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水舟子:美国的世界邪恶统治术?

作者:水舟子 发布时间:2017-08-08 09:02:5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提要】对20世纪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不是一战和二战,而是尼克松和基辛格联手创立的石油美元体系,建立了金融统治世界的基础,使得美国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金融帝国,食利世界!

  从此,美国只要操纵美元的涨跌,就可以横扫世界,无需通过战争获得战争都得不到的利益。

  中国的所谓“经济学家”们明白这个道理吗?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学家们到底是为中国还是为美国服务?经济学就是常识和掌握经济学常识的人的良心,你有了常识和良心,你也会是经济学家。

  中国的复杂性使得成吉思汗的后代在进入中国之后也只能停止扩张,因此中国只能采用自己的方式发展,而不能模仿世界任何所谓已经“成功”的方式。

  美国的成功在于充分利用两次世界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使得美国由一个历史上的巨大债务国家,转变成为当时世界中心欧洲的债权国,并以“债权国”国家战略,削弱了英法德对世界的影响。二战结束时美国主导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双挂钩方案,即美元与黄金挂钩,世界货币与美元挂钩,奠定了美元事实上的世界货币地位。

  但是经过与中国对抗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极大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实力和世界领导力,以及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必须面临的“特里芬难题”,终于使得美元不得不在崩盘,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政府于宣布实行“新经济政策”,史称“尼克松冲击”。该政策对外采取了两项措施:放弃金本位,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和征收10%的进口附加税,从而导致二战后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西方国家股价普遍下跌,严重损害了许多国家的利益,加剧了国际经济、金融的动荡。

  什么是“特里芬难题”?美国在供应美元国际清偿能力,与长久保持美元国际信用之间,两者不可兼得。为了维持美元的信用,美国需要维持国际收支的平衡,甚至收支盈余。为了供应美元的国际清偿能力和储备手段,美国又需要持续的国际贸易逆差促使美元外流,而持续地不断增加美元外流,又必然导致美元信用下降。

  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因为美元的“特里芬难题”未有破解而导致解体。用任何一个主权国家货币作为世界货币,向世界供应流动性和清偿能力,都绕不过“特里芬难题”所描述的陷阱。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也将同样面临“特里芬难题”的困扰。

  二十世纪对世界影响最大的事件,既不是一战,也不是二战,更不是苏联的诞生,而是美国放弃“金本位”,并且在基辛格代表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签署以美元计价石油的“不可动摇”协议之后,世界石油美元体系(Petrodollar System)成立,从此一个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金融帝国横空出世。伴随石油美元的产生,美国一改过去“债权神圣”的历史,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债务国国家战略”,从此,美国走上里食利世界的道路,通过美联储坐庄美元的强弱,在十年弱势美元六年强势美元的轮回中,抢劫世界财富。

  美国为什么比别的国家有钱?在于下面三个方面:

  1、以印刷美元纸的价格,得到与美元标注价值相等的真实财富。在经济学上叫做铸币税。也就是印刷美元的成本和美元能够买到实际物资之间的价格差别。

  2、美联储坐庄美元,通过美元强势和弱势的周期,洗劫世界财富。就如普通股票市场庄家坐庄一样。美联储是世界最大的庄家,高盛等则是跟庄的大户,石油价格可以从30美元/桶摸高到147美元/桶,黄金价格可以从法定35美元/盎司爬升到1800美元/盎司。当然,也可以从高位跌落。起落之间,世界财富就进入了美国的口袋。在美元泛滥贬值时,稀释亚洲国家的外汇储备,美国“借”来的美元资产也随之“升值”;美元走强时,则大笔借钱,大肆低价购买别国资产。

  3、利用美元世界货币地位,输出美元纸换回物资,又设置各种障碍让别国除了购买美国国债之外,你买不到任何商品和资产,然后美国以不到3%(约2.7%)的年息把“钱”借回来,让美国资本去收购别国核心制造业、能源矿山资源、公共服务设施,收取年不低于7%的高额回报,食利世界。美国由此成为一个不劳而获的食利国家。

  美国巨额贸易逆差来自西亚的石油贸易和东亚的制造业商品贸易。美国的绝大部分对外债务,都来自这两部分。也即来自西亚石油输出国和东亚商品输出国。并且美国贸易逆差毫无例外都会造成东亚贸易顺差国国内房价和物价飞涨,造成美国国内物价低收入高,东亚国家人民收入低物价高的结果。美国滥发货币,将通货膨胀输出到别国的经济学原理就是这样。

  

  中国的复杂性决定,对于世界上任何成功的模式,中国都只能是学习、借鉴,而不能模仿。不管是香港,台湾,韩国,还是新加坡,或者德国,日本,美国。没有一种成功的模式完全适应中国。

  中国更不可能模仿美国,因为中国已经没有了美国发展起来的外部环境;再者中国不会采用美国损人利己的霸权方式,中国文化讲求人己两利,而不是损人利己。

  

  美国从一战的“债权国国家战略”,发展到尼克松之后直至今天的“债务国国家战略”,都是损人利己的战略,以损害别国包括其盟国的国家利益发展起来的。

  所以,美国是世界上最希望战乱的国家,从别国的战乱和别的民族的苦难中攫取财富。一战让美国从债务国变身成为欧洲所有大国的债权国,二战奠定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全世界国家以其美元储备作为国家发行本币的基础。美国除了获取巨额铸币税外(也即,其他国家要获得美元纸币,必须向美国支付以美元计价的同等金额的物质和实物资产。美国的成本,只是印刷同等金额美元纸币的微不足道的成本),还以美元控制和支配了许多国家的经济。

  

  当今中国的一些知名“经济学家”被美国人的经济理论,特别是弗里德曼的新自由主义洗脑了,全然不知新自由主义是将中国带入苦难深渊的诡异学说,全然看不清美国的“食利国家战略”(债务国国家战略)如何掠夺中国和世界的财富,象张维迎这种所谓的经济学家们,在中国不在少数,他们其实只会替美国的新自由主义背书,根本不懂经济学,也不懂经济。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什么?就是接受美国建立的“华盛顿共识”,就是允许美国对世界采取双重标准,美国自身一种,美国之外的国家是另外一种。并借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银行,还有世界贸易组织,强迫世界遵守这个美国主导的双重标准。对世界债务国家,美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迫使其压缩国内开支,降低国民福利,出卖国家和政府资产,以及资源类资产,以偿还债务,作为“债权神圣”,这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作为世界最大债务国的美国,却丝毫不缩减其财政预算赤字,也不降低国民福利,更是严厉禁止出卖政府资产、资源类资产、以及核心制造业以偿还债务。“债权神圣”只是针对那些欠取美国债务的国家而言。对于贸易盈余国家,美国限制美元的用途,西亚国家的石油出口盈余只能在美国买到三样东西,一是永远不能兑换的美国国债、二是杀人的军火、三是价格严重高估的美国房地产,而东亚国家的盈余,在美国能够买到的东西,也不外乎这三样,就连日本这个美国在东亚的铁杆盟国除了这三样,买到过美国的资源类资产、公共服务类资产、美国核心制造业资产了吗?没有!对于中国,则连武器都买不到!中国企业近年购买美国港口、石油公司和美国制造业企业的纯商业行为,甚至连华为的通讯产品进军美国市场的行为,都被美国国会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的理由被阻止。你还认为这是自由贸易吗?美元最大的作用就是购买美国国债,也几乎是有巨额美元贸易盈余国家的唯一选择,美国通过各国中央银行,为其国内巨额财政预算赤字,和国外巨大的军事支出低成本融资,年利率不到3%,而美国企业和国民,则基本不会购买受益如此低下的美国国债产品,而是将资金投入较高收益的股票和企业债券。

  

  为了控制各国央行,美国又提出了金融自由的原则,要求各国央行独立于各自的政府,执行什么独立的货币政策,为美国的债务国国家战略和美元霸权服务,而中国的一些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也鼓噪要求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脱离政府领导,实行与中国政府经济政策不相干的“独立”的货币政策,以更好地满足美国和美联储对中国经济的控制。

  美国通过美元利差(美国从世界各国央行以不到3%的年利息融资,然后美国企业用低成本资金在全世界收购可以带来稳定租金受益的土地、资源类资产、公共服务机构、房地产、以及核心制造业企业,这些资产可以为美国带来7%以上的年化收益率),劫掠别国财富,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食利国家,依靠美元的霸权地位,食利全世界。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富,中国穷,世界穷的真正原因。

  

  在过去几十年,美国统治世界的基础,有人说是四个方面,一是世界的美元体系,也就是石油美元体系;二是超强的军事力量维护美元体系;三是超强的科技实力,以先进科技保障美国领先世界的军事实力;四是文化实力,包括两个方面,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和政治上的所谓“自由民主”,其实就是资本做主和资本的自由。

  但是,大家和遗漏了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挑起世界各国、各民族的仇恨和仇杀,让世界充满杀戮,自己从中渔利。

  包括一战前期分别支持德国和英法,在二战之前在欧洲经济支持希特勒德国,在亚洲向日本出口战略资源。包括挑起犹太民族和伊斯兰世界的仇杀,挑起伊斯兰世界内部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仇杀,在中日之间埋下钓鱼岛这颗地雷,在南海挑起南海周边国家与中国对立,与其前辈英国挑起印巴世仇,埋下中印领土纷争,以发动代理人战争,削弱战略对手,自己从中牟利。

  当今的美国,其实就是一个满口仍以道德的邪恶国家。美国不灭,世界难安!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