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申鹏:元宇宙?大烟馆!

作者:申鹏 发布时间:2021-11-11 08:06:40 来源:平原公子 字体:   |    |  

  扎克伯格最近把他的facebook改名为meta。

  札尔伯格还在炒作一个概念,叫做“元宇宙”,他说:“五年后,或者七年后,人们会主要认为我们是一家‘元宇宙’公司,而不只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

  资本家炒作这个玩意儿,本质上和当初币圈大佬鼓吹虚拟币一样,是为了圈钱割韭菜,你看“元宇宙”概念一出,多少乱七八糟蹭热度的股票往上涨啊。

  不过我们确实可以谈一谈什么叫“元宇宙”?专业点讲就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运行的人造空间,是互联网的下一个阶段, 由AR、 VR、3D等技术支持的虚拟现实的网络世界”。通俗点讲就是“让人活在梦里”。

1.jpg

  中国古代有个短篇小说叫做“黄粱一梦”,说一个书生去京城赶考,途中在客栈落脚,又累又困,睡了一觉,梦中他中了状元,迎娶公主,当了驸马,还立下大功,出将入相,成了当朝宰相,权倾朝野,富甲天下,然后贪污腐败、结党营私、树倒猢狲散被拉出去砍头......吓得一觉醒来,发现店家做的“黄粱”(小米饭)还没熟。

  你看,现实中考科举要十年寒窗、几十年赶考、一辈子辛辛苦苦耗在这上面;梦里只需一瞬间,就中状元、娶公主、当宰相、走上人生巅峰巅峰了。做梦比努力干活容易得多。

  电影《盗梦空间》中,就有一群人沉迷于联网做梦,嗑药打着点滴睡觉,死也不愿意醒过来,面对他们平庸卑微的人生。那个集体做梦的房间,很想“网吧”,更像大烟馆子。

  中国科幻小说家刘慈欣曾经在短篇小说《不能共存的节目》中如此描述:“这个突破之后,脑机连接技术将走上康庄大道,将飞速发展。很快,互联网上联接的将不是电脑而是大脑,接下来顺理成章的是,人的记忆、意识和全部人格将能够上载到计算机和网络中,人类有可能生活在虚拟世界中,虚拟世界,你想想,在那里人什么都可以做,想什么就有什么,像上帝一样。在那里一个人可以拥有整个星球.......”

  听起来有意思吧?的确有意思,但大刘是反对这种“元宇宙”的,他认为人类应当在现实中追求星辰大海,而不是追求“颅内高潮”。

  “无形世界的生活如毒品一样,一旦经历过那生活,谁也无法再回到有形世界里来”;“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一次内卷,而内卷的封闭系统的熵值总归是要趋于最大的。所以元宇宙最后就是引导人类走向死路一条。”

3.jpg

  我举个例子,比如现实中我一事无成、一贫如洗、穷困潦倒、饿死闹市无人问、和身边的人搞好关系都做不到;但在网络上我是顶流大V,拥有千万粉丝,一呼百应,近乎无所不能。

  比如现实中我长得又丑,体重200斤,身高九尺,腰围也是九尺,根本没有姑娘喜欢;但在网络上我用美颜滤镜变成超级网红,谈吐优雅,风流倜傥,一群不认识的妹子追着我叫“割割”,喊“老公”,没事就给我打赏......

  你说我还愿意活在现实中吗?我肯定住在网络上啦。

4.jpg

  这个道理很简单,现实中想要开拓进取,获得一点点成就都是非常难的事情。

  但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成就感、快乐,却是非常容易的。

  我们不说星辰大海那么崇高宏大的事情,我们就说庸俗的人生吧,很多人都幻想过名成功就、富甲天下、四美同舟、左拥右抱、封侯拜将、修仙得道、御剑乘风去、除魔天地间……

  但事实上做不到,你没有这样的快乐。

  那么只有另外几条路可走,看小说、玩游戏、磕药……好的小说会让你代入主角,好的游戏会给你沉浸式体验,好的“药”……能让你根本不想活在现实中。

  为什么几十年来很多老爷子一直痛斥武侠小说、网络游戏、短视频是“精神鸦片”?我们听着不爽,但从长远的角度看,确实没啥错。

  学习、工作,都是非常辛苦的事情,付出了很多很多,回报的快乐却是短暂的,而痛苦、忍耐则是漫长的。

  比如说,你想才华横溢、妙笔生花当作家,名扬天下,粉丝无数,那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你说不定要付出一生的努力,最后还有可能穷死。但你玩一款角色扮演游戏,开局就能实现梦想。

  比如说你要在现实中力大无穷、飞天遁地、投篮精准、当选NBA状元很难,这一来需要天赋,二来需要训练,三来需要运气,正常情况下,你只能在野球场寻找存在感。但你玩NBA2K的MP模式,开局就能实现梦想。

  正常人学习、工、成长、研究、探索.......都没有捷径可走;但虚拟世界中的人,可以轻松获得这些快乐和成就,你不是要“星辰大海”吗?虚拟游戏可以让你今晚就站在太阳表面.......你体验过这种吸毒一样的快乐,还会去努力生活、艰苦奋斗吗?

  世界上不只有化学极乐,也有电子极乐。

  刘慈欣一直反对人类把精力花在虚拟世界中,他在拿克拉克奖的演讲中曾经说过“说好的星辰大海,你却给我facebook”。

  因为他知道,人类这么干,其实是吸毒。

  什么“元宇宙”,其实是个大烟馆。

  这叫“资本主义把人变成二流子、性瘾患者、懒虫、自私鬼、畜牲”。

  “在你们眼中我们都是玩偶。玩偶越可笑,越能得到你们的欢心。因为娱乐才是需求,才对胃口。我们与人沟通,自我表达的方式就是买虚拟的玩意。

  还有什么梦想呢?我们的梦想就是除了看选手作秀,给电子形象买个新应用,就是买虚拟商品解闷,可那玩意根本什么都不是。

  “你们给不了我们真实又美丽的东西。对吧?摧毁我们吧,我们的感官早已麻木,我们已无法拥有真正美好的东西。”无论你们发现多么美好的事物,都要将其撕碎,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经过夸大,经过包装,经过无数次机械化的过滤,直到一切都变成毫无意义的噱头。

  而我们日复一日地蹬车,去往何处?为了什么?只为给那些大大小小的格子间和屏幕供电。你们坐在这里让事情越变越糟,该死的聚光灯,该死的伪善脸,我这辈子第一次拥有真实的感受,而你们又给夺走了!”

  大家可能没有意识到当代互联网资本家们的庸俗和可怕,大家被他们“科技创新”的画皮迷惑了,他们对科技没有兴趣,他们只是想把用户、网民当猪养,用各式各样庸俗、下流、看似精彩实则空虚的东西把他们关在猪圈里。

  扎克伯格们赚走“猪”的每一分钱,吸干他们的最后一滴血,还能把他们当作“大数据”卖给另外的资本家。

  互联网里的“猪”也是有等级、有高低贵贱的,现实中有钱有势有资产的,网络上地位就高、权限就高;多充值、多花钱的,体验就好。大家把金钱、精力、时间都耗在互联网平台里,用自己的生命和血肉,去造出那一个个“互联网巨头”、“科技富豪”。

  怎么样,是不是很“科幻”?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