一个辩证唯物论。绝不是简单的有计划的行动,一句话就把恩格斯打发了,你怎么和恩格斯交代?也不是简单的生命意识。拿这个意识与动物作比较,马克思才说意识到的对象才叫意识。这是哪个孙子翻译的这么句话?是中国话吗?你能理解?作为社会的,现实的,有个性的“人”,甚至奴隶都能理解自己的生命意识,他们能把自己有计划的行动变成物质,并且把这样的感性意识归纳抽象成为自我意识。而动物的意识只与生命活动直接连接,并且基本以此为界限,它怎么会理解生命意识的其它含义,动物能理解直线连接生命之外的东西和意识吗?粘过来碾过去,还是那些问题。动物没有对象意识吗?它们不知道吃喝拉撒性亲情和生产活动?至于刘先生提出蓄养的动物,那是人类实践的结果,人类意识的熏陶,不能把这种变化归结到动物的本事上。乱七八糟!你以前还说,动物都没有能力区分物我呢。那蚊子叮了你还跑?
  你认为马克思这里所说的“意识”实际就是主体意识。不知你的主体意识都有什么含义,我早说了,把马克思的拐棍儿丢掉。主体相对客体才叫主体。主体意识就是主体的意识。是主体在其与客体的关系中反映主动进取精神的意识。主体性就是这种对于客体的关系性。没有客体,哪来主体?没有客体束缚主体的性,哪来主体的什么性?主体性当然是主体对客体的自由这么个性。我认为与上述的理论肯定存在差异,不是简单的有计划的行动的含义。马克思参照黑格尔意识类的相应规定和定义,比较了人与动物,借助于异化概念使得我们能理解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人能够改变自然物质体,使得其成为人类的生活物质。这就是人与动物的有计划行动的差别,后来恩格斯说,动物不能做出一把石斧,也就是说动物不能改变物质自然形体。这个地方不应该是你认为的。你已经给马克思添加了马克思本没有的东西。马克思至多只是说了观念的物化。但上面已经说了,观念的物化成不了与动物区别的标志。并且即使是你添加的“改变自然物质体”,那也是以今天生产发展的结果比较的结果,在人类刚开始拿起石块木棒的时候,它改变了什么“自然物质体”?它只是加速了自然界的物质运动增加了人向自然索取的效率而已。即使算是,那也只能完整的表述为:人驾驭了物质运动,创造了自然界原本没有的全新的物质存在形态——人类文明自己创造的生产工具——生产资料的生产。这是为辩证唯物论提供的一个物质标志,这个在践踏之前,先看看是璞玉还是垃圾。发展并没有推翻马克思的理论,你再看看恩格斯的文章。恩格斯已经把是否使用工具和规律支配自然作为劳动的质。我的表述可能有些许不准确,但这点绝对是没有问题的。你真的有意见,可以做个专题。只是根据科学的发展提供的一个例证。正像后人验证了门捷列夫的化学元素周期表,只能说他天才的猜想是对的,而不能证明其错误。
  ​刘先生下面这两句话就有意思了“同时,这也是他们对劳动所达到的新的理解高度,马克思早期还仅仅是把有没有意识(恩格斯说的计划性)看做劳动的质,而此时的恩格斯已经把是否使用工具(劳动始于使用工具)驾驭规律改变自然支配自然看做劳动的质了。显然晚期的这个理解、相较早期、已经有了质的飞跃,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对马克思的评价显然与马克思《手稿》中对劳动的表述不一致,局部看做了全体。强调一遍:有计划的行动,就是观念的物化。两者可以划等号。不能划等号,是你自己为了圆自己的说法削足适履。后一句对恩格斯的评价也搞错了,恩格斯的观点是从人类能制造工具开始。恩格斯从来没有否认动物会利用使用工具,有些猿类动物可以使用人类制造的简单工具,但他们成不了人。又给恩格斯添加私货!出处在哪里?即使有,那也只是说明,不止古生物,即使现代生物,也还有向人发展的萌芽。向人的发展,是生命界与自然世界主客体矛盾的必然的历史结果。恩格斯说:真正的劳动从制造使用工具开始。人和动物的区别在劳动、在人对自然的支配。恩格斯即使延续了马克思的关于人的计划性行动的观点,上述观点也才是真正代表恩格斯和马克思晚年的一个全新的高度。作为第二小提琴手,恩格斯怎能拉出另外的主旋律呢?你如果看到这样的字句也可摘录出来,让我来鉴赏一下。你依然不明白也不想搞明白恩格斯写作《家庭私有制起源》和《自然辩证法》的历史背景和真正的意义。你看不到很正常。
  关于第三部分,我没进行评述。你认为黑格尔是理解马克思的拐棍,不需要从他们开始,只要从你的论述开始。但你的论述混乱,主体一会是人,一会是动物。确实难为老先生了。对您这种圈圈划杠往往掉到一词一句的坑里就出不来的阅读习惯来讲,你搞这方面的东西确实让自己很麻烦。但您自己的文章给马列添加的东西自己创造的东西也很多,但别人理解你为什么没有多大差池呢?不是您表达的多好,是别人能看到您的重点和方向,不过是枝节性的东西求其次罢了。意识不是黑格尔也不是马克思的,只有一句:一切生命意识,都应该理解成主体意识,即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您的哲学体系就算建立了。我没有说我就那么简单的凭一篇文章就建立了自己的哲学体系。我一直强调综合看我的其它一些文章。比如《社会主义革命的条件问题》《马克思主义本意和共产主义问题》《理论杂贴(主体的行动哲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辨正》《劳动的消亡问题及其答疑》。我和别人交流,为了尊重对方,其主要文章观点我都是要看的。绝不会对人理解不准确,浪费自己和别人的时间精力。什么是意识,生命意识,主体意识,没有具体规定和定义,只用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这样的概念来解释。其实,已经定义的够清楚。只是你不看本意,而是胡乱联想。这就如经济学的价值概念,你看着马克思的,却想着李嘉图的,看着李嘉图的,却想着斯密的,看着斯密的,却想着配第的。脑子总要开小差,是自己的阅读习惯有问题。你推翻前人理论的勇气我佩服,可你也得建立自己的概念,并使得自圆其说,否则该如何评价?概念需要内涵,也就是需要内容,具体来建立。用概念意识解释概念,哪怕唯心哲学大师黑格尔都不会这么做。我们从半年前关于劳动消亡问题的时候,就讨论相关问题。你今天还不明白我的意思,还要看着鸭子非要说成是鸡,我也没有办法。
  从你的文章和回复中,把意识理解为有计划的行动,我认为你没有读通《手稿》,尤其是对黑格尔及哲学的批判这一部分,对劳动的理解也是片面的。​异化:物的异化,意识的异化,劳动的异化,人本质异化,这些概念都可以从资本主义生产劳动过程中得到理解,从《手稿》中理解。适当的时候看吧!但总体来讲,我们今天讨论的内容,已经跟那些东西关联性不大,或牵扯不大。读书,关键性的东西搞明白就行了,再多不过是个细化。比如,您读了那么多,我总结就是多了一个有计划行动的观念的外化解读,其它不过是趣味性的罢了,没有多少实质性的的东西。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