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马克思主义精髓是共产主义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7-11-13 20:18:4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作为肯定辩证法的共产主义观念——巴迪欧的解放政治学》作者:蓝江 。此篇文章介绍了一些西方马克思主义派别,使得读者对外界有一些了解,同时也敞明自己的观点,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精髓是共产主义。

  中国近些年介绍了西马研究,对比传统的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多出一个实践唯物主义。总之是在苏联解体后,对之反思后的热情与活跃。从哲学上谈的不少,在政治经济学上思辨的也很多,在思想体系,结论上做探讨的更多,唯独对马克思的价值观-劳动创造社会,共产主义忽略,或者论者寥寥,​不能成为主流声音。

  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与黑格尔一致的地方是对现实的批判与否定。黑格尔是对于非理性和非正义的否定,马克思是对资本主义的否定。一般哲学爱好者只强调他们思想体系中否定的一面,但他们都有肯定。

  ​黑格尔如此评价法国革命:“正义思想、正义概念一下子就得到了承认,非正义的旧支柱不能对它作任何抵抗。因此,在正义思想的基础上现在创立了宪法,今后一切都必须以此为根据。自从太阳照耀在天空而行星围绕着太阳旋转的时候起,还从来没有看到人用头立地即用思想立地并按照思想去构造现实。阿那克萨哥拉第一个说,即理性支配着世界;可是,直到现在人们才认识到,思想应当支配精神的现实。因此,这是一次壮丽的日出。一切能思维的生物都欢庆这个时代的来临。这时到处笼罩着一种高尚的热情,全世界都浸透了一种精神的热忱,仿佛正是现在达到了神意和人世的和解。”(黑格尔《历史哲学》1840年版第535 页)上述评价体现了黑格尔对现实的主张。

  黑格尔把资产阶级革命当作他的理想国,热情的讴歌,比喻成壮丽的日出。而马克思在《1848年哲学与政治经济学》手稿,在与恩格斯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了人类生存基础是生活物质,离不开劳动创造,唯物主义是实践的,历史的,也必然是共产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起点。1848年二月发表的《共产党宣言》代表了他们阶段性的研究成果和价值观。自此马克思恩格斯一生,围绕这一核心进行研究,著述,参与实践斗争。他们对资本主义的否定是为了人类的理想共产主义奠基。马克思前后30多年写作资本论,把一般劳动到他的特殊变异,资本运行的过程研究的非常详细,就当时的资本主义状况来说,没有人比他更为细致。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这绝不是歌颂和肯定。对资本主义的否定是为了肯定人类的本质-意识传承下的劳动创造。而劳动创造者,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才能实现精神与物质,脑力与体力自由自愿的结合,人类发展的本质才能回归与彻底实现。

  如果抽调了价值观-共产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一般的思想体系,否定哲学,与类似否定哲学有何区分?极端者如罗素直流,甚至暗示马克思主义与希特勒法西斯是类同,热情多于理智。近年来主流意识从哲学和经济学上分析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碎片化,与哲学与经济流派类同,这是在肢解马克思主义。没有了价值观的实践,与实用主义难于区别,历史唯物主义变成机械的结论。​

  劳动创造是人类存在发展的本质,使用价值与劳动成正比关系。空气有使用价值,但一般情况下未经过人类劳动也获得使用,并且人类须臾不能分离。用使用价值来否定劳动价值的人缺乏人类基本常识和历史知识。人生活在物质自然中,不能利用自然和使用自然,人类与动物生物类早就灭亡了。动物没有积累的传承,也没有创造,他们也生存下来了,但他们无法成为人类,无法成为自我意识发展超脱的劳动创造精灵,这就是只会使用利用自然界的结果和下场。

  本质特征,是一组对比中,此事物​独有的因素。拿马克思主义与其他主要比较,哲学上的辩证法是就人类社会而言,是物质与意识的辩证发展关系,本质即是意识传承下的劳动创造。从政治经济学上说,是对私有制的否定,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否定。就今日而言,虽然他们的一些政治经济学结论与历史发展过程存在偏差,但这些结论不能拿来作为给资本主义唱赞歌的见证,也不能拿来否定人类理想-共产主义,这与马克思主义的价值观相方法论相违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本是劳动创造本体论。而一些人恰恰用这些偏差结论来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并且说这是辩证唯物主义或者说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离开劳动创造理论,谈马克思主义如同刻舟求剑。话是马克思的,宗旨却离马克思主义八百里。不管西马还是苏马,离开劳动创造价值观-共产主义,就脱离了马克思主义道路。

  也正是出于哲学上的认识,笔者提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劳动者。所谓国有经济,一般资本主义国家也有类似成分,有的达到30%以上。他能成为公有制度吗?实质在于劳动者是否有控制权,享有权。国有资本与劳动者所有制是存在差距的,公有制到劳动者所有也存在实际差距,当然这种实现需要一个不短的时间过程,不是一蹴而就。解放劳动者不是一种口号,他要具体表现在劳动者对于生产资料的实际管理权,而不只是人民的名义。比如”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句话,表面看非常有道理,社会主义绝不是以贫穷为目的。但从历史上看,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从贫穷落后国家建立的,处于发展过程中,而这时说出这句话就意味着对革命的否定。发展生产力是一切新的社会形态必然的任务,也是一切社会存在的基础,这是共性。以贫富,阶段性标准来衡量社会性质,这是用共性否定差异性,特殊性,偶然性,没了这些哪里还有辩证法。解放劳动者正是为了精神与物质的自由结合,更大的发挥人的创造能力。公有制下如果生产力长期低下,只能说明没有寻求到劳动者认可的组织形式,宏观架构,穷与富与劳动者解放程度不存在正反相关因素。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还告诫人们关于劳动创造还要与自然环境谐和。马克思主义是从人类整体发展,正义来认识研究问题,从来不是单纯的唯生产力论。

  蓝江的文章虽然是介绍,但他的观点非常明确,笔者赞同文章的观点。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与精髓是共产主义,这不只是价值观问题,也是方法论问题。​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