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讨论须确定概念定义—与名哲磋商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21-01-13 15:43:3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我赞同王丽华的观点,哲学讨论必须首先确定概念和定义。否则没有共同基础,谈得不是一个东西,连简单逻辑都没了前提。这是没法进行讨论的。把你的第一部分抽象归纳出来1.科学是自发的2.科学决定了意识、劳动和人的产生。3.哲学是个特殊的科学。关于科学与自然科学没下定义,后面又提出一个实证科学,还是没有定义和表述。总体是由个体构成,个体概念没确定,这总体概念,就是一锅粥。对你提出的东西只能连蒙带猜。

  第一项科学是人‘自发’产生。这个问题,我按‘自然科学’理解。你的自发科学可能把感性生活中,那种知道如何做工具类的物,却无法阐述其道理的技术当成科学了。技术是熟能生巧的劳动习惯,感性的三维立体制作活动。科学是头脑中的理性思维,并把他记录为平面的二维纸上的东西,这是外延不同。而内涵,科学以感性验证的多处可重复的事例为逻辑前提,进行理性推理演绎。只有这样,技术丢失可以复活,他有原理可依据,推演还原。

  中国到唐朝去掉中间的短命王朝,经过秦汉晋隋,战争朝代更迭,使得农用工具失传,需要长久时间复原,大大的降低生产力,这就是我们科学不发达,没有传承的后果。造成科学迟缓的原因需要多方面探讨研究,不是此处重点。但说科学是自发的没有历史依据。从西欧发展看,也没这样的历史。我只能说,是你自己杜撰的结论。

  西欧所有的科学产生于哲学,最初连数学都属于哲学家必备的知识,十五世纪后科学才从哲学里逐渐剥离。哲学用了三百多年才产下科学之子。科学不是手工制作匠的产物,也不是感性物质劳动能够自发产生的。感性认知到科学认知具有很长的距离,1.是历史时空2.是劳动者的感性汇聚到理论家手里,还需要归纳总结过程。这是劳动阶级到统治附属阶级的翻越。历史不是自主意识的随意规定。

  文明社会的劳动创造,并非决定于科学。从奴隶到封建社会的许多劳动过程并不科学,而是一种劳动者的传承。他们被剥夺了文字认知的机会,传承多半是口口相传。靠感性经验而非理性科学,几乎没有书本,逻辑推导。

  你推崇的哲学是有意识做人不全面,还要加上有意识做事,更要结合感性社会活动,不然只能演变成主观唯心主义。

  把哲学作为科学,200年前黑格尔就是这样的思路。他是把物质化为本质,认为人的抽象思维把握了人之外的客体对象;本质是意识的延展,客体(实体)这是思维意识延展,思维意识与客体对象的矛盾消失,主客体矛盾弥合,主体思维与客观实体重合。一句话,化物质为思维意识,这是黑格尔变戏法(辩证法)的本质。

  而唯物论则相反,把思维化解为物质,解决主客分裂对立矛盾。两种哲学面临同一困境,主客两分对立的问题:人与自然矛盾,思维意识与物质实体矛盾。解决办法是把主客化成一体。黑格尔是把客化为主,唯物论是把主化为客。本质消灭现实存在的对立面,化成自己坚持的哲学本体。这两种哲学都没有正确解答笛卡尔哲学谜题,除了时代影响,主要是思维方式,没有脱离单独理性的牢笼,只有思维抽象没有与感性存在结合。两种哲学看起来对立,思维有一致性,把抽象思维‘本质’外化为物性。人之外的客观存在,两种哲学都不是当做感性的实际存在,他们要对此给出一个抽象的定义。哲学家认为自己定义准确,科学家则不断证伪。【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揭示了哲学家与科学家的矛盾。】哲学家这种抽象定义为科学不断证伪和嘲笑,问题就在于妄想以当时节点的认知,抽象出外部的所有本质认知。这种绝对的真理认知为恩格斯否定,相关论述在《费尔巴哈·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我想名哲肯定读过,我就不详细列出处了。

  叙述如此累赘,就是想系统一点,以免名哲批评我‘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让人摸不着头尾。马克思解决笛卡尔谜题是另外的思路:理性与感性结合,经典规范:‘现实的个人’之解析。

  认识论上的辩证法,本质上是黑格尔的客观唯心主义。这是吴宪达哲学的根本缺陷。没人敢质疑认识论的辩证法,他就立于不败之地。因为这一套玩意是建国后苏联的‘圣经’,是不容质疑的。解放前,毛泽东避开缺陷,只讲对中国有用的。他敢质疑,中国共产党必然四分五裂。建国后1960年,他在长篇谈话中质疑,至今都无人重视哲学价值,只把他的谈话当成经济学的见识。中国人哲学敏锐性差,因为中国哲学理性被压制消灭2000年,没有传统和根基。

  从梁启超启蒙到现在不过120年,两个甲子。毛泽东谈话至今才一个甲子,建国后尤其是1958年后,他的思想被否定。哲学的参天大树从根子上被铲除。中国哲学基本是教条方式,与哲学思维背道而驰。黑格尔被捧上天,不见马克思。多数人不知道马克思的人化自然世界观,马克思辩证法在中国默默无闻。辩证法与世界观紧密相连,有何种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辩证法。世界观错误,认识论必然错,反过来说同样成立。这些观点我重复多次,本体论比较文章写过无数篇,自己都烦了,知音才三两个。所以我就不在此费笔墨,干脆‘教条’一回,把马克思恩格斯的观点摘录下来,出处马克思主义哲学圣经---马恩共同著作的《德意志意识形态·费尔巴哈章》:

  “思想、观念、意识的生产最初是直接与人们的物质活动,与人们的物质交往,与现实生活的语言交织在一起的。人们的想象、思维、精神交往在这里还是人们物质行动的直接产物。···意识[dasBewuβtsein] 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dasbewu βteSein],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1995版《马恩选集第一卷》72页)。

  名哲的哲学主体是不固定的,一会是人,一会是自然。承认哲学主体是人,认识论上却把自然做主体。前几年一位网友指出此类哲学的矛盾,名义上人是主体,实际认知上却从物质自然开始。客体随时成为主体,这不就是黑格尔客观唯心论的本质吗?唯物论与唯心论在思维抽象上有一致性,包含唯心论的本质。

  唯物论从自然到动物,从费尔巴哈到黑格尔,绕过马克思的劳动本体论,完成了所谓的辩证唯物论或唯物辩证法。物质自然世界观嫁接到黑格尔的辩证法,这就是唯物辩证法的思维路线。为此笔者去年双十日,专门发表了一篇《唯物主义和辩证法批判》,阐述了这种错误世界观与错误辩证法的嫁接。只有张华一个人认真看了,并与我讨论。我们习惯了教条,反感批判思维。这方面可以说,刘光晨与我是异类。不能说,我们的观点都对,但是我们清除了绝对崇拜,用反思的哲学精神对待遗产。确立了主体学是一大进展,本体学上虽有分歧但也有相当的长进。

  批判我二人者,也就名哲思路清晰一些,还能进行一些讨论。其他人不是指出我们思维路线和内洽问题,而是指责我们背叛了谁,反对谁。这样批判不属于哲学思维,而是政治标准。或者叫强词夺理。当年骗我们走上歧路的,不正是这样的方式,教条唯一的哲学吗?他们把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顶在头上,贩卖的确实资产阶级理论。我是没看出来,接触哲学时间与吴宪达一样早,直到十年前才咂摸‘唯一’哲学荒谬。其主体是物质自然,本体以认识论在前,然后才是实践论。这与名哲你的思维路线是一样的。

  学得的不在长短,关键得有哲学思维。不借助主体论,本体论,分辨不清马克思哲学与唯物论和唯心论差异。还得学点哲学思想历史,读黑格尔,费尔巴哈,古典经济学,科学等。我读了五年,结合现实生活,才把自己从固有的思维,传统教材解放出来。我不相信三言两语能改变谁的思维,参与讨论是为了获得启迪,从对立面寻找自己思维的缺陷。凡是以真理、正确自居的,号称真理传声筒的,理论百分百存在缺陷。包括我自己,一旦处于狂妄状态,就露出猴子的红屁股。

  没能全部答复你,情绪低落,怀疑自己的努力耕耘全无用处。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