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哲学家之无耻

作者:synbada 发布时间:2017-08-12 08:54:4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哲学乃反思,匡正经济政治思维。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必须是持有无产阶级劳动者世界观,批判当世之意识邪僻,以防走邪路。他们应当是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而今哲学家们做起了吹鼓手,拉起马克思主义大旗,去为改革开放发生的丑陋遮羞,放弃哲学之批判武器,下作下贱且无耻。

  7月31日看到中国社会科学网哲学热点文章:北大哲学教授赵家祥《马克思主义是发展着的理论》副标题: 从“两个必然”到“两个决不会” 读后恶心非常。首先看此人不懂经济从微观到宏观都是狗屁不通,其次也不尊重历史事实。比如他说,土改后粮食产量上升,这纯属他的推测。事实中农下中农的田地是正常,由于贫雇农没有独立种田经验,分到的田地失去规模效应,缺乏有经验者指导,只有个别在地主家领工的把头增产,大部分是减产。任其发展下去,必然是土地兼并。这个读一读陈云,薄一波等人的回忆录,查一查土改后粮食产量就可以知道。为什么组织互助组?不能放任有人吃不上饭,这绝不是为了集体化。

  如果不懂,那就尊重历史。此人偏不,为了拍马屁,他就敢满嘴喷粪,说:‘民主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取得胜利以后,实行了土地改革,消灭了封建剥削制度,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土地改革以后,农业生产力大大发展,人们生活稳定,国泰民安这说明这种土地所有制是适合当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能够有力地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但是我们却批判所谓的“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的提法,反对使这种生产关系在一定时期内稳定下来,“趁热打铁”、马不停蹄地通过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等形式,于1956年匆匆忙忙地完成了对农业、手工业和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把原计划在三个五年计划内完成的任务,不到一个五年计划就完成了。’这样一个狗屁不通的家伙居然也谈起历史,他的评判全部来源于他的揣测。土改不尽快进入集体化,私有制会把土改的历史作用消灭,重新回到解放前,这地主可能是原来的中农或者是雇工把头。

  这家伙接着说:“​1958年,又用大搞政治运动的办法,一哄而起,一拥而上,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就在全国实现了人民公社化,大刮“共产风”,搞“一平二调”,实行“吃饭不要钱”,搞绝对平均主义,使生产关系严重超越了生产力的发展水平,造成了生产力的大破坏。经过3年调整以后,国民经济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和发展,人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生活水平也有所改善。可是好景不长,1966年又发动了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所谓的“穷过渡”“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取消自留地、家庭副业,关闭农村集市贸易市场,使生产力严重破坏,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总结经验教训,依据“两个决不会”原理进行改革开放,建立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实行以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有力地促进了我国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进步,进一步证明了“两个决不会”原理的正确性。我国今后的改革仍然不能急于求成、速度过快,而要配套推进、稳中求进、均衡发展,要平稳有序地进行。”​

  1958年是毛泽东处于二线,官僚们为了自身权利,不顾人民死活瞎搞,跟所有制关系不大。社会主义对官僚们放任了,使得他们成了牧羊人。1966年后只有1967年负增长此后到1977年连续10年8%到13%的增长,这是限制官僚们滥用权力的结果。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绝不是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土改时数字不好查,解放后是可查的,1966年后的经济数字更是比较清楚。想拍马屁,也得注重历史事实,也可能这个马屁塞子知道,把数字拿出来,他就无法放臭屁了。

  再看看马屁塞子的哲学水平。这位说:‘正确掌握和运用“两个决不会”原理,有助于深化对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认识。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不是既成的、先定的,它的孕育、形成、存在和最终实现,是一个长期的、统一的、完整的过程,不能把这一完整的过程割裂开来。这就是说,任何一个社会形态的规律,只要它还没有最终实现,就不能说它已经完全形成和存在了。只要一个社会形态的规律还没有最终实现,这个社会形态的规律也就尚未最终形成。一旦这个规律最终实现了,即在全世界的范围内社会主义社会代替了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规律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而让位于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的认识,到目前为止还远远没有完成,要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变化,不断深化对资本主义发展规律的认识。’

  这黑体字部分前后矛盾,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不是既成的、先定的,它的孕育、形成、存在和最终实现,是一个长期的、统一的、完整的过程,这话说到这还正常,可他紧接着说不能把这一完整的过程割裂开来。既然不是即成的,先定的你是如何确定把完整过程给分割了?接下去:‘这就是说,任何一个社会形态的规律,只要它还没有最终实现,就不能说它已经完全形成和存在了。只要一个社会形态的规律还没有最终实现,这个社会形态的规律也就尚未最终形成。’依照一般逻辑,定义可以用外延去解说实质。这两句话算作外延,他想说明什么?

  “​一旦这个规律最终实现了,即在全世界的范围内社会主义社会代替了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规律也就退出了历史舞台,而让位于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规律的认识,到目前为止还远远没有完成,要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变化,不断深化对资本主义发展规律的认识。

  黑体子部分是他想表达的关键,资本主义的规律没完,​就不能割裂让社会主义取代他。这家伙打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旗号来鼓吹资本主义,哲学除了自相矛盾就是废话,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取代了资本主义社会,讨论取代问题有何意义?如果不能割裂取代,对于无产阶级劳动大众就更无意义,社会规律实现与否,过程完整与否有何的关系?这位哲学家的立场搞不清,肯定跟劳动大众没有关系的,跟马克思主义的宗旨无关,只跟马屁有关,无耻下作下贱。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