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申鹏:左方和 《南方周末》

作者:申鹏 发布时间:2021-11-07 09:06:50 来源:平原公子 字体:   |    |  

    11月3日,《南方周末》创始人左方因病在广州去世。

  大家都知道大名鼎鼎的《南方周末》、“南方系”,可能对他的创始人却不太了解。简单介绍一下,左方,男,原名黄克骥,1935年出生于广州,中国共产党党员,1984年2月《南方周末》创刊后,历任副主编、主编,直至1994年退休。

  左方有个精神导师,叫黄文俞,是1987年广州新闻出版局的局长。

  左方办《南方周末》,曾问策于黄文俞。

  左:我们的报纸要怎么改?

  黄:你倒回去就行了嘛。

  左:倒回到哪里去?

  黄:倒回到三十年代新闻传统中去。我们中国本来有很优秀的新闻传统,解放后把这些传统给扔掉了。你的任务是要跟我们中国原来的新闻传统接轨。

  这段话南方系的人很熟,左黄之间的对话,被誉为开天辟地的“传火”时刻,他们把新闻改革称之为“倒回去接轨”,他们认为上世纪30年代的新闻,才是好新闻,他们那一派还有句名言,叫做“改革就是退步 ,要退够!”

  退到哪里去呢?自然是退到上世纪30年代,蒋介石统治的那个时代,他们认为那个时代才是好的,有良心的,自由的,“关心弱势群体”的。

  我忽然想笑,中国这群自诩“进步”、“自由”的媒体人,为什么老是想“退回去”?今天的媒体人怀念80年代,80年代的媒体人又怀念30年代?看来只有倒回到大清去,那时候的读书人最“进步”、最“自由”。

  《南方周末》的“贡献”太大了,号称是传媒界的“黄埔军校”,培养了无数“南方系”媒体人、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影响了几代年轻人,也影响了整个中国传媒行业,以至于今天很多报纸,都曾学习过《南方周末》“创作新闻”、增加经济收入的手法。

  关于这一点,南方系的同志们相当骄傲,他们把这种“创作新闻”、“发明新闻”的文学技巧,叫做新闻人的良心和温度,他们把这个叫做“用良心剪裁历史,以谣言倒逼真相”。

  南方系的记者们在这方面可谓硕果累累,比如说著名的“缝产妇肛门事件”。

  他们号称客观理性公正,关心弱势群体,却在汶川地震的时候,诅咒地震是“天谴”,当时南方系作者朱学勤写道:“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完全迎合西方某些反华势力的论调。

  2012年3月,神舟9号飞船顺利升空。《南方人物周刊》驻京记者曹林华与南昌一家报社记者发出的两条微博,微博内容为侮辱航天员刘洋。“2男1女上天,要是下来后检查怀了怎么办?这是不是国家培训太空人的计划之一?”

  引发网民强烈不满,要求将曹林华清除出记者队伍。21日夜,曹林华在其微博上进行公开道歉,并辞职。以下为媒体与曹林华交涉对话:记者:“想问下昨天您发的关于刘洋的那条微博最初的目的是什么?”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调侃,懂吗?” 记者:“那您认为作为一名媒体人发出这样的言论合适吗?”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曹林华:“我发微博的时候是一名公民。”

  南方系的记者对西方所谓的“制度优势”有着莫名的好感,对美国更是推崇备至,那篇著名的《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就是出自他们的手笔。

  2011年,“南方系”用头版隆重纪念美国“911事件”10周年。然而几天后,当中国国耻日918来临时,南都却毫无动静,引发网民强烈谴责。更恶心的是,南都周刊执行主编许庆亮(网名@西门不暗),竟公然调侃国耻,悍然发布猥琐言论:“918这天,中国女青年都应该用实际行动来纪念这个国耻日,对于老公男友的求欢,一概拒绝,坚决抗日”。

  2010年10月18日,南方人物周刊发表《你所不知道的石原慎太郎》。该文为日本右翼极端分子、一贯反华的军国主义余孽、购买钓鱼岛事件的始作俑者石原慎太郎做人性化描述,不谈大是大非,不谈民族立场,反倒是替石原标榜是“反共不反华”。

  南方系更骄傲的是,他们很受“外国友人”的欢迎,他们说他们是“奥巴马访华唯一指定要见的媒体”,这是他们的“荣耀”。

  奥巴马访华时,点名要见南方系。会面后,南方周末把报纸头版和二版开天窗。这给人一种强烈的暗示是:“有关部门压制了敏感内容的报道”。然而,白宫公布的内容,和南方周末自己报道的内容,二者并无不同——想玩悲情玩矫情,却被白宫无情打脸。

  《南方周末》是有“理想”的,他们至今还在感概他们曾经“无限接近实现理想”。

  《南方周末》的公开的理想是打破《真理报》模式,其实,前苏联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苏联解体前,管舆论宣传的,是雅科夫列夫,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是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苏共中央宣传部部长,主管改革时期的苏联意识形态。

  雅科夫列夫是个标准的“红二代”,是个成长于“苏共二十大”时期信仰崩塌的“红二代”。1985年12月底,雅科夫列夫给戈尔巴乔夫呈送了一份长篇变革方案。在这封题为“政治发展的无上命令”的长信中,雅科夫列夫认为:一切日后改革的目标是人。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必须进行彻底的政治改革。政治改革的方式就是要摆脱苏联共产党的权力垄断。

  雅科夫列夫当上宣传部长后,进行了苏联媒体大换血,把大部分亲苏人士换掉了,换上了大批反苏亲西方人士。《星火》杂志成了亲西方喉舌,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抹黑社会主义革命,鼓吹私有化,鼓吹自由主义。

  他在苏联主要媒体上大量安插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这些人在各类媒体上大肆贬低苏联成就,聚焦苏联历史的阴暗面和污点,恶毒攻击,导致社会意识形态混乱,人心离散。他们开始造谣污蔑苏联历史上的人民英雄,抹黑列宁、斯大林等建国领袖。

  1988年,一个普通苏联教师妮娜.安德烈耶娃在媒体上撰文《我不能放弃原则》抨击苏联全盘否定历史诋毁斯大林的舆论环境,结果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带头撰文抨击妮娜,称她为“保守派”、“反改革分子”……“自由派”掌控舆论之后,普通民众有“言论自由”吗?

  我不是说左方老师就是雅科夫列夫,他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但他们显然很像。

  更有意思的是左方老师的个人经历,他写过一本书,叫做《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讲述了他一个反向保尔的故事——年轻的时候是“造反派”,中年的时候又成了“改革派”、“自由派”,到去世的时候,又成了德高望重的“左方同志”。

  这是一群少数人,如果在50年代,肯定被打成右派,如果活在60年代,他们将参与造反,如果活到80年代,他们一定会成为改革派,为自由,为民主,为平等,如地下水一再冲出地面,“三种人”其实是一种人!

  和汪主席一样,他们这群人,在历史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人生赢家。

  最有意思的是,今天,他们认为——是他们推动了自由、民主、平等,国家和社会的进步,人民的觉醒,都是他们的功劳!就好比,“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是鸡叫出来的”。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