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刘光晨:劳动消亡问题答疑

作者:刘光晨 发布时间:2017-07-10 10:34:2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作者按:最近在几家网站贴出《关于劳动的消亡问题》征求意见。在网友的讨论中,我自己也颇有收获,起码有些问题的思路又重新整理了一遍,脉络更加清晰了。尤其是问题的叙述方式又有了一个提升。由此,我已经对《关于劳动的消亡问题》做了修改。现只根据几次讨论的解答进行编辑扩充,算是对朋友们的正式解答。感谢几位参与朋友的帮助,尤其是synbada朋友的热情参与和帮助。

 

  193.为什么要探讨劳动的消亡问题。

 

  其实,不是为了任何别的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为了取它的方法论意义。

  马克思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提出机器发展的不变的目标是消灭人的劳动。对此,马克思曾多次引用。并且现代共产主义的理论也是在机器大生产这个基础上提出来的。熟悉理论史的人,应该都是知道的。而今天,随着工业革命和智能机器的发展,劳动消灭的这个趋势就更加明显了。这样,马克思主义对此就应该有个总结。马克思主义是最注重人与自然关系方面的进步的。不做这样的总结总有些说不过去。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为了在新的实践基础生重新梳理旧的理论,主要是取它对理解新社会人发展自觉组织工作的方法论意义。

  从现实来说,共产主义如果不能明确它人与自然关系发展的指导核心,包括与它相关的产品效用问题的核心(效用问题除了对人生命的延续,基础的还是减少或消灭人劳动发展的程度问题),不能在人与自然关系的自觉组织工作上取得相比资本主义的真正的进步,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就不能真正站稳脚跟。二十世纪共产主义实践的挫折,可以有很多的原因,但从群众来讲,根本的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群众生产生活用品相对西方甚至其它发展中国家还太落后,人们还普遍的存在自卑,包括那些高高在上的共产党的领袖干部。这时开放的深层次原因。这是必须要认真面对的。

 

  一、劳动的本质和内涵:从主体意识说起...

 

  194.意识和劳动之间,实际并没有必然的直接联系。并且,意识,也不是随便的理解。

  意识,只能理解成主体意识。过去说意识是世界在人脑中的反映。对不对呢?对。但没有抓住问题的根本。在这种理解中,好像意识没有任何的积极主动的性质,就是一面消极等待的镜子。马克思批判旧唯物主义只注重客体的方面、缺乏主观的方面、倒是唯心主义发展了主观能动性的方面,批评的就是这个地方。所以,从那以来已经一个半世纪了,我们今天对意识的理解还依然停留在旧唯物主义的水平上,这实在是不应该的。

  所以,要理解意识,关键要把它理解成主体意识,要从主体和客体的关系中理解它,要从主体要取得对客体的自由的角度理解它。所以怎么理解,主体意识就绝对不是被动的。自从有了生命,它哪里仅仅是外部世界在头脑中的被动反映,它是要取得对客体世界的自由,它还要产生出为达到这个自由的主体行为。这才是意识的真正含义。同样,人的主体意识,也永远和他要取得对客体世界的自由有关。而劳动只是实现这个自由的手段。所以,人的意识(且是脱离了上述理解的那种意识)并不是和劳动有什么天然的因果关系。不是劳动产生出意识,而是人的主体意识产生出劳动。

 

  195.另外,也不是从劳动看人的本质,而是从人的本质看人的劳动。一切结论,应该是分析的,不是想当然的。

  比如。人的本质是什么?不能想当然的就是劳动。是什么?其实就在主客体的关系中,在人作为主体对客体世界的自由中。是这种自由相对动物界已经取得了什么样的形式。

  在动物界哪里,通过动物的主体意识和主体行为,虽然已经产生了活动,克服了地域的局限性,和产生了一定的生产合作即社会性,克服着个体生产能力的局限性。但它总体还是完全的依赖于它自身(爪牙)的外界的自然生产他们自己的。说法可以有很多:可以说完全依赖于物质运动对其生产的自在作用,可以说完全依赖于自身和自然界作为其生产自然产生的生产工具。但总之是还不能根本的否定自身和外界在其生产中的这两个自然。完全依赖于自身的爪牙身体对物质运动的驾驭,也还是纯粹自然的物质进程,也还不是对物质进程的真正的调节驾驭。所以,动物的物质生产就还只能叫生产活动,而不能叫劳动。

  而人则不然。从人第一次拿起石头木棒从事生产的时候,它就已经是在根本的否定着自身的外界自然生产自己了,就已经不再是完全的依赖于自身的外界的自然生产自己了。这时他的生产活动,就已经劳动。动物就转变成了人。这时,由于他的开始使用工具,对自身来讲,他就已经在用文明创造的工具否定着自身的爪牙身体这个自然。对于外界来讲,他就已经加速改变驾驭了外界的自然物质进程,从而否定了外部世界物质运动对其生产自在作用这个自然。而同时,他还创造了自然界原本并不存在的全新的物质形态——文明创造的生产工具,开辟了动物界不曾有过的全新的物质生产内容——生产资料的生产。而所有这一切,即意味着对物质运动的能动的驾驭。他不但改变了自然界物质运动的进程,还创造了全新的物质运动方式。而一切的生产资料及其发展,都是用来否定人本身和自然界这两个原本束缚着人类生产的自然的。当然,我们也看到了,生产资料的发展在今天已经不仅仅是要否定人本身在物质生产中的这个自然,而是要否定人本身必须要参加到物质生产这个自然了,已经指向了完全的否定人必须要参加到物质生产这个自然本身的方向,也就是消灭劳动的方向。这才是动物向人的转变过程最终要完成的方向。

  劳动包含两个对立着因素:一是人本身的活动、人本身的条件(手脚身体)、外界的条件,作为一种自然必须要参加到物质生产。一是人要否定自身的这个自然外界的这个自然参加物质生产(应用工具)。劳动实际就是这么一个矛盾体。矛盾着的两个方面是要向其对立面转化的。人类劳动方式的历史的发展,就是两者转化的结果。这个过程,一经开始不会结束,直到对自身必须参加生产这个自然的彻底否定为止。那时只剩下自然力作用下的物质生产,而不会再有劳动——不会再有人必须要参加到物质生产的活动。总之,劳动所积累起来的物质基础,将最终消灭人的劳动本身。劳动不但不是终极意义的人的本质,还是人的本质所最终要消灭的。

 

  196、.分析人和劳动这样重大的历史课题,不能从它们本身着手,而只能从生命史的角度上着手。动物是怎么样过渡到人的,劳动是如何产生的,它的质是什么。这些绝对不可能从它们自身着手。而只能从生命主体对世界客体的关系着手。主客体的关系问题,自有生命以来就已经有了。它早于人的出现而出现。只能从主体意识主体行为解释生命界的发展和人的发展,包括劳动的产生和发展。劳动只是人作为主体其主体行为否定自然束缚的手段。唯物主义,是从事物与世界现实的历史的联系入手分析认识事物的方法。反之,脱离了事物与世界的联系分析认识事物,就成了唯心主义的方法了。这才是唯物唯心的根本区别。这与主体意识不主体意识无关。

 

  二、劳动和物质生产的区别

 

  197、理解劳动的消亡问题,大家应该明确两个区分。一是劳动和生产的区分。一是劳动和活动的区分。

  劳动和物质生产能不能完全划等号?有些人是完全划等号的。但实际不能完全划等号。物质生产自动物界就已经有了,但劳动只有等到有了人类才有。劳动不是自来就有的。它是产生出来的。它也不会永远存在下去,它早晚要消亡。这就是辩证法。反之,劳动是可以消亡 ,生产却要永远存在下去。

  劳动的存在有两个条件:1.劳动是人对物质运动的能动驾驭。动物只能适应物质运动的自在自发作用生产自己,人类是驾驭物质运动生产自己。动物是适应自然束缚。人是否定。2.劳动是以人自身的活动驾驭物质运动。所以,自身的身体作为劳动工具本身就是束缚人的自然。就在否定之列。所以,人之所以是人,从他第一次拿起石头木棒生产的时候就开始了,但直到把自身必须要参加生产的这个自然完全的否定,才可以真正实现。所以,人对物质运动的能动驾驭,终要否定自己作为自然工具的存在本身。而动物却永远如此.

  马克思说,劳动是以人的活动引起调控人与自然的物质交换。它实际同时说了生产和劳动,生产是物质交换,劳动的称谓则因为人活动的参与。一切机器的参与,就是用自然力代替人的活动。这里,生产没有停止。停止的只是人的活动,即人的劳动。

 

  198、这个地方要注意两个问题。第一,劳动只是因为在发展中的人这里因为必须要依赖人本身的活动调节驾驭生产,它才可以有和生产混同的机会。所以,不要以为未来人本身的活动可以不再参与物质生产了,就认为物质生产不再进行了,那时只是人驾驭的自然力代替了人的活动在调控物质生产。第二、劳动的存在是以人本身的活动必须参与到物质生产为前提的。劳动之所以叫劳动,就是人本身的活动必须要参与到物质生产,非此,何来劳动这个称谓。如果自然力在不断的代替劳动力,人逐渐已经在物质生产之外。劳动就消亡了,物质生产依旧。

 

  199、对前人的态度。

  同样一个概念,不同的人理解就会不同。马克思如果仅仅停留在斯密李嘉图他们的价值理解上,就没有马克思的价值理论。理论之所以可以发展,就是因为随实践的发展对事物的认识在不断的深入。所以,同一个概念,不同时代的认识理解就会不同。

  马克思的时代,还只是人在劳动中的杠杆和动力源作用可以被机器替代。即使如此马克思都能说出,自由在劳动终止的地方开始,从本质上讲自由在物质生产的彼岸的话。今天,人在劳动中的程序执行作用已经无可辩驳的可以被机器替代(机器是否可以自行生成程序必在人类未来的实践中。除此人在劳动中的作用还有那些呢?),所以,即使马克思本人如果能活到今天,他也要对劳动做出新的解释的。

  停留在过去的概念,马克思是要批评我们的。会说我们刻舟求剑!

 

  200、劳动和物质生产说是要区分,但在实际的生产生活中总还是搅在一块的,生产劳动生产劳动,生产就是劳动,劳动就是生产,这本来无可厚非。马克思主要的也是这么说的。当然根据需要的不同,不管是马克思还是谁,有时侧重强调人的体力精力生命付出的方面,有时强调人与自然物质变换的方面。我虽可能读马克思的书没有你多,但我也知道马克思对劳动的说法,决不止于你说的几条(我昨天还翻了翻《雇佣劳动和资本》)。所以,对问题不能局限于某一句话理解,应该把握问题的本质理解。 把劳动完全等同物质生产,是你个人的理解。实际不是马克思的理解。马克思说:“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资本论》第1卷,第201一202页) 我说:在我们发展着的人这里,劳动则正是人本身还作为自然产生的生产工具时期,为实现人自身物质生产生活资料的生产,以自身为工具人们对物质运动的能动驾驭。“ 实际两个定义,随侧重不同,但内涵基本相同。 提把劳动和物质生产做个区分,其实只是因为劳动方式已经发展到了,人与自然物质变换中的调控这个变换的人的活动,已经到了潜在的可以被机器逐渐代替的程度。是为了在理论上对这个趋势进行说明的需要。所以,劳动方式发展了,劳动这个概念的侧重点就会变化。

 

  201、劳动是什么?其实我文章里也说了。劳动就是物质生产中,人对物质运动能动的驾驭。借用马克思的语义就是,以人自身的活动引起和调控加速或是改变了的已经不再是完全的自然过程的人与自然物质变换。所以,当我们谈了劳动问题的时候,可以有三个要点往往在不同的场合被突出:一是人在活动中的体力精力生命付出;一是人对物质运动的调控驾驭;一是物质生产。不管是马克思还是任何人在任何场合体力劳动,不过是从三个方面谈论。其实都没有错,但固守某一条,否认其它,一定不对。

 

  202、物质生产里的物质,指得就是生活资料生产资料。物质生产就是生产生活资料的生产。动物的食物、巢穴是动物的生活资料.动物没有发展出生产资料,它的生产资料就是它的爪牙自身。为了得到生活资料的动物的生产活动当然也是物质生产。既然“人与自然的矛盾是支配人类社会的最基本矛盾”,如此我们研究人类产生的历史,就必然要溯源到类人动物,类人动物是什么原因发展成人的。追根溯源,是类人动物与自然的矛盾。自然条件要束缚类人动物的生产,类人动物的生产要突破自然条件这个束缚。这个突破就是劳动的产生,当然同时也是人的产生(恩格斯那个说法其实不准确,不是劳动创造人,有了劳动就已经有了人了,是劳动完善发展人)。通过劳动,人否定了物质运动对类人动物生产的自在作用,驾驭了本来对动物生产自在起作用的物质运动,改变了其与自然物质转换的自然过程。但人类劳动的目的依然是要得到生活资料,是动物式的物质生产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段而已,即以劳动为特征的人的物质生产。当然在这个阶段,随劳动一起,人类同时也就发展出了生产资料的生产——人类自己文明创造的生产生活工具系统及其原材料的生产。而工具则是对人自身和自然界做为自然工具的延长和否定。

 

  三、劳动和活动的区别

 

  203、你说我(关于劳动的)定义跑题了。其实并不是跑。原意是想在人的劳动和活动的比较中深化对劳动的理解。

  首先定义。我的劳动定义,实际是三个关键条件:1.以自身的活动参加到物质生产的条件。2.必须是围绕基本的物质生产和基本物质生活的条件。3.驾驭物质运动的条件。是这三个条件。

  (文章)接下来讲劳动和活动的区别。动物的生产活动和人的劳动的区别:区别点在是不是对物质运动的驾驭。人的劳动和一般活动的区别:区别点在是不是围绕基本物质生产生活。不是所有的人类活动都是劳动,劳动主要是围绕基本的物质生产和物质生活使人不得自由的生产、服务和非自由活动。这个地方重点是生产和服务。只要是为了生产或获取生产生活资料的活动,都是劳动。劳动外基本物质生活中的非自由活动,也可以叫劳动,但只是个延伸补充,要和自由活动相对。当然,就此也可以说,当前的劳动都是非自由活动。

  但重点还是围绕物质生产的生产和服务这个限定。未来劳动消亡了,只要人们还参与物质生产,那它就也还要叫做劳动,即使它叫自由的劳动。房前屋后自己种个菜园也是如此。

  外在必然性约束是说当前劳动这种不自由的原因,受约束不自由是劳动的必然的表现。已经和你说过了,自然必然性就是必须糊口,这件事逼着你必须干。社会必然性约束,是社会的劳动纪律。这是物质生产生活的必然的必须,与改变不改变定义没有任何关系。

  当然,这段话也确实还是有点问题的。对劳动的讲解本来应该随人和动物的对比、人的劳动和活动的对比层层深入。和动物比就只比物质生产这个范围,在人的劳动和活动对比再提劳动外基本物质生活的非自由活动。是我安排的不太好。这个地方我已经有修改。

  此处没有再提人对物质运动的驾驭,是因为这里是人的劳动和活动比。这么比的时候,主要看是不是围绕物质生产,目的是不是为了生产和获取生产生活资料。一切围绕物质生产为生产和获取生产生活资料的活动、为挣钱的活动,一定是劳动。反之,一切不是为了生产和获取生产生活资料的活动,只要是围绕基本的物质生活的非自由活动,就也可以叫劳动。除此之外的就叫自由活动,而不是劳动。这个地方是我没有做进一步的解释,现在也已经有了增补。

  但劳动的为物质的生产和服务这个范围限定,你也还是完全的忽略了。比如,你就再一次把认识活动和劳动混淆。劳动是为物质生产的,起码是要挣钱的。看认识活动是不是劳动,就首先要看它是不是为物质的生产活动,然后看是不是基本物质生活中的非自由活动。你我的认识活动逻辑思维,与我们的挣不挣钱没有必然的关系。你我此刻的交流,也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围绕扫地做饭等基本的物质生活。那它就只是一种自由的活动或说社会活动,就不是劳动。实际上,所有的个人的逻辑思维活动,如你我的学术交流,主要的都是自由的活动。逻辑思维活动甚至只是一种人的生理活动。

  另外,义务劳动之所以叫劳动,是因为它依然可以是物质生产的。即使不是物质生产,既然还叫义务劳动,既然这个劳动还有存在的必要性,其自然和社会外在必然性束缚就一定是依然存在着的,只不过是人使自己甘愿深入这些束缚当中而已。我说过,你也说过,退休老人种菜的例子。但只要是物质生产,就也依然是劳动。

  另方面,在人的劳动和活动的区别中,不再提对物质运动的驾驭,还因为人的自由活动也已大都有了一定程度的对物质运动驾驭的内容。比如校长的交流、写作,比如自驾开车。

  自驾开车可以不再叫劳动。但时间长了劳心劳力,又也可以叫做劳动。它有时是自由的,有时又是不自由的。实际已经是界于不自由和自由之间的活动,它不自由的内容依然是可以作为一种继续存在着的束缚被未来智能机器发展所否定的(实际今天就已经出现了自动驾驶)。炒菜做饭,也属类似。所以,所谓物质生产外围绕基本物质生活的不自由活动,即指它们。其实它们已经是自由的活动了,不自由只是相对的。把这些相对非自由活动也看做劳动,只是把劳动的标准稍微放宽了一点而已。实际不放宽,也一点不为过。这也就是说,只要是还可以作为束缚着人的自然存在的地方,就一定是人类未来要否定它的地方。

  科研活动、技术活动、琢磨着改进改进工具,也不在直接的物质生产或说生产劳动范围之内。如果是人自愿的自由活动,就也不是劳动。

  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吗?邓小平说是。马克思说不一定。当它未进入生产过程的时候就不是,进入生产过程之后,就转化成生产力了。

 

  204、关于劳动的消亡问题,这里已经单独发文有一个论证。文中已经提到,要明确劳动和活动的区别,劳动和自由活动的区别。包括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的条件。实际真正明确了这些,劳动是不是可以消亡的结论是可以下的。

  人的活动很多:与生理有关的活动、精神认识活动、社会交流交往活动、精力体力脑力的付出活动。明白了主要是围绕物质生产的非自由活动这个内涵,就知道了,它们在多大程度上都可以叫做劳动了。脑力活动也不都是劳动,因为不都与物质生产有关,大多也不是非自由的活动,而是自由活动。包括你我的交流,这只能是社会活动。创造性再大,实际不是劳动,是自由活动。消费指令,也不就是劳动。购物不叫劳动。点菜单,吃饭喝水,都不是劳动。更何况,未来的生活可能是机器人管家打点。生产指令,恐怕很大程度,也不需要人直接下。下了,也仅仅是活动,不真正是劳动。

 

  205、其实,即使不是为了论证劳动的消亡问题,我们一般的理论者也都应该对劳动和活动的区别做个区分,哪些是纯粹的活动,哪些又是劳动,那些又是与劳动对应着的自由活动。吃喝拉撒睡、胡思乱想、谈恋爱、拌嘴,到底是不是劳动。

  这个区分,即使不是理论者,即使普通百姓都基本懂的,哪个劳动者会把认识活动当生产劳动?但理论家们却多数好像不懂。实际,只要能够区分了,以今天的实践条件,劳动能不能消亡,自然出结论。

 

  四、其它

 

  206、你的问题是没有注意到非政治经济学意义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划分,往往是混淆了劳动和活动的区别的。或者说,是我们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够搞明白脑力劳动、体力劳动各自真正的意义。难道所有的脑力活动体力活动都应该叫劳动吗?而这些问题,恐怕马克思那里也不好找现成的答案。

  所以,搞理论最好能通其大略、举一反三。而不能死记教条,总有套不上的地方。

 

  207、“劳动创造人” 这个提法是需要推敲的。

  如果说劳动创造人,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是人之前有没有过劳动,或说动物界有没有劳动,劳动是产生在人之前,还是人之后。

  所以文中说,劳动的产生即人的产生,这个表达是很准确的。这里并没有也不可能否认劳动在人发展中的作用。

  至于劳动的消亡,是不是人的实现,你可以存疑。但工业革命和机器发展不变的目标是消灭人的劳动。这已经是历史经验事实,马克思都不敢否认。

 

  208、怎么理解马克思的一段话?(我不是毛派 )

  “在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上,在迫使人们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我的回复1:欢迎参与 马克思这段话,有两个问题。

  1.关于:当劳动成为第一需要。

  马克思的时代,是一个半世纪以前,还是蒸汽机的时代。马克思虽然很关注科学的进展,但总体他没有看到过电灯电话,没看到过飞机,更没有看到过电脑,虽然他承认机器发展不变的目标是消灭人的劳动,但有什么机器可以代替人类在劳动中的程序执行功能,在当时确实是没有任何希望看到的。所以,在当时的实践上,马克思只能说当劳动成为人的第一需要。但今天的生产实践已经完全的不同,智能机器不单是程序的执行,并且已经自备学习功能一定程度的自生程序。如果是马克思自己能活到今天,他一定也会根据新的实践对旧了理论做出新的解释。不再是当劳动成为第一需要,劳动逐渐的消亡了。至多只能说当服务大众成为人的第一需要。但服务这时也已经不再是非生产性劳动,而只是自由人的一种自由活动。如此,在这个地方,各尽所能,也已经不再是在劳动上的各尽所能,是服务大众上的各尽所能。

  2.关于:只有在那时,才可以按需分配。

  其实,如果把社会主义阶段人发展的自觉组织工作,看做劳动消灭进程的自己组织工作和逐渐不再以劳动为基础的社会的自觉组织工作,那么这个按需分配就不应该是在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才可以出现,而应该是在第一阶段就已经出现。第一阶段应该被看成按劳分配和按需分配并行的阶段,是此消彼长的阶段。

  您提的问题很重要。欢迎多提出问题。

 

  我的回复2:

  先生的意思(发展到一定阶段劳动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娱乐休闲),我明白。你比较接近马克思本意所要表达的。其实就是今天,劳动也可以是一种享受。这种享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体验过。少部分先进分子甚至时时都在体验。但为什么人们很多时候,甚至多数时候又不把它作为一种享受呢?是因为自然的社会外在必然性纪律性约束。这种约束有时又使得劳动成为无奈甚至痛苦。可以说,只要人还必需要参加劳动这样的现实还存在,这种外在必然性纪律性约束就一定还存在。而一旦您说的那种把劳动作为娱乐休闲的局面出现了,这种人必需要参加劳动的外在必然性和纪律性的条件也就可以不存在了,起码是接近不存在了。那时人参加劳动也行,不参加也行,这并不影响社会生产的正常运行。这实际劳动就已经可以消灭了。否则,只要人还必需要参加劳动的外在必然性纪律性还存在,又哪会有人们对劳动经常性的娱乐的休闲的态度。马克思说:自由在外在必然性支配的物质劳动结束的地方开始。实际就是这个意思。如果马克思的时代就有今天的实践条件,他早就说自由在劳动消亡的地方了。在他那个实践条件下对未来社会的条件做他这那样的猜想,已经是够好了。但我们不能刻舟求剑。实践发展了,就应该用新的实践重新审视过去的理论。

 

  209、关于人的本质问题,我有一篇文章叫《刘光晨: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辩正》,你可以网上搜一搜,那是对你比较完整的回答。劳动如果体现了人的本质,只是因为它借助人本身的活动完成了人对物质运动的驾驭,但人的本质是人对物质运动的驾驭,而不是由于人的活动。神话是人本质在幻想中的实现,但即使是幻想中的实现,它也体现了人的本质。但这个本质不会给人本身的劳心劳力总之劳动留出任何位置。劳动创造人,实际是人在生产中的锻炼实践在造就人。你好好体会

 

  210、论证劳动的可以消亡,是看它在社会主义研究方面的方法论意义,而不是眼前利益。比如使用价值的效用问题,产品效用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社会主义的社会关系以什么样的组织原则。都关系人与自然联系的实质性理解。

 

  211、关于哪天劳动成为人的一种享受、娱乐的问题,我在红歌会说过。不用等到哪天,实际上把劳动当做享受一直都存在。但为什么猿类享受自己的“劳动”,它还要由猿转变成人?为什么中国人在毛泽东时代对自己的劳动那么享受,但又普遍有一种对西方的生产条件崇拜的心里?说明个人感官上的享受,和实际劳动过程中的不享受甚至苦、难,并不矛盾。享受是次要的,也靠不住。深受束缚之苦,才是主要的。有束缚才有上进的动力。所以,人的历史过程不过是不断解除自然条件束缚的历史,社会历史的从自由到不自由,又从不自由到自由,都是围绕解除自然条件的束缚进行的。这就是辩证法。

 

  211、劳动向深度广度上的发展,也不可能阻止劳动的消灭进程。人的主体意识和主体行为决定了,只要还有束缚人不得自由的地方,就会有人否定这种束缚的需要和发展。劳动向其深度广度的发展,对应的不过是智能工具系统的功能向其深度广度的发展。如果第三产业和新行业的出现能解决劳动消灭进程中的就业问题,就不会有共产主义问题了。你也不必是个社会主义者。

 

  212、马克思说: 自由王国只是在必要性和外在目的规定要做的劳动终止的地方才开始,因而按照事物的本性来说,它存在于真正的物质生产的彼岸。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