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与刘光晨商榷劳动(2)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8-01-02 22:45:4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前一篇谈了二人之间的差异,对于刘先生文章的正面意义论述不多。

  ​"马克思批评一切旧唯物主义对它的研究对象都是仅从客体的方面理解,而忘记了从主体(即实践着的人)的方面的理解。反而是唯心主义发展了主观能动性的方面(《关于费尔巴哈提纲》)。结合《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结合《德意志意识形态》、或者还可以结合《1844年经济学手稿》,应该总体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定性为主体实践的唯物主义。是唯物主义,但是主体对客体自由实践中所贯穿的唯物主义,而不是忘记了人在实践中的主体主人地位的唯物主义。而我们长久以来在谈到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时候,恰恰是把这个主体忘记了。在历史唯物主义中,也往往仅是从客体的方面理解,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及它们的互相作用,不是当成主体对客体自由的需要和积极关系理解。"

  刘光晨这个观点抓住了实质,这里的主体是指自由的实践活动。客体【我的理解】是主体活动的结果。历史唯物主义的问题是把客体当成主体,把活动的结果当成了活动本身,造成了主客体的倒置。误读的历史唯物主义脱离了马克思哲学的主体,实践活动不是研究的对象,不是历史发展的动力,反而是人类实践活动的结果-物质结果-成为发展的动力,这就造成了物质驱使人的规律认识。主体应该是人的意识与行为的对立统一,也可以理解为人们的基本实践活动。

  ​ “所以就要正确的理解主客体的关系(人和世界的关系)。自有生命以来,就已经有了主客体的关系。客体束缚主体,主体就要取得对客体的自由。人的主体意识、人的主体行为,都要从主客体的这个关系中理解。唯物主义在这里只是主体对客体自由过程中所采取的合与客体的方法。”

  从刘先生叙述的第二段,所叙述的主体与第一段表达的有区别。第一段主体表达的是:人的实践活动。第二段括号里是人和世界的关系,这个哲学主体退到人与世界的本源关系-旧的唯物主义本体上论上。如果说区别,那就是把人的意识与行为看成是主动的,而不是物质的被动反应表现,这应当是前进了。如果细致分析,主客体关系应该是生命能够意识到客体,意识到客体与自身的关系,才会有主客体关系。接着第三段又提出这样的观点:

  “一切生命意识,都应该理解成主体意识,即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只把意识死板的理解成物质世界在生命体头脑中的反映,是旧唯物主义不顾及主体对客体积极关系下的理解。从这个角度讲,即使是对意识主观能动性的理解、即使革命的能动的反映论的理解、即使自觉能动性的理解,也都可以归在还仅仅是反映论的理解,它们距离主体意识所标示的主体要取得对客体自由的那种进取意识,就都还不够彻底、都还有质的差别。所以,意识只能理解成主体意识。”​

  除了首句与结尾句,上段抓住了实质问题。首句对人的生产劳动来说是对的,但是扩大到一切生命意识,则无法同一,关键问题是混淆了人与动物的区别。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即生命意识,应该理解为主体意识。从自然角度说,动物及生物都是有生命的类别,他们有意识也是不容否定的事实,他们的意识能理解为主体意识吗?这显然不成立。这里面的关键在于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黑体字表达应该有四个方面:1.主体对客体的自由,2.主体对客体的意识 3.主体对2的关系认识 4.主体对自身的认识。

  如果把人与动物比较,动物活动多与生命直接相关,不进食捕食动物就会灭亡,而人类的生产劳动并不与当下的生命有直接联系,他停下眼下的劳动不会立即​死亡。人类的自由与其储存的生存物质相关,这一点与动物类同。还与其与其他人共同生产的生存物质力量相关,这一点是动物没办法做到的。动物的不自由和人的相对自由,在意识上就存在着差别,或者说动物没有人类的自由活动意识。动物作为主体不存在对客观世界的自由。这是1.

  2.只有与客体保持自由的关系,主体才能对客体有全面的感性认识。​动物选择的进食对象,只是动物的生命必须物质,它会对客体有超脱生命意识外的意识吗?拿人做比较,把某类物做固定用途【并紧缺时】,还会把对象物做其他用途吗?

  3.只有在前两项处于相对自由的关系时,才能对主体的行为与意识作用到客体的结果有感性认识,形成对感性认识的抽象,而不是条件反射般的反应。

  如果说刘先生超越了以前的哲学,把生命意识归结为​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实际是回到黑格尔类似的哲学。说类似,是因为比黑格尔有关意识的逻辑与定义含混。主体意识=一切生命意识=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就是这样含混的命题。这里的主体,是指意识的主体还是人?如果是前者那就是把人与有意识的生命归于同类。作为自然体,人与动物都是受自然约束的,是受动体。比较起来,动物活动与生命直接相关,他的生命意识界限以此为边界,个别超出界限,但不会远离。而人的活动,生产劳动在资本主义时代脱离了与生命的直接联系,工人的生产劳动对象并不是直接的生存物质-维持生命进食的对象。拿此对比人类发展的历史,就可以看出人类是取得相对自由的对自然的关系,而动物没有这样的自由。这种鉴别是通过类活动比较做出的,形式:人的生产劳动,而不是依靠生命意识的规定鉴别的。这种生产活动表现了人的能动性。如果说刘先生的命题要表达的是人的本质,它又是通过何种形式和什么行为表现出的?意识只有外放,才能使得被意识到,成为主体意识。

  黑格尔有关定语:

  意识:​1.感觉,确定“这一个”和意谓。2.知觉,或具有特性的事物和幻觉。3.力和知性,现象和超感觉世界。​

  自我意识:自身确定的真理性。奴隶主表现的独立性,而奴隶的自我则是非独立性​。

  对象:意识感知的事物。具有复归主体性质。自我意识是感知自身了的意识。对象化了的自我意识。

  动物在以上方面无法到达自由的主体对客体的认识,更不可能对感性认识抽象,其对自身的认识与抽象更无从谈起。把“一切​意识,都应该理解成主体意识,即反映主体对客体自由关系的意识。”这一观点显然不成立。直至现在,刘先生也没告诉我们,人与动物意识有什么区别,怎么辨别人与动物,依据行为,还是其它。

  尤其不能理解这句话:​认识和实践的关系,就是主体性作用下的主体的认识和实践的积极进取的关系,而不再是客体主导下的被动反映的关系。

  主体可以理解为人。​主体性作用指什么?是指人的作用还是指人的实践活动的作用?截止到文章第四自然段,主体的指代多次变幻,开头是人的实践活动,后来是人,再后来是生命意识=主体意识,主体不固定,又不加解释,怎么能让人理解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呢?这第四自然段我只能用猜的方式,去看你要表达的人主观能动性问题。意识只能理解成主体意识,在没有充分证明的情况下,没有意识发展过程,他怎么回转成主体意识的?这在黑格尔和马克思那里都有论证过程的。哲学上的结论,是不能采取强迫接受方式的,不能说我是这样认为的,它就应该成为公理。强权可以在丛林里成为法则,在人类社会一时得逞,在哲学领域里则是shit,真正的哲学家和爱好者厌恶并排斥它,武断的方式永远不会被接受。【后两句话并非针对你个人。】

  意识作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在黑格尔那里已经被论说的很充分,并且把意识做了细致的分类,对其演化做了诸多展示,这就是黑格尔的辩证法。刘先生能把意识的积极性发挥出来,终归是好事,比起就唯物主义者先进。在我看来,有改进的余地。一个是锚定意识,按马克思所说,不是从一般人性的规定去阐述他,不是从概念出发,而是从人类的必然和必须活动,要生存要维持物质体的生命延续就必须生产生存与生活​物质出发,从人的社会存在来解释人的意识的发展与行为的演化结果。当然你如果有其他创新途径,能合理的解释意识的发展,能自圆其说也可以。总之不能让意识虚无缥缈。

  第二你只把人对自然方面解释了,人的社会性的由来并没有解释。人的社会性是人的共同活动,是人类面对自然约束采取的必然方式。独立不成人。语言与文字都是人类共同活动中,交流的工具和产物,正是这个工具便利了人的意识积累,能够对描述感性认识,以便人们对感性认识给予抽象上升到理性认识。这是人类认识形成逻辑关系,推理和真理认识的基础。人是物质与意识的对立统一体,没了传承的意识,独立个人的意识并不比动物意识层次高,也不可能出现主体意识。把意识简单化并进行推演,不能把人与动物的意识差别讲述清楚,就更不能说清与其他哲学的界限。

  进入​私有制社会后,人类生产工具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无法改变私有社会的本质,少数人剥削压迫多数人,用物和强权形成威严,把劳动者的尊严踩在脚底的事实。不改变社会制度,工具再发展,再智能化都会成为剥削压迫多数人的工具和资本,就像以往一样,积累的劳动成为劳动者的异己力量,劳动者越努力,他就越相对贫穷。工具的改进,客观上使得人类劳动时间缩短,但它能改变社会分配体制吗?而工具的智能化,效率提高,不是劳动者的劳动结果吗?而这些工具的发展不是正在使得劳动力的价格贬值。物的效率增高,价值增高,人-劳动者几乎变的一钱不值。工具的发展不可能彻底消灭劳动,他消灭的是劳动者的价值,劳动者的人格尊严,劳动者的正义。劳动者的劳动成为自己的敌人,异己的力量,这就是私有制的功绩。智能机器的发展不是为了减少劳动,而是为了有人能消费,形成资本的积累,劳动的积累。一旦失去消费对象,不止是智能机器停止制造,随着带来的社会的崩溃,动荡和战争,人类的自相残杀。200年来的资本发展历史,已经循环的演示了这一点。工具的发展不会自然的消灭社会的非正义,资本的发展也不会主动的把自己搅碎,分享与劳动者。

  我们之间不存在意气之争,我的笔名随时变更,我们也不存在名利之争。由于处于低潮期,​关注理论的较少,关注理论的根基-哲学的人更少。哲学爱好者屈指可数,而且都是充满社会正义的人士,追求社会正义是我们一致的目标,哲学的探讨和磋商是为了我们寻求到唤醒劳动者的有力武器,我们不会成为敌人,我们更应该成为同志。

  我的评论尽量保持理智,但个别时候也会失控,比如你对年轻马克思的指责,不论在感情上还是在知识范畴,我个人不能接受,因此说话尖刻,超出了磋商范围,就此向你道歉。就事论事,这实际上是实证科学与哲学的分野。比如老子道德经中对存在的有和无的规定,有是存在的形状,无是无形的存在。这种世界观超越于科学实证阶段2000年。他道出了存在的两种形式,精辟。所以哲学往往走在实证科学的前面,人类思维历史不乏这样的实例。以科学或实证科学的结果来证实哲学的世界观的对错,等于把哲学与前二者等同,否定了哲学的价值,否定了它存在的基础。

  青年马克思的著作不是圣经,存在偏差和不成熟,但不能因此否定其中合理的,对人类解放有意义的东西和精华。对前辈的所有著作我们都应抱着这种态度,批判的继承。首先是了解,然后是汲取对我们有用的​精华。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