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吴铭:地缘战略与社会主义国家外交的本质不同

作者:吴铭 发布时间:2017-07-09 08:23:0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如果说地缘政治或者说地缘战略理论真的是一门学问,那么,张文木老师无疑是这门学问的权威。在我所看到的谈论地缘政治理论的学者中,我觉得张文木老师是唯一一个深入研究地缘战略理论的专家,是最认真的专家。张老师分析了历史上英国、法国、奥匈帝国、德国、日本、俄罗斯(含苏联)、美国等国地缘战略理论的失败,看到了麦金德、乔治·凯南、布热津斯基等所谓地缘理论专家的失败,应该说,张文木老师的眼光是独到的、一针见血的:他看到了资本主义国家力量的边界。

  我觉得,是否可以这样说,凡是信奉地缘战略的专家学者、执行地缘战略理论的政客,都失败了。是否可以这样认为,地缘战略理论,本质上就是资产阶级专家学者的胡扯,是赵括们的纸上谈兵,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在其相互斗争、各种民族反抗、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攻势面前无法抵挡而臆想出来的救命稻草,它根本就没有现实指导意义。所以,谁用地缘战略理论指导自己的政治实践,谁的下场就是失败、惨败。

  张文木老师的国家力量边界概念,是按照地缘政治的思想推导出来的。

  这个观念对不对呢?可以说对,非常对;也可以说错,非常错。究竟国家力量有没有边界呢?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对于资本主义国家来说,由于资本的剥削性、掠夺性,它只关注的核心只有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可能关注人类尤其是被压迫民族和人民的全面发展。它关注的是对世界各种资源的控制,它的目标在于利益、利润,至于与它们想攫取的这些资源有直接关系的人民、民族和国家,则是他们眼里的障碍,是垃圾人口、低劣民(种)族,必须消灭。如果不能消灭,就尽量让他们臣服、屈从、致残。它把人类区分为各种民族、种族、宗教,运用结盟、援助、投资、控制等手段,挑拨、离间、分化、瓦解所有影响它们占有资源的人民和民族。于是,在把全世界搅乱的同时,它们也为自己制造了无数敌人、无数的阻力。使得它所有的利益、资源,都需要派出某种形式的软、硬力量去维护、占据。正是因为这无数敌人、阻力的存在,资本主义国家的力量总是有边界的,其控制世界的能力是随着距离延长而逐渐减弱。

  所以,可以认为,张文木老师的国家力量边界理论,对于剥削阶级国家,都是正确的。用这个理论去分析认识资本主义国家、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国家的力量边界,符合历史实际。

  但是,这个理论对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无产阶级国家,则是无效的,所以,不可以用这个理论指导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外交。

  无产阶级是以解放全人类为自己的政治追求的。解放全人类,就是要打倒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是一回事,只是表现不同而已。无产阶级政权,如果单纯从军事力量、从物质资源等物的角度看,是比不上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更比不上美帝国主义、苏联修正主义这样的超级大国。但是,无产阶级政权,或者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优势不在此,而在于对人的解放的关心、关注。“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这样的口号,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就是说,在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方面,或者说世界观方面,马列毛主席关注的核心是人,是被压迫人民和民族,不是物。

  而最终决定世界发展的根本力量,是人,不是物。

  很不幸,资本主义关注的核心不是人,而是物。这就是地缘政治产生的哲学基础,即机械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者把战略眼光定在人上,解放人、动员人、教育人、团结人,让人觉醒、觉悟,让人具备反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决心意志,给他们指出反抗的方向前途和一定的物质援助,这就抓住了矛盾关键。这样,马克思主义就超越了国家、民族、宗教的限制,飞向了全世界凡是有资产阶级各个角落,飞向有压迫、有剥削的各个角落,谁也阻挡不了。马克思主义每解放一个民族、国家,并不需要去控制其资源、不需要是消灭其人口,反而要无私地资助其发展(这个帮助是互相的),而不需要派出什么力量去占领,就意味着无产阶级革命力量壮大了、朋友增加了,负担却没有增加。

  所以,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真正以马列毛主义为指导,是没有力量边界的。

  也就是说,国力边界论这个产生于地缘政治学说的概念,对资本主义国家是有效的,正确的。对真正社会主义国家,比如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无效的。

  回想一下,新中国成立时,一穷二白,国力弱不弱?当然是弱的。这样的国力,如果是资产阶级当权,执行资本主义那一套外交战略,可能在二十年后抗衡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吗?可能塑造世界格局、推动世界形成的“大三角格局”吗?可能被请回联合国吗?

  换言之,毛主席的伟大胜利,恰是其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哲学的伟大胜利,是马列主义的伟大胜利。也就是说,在思维品质上,毛主席比美国的那些政客如罗斯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布什父子、克林顿、奥巴马等人及理论家乔治·凯南、基辛格、布热津斯基等资产阶级学者政客要高出很多很多,其差别不可以道里计。所以,毛主席的中国可以以弱胜强,可以迅速崛起,成为世界大三角中最强大、最有前途的力量。

  主席去世后,国际形势一片大好,正是“苍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时候,却不料“世无英雄纵使坚子成名”,美国的这些资产阶级政客学者才被吹得神乎其神,其愚蠢、冒失、失败则被掩盖了。

  正是因为在政治思维上首先关注人而非关注物,坚定地支援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支援美国黑人的人权运动,所以,马列毛主义躲过了民族矛盾、宗教矛盾、地缘政治等资本主义设置的急流险滩,每每出人意料,团结了几乎不可能团结的力量。按照力量大小、地缘政治关系,亚非第三世界国家怎么可能依赖中国?欧洲特别是西欧老牌殖民主义国家怎么可能接近中国?拉美是美国的后院,怎么可能接受中国?伊斯兰教逊尼派国家、什叶派国家、基督教国家怎么可能接受中国?可是,毛主席将这些国家都不同程度地团结在中国周围,成功塑了以中国为代表的第三世界集团。在毛泽东思想的攻势之下,美帝国主义屡战屡败、没有出路,最后不得不来华求和(但却未获得成功);苏联变修后,也不得不对中国有所顾忌,不敢轻易冒犯。

  关注人,而不是关注物,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思维,是无产阶级特有的思维,是一流的哲学思维,是资产阶级政客们根本就掌握不了、根本学不会的思维,其指导下的战略方针是所向无敌的。

  而关注物,不关注人或者不首先关注人,不想着解放人、平等待人,而想着千方百计、搅尽脑汁制造各种唯心主义歪理邪说,用于欺骗人、愚弄人、控制人、剥削人、压迫人、支配人、消灭人,这样的思维方式属机械唯物主义,是资产阶级固有的哲学思维,是二流的哲学思维,其所指导下的战略方针是愚蠢的、无效的,无论其统帅如何聪明伶俐、纵横捭阖、威胁要挟,其言行都是愚蠢的;无论表面上其力量有多么强大,有多么气势汹汹,最终都是失败。这种思维方式想控制全世界,比用一块布蒙住太阳还难。所以,在无产阶级革命斗争面前,帝国主义必然一天天烂下去。

  地缘政治思维,就是这样一种机械唯物主义的、资产阶级固有的思维,绝不是高级的思维。

  主席有句话,叫做“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美帝国,苏修是,日本军国主义是,英殖民主义、法殖民主义、纳粹德国是,蒋介石是,汪精卫是,美国率领的十六国联军也是,不必怕它们。这种话只有彻底的唯物主义都能够说出来、能够理解、能够执行,资产阶级的政客们,无论多么聪明都是无法理解、无法执行的。

  资产阶级政客、理论家是无法破解马克思主义的,所以,他们能做的只是诬蔑、歪曲、抹黑、肢解马克思主义,重点抹黑阶级分析法、阶级斗争理论,让人们远离、忘记、误解马克思主义,以便接受被压迫的命运,不要有反抗的想法。麦卡锡、布热津斯基甚至还有基辛格、佐利克、福山等人,及帝国主义豢养的各国的媒体宣传系统、教育研究系统、专家学者都是要长年累月、无孔不入、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地做这样一件事。

  十分可恨的是,中国近些年来的文化、教育、宣传系统,也是在做同样的事,因为他们已经是资产阶级学者了,自然接受不了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现在,狭隘民族主义、狭隘爱国主义、狭隘国家主义、弘扬传统文化主义已经充斥中国各界甚至是包括许多左派。不要说马列主义,就是毛泽东思想,对我们来说也很陌生了。

  地缘政治思想、国家力量边界思维有没有利用价值?有,其利用价值仅在于认识帝国主义国家的力量边界究竟能到哪里,用以判断其侵略战略的最终结局。如果中国真的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马列毛主义指导,国家力量边界理论对中国的战略制定没有一丝帮助,相反,它是禁锢无产阶级政治家思维的桎梏,万不可借鉴。

  但是,如果中国走的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路子,倒可以借鉴一下地缘政治学说,至少可以实现和维护短期的民族崛起,这对机会主义者是有用处的。但要记住,这个崛起肯定是短暂的,其后果大概和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经历差不多。

  当前,中国正在推行“一带一路”战略,相信,被资产阶级各种学说禁锢了头脑的专家学者肯定要从地缘政治角度分析一翻,得出“伟大英明”“民族崛起”重要手段之类的结论。看看地缘政治的信奉者日本、德国、英国、美国、苏联,看看张文木老师对这些国家之所以失败的原因分析结果,我只能是苦笑。

  我没有看到张文木老师用地缘政治理论,为中央重大决策提出建议。但是,我看到了别的专家正在使用地缘战略思维提出类似建议,或解释“一带一路”战略,这很不好。

  “一带一路”战略,如果真的要获得持久的成功,那就必须肃清地缘战略理论的影响,必须把重点放团结、解放当地人的,放在推动当地人民当家作主上,而不要放在支配、控制、掠夺其资源上。我愿意相信党中央是这样想的,但是:一要防范别有用心的人对这一战略的故意歪曲;二要在执行过程中防范资本的逐利性对这一战略的歪曲。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