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作者:赵皓阳 发布时间:2017-07-17 16:37: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今年4月18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突然宣布,将提前三年举行大选。提前举行大选,是欧洲政客们惯用的伎俩,当他们分析当前局势对他们有利(而未来又充满变数)时,如果有可能他们一定不会错过提前选举的机会。所以回顾欧洲历史,我们会不止一次发现“保王党提议立刻举行大选,而民主派反对举行选举”这些违背自身政治理念的奇葩现象,无他,一切都要为切实的政治利益所服务。

  梅姨宣布提前举行大选的最主要原因,毫无疑问是想利用保守党当时民调支持率大幅领先的优势,赢得一个更强有力的民意授权,为自己执政留有更大的缓冲余地和时间,以便更好与欧盟展开脱欧谈判。然而结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大选结果是保守党没有按梅姨的想象“更进一步”,反而失去了现有优势——没有一个政党取得绝对多数的326席,无法单独组阁,英国将出现“悬浮议会”的情况。所谓“悬浮议会”,即没有任何党派赢得下议院650个席位中的多数席位,而特蕾莎·梅本人将在悬浮议会确定之后面临解职危机。大选消息公布后,英镑汇率大幅跳水。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可以说,梅姨既然决定提前大选,肯定是基于显示信息做出了一个有利于自己的判断,除非她疯了。然而跟她忘记了前任卡梅伦的教训,老卡就是判断失误贸然举行脱欧公投最后狼狈下台,可以说这次英国大选的意外结局,是整个世界频繁的“大黑天鹅”事件中一次“小黑天鹅”插曲。

  工党在这次大选中,总共赢得262席,比2015年增加了30席。工党所得票数多达12,874,985张,占得票率40.0%,仅比保守党少约75万票,得票率也只相差2.3百分点。工党的得票率比2015年大选增长了9.5百分点,其增幅是该党史上最高。科尔宾领导的工党在这次大选中所得的选票,是20年来的最高,胜过2015年文立彬(Ed Miliband)、2010年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及2005年布莱尔的工党,仅比1997年布莱尔领导工党取得大胜时的选票总数少了64万张。在英国确认出现“悬浮议会”后,工党党魁科尔宾再次呼吁首相梅辞职。对此,《经济学人》用一张封面对梅姨进行了调侃。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maybe一语双关)

  保守党所获得的42.3%得票率,虽然表面上多于工党,但是这次大选让保守党失去了原本的议会多数议席,英国不得不又一次面临“悬浮议会”的局面。英国在过去曾出现过四次悬浮议会。最近一次出现悬浮议会是在2010年,当时英国最大在野党保守党成为议会第一大政党,但没有赢得绝对多数议席。最终保守党和自民党结成同盟,组成了一个多党联合政府。悬浮议会通常令执政党的立法过程非常艰难,因为理论上来看,下议院所有其他党派都可能结盟来驳回政府提出的议案。而目前离正式的脱欧谈判已经不到两周的时间,投资者自然会对这个悬而未决的悬浮议会感到特别恐惧,英镑大跌只是一个开始。可以说,这次大选的结果对于保守党来说不是一场“惨胜”,而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灾难”。

  相比于分析这次大选造成的种种影响,我认为背后的原因更值得分析。无论是去年的英国脱欧、美国大选,还是刚刚的英国大选,都出现了“民调失灵”“数据失灵”的状况。本次英国大选前,保守党曾领先工党接近20%——这也是让梅姨做出提前大选重要判断依据;去年脱欧前,民调显示留欧派也曾领先10%以上,因此卡梅伦决定立刻举行脱欧公投,以期用投票结果压制国内脱欧舆论。再比如美国大选前,权威民调网站(FiveThirtyEight.com)主要靠给博彩公司出售体育比赛的数据分析和预测盈利,所以在政治数据这一块是要比其他主流媒体靠谱的。 2008年总统选举,该网站预测对了50个州中的49个(唯一预测错的印第安纳州差了0.1%);2010年参议院选举,预测对了37个坐席中的34个;2010年州长选举,预测对了37个州长竞选中的36场;2012年总统选举,预测对了全部50个州和DC的结果。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上图是大选十天之前的(28日)538网站给出的预测,可以看到希拉里获胜概率以极大的优势领先川普。为什么这一次神乎其神的民调网站失灵了呢?要说玄乎一点,那就是变天啦,这个世界不是曾经那个能用一套规则应付的了,正所谓“天数有变,神器更易”。如果要认真分析的话有两点,一是“沉默的大多数”不再沉默了,传统的民调预测忽略的人群开始发声了,美国大选时川普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式的获胜就说明了这一点。二是,人民也不知道如何选择了,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太惊人,当他们选择相信了一件事之后,分分钟就被打脸,他们自己也懵了不知道如何是好。那些“民调预测”更就无从下手了。

  我在之前的文章里说过,自英国脱欧、美国大选、德国反难民潮以来,整个世界的主流就是右翼保守力量。美国大选中川普基本盘的标签,基本是白人、工人、小企业主、低学历者、中老年人。一言以蔽之,川普支持者的特点很明显——在经济全球化中受剥夺感最强的人。在美国的发展中,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深,使得资本跨国流通变得更加容易,这加剧了美国产业空心化,导致就业岗位的大量流失,本国工薪阶层的利益遭到了损失。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蛋糕越做越大,中下层人民也能分一杯羹,然而自08年以来经济波动剧烈,有愈发下行的趋势,这时美国内部的矛盾就显露出来了。无论是美国底层白人还是欧洲底层白人,全球化对于他们来说负面效应要更加明显,钱都被上层精英团体争去了,而我反而要承受全球化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比如中国廉价工业产品摧毁本地小作坊、小工厂、小品牌;比如工作机会被工资需求更低的、不需要社保等其他福利的、更肯吃苦加班的第三世界贫民抢走;比如要承受大量移民带来的市容、治安难题。这个逻辑是很好理解的,你把全球化、欧洲一体化吹得那么好,但是基本上都是“肉食者谋之,肉食者肥之”,我非但没有获利,反而承受了种种损失和不便,那我为什么不反对呢——这就是川普支持者和脱欧支持者的生存土壤。

  人民的不满给了右翼保守势力可乘之机,这一次世界大变局被当今学者成为“第三次民粹化大潮”,区别于以往两次反精英主义的民粹运动,这一次大潮被打上了排外主义、反全球化、反建制的鲜明烙印。无论是美国的特朗普、法国的勒庞、荷兰的自由党、希腊的“金色黎明”、瑞士的人民党、匈牙利的“更好的匈牙利运动”、奥地利的“自由党”、比利时的“佛拉芒利益党”、英国“独立党”等等等等,这些极右翼势力选择将当今世界的种种问题诉诸于全球化和民族主义——为什么我们过得不好,非法移民抢走了我们的工作、穆斯林制造恐慌、中国人摧毁我们的工厂,所以我们要建起高墙、赶走“外来人”、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一股势力的诉求特点就是“先上车的要把后上车的踹下车”,不好意思经济不景气,我们先富的带不动后富了,您自觉点从车上跳下去吧。

  然而很明显的,这一股思潮是极右翼政客为了选举利益,刻意引导、扭曲真相,误导人民的结果。我们要反思的是,为什么欧美的底层人民没有在全球化中获益,以至于产生了这样广泛的孤立主义土壤?原因很简单,最大的利益都让跨国资本家和上层精英阶层攫取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学者、政客还是资本家都知道,全球化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具体对谁好,就不一定了。蛋糕做确实做大了,但是不一定就能分配到平民头上。根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从2003至2011年,德国实质薪资收入没有超过1995年。而日本在1996年后十年间,薪资也仅增加1%;《金融时报》援引国际劳工组织近年来数据则显示,近十年来,大多数发达国家工资事实上已陷入停滞。这个问题涉及到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和分配制度的根本问题。

  我书中也说过这个问题,这是美国大选时川普支持者制作的视频: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看这里面“反大银行”“反索罗斯”等口号,只能说可惜啊,四十年来左翼运动不兴,这些基本盘本应是共产主义运动的基本盘,现在基本都倒向右翼保守主义了。

  但是最新的动向是,从现在的世界来看,极右翼的把戏快耍不下去了,把矛盾归咎于民族主义的解释已经不能再忽悠人了。最明显的,川普上台之后在美国都干了什么,世界人民都看在眼里,人民可能会傻一时,但是人民不可能傻一辈子。早在三月份的荷兰大选中,选前呼声甚高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只获得20个议席,未能夺取组阁权。舆论普遍认为,这个结果对于遏制在欧洲蔓延的民粹主义浪潮具有重要意义。而法国大选中,被称为“法国特朗普”的勒庞同样马失前蹄,选举失败。虽然说两次选举选上来的一个是代表大资本家利益的马克龙,一个是现任首相马克·吕特领导的荷兰中右翼政党自由民主人民党——又回到了跨国资本主宰政局的时代,但是可以说明,右翼势力忽悠人民的种种幌子已经玩不下去了。本次英国大选则是更进一步,彻底扒掉了极右翼保守势力的内裤,正如本文题目中所说的“右翼输了”。

  英国大选中,工党领袖科尔宾在北伊灵顿选区(Islington North)以压倒性的73%得票率中选后表示:

  【“政治已经改变,政治不会回到原来的箱子里。人民已说出他们受够了紧缩的政治,他们受够了公共开支的削减、我们医疗保健服务的资助不足、我们学校的资助不足、我们的教育服务,以及没有给予我们年青人在我们社会上所应得的机会。”】

  我们来看本次大选中工党提出的“多数人而非少数人”的纲领,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提高税率、提高福利待遇、国有化邮政铁路等,明显在政治光谱中向左走了一大步,而这些理念要放在2016年,则是要被打上万人唾弃的“白左”“政治正确”的标签的。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更值得注意的是,极右翼的英国独立党(UKIP)在这次大选中彻底分崩析解,其得票率从2015年的12.6%(当时是得票率第三高政党)剧跌至仅仅1.8%,所取得议席也从1席变成零。利用人民对生活前景的不安去煽动种族情绪的英国独立党,还没有兴风作浪就胎死腹中,实在是喜闻乐见。

  总体来说西方社会这一次危机的根源,来源自资本主义本身固有的矛盾。来源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无法克服的经济危机和分配制度不平等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知道从资本主义的现有问题中去做文章,因为人民又不傻,明面上的事情大家都看得到。比如这次保守党的竞选宣言就这样说道:

  【“We do not believe in untrammelled free markets. We reject the cult of selfish individualism. We abhor social division, injustice, unfairness and inequality. We see rigid dogmas not just as needless but dangerous.”“我们不相信不受制约的自由市场。我们拒绝崇拜自私的个人主义。我们厌恶社会撕裂、不公平和不平等。我们认为僵化的教条不仅不必要,而且很危险。”】

  可见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都发现了现有资本主义体制的问题,这是明摆着的,但是对于矛盾的根源,双方给出了不同的解释。右翼通过煽动民族情绪和排外情绪,把社会的种种问题归结于外来移民和全球化;而真左派的立场则是民族主义都是幌子,阶级压迫才是根本。

  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本次英国大选的意义:虽然说,真正的左派话语权并没有回归,共产主义运动依然是马克思笔下的“幽灵”状态,而英国工党提出的种种政策并没有逃出以往左翼政党“发福利”的窠臼,但是右翼利用民主主义狂热而煽动的民粹思潮完全失败了,英国人民用他们的选票给右翼势力对当今社会问题的解释提出了质疑,从英国脱欧开始,这一股思潮起于英国、盛于美国、终于英国,也算是有始有终,暂时划上了一个休止符了。这就是本文题目的含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我们可以看到,从两次世界大战和大危机时的左翼思潮,到七八十年代的右翼新自由主义,再到反对大资本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到现在喧嚣尘上的极右“特普朗主义”,历史的进程陷入了一种左右摇摆的毅♂种循环。这个在欧洲国家更为明显,经济发生危机,深刻剖析资本主义本质的左翼便获得了大量市场,于是左翼政党上台。然而战五渣的欧洲左翼政党既没有远大的政治目标,又没有先进的执政理念,更不会触及资本主义制度,为了迎合选民只能加大福利投入、加大财政赤字,这使得本来就孱弱的经济雪上加霜。于是选票又会倒向削减底层人民福利、极端民族主义、打击外来移民劳动力的右翼势力。整个资本主义还是在马克思预言的“繁荣-泡沫-危机-恢复”中像一队毛毛虫首尾相接似的转圈圈。

  是否能突破这个“圈圈”,全球共产主义运动能否从“幽灵”状态再次回归,成为影响世界潮流的重要思潮,还有待观望。所以说本次英国大选需要肯定其积极意义,但不宜过度拔高,还需要看到更远的未来。另外一个好的趋势在于,美国大选、荷兰大选、法国大选,人民总是在“右翼政党”和“极右翼政党”中选择,这是最让人绝望的,像希拉里和川普,一个华尔街跨国资本,一个本土保守工业资本;再比如勒庞和马克龙,一个是极右法西斯,一个是右翼跨国大资本,你让人民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

  于是无论在美国大选还是在法国大选中,人民拒绝在“翔味的冰激凌”和“冰激凌味的翔”中做出选择,选举中普遍出现了投票率低的现象。法国大选中弃票率更是达到了四十年来、也就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有史以来的最高。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法国的左翼政党纷纷号召选民,既不要投给勒庞,也不要投给马克龙,以表明自己的态度。法国革命共产党(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 of France)号召“对过去五年感到担忧的工人和民主主义者们,拒绝马克龙和勒庞的欺骗,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不给他们中任何一个投票。”该党强调说,“第二轮选举的难题在于,人们不是选择资产阶级民主,就是选择法西斯。”

  法国共产党人革命党(Revolutionary Party-Communists)号召,在第二轮总统选举中,‘不给这两个候选人中任何一个投票’或给党的非官方候选人安东尼奥·桑切斯(Antonio Sanchez)投票。

  【“……由大资产阶级选出的候选人,受到费朗索瓦·奥朗德(即将卸任的法国总统)支持的银行家、资本的掌门人埃马纽埃及尔·马克龙,领先国民阵线的玛丽娜·勒庞而位居第一。勒庞代表了当前公共舆论中极端反动的部分,代表了资产阶级的保守力量及其所动员的群众。”“……与媒体们正在讨论的目标相反,我们考虑了弃权和空白投票的政治特征,这是与大众阶层相联系的。自从法国共产党的领导人背叛以来,他们感觉到没人代表自己。”】

英国大选:左翼没有赢,但右翼输了

  人民的诉求反映在了本次英国大选中,高福利、国有化、加税等属于底层人民的诉求再一次回归,虽然不可能一步到位,但至少是一个好现象。回顾从2016年至今我们经历了一个让人大开眼界的“礼崩乐坏”,如何评价这近两年来的崩坏?毛主席说过:“天下大乱,形势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为什呢么,因为不破不立,乱了无产阶级才有机会,才有可能建立起更先进的制度和生产关系,否则就在固化的金字塔中,每个人做一个安安稳稳的奴隶,社会还有什么进步可言呢?只有经历了“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才有可能建立没有奴隶的时代。

  还有什么比世界进入阶级政治更让统治阶级烦恼的呢?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