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正确思想的产生与主义的实行

作者:synbada 发布时间:2017-05-14 20:24:44 来源:blog.sina.com.cn/synbada 字体:   |    |  

 

  网友说:正确思想从实践中来,并由实践来检验。有问题吗?

  笔者:确定无疑的有问题,问题很大,正确思想来源和检验方法之间缺少了感性认识的归纳和总结环节-认识的飞跃。这就是解放思想运动舆论宣传造成的思维定势。​

  毛泽东(一九六三年五月)有篇同样题目的文章,简短精辟,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回答了上述问题。实践阶段产生的感性认识材料积累多了,就会 产生一个飞跃,变成了理性认识,这就是思想。这是一个认识过程。这是整个认识过程的第一个阶段,即由客观物质到主观精神的阶段,由存在到思想的阶段。

  而1978年的舆论重点在实践,只谈正确思想的检验手段,不谈如何产生。把检验手段推向绝对化,最终唯一,看起来非常重视实践,实践第一。这种偏执对于正确 思想的归纳合理的一面进行了全面否定,在检验之前,否定了正确思想的存在性,间接的否定了​正确思想的基础-以前的实践活动,否定这个实践历史的合理性。成为历史虚无主义的根源和先锋。以后出现否定狼牙山五壮士,黄继光,邱少云,董存瑞;党校教授王长江怀疑雷锋,怀疑共产主义的献身利他行为都是这种逻辑的延续。共产党带头否定自己的主义,这种荒唐在东方是首演,以后苏联解体,苏东坡一幕接一幕,中国终于有了创新,开创了绝对和唯一,有了特色。赫鲁晓夫只对斯大林进行个人否定,中国创造了理论否定工具,从根源上挖掘,比赫鲁晓夫厉害多了。

  就当时历史情形而言,把毛泽东的言论推向绝对真理走向了认识论的极端。其后把真理的视野转向检验手段实践,走向了认识论的另一个极端。二者的共性:省力,把认识归纳的合理基础和过程都给忽略了。对感性认识的归纳总结能否产生真理没有形成争论的主题。前者是出于维护自己继承权利的合法性,后者为了否定这个合法继承,攫取权利。因此看上去是一场哲学讨论,与真理没什么关系,发起者目的不是怎样发现校准真理,实践真理为劳动者服务,而是要角逐权利,推行实用主义。​

  回到主题,人的感性认识第一个飞跃是可以产生真理。比如烈勒维对太阳系其他行星的推测,1869年俄国科学家门捷列夫(Dmitri Mendeleev)化学元素周期表的产生和推测,哥德巴赫猜想【德国数学家哥德巴赫(C.Goldbach,1690-1764)于1742年6月7日在给大数学家欧拉的信中提出的,所以被称作哥德巴赫猜想(Goldbach Conjecture)。】,这些接近真理的思想是如何产生的,有没有共性,这就是哲学要回答的问题。​​

  思维领域根据对象:分为自然学,生产学,社会学。对思维本身的研究属于哲学范畴。脑力劳动者的定义: 为自然研究,物质生产和社会提供服务的思维实践创造者。

  关于这种思维创造,爱因斯坦说:科学家在科学研究中使用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关系,即公理,是可以由科学家自由选定的,“可是这种选择的自由是一种特殊的自由;它完全不同于作家写小说的自由。它倒多少有点像一个人在猜测一个设计得很巧妙的字谜时的自由”

  爱因斯坦的结论性意见是:“观念世界是不能用逻辑的工具从经验推导出来的,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人类头脑的创造,要是没有这种头脑的创造,就不可能有科学;但尽管如此,这个观念世界还是一点也离不开我们的经验本性而独立,正像衣服之不能离开人体的形状而独立一样。”

  思维劳动创造虽然有时很神奇,但他们依据的依然是实践得来的感性认识,这来源与自身与他人的实践,现代的和以前的即社会历史传承。科技发明的特殊性说明人的意识自由是发明创造的必要条件,头脑中积攒的社会历史传承相关知识是前提,二者缺一不可。方法论和哲学可以缩短摸索过程,比如华罗庚的优选法就是实验中一个手段。再比如毛粒子,就是受毛泽东在这方面的哲学启发。哲学就是为了总结思维规律,缩短摸索过程的工具。

  只有辩证唯物论能给出正确的解释,和可以借鉴的认识,这些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理论哲学基础。是否存在​物质·社会存在与认识的同一性,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基石问题,哈耶克攻击计划的不可实现性,要害在于要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理论基础。实践唯一绝对论客观上迎合了这种攻击。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90年代至本世纪前十年,西方思想泛滥,主流采纳美国华盛顿共识,货币主义实验西方经济政策,正是实用主义唯实践主义哲学指导,给西方意识形态提高了猖獗的舞台。事实已经验证了这场哲学闹剧有利于谁。

  资本主义经济学家提倡的自由行为选择理论,看不见的手的理论假设,以人为物质和社会存在的被动反应物为理论基础,不可能预测自己行为的后果,现实是人类总体行为博弈的结果。这是资本自由竞争阶段的基础理论,并影响至今。放任资本运行的自由是市场经济的根本,其实用主义放纵了资本的肆孽和危害。对此只能事后纠正,根据结果调节,在西方表现为经济呆滞低落,强制出清生产能力。在我国市场经济也必然如此。这不但是利益问题,也是市场经济哲学的低劣。他们否认行为需要设计后的规范,认识的前瞻性,计划的必要性。

  罗斯福新政宣告了资本自由竞争的时代的完结,进入国家管控资本的时代。西方避免经济危机的措施,体现了他们想把资本自由运行的危害控制起来。把创造性的毁灭延迟一些,把危害后果降低一些。这实际上证实资本主义国家的人们逐渐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后果,他们的经济学家和思想家也在反省。现实中,西方选举竞争中,底层民众意识觉醒和呼应的竞选口号也说明这个问题。但是这个制度和他的生产方式有着不可调好的矛盾,无法推翻矛盾产生的根基。这也是他们不承认马列主义,辩证唯物论的根源。否则是自寻死路,自掘坟墓,资产阶级绝不会像东方的共产党那么糊涂愚蠢。​

  有了正确的认识论,在辩证唯物论哲学引导下,我们就能从生产,科学和社会实践中发现更多的真理,更早的发现真理,少走弯路,避免创造性毁灭,把不利行为后果降低。这才是追求真理的意义。而归纳总结感性认识的过程,包括对人的直接和间接实践的感性认识,不承认间接感性认识等于否定人类的社会历史意识传承和实践。​

  那场舆论的闹剧,问题出在否定间接的实践上,同时否定了前人的实践。有关检验的手段都是共产主义祖师爷多次论述的问题,并没什么新意。新奇在于他们要用现在的实践去检验一切存在的真理,他们要做真理的审判者。 人类几千年上万年积累的实践和认识,是他们短暂的见识能比拟的吗? 笔者搞不懂他们是愚蠢还是狂妄或者是别有用心? ​

  强调一点:物质·社会存在与认识的同一性不等于同步性。同一性阐述的事物运动的规律在人们的实践接触中必会反映到人的头脑里,形成感性认识,经过归纳被人们认识。如果把同一性理解为同步性那就把人都当成了天才和神,同步性只存在极少数人身上及特殊时段事例中,偶然性大于普遍性。认识的滞后性倒是存在着普遍性。

  八大政治报告结论:·····处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生产力发展的障碍基本上已经扫除了。····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已经建立的情况下,也就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就是认识同步论的典型, ​也是受斯大林这方面认识的影响。历史证实,落后意识会遗传散发,并不随着革命胜利取得政权而消失。先进制度建立后,公民们并不能全体地给予正确理解。比如官僚意识,民众头脑中的旧意识。这些恰恰是生产力发展的障碍。苏联和我国发生的经济建设曲折实证了这个错误结论,苏东坡从另一个方面证实了社会主义的主要矛盾不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