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刘同尘:凡是中国人,都应该直面土改的历史

作者:刘同尘 发布时间:2018-01-03 08:15:4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评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软埋》首发式上的一些观点之一

  2016年8月12日,深圳新闻网以《直面历史》为题,转深圳特区报的报道,原标题:长篇新作《软埋》直面历史——

  深圳特区报讯 (驻京记者 陆云红)昨天,著名作家、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最新长篇小说《软埋》在北京举行首发式。方方专程从武汉乘坐高铁抵京,与著名作家、评论家格非、施战军、白烨就新书内容展开对谈,……

  《软埋》“直面”的历史,是土改的历史。

  土改已经过去65年了,现在70岁的人,土改时还是不懂世事的孩子。“《软埋》直面历史”是其作者站在地主阶级的立场上,任意编造谎言,诽谤土改。因此,凡是中国人,都应该直面土改的历史,要了解为什么进行土改,要知道土改的历史意义。

  请看看学者郭松民先生对土改的论述——

  中国自秦汉以来,地主阶级无节制的土地兼并,已经成为王朝周期性崩溃的基本原因。到了近代,地主阶级更成为中国社会进步的主要障碍。回望历史,地主阶级当然不是像方方美化的那样,是一种温馨的、田园牧歌式的所在,而是另有其面目。

  1949年以前,全国农田的一半以上控制在不到农户人口7%的地主、富农手中,而占农户人口57%以上的是贫雇农,地主占有可耕地是贫雇农的40倍。这是一个基本事实。这个事实是土改发生的基本前提。

  凭借对土地的占有,地主阶级索取了农民的大部分剩余。但是,他们并不愿意把这些剩余拿到城市里投资工商业,而是用来购买更多的土地或用于奢侈生活的消费(他们消费的工业品主要是列强倾销的洋货)。地主阶级的存在,不仅使中国的工业化长期无法完成——这是中国近代以来不断“挨打”的基本原因,而且由于他们对农民的过度榨取,引发农业生产力水平的大幅度退化——这是近代中国饥荒不断,在新中国成立前的100多年的时间里,人均寿命只有30多岁,总人口基本没有增长的基本原因。

  潘光旦教授曾经在苏南考察过土改。他发现:“地主阶级有权、有势又有钱。他们的钱是决不再投进生产中去的。他们的钱只有三条出路:购买土地、埋在地窖里与享受奢侈的生活。三条出路其实是一条出路,因为购买土地与埋藏钱财在地窖里的最后目的,还是为了奢侈生活的享受。”“在这种恶性循环的影响下,生产力的提高与发展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有钱的地主不从事生产,不愿从事生产,也可以不从事生产。地主的钱是用来修筑花园了,大吃大喝了,购买土地了,埋在地下了。而从事生产的劳动农民却没有钱,因为劳动农民辛勤所得的钱,通过‘租米重’与‘利钱高’两条路子,已经变成了地主的钱。农民既然没有了钱,便不能买耕牛,不能买水车,甚至不能买一两把铁锄。”

  土地改革使这一切得到根本改观。“到1953年春,全国除一部分少数民族地区外,土地改革都已完成。全国有三亿多无地少地的农民(包括老解放区农民在内)无偿地获得了约七亿亩土地和大量生产资料,免除了过去每年向地主交纳的约七百亿斤粮食的苛重地租。”土地改革产生了三个结果:首先,国家终于有了资金启动近代以来被一再延宕的工业化;其次,农民生活水平提高,对工业品的需求使得民族工业第一次有了辽阔的国内市场;第三,农业剩余终于可以拿出一部分来反哺农业,在集体的组织形式下进行了二十多年高强度的农田水利建设,大幅度提高了粮食产量并降低了旱涝灾害损失,到1980年前后初步解决了存在了近三百年的“粮食总产量不够全国人口吃饱”问题,与此同时,中国的人口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4亿5千万左右飙升至8亿!

  土地改革功德无量,为中华民族开万世太平!

  地主阶级应该被消灭(指政治和社会学意义上的消灭,并非生理学意义上的消灭),一定被消灭。不消灭地主阶级,中华民族将毫无出路!消灭地主阶级,不仅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最大的道德!

  郭先生的论述,是站在中华民族兴衰的立场上,直面土改历史。与《软埋》作者站在地主阶级立场上“直面”土改历史,得出的结论,截然不同。

  人的立场不同,直面土改历史的结论不同。

  方方直面土改的历史大叫:

  “土改的历史进展时间并不长,但影响了中国整个社会的生态,尤其是农村,因土改而改变命运的人,何止是千千万万!无数人在这个运动中有着惨烈的伤疼”!

  郭先生高呼:

  土地改革功德无量,为中华民族开万世太平!

  不同的结论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凡是中国人都应该直面土改的历史:你是站在方方一边,诽谤、否定土改的历史,还是站在郭先生一边高呼:土地改革功德无量,为中华民族开万世太平!

  2017年12月11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