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川普税改,终结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却没有终结世界危机

作者:夏潮 发布时间:2018-01-06 17:13:3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推动税改的过程中,川普政府始终援引前总统雷根的减税政绩作为说帖,高举“雷根经济学”的大旗。所谓“雷根经济学”是假定通过减税降低商业活动的障碍能鼓励民间投资,让市场取代政府主导经济活动,资源能配置在更有效率的地方,使生产者能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消费者也会从中受益。因此,虽然税率更低,税收反而会增加。

川普税改,终结了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却没有终结世界危机

  “川普主义”,这个带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名词,最近开始登陆全球各主要媒体的版面。就任一年来,川普的行事作风一反建制派政治精英的常规,挑战美国公众“政治正确”的惯性思维,低调处理价值观外交和人权问题,却在叙利亚、北朝鲜和伊朗等问题上拉高採取海外军事冒险的可能,举手投足像是一个任性妄为的富家子弟,但翻云覆雨的背后却是一个工于计算的现实主义商人。最近川普所公布的“税改法案”和《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是他和他的白宫的幕僚们一手炮製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图纸,为过去30年来美国华盛顿环圈政治菁英所一手主导的新自由主义资本全球化划下了句点。

  12月3日,美国总统川普推出被称为30年来最大规模的减税改革方案,主要内容涵盖调降个人及企业所得税、逐年废除遗产税、公司税课徵基础改为“属地主义”、未汇回海外盈余视为已汇回且课徵一次性税率,以及废除公司最低税负制等。消息一出就立刻引起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骚动,担忧美国税改会刺激美国全球企业将匿藏海外估计高达2.6万亿美元的未税盈余汇回美国,并带动美国海外直接投资回流,造成各国资金外流压力,加速各国货币贬值和刺激大规模的减税竞赛。

  事实上,美国政府的税改政策并非从今天伊始,早在冷战时期为了因应严重国际收支赤字,抑制资金外流,在1963年和1981年先后推行过两次大规模的减税政策。上个世纪六〇年代,美国的贸易顺差虽有大幅增长,但由于海外军事干涉和援助计划,加上私人资本为了减少税赋,纷纷把海外盈余转投资到繁荣而又高利率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导致美国的国际收支赤字持续恶化。当时的甘迺迪政府一方面为了避免用美国资产(黄金或其他财货)来清偿国际收支赤字;一方面为了抑制失业率上升,拒绝以提高利率、紧缩货币来抑制国民消费和国内投资,反而採行降低企业营利所得税的方式来鼓励投资,但由于欧洲国家的主要税收是销售税,所得税向来低于美国,反而造成长期资本大量流向欧洲共同市场。

  虽然国际收支赤字对美国国民经济并非一无是处,适当的国际支出赤字恰恰是“通货膨胀输出”的绝佳手段。但是,但在“美元/黄金汇兑体制”下,美国国际收支赤字的增长,意味着黄金储备的流失,也就意味着美元国际地位的动摇。一个没有了黄金保证的国际货币体系,它的固定汇率是钉在纸上,而不是水泥墙上。1971年5月,国际货币体系在美国国际收支赤字的重压下开始走向崩溃,德国、荷兰、比利时、瑞士和奥地利等国宣布关闭外汇市场。8月15日美国政府被迫宣布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布雷敦森林货币体系濒临解体,其代价就是先进工业化国家经济成长陷于停滞,导致以凯因斯主义政策和福特制为手段,以高工资、高就业为契机的内向型积累出现破绽,加上两次石油危机,出现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并存的现象,也就是“滞膨危机”。

  80年代以英国的畲契尔政府和美国的雷根政府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就是为了因应上述的危机而出现的。雷根政府,一方面高唱“强大的美国”復活挑起和苏联之间的军备竞赛,以“军需凯因斯主义”替代“福利主义”来进行内部积累,并引诱苏联消耗国力使其陷入崩溃局面;一方面高唱自由主义经济,废除对资本流动的规制和高税赋,削减高所得累进税率和财政赤字等手段,与畲契尔联手在世界範围内推动国营企业私有化风潮,为资本全球化剷平基地。虽然雷根政府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抑制了通货膨胀并且刺激了景气循环,但也带来了利率上昇和美元升值,导致美国的经常帐赤字和财政赤字扩大化,引发在经济停滞下的金融投机、国际货币和证券市场的混乱。影响所及,不仅是美国国内经济,也把整个世界经济拖入停滞和混乱的深渊中(例如,1997年东亚金融/货币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

  雷根主义开启新自由主义资本全球化的序幕,埋伏下今天在全球範围,特别是在美国社会财富两极化的难题。根据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欧巴马执政期间,美国1%的富人已经掌握了美国社会40%的财富。2017年,40%的美国民众几乎处于无资产状态(不拥有任何股票和房地产);70%的民众只佔了社会7%的财富。这和1970年的情况刚好相反。1970年,美国前1%的富人只佔全美国财富的9%,中产阶层佔全社会人口的比率为61%左右(最高曾达70%左右)。

  川普的崛起,号称代表着在过去30年多年来资本全球化过程中被边缘化的中下阶层利益,是美国底层民众(不单是白人,还包含非裔族群)对全球化菁英的反扑。但弔诡的是,川普所提供的税改方案,表面上是雨露均霑,实际上金字塔顶端的富人才是最大的受益者。根据美国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的估计,在2018 ~ 2027年间,新的税改方案将为美国家庭及企业减税1.4万亿美元,其中有超过60%的利益将由收入最高的1%群体所享有,最低收入群体的税负将略微增加,中等收入群体的税负几乎不变,较高收入群体的税负却将减少。因此,西方一些观察家把川普税改称之为“富豪民粹主义”,就是说,这次税改只符合大资本的利益,而非美国社会的利益。

  更重要的是,在推动税改的过程中,川普政府始终援引前总统雷根的减税政绩作为说帖,高举“雷根经济学”的大旗。所谓“雷根经济学”是假定通过减税降低商业活动的障碍能鼓励民间投资,让市场取代政府主导经济活动,资源能配置在更有效率的地方,使生产者能以更低的价格提供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消费者也会从中受益。因此,虽然税率更低,税收反而会增加。但是,1963年和1981年两次税改的时候,美国还是全球最大的製造业基地,但今天主导美国经济的是华尔街金融资本主义,川普税改就算能够有效的吸引美国海外资金回流,大部分资本可能流向金融资本,而非实体经济,是否还能兑现雷根经济学所谓的“滴漏效应”,实在可疑。

  更何况,正如某些学者指出,“雷根经济学”之所以奏效,并不在供给学派所提供的方案,而在于美元霸权体系。后者利用财政与贸易双赤字政策,造成美元大量的溢流海外,提供美联储在大规模地放宽了货币政策的同时,又能成功控制通货膨胀的条件。倘若川普的税改政策无法带来美国税基的扩大,以今日美债高达20万亿美元,美元霸权体系岌岌可危的现状而言,或许会是埋伏下一波金融危机因子。我们竭诚的欢迎美国回到实体经济,通过製造业的振兴“让美国再一次伟大”,让美国人民重新加入全球劳动大军共同为人类社会创造物质福音,而不是重蹈过去数十年来通过美元霸权体系和金融操作大搞通货膨胀输出,掠夺全世界人民的劳动成果,挑动地缘政治安全热点,重启军备竞赛发战争财,却将全球秩序推向新一波金融动盪和军事对抗的深渊。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