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朱继东:砸碎史杰鹏们拙劣表演的舞台

作者:朱继东 发布时间:2017-08-12 09:54:50 来源:舆林军 字体:   |    |  

  “舆林军”自上线以来,使人眼前一亮,你们以笔为刀、以文为剑,在网络舆论场奔突冲杀,捉住史杰鹏、王54等网络意识形态领域之鼠辈,下手果敢、刀刀见血,让这些宵小之辈原形毕露。作为网络意识形态领域的一支尖兵,舆林军是网络义勇军阵列中的新生力量!!!

  当前,面对舆论生态的复杂局面,意识形态斗争不仅没有平息,反而形势日趋复杂、多样、多变、激烈,对整个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且在某些时候、某些人群、某些领域的威胁在不断加大。只有认清了这一点,才能够对舆林军捉鼠打“V”的义举,有更深层次的理性认知和思想认同!

  下面,我也谈一谈对网络舆论乱象及其根源的认识,权作探讨!

  01

  境内外敌对势力插手网络意识形态斗争的情况越来越多意识形态渗透问题严重

  从改革开放至今,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意识形态渗透、“颜色革命”一直没停止,并且方式越来越隐蔽、狡猾。

  敌对势力不仅栽培了一批谣言“大V”,还组织一些极端反共分子进入网络舆论场,通过网络写手、网络水军挑起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他们通过在网络上传播其言论、思想,对广大网民形成了很大的迷惑性和欺骗性。前两年已被重拳惩治、严肃查处的秦火火、薛蛮子,以及舆林军近来揪住的史杰鹏、王54,就都属于这一类。

  在这个问题上,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应当有清醒的认识,旗帜鲜明地反对意识形态渗透、和平演变、“颜色革命”。要对广大领导干部、新闻从业人员、高校师生、解放军官兵等进行防范意识形态渗透、和平演变、“颜色革命”等方面的专题教育。同时,必须对多年来一直造谣攻击、抹黑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人重拳出击,必须敢于“拔钉子”。

  一定要善于依法维护意识形态安全。认真学好、用好已经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在制定实施细则时要将维护意识形态安全作为一个重点,要把以网络意识形态安全为核心的意识形态安全提高到国家安全的核心位置。

  02

  不愿亮剑、不敢亮剑、不会亮剑等问题凸显

  由于对意识形态基本理论缺乏起码的了解,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党的意识形态、政策等不熟悉,对意识形态形势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一些党员干部意识形态能力薄弱问题在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中比较明显。这就导致有的党员干部对错误思潮缺乏正确认识,在意识形态斗争中不会也不敢亮剑,从而放纵了错误思潮的传播甚至泛滥。

  此外,有的党员干部缺乏坚定正确的信仰,一贯明哲保身,习惯于当所谓的“开明绅士”;还有的党员干部缺乏底气、勇气,或者自身有问题等,因此,长期对意识形态斗争消极对待。

  因此,我们要高度重视领导干部尤其是中高级领导干部的意识形态能力建设,应通过系统的教育培训,使领导干部具有过硬的思想辨别力、理论创新力、共识凝聚力和话语支配力。各级党委应明确要求党员干部在意识形态斗争中敢于亮剑,体现出强大战斗力。我们应该积极推动、帮助广大党员干部在网上敢于发声、善于发声,建设强大的正能量矩阵

  03

  一些官微在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中暴露出的问题值得警惕

  官微风波不断是近年来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中应该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除了个别被盗号之外,官微风波不断暴露出如下问题:

  ◆一是单位领导重视不够,有的官微是为了开而开的;

  ◆二是官微维护人员政治素质、业务能力、文字水平较差,缺乏起码的意识形态辨别能力;

  ◆三是官微维护人员对网络生态缺乏深入了解,缺乏斗争经验;

  ◆四是有些地方、部门、单位的领导不主张官微参与意识形态斗争;

  ◆五是有些地方、部门、单位对信仰不坚定、政治有问题的官微维护人员没有进行必要的调整、处理;

  ◆六是当前的官微评价体系不科学甚至导向错误;

  ◆七是有些地方、部门、单位的官微外包引发不少问题。

  因此,我们首先要认真梳理、研究、总结近些年来各地方、部门、单位在官微建设、发展中积累的经验、出现的问题,要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积极规范、大力推进官微建设,发挥好其独特、重要的作用。对出问题的官微要进行整改,但也不应一停了之。

  其次,要高度重视官微建设,真正将其建设好、管理好、利用好。要从人、财、物等多方面加强对官微建设的支持,要加强对官微运行维护人员意识形态能力的培训,使其能够真正做到立场坚定、是非鲜明、敢于亮剑、善于亮剑。

  再者,要推出、推广一批像共青团中央、思想火炬、军报记者、求是、红旗文稿等那样的优秀官微,让其起到榜样引领作用。

  最后,要尽快建立导向明确、指标科学、积极向上的官微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通过科学的评价、激励,引导更多官微在意识形态斗争中发挥重要作用。

  04

  一些理论交锋、突发事件引发或被上升为意识形态斗争,敌对势力以反“左”“极左”“文革重现”等为名

  搬出抹黑新手段

  如今,出现了一种现象,网络上一有人提出拥护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观点,就被一些人讥讽为“左”“极左”,被上纲上线为“文革重现”“文革余孽”“阶级斗争复辟”……这些莫须有的“左”“极左”“文革余孽”等“大帽子”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矮化”“污名化”,误导了网民的认知、网络上的舆论,也打压了坚持为党和社会主义敢于亮剑者,使一些爱国网民不敢发声,也压制了一些党委政府部门管网治网的决心。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共青团系统今年在网络意识形态斗争中敢于亮剑、勇敢斗争,一些境外势力竟然公然叫嚣共青团招募“五毛”大军,一些网络“大V”勾结境外势力污蔑青年网络文明志愿者为“网络红卫兵”,给在网络上发声的团干部、团员扣上“暴徒”“党棍”“左棍”等帽子。

  包括这次北师大解聘史杰鹏所引发的网络负面风浪,一些网络公知、特别是高校大V把北师大理直气壮的行为解读为“违规”“侵犯言论自由”“文革余孽”,就是想通过污化此处理决定,造成网络围观和群众反感,继而煽动各种反动言论。

  鉴于此,必须进一步强化和认真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各地方、部门主要负责同志必须把意识形态工作纳入本地区、本部门工作全局,强化责任制,切实担负起第一责任人的重任。要进一步强化各级党委对意识形态工作的主体责任领导责任政治责任,要做到管方向、管阵地、管人、管事、管问责,对出现问题的坚决问责。

  05

  敌对势力围攻呈现出有组织化、

  集团化、暴力化、政治化趋势

  国内外敌对势力对敢于亮剑者的围攻呈现出有组织化、集团化、暴力化、政治化趋势,主要通过五种手段进行围攻:

  ◆一是在政治上给敢于亮剑者扣“左”“文革”等帽子使之边缘化;

  ◆二是在学术上造谣其文章抄袭、学术不专等使之被污名化;

  ◆三是在品德上抹黑,使之被“矮化”;

  ◆四是进行人身威胁甚至指使人进行暴力袭击;

  ◆五是采取不断给所在单位的领导打电话或到其所在单位门口示威等手段,给其单位领导施压,使其在单位孤立化,最终在单位的压力下被迫退却。

  由于有些地方、部门、单位对敢于亮剑者保护不力,让不少人感到巨大压力。更值得注意的是,网上暴力向网下暴力延伸,敌对势力对正能量人士定点打击的情况多次出现,更有人扬言定点清除。事实上,网络斗争从线上发展至线下已不鲜见,“纳吧”组织就曾在线下对一些在网络上自觉驳斥谣言、传播正能量的青年进行过各种现实骚扰。

  一定要对在互联网意识形态斗争中敢于亮剑者被围攻的事件高度重视,发生一起彻查一起,对策划、组织者坚决予以严惩,对参与者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理。

  06

  多种势力联手抹黑领袖、英雄、模范,美化汉奸、反动派

  近几年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泛滥,一股美化民国、蒋介石,甚至为汉奸、反动派翻案的风头越来越盛行,并掀起几次高潮。为了攻击当今中国的政治制度,一些公知“大V”故意通过断章取义、夸大事实甚至无中生有等手法,制造“大师都在民国”“中共执政后再无大师”等极具欺骗性的话题,将民国时期美化成为一个理想社会,误导民众,制造了不小的思想混乱。

  一些人置历史事实于不顾,称蒋介石才是真正抗战的民族英雄,宣扬被公认为国民党反动派的张灵甫、戴笠等国民党将领,是真正的抗日英烈,甚至为汪精卫、陈公博等汉奸翻案,更有人公然美化、歌颂日本军国主义,抹黑、攻击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企图颠覆人们的历史价值观。

  值得注意的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竟然妄图利用司法手段发动进攻。2015年5月12日、13日,《炎黄春秋》原执行主编洪振快、黄钟起诉郭松民、梅新育侵犯名誉权案分别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和丰台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案件的起因就是洪振快、黄钟抹黑“狼牙山五壮士”。虽然郭松民、梅新育最终取得了胜利,但类似的事件仍会继续发生,应引起重视。

  今年不仅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还是十月革命100周年,一些历史虚无主义者必然会打着各种旗号否定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伟大成就、光辉历史等,妄图制造思想混乱。因此,无论是意识形态主管部门,还是爱国爱党的专家学者,以及更多已经觉醒起来的爱国网民,都要继续对历史虚无主义穷追猛打,使其无论在互联网上还是在现实社会中,都没有藏身之地。

  从这个角度看,“舆林军”的诞生是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和现实意义的,而从精准捉鼠,重拳打V的凌厉“刀法”和强大气场来看,背后也无疑凝聚着正义意志和上层支持,期待这一类的公号能如雨后春笋一般,占领网络意识形态主阵地,切实维护网上舆论秩序和安全。

  07

  通过网络水军制造虚假网络民意,误导有关领导和部门

  近年来,一些突发事件发生后,某些势力利用其掌控的大量网络水军海量发帖、评论、转发等,攻击正能量言论以及党和政府,制造出舆论一边倒的假象。在庆安枪击事件、雷yang案等突发事件和高校意识形态斗争、坚持人民民主专政的讨论等热点事件中,都有类似问题发生。

  国内外敌对势力相互勾结,一些境外基金会等提供资金支持,再加上体制内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密切配合,一些人在意识形态斗争中故意施放烟幕弹、上报错误信息、制造混乱局面,造成有关部门和领导对意识形态斗争形势、局面、性质的误判,甚至认为敢于亮剑者是故意挑起事端等。这样的问题在近年来多次发生。因此,建议中央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对“网络水军”的查处和打击力度。

  此外,一定要加强对舆情队伍的意识形态能力培训,通过理论学习、形势教育等,使其意识到肩上的责任,并对当前的意识形态形势能够做出正确研判,从而真正做到立场坚定、是非分明、能力过硬、敢于担当。

  08

  一些新闻媒体在文化体制改革中一味追逐利益,缺乏阵地意识

  近些年来,在文化体制改革过程中,以新闻网站为代表的不少新闻媒体被推向市场,经济利益成为有些地方、部门、单位衡量这些单位成绩的最重要指标。一些网站为了追求更高的点击率等,竟然牺牲新闻真实性而去追求所谓轰动效应,甚至公然炮制虚假新闻来达到吸引受众眼球、谋取私利的等目的。有的网站编辑、记者甚至成为错误思潮宣扬者。

  网络媒体处于意识形态斗争最前沿,媒体的负责人和采编人员本来应该具有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坚定的理想信念、过硬的意识形态能力,但由于媒体的意识形态工作被忽视多年,还是出现了不少问题。

  一些媒体去意识形态化,编辑记者普遍存在意识形态能力薄弱的问题,甚至是非意识淡薄、是非观念模糊、是非判断能力较弱,更有的编辑记者甚至与党和国家离心离德。

  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管好用好互联网,是新形势下掌控新闻舆论阵地的关键,重点要解决好谁来管、怎么管的问题。这是对全党的警醒,也是一次再动员、再号召、再强调。有关主管部门要以媒体融合为契机,坚持“政治家办网”,为网站配齐强有力的领导班子,明确要求其必须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阵地意识、必须在意识形态斗争中敢于亮剑、善于亮剑,建设一批高扬红旗、注重创新的意识形态阵地。

  09

  工作方式老化、僵化导致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在网络上被污名化、边缘化甚至去政治化

  内容空洞、苍白说教、迷信西方等倾向,是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和理论宣传等意识形态工作中多年来的一个顽症,虽然近年来中央大力加强意识形态工作,但这个顽症并没有得到根治,并且在网络上也表现得很明显。

  一些网站推出的政策解读、理论宣传文章往往是单调地重复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和复述中央的文件,不愿或者不敢直面问题,大话、空话、套话盛行,导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感召力、信服力被弱化。这样做的结果造成了基层干部、群众“一听政治就像催眠,一讲理论就想睡觉”,其危害可想而知。此外,还有的人“洋八股”思想严重,动辄美国如何如何、西方怎样怎样,误导性、危害性都很大。

  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一些境外势力和国内一些谣言“大V”、无良“大V”却总是视而不见,一些媒体宣扬“中国崩溃论”、刻意贬低中国工农业发展水平、经济发展成就等,唱衰中国的论调一直没有平息。这使得人们对宣传新中国发展成就的文章持不信任甚至嘲讽、恶搞等态度,导致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被污名化、边缘化。

  此外,一些地方、部门、单位出于维稳等考虑,在实际工作中推行“去意识形态化”“非意识形态化”,甚至鼓吹“意识形态多元化”,再加上有些地方、部门、单位缺乏自觉维护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责任感,在所谓“宽容”“开明”的旗号下对西方的宪政民主、新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等错误思潮不仅不坚决反对、批驳,甚至持纵容、默许等态度,对一些谣言“大V”、无良“大V”屡屡造谣攻击、抹黑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行不敢旗帜鲜明地制止、斗争,导致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被边缘化、去政治化。

  (本文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