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申鹏:另一个“拉姆”?还是骗子?

作者:申鹏 发布时间:2021-02-11 09:46:57 来源:平原公子 字体:   |    |  

  最近有个叫做马金瑜的女记者,写了篇文章,叫做《另一个拉姆》,她把自己比喻成曾经被家暴而死的藏族女网红“拉姆”。

  这位马女士曾是一线城市工作的前女记者,声称“为爱远嫁青海”,8年后发长文称多次遭家暴,还发现丈夫出轨。

  文章写得极惨,在她描述中:她是因为爱情,一冲动嫁给了阳光帅气的青海藏民“扎西”,但是婚后,她经常被她得丈夫“扎西”(谢徳成)打得尿失禁,眼睛血肿,一个月后她男人偷情又被她抓住,结果反而是她被踢得下身流血......面对这样的“渣男”,马女士依然和他一起生活了8年,并且生下了三个孩子。

  这个故事非常能够打动人,因为它讲述了一个“文青”女记者,为爱远赴边疆,追求诗与远方,最终又被长期家暴、凌虐的故事,很容易引起共情,被煽动起男女对立、民族对立的情绪。

  但是我们查一下资料就可以发现问题:

  马金瑜,回族人,1978年出生在新疆,是兵团子弟,2000年进入媒体圈,曾在新京报、南方人物周刊、南方都市报等新闻媒体当了14年记者,获过亚洲新闻奖等媒体大奖。

  她的丈夫“扎西”,原名谢德成,汉族人,40岁,13岁起就跟着父亲在青藏高原上养蜂。新京报2015年的报道曾说马金喻“嫁给了扎西,一位青海的藏族牧民”,可人家是明明白白的汉人.....

1.png

  他们相识47天就闪婚了,当时马金瑜的采访中是这么说的:“七月的青海很美,草原上开满油菜花,蜜蜂嗡嗡到处飞,让我晕晕乎乎的。两个人见面以后,马金瑜心里咯噔了一下,扎西也是同样的感受。他后来告诉马金瑜说,见了你之后,我去菩萨那里祈求,说这可能是我未来的媳妇,希望她保佑你一路平安。“”扎西身上最吸引马金瑜的特质是善良,’他的心里特别干净,像山上的泉水一样’。”

  当年新京报、南方的报道,可都是正面描写,把那个男人叫做”扎西“,马金瑜在记者的笔下,不但是远嫁藏区的女文青,还是立志于“扶贫”、“建设边疆”的好青年。

2.png

3.png

4.png

  但是,在如今新京报的报道中,“扎西”却变成了家暴男谢徳成,

5.png

  更有意思的是,马金瑜爆料之后,当地妇联一直积极联系马金瑜,但是马金瑜留下的电话一直都是空号无法联系。现在反而积极接受调查的是其丈夫谢徳成。

  谢徳成那边的说法就更有意思了:他只是有一次因为马金瑜不尊重老人,打过她一巴掌,其本人更是遭受了马金瑜的家暴,鼻梁骨被打折,脸被打伤,(丈夫140斤,马金瑜200斤)。并且从2018年开始,马金瑜就已经带着三个孩子离开了,两人并未离婚。

  更夸张的是,谢徳成透露,家里所有的财政大权都是有马金瑜掌握,其父亲通过马金瑜电商卖蜂蜜的钱也全部都有马金瑜掌控,此前马金瑜以家人生病为由给其娘家数10万巨款,2018年,马金瑜携款带子出走,真正受害的是谢徳成,目前人财两空。

  当年马金瑜留在青海,是因为有“事业”,2012年,夫妻二人“从青海富硒蒜种植基地收购了几吨富硒紫皮蒜,晾干后在网上销售”,马金瑜说这个东西“防癌”。

  “2013年他们通过外地考察,开办了微店草原珍珠,主要销售青海特色产品,如牛羊肉、黄菇、洋芋、大蒜、花椒、小菜籽油、青稞、燕麦等。因为诚信经营、商品货真价实赢得了很多顾客的称赞。“

  2015年2月2日,马金瑜注册了“深圳扎西和卓玛的家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有公司100%股权,担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监事是马金琦,应该是她的弟弟。从经营范围上看,这个公司主要做的就是她说的“手工皂”。

  说到底,马女士在青海主要是做“微商”的,淘宝还可以搜到她的店子,只不过口碑不太好,大家都在说她不发货。

6.png

7.jpg

  更有意思的是,在最近红星新闻采访的一篇报道中,有知情人士透露:马金瑜写作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给债主们一个交代,因为马金瑜负债超过百万。

  同时,他还透露,的确存在一个马金瑜此前借钱对象共同组成的“讨债群”,但自己是将钱补贴给她,她不必还,因此不在“讨债”群内。该孙姓朋友的朋友圈还透露,目前马金瑜从商欠下新知旧友超过100万元的债务。

8.jpg

  这群“侠肝义胆”的朋友,目前组成了帮扶团队帮助她售卖黄菇,马金瑜已有基金公司帮忙参与管理的帮扶账号,社会可直接通过该基金账号向金瑜捐款。

9.jpg

  讲清楚,到底是家暴,还是欠债缺钱?

  家暴应当报警、离婚、整个社会舆论都会帮你;欠债应当老老实实打工还钱,这是两码事,不能放在一起演苦情戏,不能白嫖公众的感情和金钱。

  一开始大家以为是“第二个拉姆”。

  后来大家以为是女文青遇上了“假藏民”。

  再后来大家发现居然是生意人之间的生意纠纷……

  当初正面宣传的时候,是女文青嫁给了阳光纯朴的青海养蜂人“扎西”;现在哭哭啼啼写苦情文的时候,就是女作家在大山里被假藏民“谢德成”家暴?

  前几天哭着喊着卖惨的时候,说是“第二个拉姆”,搞的网上很多正义之士恨不得杀到青海把她救出魔窟;结果转眼之间,就要“重启写作”,还和一帮朋友搞出了什么“金瑜帮扶计划”,要在网上众筹集资?

  不是,姐姐,你们这营销也太生硬了。

  您到底是要离婚?还是要钱?以你南方系大记者的资历、人脉和手段,诗与远方也好,面包和爱情也罢,哪有干不成的?又何必把自己包装成可怜的“拉姆”呢?

  大家一扒她的生意,发现她可能不但过得不悲惨,反而过得挺滋润,欠百万的债,那就不算欠债,那叫“接受投资”。她在山里面开网店卖产品,雇佣劳动力,做的是资本家的买卖。她从前的同事、领导,也一直和她有来往,著名的“洪峰”老师,也为她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拉姆之死以外》,“洪峰老师”的“珞妮山庄”(大家直接搜关键词),还雇女大学生粉丝做“厨房里的姑娘”,把年轻孩子当奴工使用……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啊。

10.png

11.jpg

12.jpg

13.jpg

14.png

15.jpg

  大家如果再看看“洪峰老师”的朋友圈子,就会发现更有意思的事情,因为你们熟悉的汪主席出现了。

16.png

17.png

  不得不说,什么作家啊、媒体人啊,真是圈子广、朋友多,干点什么,都有人一起帮他们吹捧,都有人替他们撑腰,会写文章、有话语权就是了不起啊,搞微商赚钱,可以吹成为爱远嫁大山;欠债缺钱了,可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自己是“另一个拉姆”,是善良的被害者,煽情炒作之后还能帮她网上众筹。

  大家看多了这种把戏,就会对真正的悲惨人生心存疑虑,就会对那些真的被家暴、被欺辱的女性生存现状心存疑虑。

  这就成了“狼来了”,这就是来骗,来偷袭大家的良心和感情,不讲武德,把善良的大众当傻子,搞得舆论上一地鸡毛,让更多人忽视了边远地区女性的生活现状,让大家忽略了真正的家暴问题。

  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女性之敌”。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