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彭东旭:中国金融监管理念存在重大问题

作者:彭东旭 发布时间:2017-05-18 08:33:46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对于金融的解释,我们无须相信那些舶来释义。如果把一个国家的经济当成国家血液,那么金融就是国家心脏,具体的监管法律法规就是血管。那么我们自然能够理解金融对于一个主权国家的重要性,安全性,警惕性。然而,事实上的中国金融出现了严重危险性,包括相关立法机构在内的监管部门却长期处于不作为状态。

  中国金融最奇怪的现象就是一边大量发行货币,一边居然会出现流通困境!这是世界金融史上很难见到的现象。

  扭曲的货币发行机制积累下来的货币发行风险让中国金融走到悬崖边上。

  近年进一步的金融改革让中国出现了许多金融帝国,安邦只是被暴露的其中一个。在圈地运动中的财富吸盘形成后,产生了极大社会贫富差距,而金融帝国进一步促成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的恶性循环,让实体企业走进冬天,让中国经济走向更危险境地。

  无论从何种角度分析,很难让人觉得中国的金融政策是按照国内经济需求来制定和执行。中国好像完全丧失金融主权。

  我们不得不反思,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金融治理走向了越治越乱的怪圈,走进了沼泽地。

  最为明显的是中国互联网金融。

  在中经未来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6-2020年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中,有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市场规模已经突破10万亿元,互联网金融用户规模达4.12亿人,渗透率为63.38%。2015年,互联网金融整体市场已接近15万亿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底,整个中国金融互联网行业“出事”企业名单似乎从未停止更新,金融互联网企业责任人卷款外逃不计其数,无数个老年人养老金一夜之间在人间蒸发,众多案件引发无数个人间悲剧,跳楼,自焚,各类自杀难以统计......整个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2388家,历史累计停业或出现问题的平台达3493家,涉及47.8万投资人,涉案金额难以估量。

  在经历数次股市灾难性的大波动后,高利贷严重作恶的屡禁不止已经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而金融传销手段破顶,花样百出,个案金额甚至达数千亿人民币…所有这些汇总起来堪称史上超级金融乱象。对于许许多多被互联网金融欺诈的伤害以及遭遇股市大劫难、大量倒闭的实体企业的人们来说,中国金融早已经崩塌,只剩下苟且偷生的基本生存的希望。

  金融乱象之下,监管部门的整治姗姗来迟,直到2017年2月23日下午,银监会才正式对外公布 《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控制住资金池,其中内容也仅仅只有笼统的29条,只对网贷资金存管进行了一些基本规定,明确了由商业银行为网络借贷机构提供资金存管服务。

  而较为关键的此前高法有关金融利息管控的“两线三区”没有任何纠正,从最基本层面继续放纵高利贷的作恶,起到了为某些国内金融帝国的保驾护航的作用。

  中国经济改革最大的成就就是制造了多个隐形也不隐形的金融帝国,出现了经济历史上从未见过的如Bat类垄断集团——既当经济裁判又做经济运动员的新托拉斯。

  有一种直觉是,中国金融出现状况之时就会遇到美国财政官员及时的恐吓!

  有人依据这次金融监管部门制定的《存管指引》就断定中国金融走向安全轨道,其实我很不想说:这是做梦。

  《存管指引》不过是暂时稳住了老百姓钱袋子不被金融传销者骗走,而对于国家金融安全毫无意义。

  一个亚投行,根本意义在于推销自己的纸币,最后搞成美元为结算货币,说穿了,不就是美元奴仆或者说是美元殖民走狗。自贸区向内地极速发展更离谱,一个本应该起到边境区域经济地带推销人民币的加强措施,变为加速国家金融开放。这种乱象之中的加速,颇有寻死的“大义凛凛”。

  如果要学美元殖民世界,向世界推销人民币是必须的。但在如何推销上,中国不是学美国的绝妙手腕——有资源抵押向国外发放贷款(能够加强贸易往来),而是大量的对外投资。这种投资问题大得很:资本外流,变相财富移民…会造成一种完全不同于发放贷款的不对等的国际贸易——让国内资源白白流失,流通货币陡然增加,造成恶性通胀。问题早就报道了。

  我不喜欢歌功颂德,倒是追求忧患批判精神。所以,有些话不妨直说——所有人都在惊恐zhengquan生命力,很多人都在谈80大限,鉴于此,攫取财富成为最关键,依靠财富把握未来成为集团内坚定不移的方向,中国能有未来么?所有金融乱象都在证明这一点!所谓的脱实向虚难道不是金融帝国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社会财富?

  居然有人站出来指责国企实体也走向金融高利贷,难道只允许私企吞噬社会财富就不许国企实体分一杯羹?这种私吞逻辑的荒谬跃然纸上!

  中国金融要走向世界的理念存在很大问题,中国货币推销到世界,细节里全是魔鬼。

  中国为世界贡献血汗的国际贸易让中国资源走向枯竭,而正在进行的金融开放,放大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吞噬以及对老百姓的敲骨吸髓。 国际贸易不等于贱卖资源;

  自贸区的建设不是现在的让境外组织设立金融机构来倒逼中国捣乱中国,而是与边境地区国家多边合作的国际区域经贸往来;

  丧失金融主权后,力求谋取货币的国际地位,不是现在的靠他国施舍、钻进他国营造的堡垒里面挨揍,而是靠通过主动方式不断创立具有平等地位的国际金融联盟组织;

  圈地运动不是现在的制造社会财富吸金盘加剧地区贫富分化状态,而是必须首先符合长远规划然后才能切合解决现实经济危机的实际,符合一带一路重大经济战略利益。

  ......

  后话:

  当世界社会主义出现整体性坍塌时,中国没有人诚恳反思制度缺陷在哪里,而是继续挂上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招牌行资本经济之实际,对财富表现出了毫无顾忌的贪婪,对社会出现严重病症不抱任何根本的医治之想,才会导致今天如此的金融乱象,进入治理上的沼泽地带。

  中国人在讲复兴的时候,有意忽视欧洲文艺复兴当中出现了世界历史上最具震撼作用的反宗教、反崇拜的清晰启蒙运动;

  在讲春秋战国文化的时候,有意忽视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的懵懂启蒙运动;

  更为悲剧的是,没有人认真总结这两场启蒙运动才算是真正的复兴运动,没有人说只有启蒙运动才能缔造一个国家的真正强盛,甚至无视历史事实、无知到了狂妄程度说经济强大就是崛起;

  在讲人才的时候,总是瞄准美国的资本模式引进手段,有意忽视老祖宗的教训——良禽择木而息,而对于事关人才的教育制度上的迫在眉睫的改革进行搁置;

  在讲文化的时候,不敢说忧患和批判才是复兴文化的事实两大元素;

  ......

  一些基本的不算是深层次的历史认知都处于无知的状态,中国人凭什么、有什么资格说复兴和崛起?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