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子午:撞机20周年,再谈“能击落美军飞机不是GDP!”

作者:子午 发布时间:2021-04-02 08:40:36 来源:子夜呐喊 字体:   |    |  

  今天,很多人的朋友圈都在刷这一句话:

  “81192收到,我已无法返航,你们继续前进!”

  20年前的今天,美军一架EP-3侦察机悍然侵入我海南专属经济区,我军立刻派出两架歼8Ⅱ战机进行监视和拦截,美军飞机突然撞向我空军飞行员王伟驾驶的编号81192战机,导致中国战机坠毁,飞行员王伟同志壮烈牺牲,生命定格在了33岁。

  “我已无法返航,你们继续前进”,这是王伟烈士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给战友的最后一句话,没有痛苦、没有慌乱,有的只是从容不迫、临危不惧。

  多年前从媒体看到这段记述时,笔者的眼眶湿润了。

  笔者仿佛又听到了董存瑞烈士举起炸药包那一刻呼喊,“为了新中国,前进!”

  仿佛又听到了王成烈士手持爆破筒冲向敌人阵地的呼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你们继续前进”,这大约也是王伟烈士在生命最后一刻,对战友、对人民共和国的寄托吧。

  王伟烈士牺牲的意义是巨大的,就像本号前几天文章所说,“99炸馆、41撞机,终于炸醒了很多人,也炸烂了‘造不如买’的思维,结束了‘20年不发展军工’的历史”。

  今天早上,人民日报的官方微博发了一张图:

  即便没有图中的文字说明,这张图从上到下的元素变化,寓意也是清晰的。20年过去了,我们有了歼15、歼20,还有了两艘航母……

  毛主席说过一句话,“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这并不是说武器不重要,而是说:“方向和路线是决定一切的,方向路线正确了,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但是如果方向路线错了,再多的人、枪,你再努力,最后也无济于事。”

  这20年来,军工得以重新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武器的巨大进步,正是“方向和路线”变化的结果,然而,这个变化仍然是不够的。

  四一撞机事件发生20周年之际,笔者看到了两篇很热门的自媒体文章,分别代表了两种仍然存在的错误倾向:

  一种是所谓的照顾“中美关系大局”论:



  类似的强调最近几年在几位著名军事博主的文章里频繁出现,且不说这样的“演绎”是不是符合事实,这种看似“理性”的倾向也是足够可怕的,70多年以前以及80年代以来,这样的倾向深根于某些精英阶层的头脑,从“九一八”到“七七”,无不跟这样的倾向有关;99年的“消气之旅”更是换来了使馆被炸。

  还有一种就是典型的“国力不支”论:



  说实话,笔者除了对王伟烈士壮烈牺牲的扼腕痛惜以及对美帝国主义拒绝的无耻傲慢的愤概,还没有任何嘲笑,这位大V先生倒自己贴上来“演绎”这样的桥段,那个经常被用来描述毛泽东时代的词汇——“贫穷”,竟然还一直被沿用到了2001年!

  这样的论调在今天看来还是很流行啊。2020年8月26日,美国U-2高空侦察机擅闯我军实弹演习禁飞区。消息一出在网络上引发了激烈的争论。很多网友愤怒地表示,“擅闯我演习禁飞区”,“毛泽东时代能击落U-2,为什么现在就不能?”也有一部分“理中客”表示,“真打下来,就中计了”。

  笔者在当时写了一篇文章,评论此事,今天不妨再讲一遍。

  依照国际法,一个国家有权根据军事演习或武器试验等军事行动需要,划定临时的禁航或禁飞区。解放军在青岛至连云港以东海域组织大型实弹射击演练之前,已经明确对外公告了禁飞区域和时间。

  美国U-2侦察机这种公然藐视国际法和国际惯例的“明知故犯”的行为,实际上是一次蓄意挑衅和试探。也就是说,从法理层面,解放军如果此时击落U-2侦察机,不存在任何问题。

  而从技术层面讲,就更不存在问题了。出于对苏情报战的需要,1955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向美国空军交付了第一架U-2侦察机,首飞至今先后交付了86架,被击落15架,其中5架就是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被先后击落的。尽管它在1967年有过一次改装升级,但中国的防空导弹技术也在不断升级,击落它没有任何技术难度。

  在明知中国从法理和技术层面都可以击落U-2侦察机的情况下,美国选择使用这个冷战时代的“老旧”产物、中国人民的“老对手”,来入侵我禁飞区,政治意味相当明显。

  国防部官方微博下某些“理中客”脑洞大开,“这时候巴不得碰瓷,然后鼓吹中国威胁论,宣布战略对抗中国,顺势成为战时总统!”“武力解决正中美国下怀,越是挑衅我们越得沉得住气,坚决不上当!”.......

  《环球时报》旗下的自媒体“补壹刀”引述了某位中美问题学者的说法,“中美关系高度紧张,越是这样的时候,冷静沉着是我们该有的态度。”补壹刀的文章进一步声称:“两国关系螺旋式下跌不符合中美双方利益,除非万不得已,中方不做加剧矛盾的一方”,“在美国的挑衅面前,我们不会忍气吞声,当然也不能冲动行事,一切都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是否击落U-2,何种情况下击落它,这完全由我们来决定。”

  对于美国象征性地使用U-2侦察机入侵我禁飞区,击落就意味着要公开反对美国对中国实行的霸权行为,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击落,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在8月19日已经给出了回答:

  当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时,美国的霸权主义可能才会停止。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中国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意味着中国经济规模是美国的两倍。这一时间节点大概是在中国第二个百年目标实现时,即2050年。

  “不能冲动行事,一切都为了赢得最后的胜利”,这种说法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说法;“最后的胜利”实际上就是林毅夫所说的“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换言之就是老生常谈的“一心一意谋发展”,这实际上一是向国人、二是向美方亮明了“底线”。

  暂且不管GDP的“成色”问题(例如被房地产绑架、外资垄断、技术依附),单说这个“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美帝国主义会容忍吗?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实现目标吗?还是某些人真的以为美帝国主义只会“小打小闹”、“制造摩擦”,不会有进一步实质性的动作?

  且不说美国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已经面临极其严重的危机,行将崩溃,美帝国主义亟需对外转嫁危机和矛盾,对中国等外围国家割韭菜。即便不考虑资本主义危机爆发的因素,真要坐等中国和平发展到“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美帝国主义还怎么保持自己的政治霸权、军事霸权和金融霸权?还怎么在全世界耀武扬威,在全球维持以美元为中心的食利经济?

  一旦失去了全球特别是中国向美国的“输血”,以美元霸权为主导的美国霸权体系立刻就要崩溃。因而,中美之争必然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一直以来,中国那些搞外交的专家都在忧心忡忡地表示,美国对中国产生了“战略误判”,因而要消除这种“误判”。事实上,从来不是美国对中国产生“战略误判”,而是某些专家一直对美国有“误判”、有幻想。

  回看日本侵华的历史,日本侵华的图谋和布局始于晚清,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淞沪会战……无不是日本侵略者“用莫须有的借口来制造摩擦”,而蒋介石对日本侵略者却一再退让,一再幻想对日媾和、幻想西方列强“调停”,才让日本的侵略图谋和布局一步步地“变现”,而中国没有足够的反侵略的战略准备,失去了对敌先机,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以后,中国立刻陷入了战略上的被动。

  美国是一个实用主义的国家,号称“一个打不败的对手”,实质上就是欺软怕硬——能吃下你,就毫不犹豫地咬下去;吃不下你,就慢慢跟你耗,甚至强作欢颜、两面三刀。人类历史上,一切成熟的霸权主义国家所采取的都是这个策略。

  上世纪60年代,美国使用U-2型间谍机、F-105战机、F-4B战机、A-6A攻击机等新式飞机不断入侵我国,陆续被我空军击落。其中,1962年9月至1967年9月,我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共击落U-2高空侦察机5架(其中4架的残骸一直摆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其后,U-2侦察机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领空。

  这里,特别介绍一下毛泽东时代击落美国高空无人侦察机的历史。

  1964年8月29日,美国刚出厂的高空无人驾驶侦察BQM-147G型飞机入侵我国。因为这个型号无人机的飞行高度超过了我国当时的主战的歼6战斗机,我空军部队每次都起飞拦截,但屡战无果。周总理要求空军“要千方百计打下一架无人驾驶飞机”,罗瑞卿总参谋长也对空军说:“海底捞针,总不死心。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在此之前,打美国的高空无人侦察机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即便是苏联。为了落实周总理、罗总长的指示,刘亚楼邀请一线飞行员召开了座谈会。一位飞行员说,我国飞行高度不够,我几次拦截均无法接近美军无人机。还有一位飞行员说,我在歼-6飞机极限高度上,仍未达到美军无人机的高度,又因我自身失误,我从高空跳伞着陆,我机坠毁。“下次遇上,我撞也要撞下美军无人机。”刘亚楼提出,“不要撞下,要打下。大家认真讨论,就会出新办法好办法。”

  无人机优点是飞得高,体积小,但它的弱点是速度小,没有回避和还击能力,是个高空靶子。利用这个弱点,我空军通过两个多月的战术刻苦演练,在1964年11月15日的一次拦截中,地面指挥所精确引导我机,盯准目标航迹,飞行员采取正确的爬高方法,熟练操作我机,在极短时间完成瞄准、射击、退出、脱离等一系列战斗动作,成功击落了美国无人机。

  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善于利用敌人的弱点展开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这些正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充分体现,刘亚楼不愧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在听到刘亚楼所作的击落美国无人机的报告之后,毛主席也倍感欣慰。

  从1964年11月至1969年年底,我军击落美军无人机20架。1969年底以后,美军无人机不再入侵中国。

  由此可见,能赶走美国无人机的绝不是“嘴炮”。尽管当时中国的人均GDP和科学技术水平都与美国有着相当的差距,但依靠毛泽东思想,依靠中国人民的支持,依靠一线人民子弟兵的奋勇和机智,我们同样可以击落美国U-2侦察机和高空无人机,以实际行动拒敌机于国门之外。

  也正是依靠毛泽东思想,依靠中国人民的全力支持,依靠科学技术工作者和人民军队的支持,我们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和援越抗美的伟大胜利,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初步实现了国防工业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取得了“两弹一星”的伟大成果,对美帝国主义形成了战略上的反制和威慑;

  更主要的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建立,让亿万穷苦劳动人民翻身得解放,取得了“军民团结如一家”的大好局面;三线建设大大延展了新中国的战略纵深,“备战备荒为人民”作出了充足的战略准备……

  这是因为这些因素,让当时不可一世的美苏两大帝国主义,对中国望而却步,为新中国迎来了半个世纪的和平发展的机会。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敢战方能言和!

  日本侵华史以及毛泽东时代抵御外敌的历史,为我们今天处理中美关系提供了正反两个方面的镜鉴。

  何去何从?笔者不禁想起钱学森同志的那句话:

  哪天真的能下定反抗美帝,拒绝美帝“教”给我们的资本逻辑和道路的时候,中国人民离胜利就一步之遥了。当然,反抗美帝离不开人民的支持,你不可能一边让人民“996”,一边让人民“奋斗”(见今日第二篇转发推送的文章)。

  沿着毛泽东思想指引的方向“继续前进”,才是对王伟烈士在天之灵的最好告慰。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