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几个问题

作者:柳斌杰 发布时间:2017-11-08 08:22: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面对当前的新闻舆论工作国际化、新闻传播全球化、新闻参与全民化、社会舆论多元化的复杂局势,中国的新闻学体系受到了挑战,新闻教育也受到了挑战。本文分析了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必要性、条件,认为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是严肃的学术创造,应该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把新闻学术科学化,把新闻理论时代化。

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几个问题

  利用这个机会,跟大家一起讨论加快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几个问题。三年前我们开始这项工作,我的很多文章、讲课记录不少人都看到了。今天说的问题是外界关注的敏感问题,主要是为了澄清外界朋友误解:中国特色新闻学是在贴政治标签而不是在搞学术;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是喊口号而不是讲科学;更有甚至认为社会科学的“中国特色”是否定马克思主义科学原理。我无意在此争辩,在这里只讲三点意见。

  一、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是时代赋予的光荣使命

  新闻学是在人类实践中产生的一门科学,它也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学科,当然是要不断发展、与时俱进。面对当前的新闻舆论工作国际化、新闻传播全球化、新闻参与全民化、社会舆论多元化的复杂局势,大家感觉到我们新闻学的体系受到了挑战,新闻教育也受到了挑战。马克思是在普鲁士王朝书报检查制度下办报的,他的新闻活动基调是批判的、斗争的,他没有见过人民掌握政权后的新闻传播局面,也没有见过互联网时代的舆论格局。我们现在是社会主义制度和互联网技术下研究新闻学,所以马克思新闻理论必须要中国化、时代化。以美国为代表的几个阶段盛行的独立主义、自由主义、工具主义、专业主义等西方新闻理论,合理成分已经过时,其学术掩盖下的真面目已经大白于天下,连特朗普总统自己都不相信。我们还能照搬照套吗? 为了适应这样的发展形势,我们党和国家已经提出了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哲学社会科学理论体系的要求,新闻学作为十大支柱学科之一列入其中。那么,我们作为新闻学院院长、教授,就应该担当起建设中国特色新闻学的使命。关于学科的名称,原来我们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学。最近中央文件明确讲了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下面的学科,除了马克思的三大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外,其他七大学科不用再加上社会主义,那就可以称为中国特色新闻学,重要任务是加快推进新闻学理论体系、学术体系、学科体系、教育体系四个方面的建设。这个建设的本质,我认为也不是完全脱离了我们的历史、我们的现实、我们的学术环境,而是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把新闻学术科学化,把新闻理论时代化。这个阶段也是新闻学创新发展的一个自然历史过程。

  继承和发展是一个新学科生长的前提,是一个学科发展变化的一个阶段性的重要工作,说白了就是由德国马克思主义新闻学走到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新闻学。这一点要正确理解,不然的话就会误认为完全与过去的新闻学没有任何联系。我们的新闻理论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新闻学创新与马克思主义有血肉联系,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新闻理论的科学化,是为了跟上我们伟大的时代和我们伟大的实践,是我们这个阶段的历史使命。在座的都是学者、新闻理论大家,实事求是地说,你能找出哪一个国家新闻理论是科学的? 世界上所有现行的新闻理论,没有看见一个完整系统的科学体系,都是某一个时期、某一个特定方向上的主观认识。就是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人编写的新闻学,不过就是独立主义、自由主义、工具主义、专业主义大杂烩,根本没有新闻原理论,没有对客观事物、认识主体、媒介发展自身规律和相互关系的论述,所写的新闻史基本上是报纸、广播大事记,没有概括出来科学理论。我们自己学来的无论苏联模式还是西方模式,都谈不上学术体系,只有片段的认识,学生反映学完了也不知所云。所以我们有责任在实践基础上推动这门学科科学化,包括在新闻理论、新闻学术、新闻实践、新闻教育上,在吸收前人所有的成果、总结我国的实践经验和应用现代科学成就的基础上,发展我们中国特色新闻学。立足中国当代但不以“中国”排斥其他。我觉得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清楚,不能误解。当然,我们是讲学术真理、真做学问而不是乱贴标签,也不是空喊口号,更不是迎合时髦,要经得起历史和科学的检验。“新闻学”前面能不能加“中国”? 当然可以。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不是人类统一的,而是有制度、社情、文化的背景,所以早就有“希腊哲学”“美国文学”“英国语言学”等世人公认的概念,为什么就不能有“中国新闻学”呢? 再次强调这里的“中国特色”不是地域概念,而是如同“西方”“法兰克福”等学派名称。

  对这个问题我们有系统的思考:一是鲜明的学科定位,新闻学就是对已经出现的客观事物、现象、事件的认识再认识,科学地传播于社会公众的学问。新闻学以实践论、认识论、反映论、真理论和信息论为基础理论。二是科学的学术体系要建立起来,要把新闻、传播、媒体、舆论放在科学的体系中去考察,区别它们的不同性质、任务和相互之间的联系,而不能把技术、技巧、手段、平台当作新闻学的代替品,或者混为一谈。三是重构新闻学支持学科体系,拟由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中外新闻史学、新闻原理学、新闻政治学、新闻经济学、新闻文化学、新闻社会学、新闻心理学、新闻传播学、新闻调查学、新闻批判学等构成,用不同学科考察新闻的本质规律。深度考察的目的就是使新闻学真正成为独立学科,培养和造就全媒体时代确实具有新闻素养的高端人才。互联网时代人人都会传播信息,也不缺传播技术和平台,但能发现、判断、采写、加工、传播、分析、评介具有历史价值和时代价值好新闻的人并不多,包括我们现有的新闻队伍。所以,我们亟须改造新闻教育体系,培养面向新闻全球化的新型人才和调动新闻要素的高手。

  二、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的条件已经成熟

  中央提出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并且列入哲学社会科学的支柱学科,我认为条件是非常成熟的。

  一是从国际上看,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以及西方世界频发的“黑天鹅”事件,不仅证明了西方民主的致命弱点,而且宣告了西方新闻学的破产。美国总统特朗普坚称美国媒体是利益集团操纵的“谣言”“假新闻”的制造者。这就帮助人们看清了在金钱与权力挂钩的“西方新闻媒体”是什么东西,他们标榜的新闻学是真正的欺骗公众的伪科学,打着“中立”“客观”“不党不派”的旗号,一点也没有真理、没有学理、没有公平、没有正义。西方的表演也给全世界上了生动的新闻课,有助于打破一些所谓专家对西方新闻学的迷信。现在高等院校崇尚西方新闻学,言必称“美国”;否认新闻有学,以传播学代替新闻学;排斥马新观的教学,宣扬灰色理论等问题非常突出。在过去十多年新闻政策制定和管理工作中,我体会最大的问题是大家盲目用西方社会环境、西方运作方式来讲授中国的新闻学,与中国的新闻实践、新闻政策相矛盾。要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大家理性地认识西方新闻学,也看看我们中国新闻学走过的历程和近百年的发展变化。这更加有利于我们把新闻学理论、新闻学教育科学化,解决新闻学长期存在的“有学无论”“有论无学”的状况。我们不少大学有一个新闻学,但是很多学生并不认可,包括我们清华大学的学生也有这样的情况。我们作过毕业生的调查,很多学生毕业了,还没有认同新闻学科。有的成了传播高手和媒体骨干,但还不敢说真正认识这门新闻学科;有些毕业生熟知传播技巧,但没弄清新闻学的真谛。由此,我就提出新生进学校,首先要进行“专业”教育,名教授上课,要加强对新闻理论的认同,对新闻学科的认知,对新闻职业的兴趣。我认为没有这三条你别在这学新闻了,另选高就。面对这些问题和当前这个时机,需要大家好好把握,冷静理性思考:新闻学中到底哪些是科学真理,哪些是欺世盗名的伪科学。

  二是从国内看,习近平总书记依据中国新闻舆论工作的实践和人类传播技术变革的潮流,系统论述了新闻舆论工作新思想、新观点、新理念,特别是他关于用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达重构新闻话语体系的思想;关于新闻就是传播科学真理、记录时代风云、推动社会进步、守望公平正义的定位;关于融合发展形成多种形态、多种业态的新型主流媒体的要求,我认为都是超越了马克思主义新闻理论的新观点,有世界性和人类共同价值,大大提升了新闻学的思想境界。

  三是从政策看,中央最近印发的《关于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更加明确了我们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方向,对整个哲学社会学科进行了顶层设计,做出了具体的部署。特别是把新闻学列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支柱学科,国务院高等教育振兴计划也将新闻学列入九大重点发展学科。这就说明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已经是国家重大工程。这个有利的时机不能错失。

  四是从学界动向看,各个大学的新闻学院,社会各界的专家学者都积极参与这一课题的讨论,已经提出了很多好思想好建议。我们召开的三次专题讨论会,每次都是讨论热情高、思考有亮点。可见这件事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清华大学和上海复旦大学这几年一直在合作研究这个问题,建立了联合基地,整理了系统资料。我们成立了全国性的学术研究委员会,研究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学科。通过我们给大家搭建的这一公共开放的研究平台,把力量集中起来,办好开宗立派的事情。这不是哪个学校的事,而是国家的事,世界新闻科学的大事。

  三、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是严肃的学术创造

  构建中国特色新闻学是前所未有的工作,是严肃的学术创造,是深入的理论探索,不是喊政治口号,也不是乱贴标签,而是要拿出实实在在的真功夫,作出扎扎实实的好学问,用使人信服的思想成果和理论成果说话,要能代表人类现阶段对新闻活动本质和规律的新认识、新概括。

  一要坚持真理性。任何一个学科的立学之本,要看是不是包含了特定对象的真理,这是它生命的表现。我们新闻学也要符合这个定理。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新闻学首先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和方法论,这是它的学科本质,同其他学科一样,也是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一门科学。新闻学是什么呢? 新闻学是研究对社会新发现的现象、事件、事物的认识、再认识,并把它传播给社会公众全部活动规律的一门学科,因为我们不是新闻当事人,也不是客观事件本身,而多是把客观发生的事情拿来再认识再传播,引导公众再认识,是客观事件与社会公众的中介,必须在真实性上做文章,追求的就是真理性。这一行为过程有它的规律性,因为客观事物存在都有它内在的规律,如果你找不到这个规律,说明你没有发现真理,你这个学科是不成熟的,学科也是不成立的。我们研究的目的,就是要找到新闻学的真理性,使其真正成为一门有理有论的学科。

  二要坚持科学性。科学性就是我们学科的立论要科学,思维要科学,方法要科学,逻辑要科学。马克思研究学术的时候,特别讲到三种逻辑的关系,事物本身的逻辑,理论逻辑,还讲了表达逻辑。他的逻辑力量是交叉使用的,但决定性的是事物本身的逻辑。我们也是要讲逻辑,但不能唯心主义的“演义”,全过程要严密考量,要科学化。不能说把每一个时期的一句语录、一个政策、一个做法,都拿出来说成是科学理论,能令人信服吗? 那得看实践啊,要用实践检验,科学性的东西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

  三要突出实践性。新闻学本身是实践性学科,我们强调实践性,就是要注重人类在新闻活动中的实践经验,重视中国的新闻实践,吸收其中最宝贵的经验。当然也要重视世界各国的新闻实践,尤其是互联网带来的新实践。对这些问题高度重视起来,才能扎扎实实地迈开步子。因为脱离了实践你就走不到新闻学前沿,你也就不能解决当前新闻学和新闻教育面临的困境。

  四要强调国际性。因为新闻传播行业确实是国际化全球化了,任何一个新闻信息都会在全世界产生影响,而任何一个国家所发生的新闻,对其他国家、社会、人民都会产生影响。所以我们能不能把中国新闻学研究引向科学,是对我们的考验。真正的科学力量必须是国际性的,吸收国际上最新的研究成果,包容人类创造的合理成分,这也看我们的学术胸怀。比如说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之后,公众需要的不再是展现的新闻画面、发布的新闻教条,而是要追寻新闻背后的真相。大数据恰恰提供了挖掘新闻真相的技术和手段。所以媒体新闻已经不是一个记者、一家媒体说了算数,而是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参与进来了,完整还原新闻事件本来面目。当然我们中国还有一个国际话语体系重构问题,中国新闻还有“走出去”问题。习总书记交代的第一个任务,用“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传播国家新形象”尚未完成,你讲的话、说的故事,要让国外的人听得懂,明白你的意思,这也要注意国际性,这里既有观念问题,也有表达问题,还有文化背景问题。

  五要坚持时代性。新闻是与时俱进的学科,每一种技术革命,都会带来新闻传播的巨大变化,从人类最早的肢体语言、有声语言再到文字、图形传播,从印刷技术发明到光电磁的应用,再到目前互联网应用和数字化传播,都已经证明:只要有一个技术发现,都会引起传播领域革命,都会带来新闻传播的巨大改变。现在觉得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已经挑战了我们的传统新闻套路,而未来其实远远不止这些,未知的还多得很。下一个变革可能就是智能时代,人工智能可以做到什么,机器人能当记者,能编辑新闻,能指挥操纵电视电脑,只要人的思维逻辑行动起来,它就会自动应对变化和给出对策。围棋的“人机大战”打败了人类高手,就是人工智能的力量显示。这些时代性的东西我们一定要考虑进去,这样才能使我们构建的中国特色新闻学站在时代高处,走进世界前沿,揭示未来的趋势,给学生一点新东西。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也是我们的一项使命。科学是无国界的,希望更多的中国学者和外国学者,一起来参与研究,在探究真理的征程上携手合作,共同奋斗。

  (柳斌杰: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