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梅子:感觉势头不太对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5-05-10 09:35:4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兼谈左翼的政治方向 

  楼继伟本身就是美帝国主义为中华民族和共产党设下的陷阱,性质上是半伪装的,也是靠福特基金资助的,而今却画个靶子自己打,拿中等收入陷阱说事,意图打掉仅存的社会主义残余和中华民族仅存的半截脊梁,送给美国。这混蛋这口吃惯了,购两房债券打水漂殷鉴不远,投巨资买美国国债,疑似已经打水漂,我党不管。胡舒立被起底了,毕福剑露出原形了,戏子已被揭发了,我党不管。农民工周秀云讨薪被警察扭断脖子,我党不管;残疾人徐纯合拖家带口去上访,被一枪毙命,我党不管;反倒狗娘养的洪振快在抹黑狼牙山五壮士后倒打一耙,把梅新育、郭松民告上法庭,共产党领导下的法院予以立案,已经确定要管了。 

  这真是咄咄怪事,我们党胳膊肘往外拐,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其答案只能是“有钱能买党推磨”,我们党已挂错了黄历走错了路,方向反了,就一切啰嗦,现在她再不是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革命政党,而是在修正主义把持下投靠资产阶级,甚而把自身也变作资产阶级,成为资产阶级的门神,看家护院的走狗。 

  这个问题太可怕。名义上说不争论,私下议论总可以吧,如果说特色理论能成立,那么就不难推导出我们党前三十年糟蹋了富人,后三十年糟蹋了穷人,她把富人和穷人都糟蹋了,我们党本身成了啥?我们党流血革命为了谁?我们党改革开放就为了捞钱?有网友指出:“更可怕的是,辱骂毛主席,我党不管;辱骂烈士,我党不管;辱骂解放军,我党不管;辱骂党史,我党不管。忽一日宣布我们党违法,已没人管了。”若长此以往,出现这么个结果,乃是必然。习总曾感叹:当年苏联解体,两千万党员齐卸甲,“更无一人是男儿”。我靠,党内发财的不去管,没发财而真正相管的被抓起来了、被打死了、心凉了,谁还去管? 

  我党不管,习总受难,且不说你是老大,不是还挂了一串小组长吗?美国评论:刨去毛邓,新中国政治强人就数他了!可即便毛邓,毛主席当年说不起话,不得不去食堂门口贴大字报;邓小平也曾在北京说不起话,不得不去深圳威胁政变是不?政治,她总有极其固执而极其丑恶的一面被掩盖,只能意会不能示人。

   千万不要低估特色官僚阶层的组织实力。

  千万不高估特色官僚阶层的道德水准。 

  千万不要错估汉奸卖国贼已经在政治经济文化宣传领域划出的道。无论谁,出招一旦出老,就只有坐以待毙的份。 

  政治:一边玩定向反腐,一边玩消极怠工,挺得过就做蒋经国,挺不过就做齐奥塞斯库,否则你陪自己玩。这就惨了。试想,如果总书记能令行禁止,谁会吃饱了撑的,非得去兼小组长?这名堂毛主席从没做过,邓小平做过,一拿到实权,就扔掉了。

   经济:混改和农地流转去年被习总四两拨千斤化去了力道,今年沉渣再起,步子迈得扎实了。楼继伟急匆匆跳出来,看点不在设陷阱,而在于改革失败了,共产党和共和国存亡,已危在旦夕!国务院反复强调放权啥意思?人家,已经准备收尸了。 

  文化:特色时代没文化。传统文化被摧毁,红色文化被虚化,真正的资本主义文化恰恰被割舍了有价值的那部分,所以特色社会的文化,只剩垃圾。当下的文化状态是:左翼希望恢复红色文化,右翼希望充实资本主义文化,可习总所关注的乃是传统文化,这很有深意,官场由此大分裂,啥面孔都有,落得吃力不讨好。 

  宣传:所有阵地被汉奸卖国贼霸占,这是上届设的局,反正坑都泡好了,老子揣着27亿和一脸唾沫撤退,你就慢慢往外爬吧。正因此,习总的谈话发不出来,即便有时发出来,也是掐头去尾留中间,还被深度割舍、篡改,由着无良公知任意解读。从这次红场大阅兵,反映在主流媒体上,你没闻出味道吗? 

  毛主席有文革。邓小平有南巡。但不知习总咋出招。 

  有人说中国只有戈尔巴乔夫,没有叶利钦,这话大错而特错,须知:胡大个子的两个傻儿和一个痴呆闺女,正为了他们那并不伟大的老爹开一次伟大的纪念会而叫阵习总,请君入瓮。他们都是叶利钦,至于习总是谁,这个看点,远比世纪大审判明确得多。

   当前的形势:大气候影响小气候,国内外互动,体制内外互动,改旗易帜,已箭在弦上。上头肯定很热闹,肯定有共济会卧底和中情局奸细,可他们能爬到那个层次,还看不出来。当锣声一响,右翼忙着爬竿,左翼忙着火拼,唯基辛格气定神闲,胜券在握。经济寒冬到来了,总结的时候快到了,乱世,呼之欲出

  前几天网友小松潘写了篇《我的政治观点》,我在按语中写道:“对这篇文章所表述的观点大致赞同,有的地方不赞同。十年前老领导曾说,国号定为中国人民共和国毛主席后来后悔了,如果定为中华民国,就把蒋介石地位挤没了。这句话真实否?难以验证。在右翼阵营,这类小话特别多。现在我所关心的问题是,特色当局尽管腐败透顶,可他们还披着共产党外衣,且共产党一度是正确的,做过不少好事,现在党的理论依然有可取成分,党的队伍有好人,谓之党内健康力量,我们是该努力剔除假共产党,还是掀了桌子重新干?”除此我还指出:“如果重新掀桌子,这就是倒共,试问:你想成立什么党?如果你联合汉奸掀桌子,你就是汉奸,汉奸本不该活着,前途在哪?

   这个按语曾引起广泛争论。在梅子群,在梅子博客。 

  有网友说:“关键问题是看不到在高层中看不到习总的同党。有人说该召开‘遵义会议了’,大家也都希望召开,但是召开遵义会议是有条件的,得要中央绝大多数人的觉醒。条件不成熟让习总如何召开?就是召开了会出现大家希望的结果吗?还有一个最担心的问题是习总的接班人的问题,再过7、8年后谁来接班?现在中国的高层都资本化了,他们已经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了,中国现有的体制,只有在高层中产生领导人,真的是担心啊。”这种担忧,很有见地,但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对不? 

  也有网友问我:“今天的群众对这个党是怎么看的?群众无足轻重?今天的党如果哪天改名了,你会怎么看?在资本主义的路上狂奔,我们党的帽子戴不久的。在已经是资本主义的情况下,不应在修正主义的概念上纠缠。社会主义没有真正建立起来,改变颜色的可能就永远存在。”在网友中,这种思想占主流。 

  对此我回答:不能说8000万党员都坏了,党员干部在全体党员中毕竟占少数;不能说党员干部都坏了,最起码秦城就关着个好的,老百姓并没开除他。彻底否定共产党,不就把毛、薄都否定了?谁比他们高明,起码现在没看到;哪个党比共产党宗旨更先进,现在没有。既然还没有更好的,咱就不能掀桌子。

   我还指出:如果我们党改名,那就可以接过我党的创党精神重新建党。但在她改名之前,应该把不合格党员清除掉,发动群众,替他们清党。当前最大困难在于,因上层害怕群众运动一旦发动起来,就难以收场,所以干群渠道没打通。干群渠道没打通导致民意被忽视,继而被资本实力以技术手段扭曲,误导政策。 

  我的基本认识是:当前假共绑架了真共,该打倒假共,而非笼统打倒我们党,倒洗澡水的时候,连婴儿一同倒掉。当今,假共占着正当名分不思进取,这令人纠结,党肌体无疑腐烂了,但尚未全烂。但无论选择怎么做,前提是不能做汉奸,帮着鬼子做坏事。当年先抗日,再解放,就是民族仇恨压倒了阶级仇恨。 

  还有网友这么说:“已被证明修正主义比资本主义更坏,用你的话说,就是特色社会是特色杂碎社会,远不如欧美公平公正。那么,咱先联合欧美打倒它,再发动无产阶级运动夺取政权,这有什么不好?最讨厌替特色洗地、替包子撒谎、替既得利益集团打方腊,你们拿没拿五毛不敢说,但为这五毛而出卖阶级利益,不值得。毕竟工人阶级无国界,你敢反对毛主席吗?”依我的判断,他不是奸左、极左,儿十被蒙蔽了的一批。

   对此我指出: 

  第一,我没拿五毛,也没反对过毛主席,我就是个自干五。 

  第二,“工人阶级无国界”,那是革命高潮时期的提法,其目的,在于对外输出革命,现在形势改变了,而“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立足当下,这句口号不合适。再说,即便“工人阶级无国界”,也不是让你去团结西方敌对势力吧?

   第三,联合欧美掀桌子,这当然不好,因为这是当汉奸,是卖国。资本主义打倒特色社会若成功,就说明资本主义是新生事物,暂时有存在价值,这意味着猪挪出口吃的,把狼养大,就很难打死,难道你连特色社会都不能独立打死,还能打死西方吗 

  其四,以这个路径,国体改变,政体改变,那些呈天文数字流失的国有资产就变得合法,你还有什么理由去追讨? 

  宁为此,我宣布我反对左右合流及中外合流是永远的,不可改变的,但对习总的支持是有条件的、有选择的、暂时的、一事一议的。现在我既盼着党对胡舒立、毕福剑、楼继伟公布处理结果,又盼着王文军打死周秀云、恶警打死徐纯合、洪振快诬告梅新育、郭松民能做出公正判决,可我更期待习总怎么评价胡大个子!因为,我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