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司马南:毛主席的三句话与纪念十月革命——答多维新闻记者问

作者:司马南 发布时间:2017-11-11 10:34: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多维记者:司马南先生,您是正在俄罗斯休假吗?关于十月革命有一些问题想要采访您。

  第一个问题就是,俄罗斯官方与民众的态度。比如普京的回避姿态,以及民众层面的愈发难以弥合的分歧,您多次去过俄罗斯,与不同阶层的人有过接触,您怎么看俄罗斯从上至下之于十月革命的态度?

  司马南:11月7号,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我刚写了一篇文章《十月革命百年祭》,此间正好我在俄罗斯,在索契休假,离我所住的疗养院不远的地方就是斯大林当年黑海边度假的别墅,奥斯特洛夫斯基的故居离我更近。中间又去了雅尔塔,去了克里米亚,去了新菲罗波尔,去了塞瓦斯托波尔,在俄罗斯看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纪念和在国内感受十月革命一百周年最大的不同,就是有机会与俄罗斯人直接交流

  去年我到过俄罗斯三次,与俄罗斯学界民间企业界各方人士有一些深入沟通……俄罗斯人不像中国人这么容易沟通,人家也是内外有别,当然所谈的问题的深入程度,也使俄罗斯人感觉到话不太好讲,俄罗斯这个民族还没有从历史的阵痛中走出来

  但是,推杯换盏说热闹了,船上船下多少天促膝交谈,他们也忍不住说些心里话。普京的心态和很多有见识的俄罗斯人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对强大苏联带来的荣耀和尊严,他们无比怀念;对于今天因国家地位衰落,被美国人算计和欺负,愤恨可又无奈;对于当年鲁莽的决策废武功的愚蠢,着实后悔不已;对于苏共历史上所犯的错误他们有清醒认识;对于改正错误的路径,前人选了“休克死疗法”,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唯一的选项。

  上述所有的认知都建立在“没有十月革命,就没有强大苏联”的基础之上

  多维记者:

  第二个问题,对于十月革命,普京这位强人显然很是矛盾。按照普京的说法,“我们看到那场革命的结果是多么模糊,那些事件的消极后果和积极后果是多么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一方面,普京辩称,相比1917年那场“毁掉了国家,无情地夺走数百万人生命”的剧变,渐进式、进化式的发展本来对俄罗斯会好得多。普京的反思,其实也是人们对于革命与改革的再次审视与认知。您如何理解普京的这段表述?又如何理解十月革命之于革命与改革、之于俄罗斯与世界的意义?

  司马南:普京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是个强有力的政治家,内心十分强大,他太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了,他的这段表述其实完全建立在历史假设的基础之上

  不是“革命的结果”模糊,而是普京要给予一个模糊的回答,之所以要这样回答,与普京统一俄罗斯党的政策主张是一致的,很多对十月革命持同情、理解、支持,甚至捍卫态度的人,易产生一个误解,以为硬汉普京既然是克格勃出身,理当捍卫前苏共立场,对十月革命应当肯定,甚至热烈赞扬,这个认识有刻舟求剑之嫌,很显然,他们不懂普京。

  普京之所以成为俄罗斯的政治强人,其一在叶利钦权力亲授,其次,在有人支持。

  支持普京的中坚力量是谁呀?在党啊。

  在哪个党啊?在统一俄罗斯党啊。

  须明确指出,统一俄罗斯党不是共产党,共产党党魁是去年我在红场见过的那个久加诺夫,统一俄罗斯党党魁原来是鲍里斯·格雷兹洛夫,现在是梅德韦杰夫。不论是谁,他们的基本定位是“中派”,俄社会科学院的学者,用了比较多的时间跟我解释什么叫“中派”,听来听去啊,他所说的“中派”,其实就是团结各种政治力量,取一个中间立场。

  中国人容易犯以己推人的错误,以为他那个党与我党一样,指导思想统一,令行禁止纪律严明,殊不知,统一俄罗斯党更像是我们的统战部门,要协调一大堆人,从俄罗斯党三大同盟一个是“团结—统一俄罗斯”党、“祖国—统一俄罗斯”、“俄罗斯地区”议员团,还有89个联邦主体中大约40万名党员。中国人更难以相信的是,戈尔巴乔夫(对,就是那个戈尔巴乔夫)领导的,什么***与统一俄罗斯党密切联系,另外米罗诺夫(不是久加诺夫啊)雷兹洛夫、绍伊古,卢日科夫(对对,他干莫斯科市长),以及沙伊米耶夫分别代表不同的政治力量,与统一俄罗斯党合作。沙伊米耶夫是鞑靼共和国的总统啊,不深入到俄罗斯的内部去,你不能理解“鞑靼”这两个字在俄罗斯政治生活当中的微妙,在历史中的复杂及对现实社会的影响,它代表着一堆不可忽视的票箱。鞑靼人是蒙古和突厥族的后裔,与俄罗斯民族历史上有过错综复杂的纠葛,更久远的血仇不讲,二战中许多鞑靼人带着德军追剿红苏联红军,上个世纪末,苏联解体后,20多万上一代被驱逐的鞑靼人返回克里米亚要求平反昭雪……今天则有共同利益,又有不同的诉求……打住,这个话题越说会越复杂,最简单的理解, 普京绝不能随便说话,他的政治表态必须符合现今他的最大的支持者的立场,最新消息,俄共总书记久加诺夫表示要竞选总统,你们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多一点敏感性,跟进这个动态,这个话题比纪念十月革命的重要性不差。

  如果普京的表态对十月革命持完全肯定态度,那就是帮久加诺夫的忙,而久加诺夫现在拉开架势,挑战统一俄罗斯党。都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不在其位,你也不理解普京坐在这个位置上有多难。俄罗斯政治有它自己独特的复杂性。书呆子以为政治是政治学,以为江湖是社会学。一个政治人物,在评价历史重大事件的时候,不但要从所谓真理的、学理的角度考虑问题,更要从现实政治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而这些,书呆子,包括某些所谓传媒工作者,未必理解。

  普京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普京做出什么样的政治表态是另外一回事。依照统一俄罗斯党的立场,普京关于十月革命的表态,是最合乎党最大利益的。该党明确支持普京总统,强调强大的总统政权是政治稳定的保障和法制建设的牢固基石……

  我非常理解普京,当家主事不容易啊,浅薄的媒体把普京塑造成肌肉块儿发达,个性作风轻易决定俄罗斯前途命运,简直像是一个神乎其神的救世主,至少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功夫巨星,事情怎么会那么简单?俄罗斯的经济结构有问题,多年遭受制裁的情况下,国家发展遇到困难,而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实施行政改革,提高“公民对国家的信任度”。俄罗斯学者讲到俄罗斯的现实问题,动不动就跟我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的宏伟目标”,我跟他们开玩笑说,我怎么觉得你说这话很像是中国人的话语体系呀,“翻两番”是中国已经实现了的目标啊,是邓小平时代的口号呀?俄罗斯学者这时只好苦笑,我知道在这酸楚苦笑的背后,是俄罗斯经济与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的对比,上个世纪60年代,俄罗斯的经济是中国经济的10倍, 而现在俄罗斯的经济总量只比广东省多一点儿,俄罗斯人自嘲有人说我们是“拿着核武的加油站”

  在这样的背景下,普京会因为100年前发生的事件的评价问题,而牺牲现实政治利益吗?这个问题,还可以再追问一句,普京若牺牲统一俄罗斯党的现实政治利益,对十月革命作出符合我们今天某些中国人期待的评价,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吗?

  多维记者:好,那么,

  第三个问题是,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同处社会主义阵营,没有哪一个国家像苏联这样,用它的振兴启迪中国;也没有哪一个国家像苏联这样,用它的衰败警示中国。在您看来,苏联解体这一结果本身对于十月革命的意义界定有着怎样的影响?

  司马南:苏联解体,对十月革命意义界定的影响……这个问题简单。因为苏联解体了,所以那些否定十月革命的人似乎就有理了呗;因为苏联解体了,所以那些本来就仇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制度的人,造谣、诋毁、诬陷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了呗……

  因为苏联解体了,那些致力于和平演变的操盘手们,就像篮球场上投中了一个球一样,回跑的时候,浑身透着轻松,脸上写满得意,但他们仍不满足, 北约继续东扩呀,拉拢乌克兰等小国跟俄罗斯较劲呀,布署反导系统逼近俄罗斯边境啊,压缩俄罗斯的国际战略空间呀,继续通过造谣列宁、造谣苏共来保持虚伪的道德优越感,来羞辱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党和国家呀……

  苏联解体,并不能否定十月革命

  十月革命带来了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进而在众多国家的实践。列宁通过十月革命,把马克思主义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思想变成亿万人民的自觉行动,这个功劳大的很呢,曾经红遍世界半个天的社会主义的磅礴实践,证明了马克思社会主义的理想,是“大神说”,是“大明说”,是“无上说”,是“无等等说”,能除掉建立在生产资料占有不平基础之上的“一切苦”,“真实不虚”……听我如此表述,会心一笑的人,一定读过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简而言之,十月革命证明了社会主义理想真实不虚。苏联解体,无非是社会主义作为人类的一种理想,在实践过程当中遭遇了重大挫折,“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变得比较聪明起来了,我们的事情就要办得好一些”。这话是毛主席说的。我看用在这儿很合适。

  苏联解体了,社会主义还在呀

  过去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里面最强大的,现在中国比苏联那个时候要强大得多, 苏联解体了,社会主义还在走,社会主义还在前进。苏联解体了,证明苏联那个模式的社会主义有致命性的错误,所以它垮了,但西方不亮东方亮,灭了北方有南方,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开辟了新境界,进入了新阶段新时代。自然可以从“风水轮流转”的角度,来看待中苏社会主义之变化,同样也可以从社会主义必然性的角度来理解社会主义实践的低潮高潮。不承认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就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当然也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而看到失败,看到错误,看到挫折,便打退堂鼓,便开始怀疑社会主义,进而怀疑十月革命,连一个逻辑周延的思考者都谈不上

  多维记者:

  第四个问题,如果说苏联的尝试是失败的,那么以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如何规避重蹈覆辙?或者说,进入21世纪的中国,虽然不同于十月革命爆发时的苏联,国际格局也全然不同,但是否依然存在颜色革命的土壤?如果存在,那么是必然性使然还是带有很大程度的偶然性?

  司马南:19大报告相当多的篇幅都是在论证您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建议重读一遍19大报告。恕我直言,你的最后两个问题,不知所云,不解其意。

  多维记者:好吧,回去我们再读19大报告……其实你前边也有涉及到。

  第五个问题,我们注意到,面对十月革命百年,不仅俄罗斯的反应出人意外,北京方面也是异常安静。中国各大主流官方网站内部发文,今年一概禁止“擅自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包括非官办的各大门户网站。另外也有声音称,各媒体早就接到了通知,下的是最死的限制,“不做相关报道”。俄罗斯的矛盾情绪可以理解,那么中国为何也对此讳莫如深呢?

  司马南:我在俄罗斯感受与您的这个说法不太一样。

  俄罗斯共产党隆重热烈地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嗯,给你两个链接,你可以看一看这边纪念十月革命的隆重热烈程度。

  至于中国对于十月革命纪念采取什么形式问题,我倾向于认为,怎么有利于19大提出的目标的实现,那就怎么干?所以我根本就不感到意外。

  多维记者:

  第六个问题,中宣部前部长刘奇葆表示,苏共领导人丢掉了信仰,动摇了信念,使“十月革命”延续了74年的成果毁于一旦。不论中国怎么改革、怎么开放,社会主义性质不能改变。“十月革命”的成功,得益于有一个坚强有力的布尔什维克党,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领导核心。您如何去看待十月革命为何可以取得胜利?对今日中国的借鉴意义何在?

  司马南:这段话逻辑上没问题,我表示认同。

  十月革命那时能够取得胜利,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对今日中国的借鉴意义就在于,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地利人和,加起来,就是要现阶段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凝心聚力实现目标,盯着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做文章,一切服从于这个目标,尽量不使杂音和意外的干扰,影响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进程。

  人民幸福,民族复兴,华山只有一条路:干社会主义

  怎么干呢?照着“中国特社”方法干

  100年前的十月革命开辟了理想的道路,而理想的实现要靠我们的努力。

  有人忘了主义,有人背叛主义,有人把欲望当作主义,有人把个人的需求凌驾于主义之上,这当然是不好的,非但是不好的兆头,且可能导致亡党亡国,我理解苏联解体大体就这么回事儿。

  但另有一种倾向,也不太好。那便是满嘴主义,满脸主义,生硬的主义,僵硬的主义,居高临下的主义,不容讨论的主义,自己标榜正统的主义,随时随地指责别人纠正别人的主义,不看山头不看对象不看脸色的主义,牺牲一切都不在乎只讲主义的主义……这种主义,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曾经导致严重的损失,要不然也犯不着被迫长征到陕北去。纪念十月革命,重在不忘初心,也要防止这样的主义泛滥。

  延安时期,毛主席给抗大题词,写了三句话: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照我的理解,主义,就是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就是全党必须要有这么一种精神状态;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这一条的内涵与深意,今天很多人不理解,所以才会宁肯孤家寡人也要正统正宗

  为啥我要重提“三大作风”?跟纪念十月革命啥关系?

  (1)三大作风是毛主席提的,毛主席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批成果的奠基人,党的所有理论的基础源于此。主席之后,本党所有理论,均为新时期毛泽东思想的发展与完善。(2)记着毛主席的教导,汲取毛主席的智慧,不要用教条主义的方式纪念十月革命,不要用教条主义的方式处理任何问题。

  话说得够长了,最后再举个例子

  党内有规矩,不祝寿,这是毛主席定的,党内同志自觉遵行。但有例外,当年曾两度为徐特立祝寿,一次祝寿是长征到达陕北之后,具体就不说了;第二次更隆重,大祝特祝之,搞得延安兴师动众,中共中央署名贺信,报纸上发大块文章,徐特立本人却不在……你道为啥?胡宗南重兵进犯,我军被迫战略撤退,此刻需要表达必胜的信念……

  正如经典需要当下解读,古幽亦必有现实照应

  多维记者:

  想再补充一个问题,最近普京有一个演讲, 网上流传了几个版本,他多次以俄罗斯总统身份参加纪念政治受难者活动,2017年10月30日,纪念苏联时期政治迫害遇难者的“悲伤墙”在莫斯科揭幕,普京出席揭幕仪式并讲话。这个讲话对十月革命有没有否定?怎样看待普京这一政治表态?

  司马南:

  普京哪一年当了总统,你还记得吗?2000年,这件事情决定于哪一年?25年前,俄设立这个纪念日已经有25年了。

  所以普京在讲话中强调了,立纪念碑是在多年前的“解冻”时期提出来的。他说“在我国历史上,同其他国家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那样,有过一些复杂的、矛盾的时期。”“我们的子孙后代应该牢记政治大清洗的悲剧,记住产生这一悲剧的根源。但这不意味着清算,不允许再次将社会推向危险的对立境地。

  在我看来,普京的讲话并不在于否定100年前的十月革命,他讲话最核心的要义是他自己所说的“最重要的是信任和稳定只有以此为基础,我们才能解决社会和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普京的讲话如果用中国话译过来,大意为三句话,一,铭记历史。二,稳定第一。三,团结一致向前看。

  政治大清洗当然是悲剧,但这个悲剧与十月革命没有必然联系,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新制度新政权——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这与其后发生政治清洗是有联系但又相互区别的两件事情。十月革命是生孩子,政治大清洗是这个孩子犯下的一个错误。

  普京本人似无意将两件事情等同起来,媒体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分的解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