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西门庆原来是“出色的民营企业家”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1-10-05 08:21:18 来源:子夜呐喊 字体:   |    |  

     标题中对西门庆的评价不是笔者给出的,而是“出色地产商”冯仑提出的。

  2015年前后,冯仑在深圳博商开讲,其中讲道:“西门庆其实就与潘金莲做了一件事,却被后人记住了,而被大家忽略的是西门庆其实是一位出色的民营企业家。潘金莲把宋朝颠覆了。”

  之所以旧事提起,是因为昨天笔者的文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发出后,有网友提醒,某大报公众号的“玩笑”其实是抄袭“冯仑风马牛”公众号同一天的内容:

  笔者昨天的文章说了,打工人私下开这样的玩笑无伤大雅,玩笑反而道出了打工人的辛酸。但资本家及其乏走狗来开这种玩笑,则是十足地可恶了。

  一位网友留言讲了其公司的两位工友国庆休息被处罚的事。中秋前公司下了个通知,说中秋国庆不放假。昨天国庆节,有两位工友一个有病去了医院,一个回家休假,上午主管查岗时发现两人不在岗,就要处罚这两名工友。

  网友提供的员工微信群聊天记录

  工友辩解称,国庆节是国家法定节假日,加班应属自愿行为;主管则解释称,“国家是国家,xx是xx”。结果到了下午,公司正式的处罚通知就下来了……

  笔者不知道被处罚的工友如果到劳动监察部门举报,这样的聊天记录能不能算作法律证据。

  由“国家是国家,企业是企业”这句话,笔者想到一句话,“何其嚣张”!笔者又在想,企业家们何以如此肆无忌惮?

  其实,冯仑的“西门庆学”已经给出了答案。

  在讲“西门庆其实是一位出色的民营企业家”的段子前,冯仑早已表达过类似内容。2013年1月的《中国周刊》杂志刊登了冯仑的专访《冯仑:从野蛮到理想》,其中就说过这种话,只不过还相对中性。

  冯仑的“潘金莲把宋朝颠覆了”,这个评价对潘金莲来讲简直太高了。真是“红颜祸水”啊!潘金莲不仅坑了优秀民营企业家西门庆,还把GDP无比牛X的大宋朝给颠覆了,冯仑能不为西门大官人们鸣不平吗?

  按照《金瓶梅》里的描述,西门庆的原有资本并不雄厚,他出生于“清河县中一个殷实的人家”,父亲西门达是个开生药铺子的。但经过西门庆不长时间的经营,资本暴增,经济实力急剧膨胀,不仅在商业界产生很大影响,而且对政界也产生极大反响。

  《金瓶梅》第一回说他“作事机深诡谲,又放官吏债……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这里“放官吏债”,即把国家财产拿出来放债,收取利息;“把揽说事过钱”即替人打官司,替别人说情或办事,从中收取别人的感谢费。不难看出,西门庆的社会活动能力是相当大的,“放官吏债”也是挺有风险的。

  单靠这些小打小敲满足不了西门庆敛财的欲望,通过婚姻来谋取大笔的嫁资是西门庆积累资本的主要手段。如他先后骗取了富孀孟玉楼、太监侄媳李瓶儿,两位小妾的到来为他带来了巨额财产。

  此外,西门庆深知,“马无外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在他积聚资本的过程中尤其重视对外财的掠夺。如女婿陈经济,因为其父陈洪东窗事发,遂将家产转移到丈人西门庆家保存,最后也被西门庆占为己有。

  利用女人攫取金钱和权力,利用手中权力或者私人关系网,放官债或替人包揽诉讼——优秀民营企业家西门大官人的手段放到今天的市场经济,那也是毫不过时啊。我们看到很多优秀企业家的隐秘发家史,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西门庆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但使他在同行中遥遥领先的却完全在于他所使用的不正当竞争和勾结官府以谋取优惠的经商条件是他惯用的方法。如新中的状元蔡一权在回乡探亲时路过清河县,应邀请到西门家打秋风,不仅有好酒好菜和美色伺候,临走还借去白银一百两。后蔡一权任两淮巡盐史,还将山东巡案宋乔年介绍给西门庆,使西门庆有了更多的途径勾结官府。再后来西门庆贩盐,经营盐运业,蔡状元行使两淮盐运使之权,让西门庆比别的盐商早掣取一个月盐引,使西门庆在短短一个月轻而易举的谋取了两万两银子的暴利!

  原先清河县只有西门庆一家药店,后来医生蒋竹山在李瓶儿的帮助下也开了一家中药店。于是西门庆唆使地痞流氓无赖,多次到蒋竹山的药店闹事,还伪造票据,硬赖他欠账不还并诉之官府,把蒋竹山打的半死,迫使他拆了药铺。这样,西门庆的药店生意依旧红火。这种不正当的竞争在其他方面也有体现,如他善于打通关节,买通钞关钱主事,大笔逃税漏税;再如,从西门庆的经营方式来说,他的商业活动主要靠家人,奴仆或与别人合伙,或假托他人名义进行的,自己则躲在幕后操纵,因此他的违法经营很难被别人抓住把柄。

  优秀企业家有了钱就开始贪淫好色,勾引、强占良家妇女,西门大官人如此,今天的优秀企业家们亦是如此。前年很多人在为上海某企业家喊冤,说他被陷害,最后的事实不还是有“侵入式性行为”吗?谁发明的这个词,真尼玛“文明”!

  《水浒传》中,西门庆路过武大屋檐下,潘金莲将叉帘子的叉竿失手,正好打在他头上,正要发作,见潘金莲是个绝色美女,大官人却反而笑了,恋恋不舍地走开。他缠着开茶坊的王婆,既送钱又许物,定要王婆给他拉线。王婆定下裁缝寿衣计,使他得与潘金莲通奸,王婆家成了他们白昼幽会的场所。武大郎来捉奸,被他一脚踢成重伤,接着又被西门庆勾结潘金莲用砒霜毒死。而此间,武松正因公出差在外地。

  这就是冯仑在2015年演讲中所说的,“西门庆其实就与潘金莲做了一件(错)事”,那就是毒死武大郎,在冯仑看来这的确是个“事”,但西门庆的创业史是光辉的,所以冯仑评价西门庆是“出色的民营企业家”。

  之后,西门庆收买验尸官何九叔,贿赂县官属吏,伪造了武大病故的尸检结论,以掩盖其犯罪事实。武松归来,感觉哥哥武大死的蹊跷,遂找到了验尸官何九叔。何九叔虽然收了西门庆的钱,却心存愧疚,悄悄保存了武大被毒死的关键物证——一块发黑的骨头。再加上郓哥等目击证人的证言,可谓是人证物证俱全。武松便愤怒地前往县衙击鼓告状,状告西门庆谋嫂杀兄。当夜,西门庆送上银票。次日早晨,武松在厅上告禀,催逼知县拿人,知县却以证据不足驳回了武松的状告。

  今天回过头去看,应该说清河县知县的判决是很有“前瞻性”的,为了清河县的经济发展和就业,最终对西门庆作出了“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就不诉”的决定。

  不过,冯仑显然不满于优秀民营企业家西门庆身上还有一个污点。2016年底,冯小刚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上映的时候,“冯仑风马牛”公众号刊登了更进一步的“西门庆学”论述——《冯仑:潘金莲的姿势》。

 

  在冯仑看来,参加过农民起义军的施耐庵是为了泄私愤才塑造了潘金莲这个坏女人形象,导致后来人对西门庆和潘金莲产生了极大的误解,破坏了民营企业家的形象。民营企业其实“是一个真实而美好的存在”。

  看,“连西门庆、潘金莲的“奸夫淫妇”形象都是被施耐庵栽赃的”!

  冯仑的“西门庆学”的进化,其实就是民营企业家的舆论形象地位变迁的历史,这是阶级力量对比决定的。

  想当“创业导师”的马云因为自己的贪得无厌已经在民间舆论场翻车了,但还有很多企业家正在试图做相似的事,他们在舆论场有足够的实力呼风唤雨。笔者是真的不希望冯仑之流成为“创业导师”,这种人骨子里处处透着坏啊。

  前不久中青报搞了个调查,称“六成大学生认为毕业10年内会年入百万”,这不正是“创业导师”们长期洗脑、构建信息茧房的结果吗?

  冯仑出来评价此事,他认为“多数人应该达不到,不过可以有这个乐观的预期”,为什么要有这个“乐观的预期”,冯仑如是说:

  冯仑这回说了大实话,点透了中青报的真实动机。不过他不认为这是坏事,否则也不会讲这个话了;至于那六成00后,笔者觉得你们得好好想一下冯仑为什么要欢迎这个“乐观的预期”了。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