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台湾问题的解决应该立足于不给历史留隐患,不为后代种祸根

作者:jyf5512 发布时间:2020-09-26 08:28:02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台湾问题的解决应该立足于不给历史留隐患,不为后代种祸根

  近一个时期,美台勾联的事件在增多,我方有针对性的进行了多次军演,大陆内部武统的声音日益高涨。可以说,美台的勾联每多一次,就倒逼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步伐向前迈进一步。现在已经到了台湾解放后,明确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和管理模式治理台湾的时候了。在这方面,当前除了“一国两制”说外,鲜有深入讨论的声音,而这个问题恰恰是十分重要的,其重要的程度要远远大于以何种方式解决台湾的问题,因此完全有必要做些分析研究。

  一、台湾问题的实质是什么?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弄清这几个问题:第一,当前的台湾与祖国是处在分离的状态吗?答曰:不是。因为“二战”结束后,根据《开罗宣言》的规定,中、美、英三国对日作战的目的在于制止和惩罚日本的侵略;“剥夺日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在太平洋上夺得或占领的一切岛屿”,使日本强占的中国领土,例如东北地区、台湾和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国”,《波茨坦公告》对此又进行了确认,从而结束了日本对台湾长达五十年的殖民统治,使台湾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至今没有离开过。因此,台湾问题从根本上说继续完成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遗留的任务,并不是所谓“回归”和“统一”的问题,而是解放的问题,是消灭或肃清反动势力,解放人民大众的问题,别无他解!第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是什么关系?答曰:是更迭的关系。看看1971年10月第26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2758号决议内容就明白了,《决议》规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请注意,这里为什么说是“蒋介石的代表”,而不是所谓“中华民国的代表”?因为根据相关《国际法》的规定,从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所谓的“中华民国”自然消亡,不复存在。今天在台湾的什么“中华民国”完全是一个非法的、已丧失了任何合法性的存在!而躲在这样一个虚幻的躯壳里的国民党还煞有介事地要与我进行“对等”谈判,岂不是笑话!第三,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三者是什么关系?答曰:“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目前,所有与我建交的国家,都必须在建交文件里承认并写明这三句话。这三句话是一个完整的整体,缺一不可。任何人、任何势力企图模糊、改变这一原则都是不被允许的。

  台湾问题的产生是由于我们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没有彻底完成而形成的历史遗留问题,今天的局面是由于台湾内部的反动势力勾结美帝国主义进行干涉造成的,导使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没有能够实现对台湾地区的管辖。因此,台湾问题的实质是继续完成历史遗留的革命任务,推翻反动统治,实现和落实中央治权对台湾地区管辖的问题。实现这一目标可以用北平方式,也可以用天津方式加以解决,这完全是属于中国的内部事务。对于这样的国内事务,第一,不容任何外部势力的干涉,甚至都可以不必考虑任何他国的立场和态度,这是我们的“家事”。第二,在坚持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即坚持“九二共识”),台湾当局可以就台湾的前途等问题同中国共产党进行商谈。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一晃过去快三十年了,连“九二共识”中的“一中同表”还是“一中各表”,甚至是否存在所谓的“九二共识”都还没有达成普遍的共识呢。可见,台湾方面根本没有想解决问题的诚意。第三,怎么办呢?很简单,台湾问题事关中国崛起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可能无限期的拖下去,中央下决心推进就是了,现在已经到了启动解决台湾问题程序的时候了,至于采取什么方式,当然是依法从快处理了,能和则和,该武则武,国家有足够的法律武器和实力解决这个问题。

  二、当前,对台湾实行“一国两制”政策的条件已不再具备

  关于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构想,最早是1982年1月由邓小平明确提出来的。1983年6月,他又对“一国两制”的内容做了进一步的阐释。此后,“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构想逐渐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中国政府解决台湾问题的一项基本国策。关于“一国两制”的基本点,主要包含四项内容:一是一个中国。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这是举世公认实,也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二是两制并存。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台湾的资本主义制度,实行长期共存,共同发展,谁也不吃掉谁。三是高度自治。统一后,台湾将成为特别行政区,它拥有在台湾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党、政、军、经、财等事宜都自行管理;可以同外国签订商务、文化等协定,享有一定的外事权;有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军队也不派行政人员驻台。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台湾各界的代表人士还可以出任国家政权机构的领导职务,参与全国事务的管理。四是和平谈判。通过接触谈判,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但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

  如何评价“一国两制”的构想和政策呢?窃以为:第一,这一构想显示了中国共产党解决台湾问题的最大诚意。看看上述内容,可以做这样的简单理解,只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台湾插上五星红旗,其他一切基本照旧。看来在解决台湾的问题上,我们真的是做了最大的让步,已经到了让无可让的地步。看看古今中外解决这类问题,哪个国家能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第二,这一构想也表达了中国共产党对国民党在解决台湾问题上的最大善意。从历史上看,国共两党之间的关系是非常特殊的,两度合作,两度内战,杀得天昏地暗,世所罕见。众所周知,国民党在大陆当政时期,对共产党采取的是赶尽杀绝的残忍政策,无数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他们杀害,仅毛主席一家就有5位亲人牺牲在国民党的手里。可以说,共产党对国民党有着血海深仇!但是,为了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复兴,中国共产党以其博大的胸怀捐弃前嫌,开出了令人咋舌的宽泛条件来解决台湾问题,还做出了1949年以前在大陆犯罪跑到台湾去的人不再追诉的决定,也就是说,对国民党在大陆所犯的罪行、欠下的血债一笔勾销了。试问,天底下有过这样的事情吗?第三,国民党何德何能承受“一国两制”这如此巨大的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国民党统治中国22年,战乱频仍,民生凋敝,国破家亡,中华民族险些跌入亡国灭种而万劫不复的深渊。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昭彰,内战内行、外战外行,阿斗式的政党居然还厚着脸皮披着没有任何法律地位的“中华民国”外衣与我进行所谓的“对等谈判”,真是天下奇观。

  尽管如此,三十多年以来我们还是一直努力用“一国两制”的构想同国民党商谈解决台湾问题。但令人可叹可气的是,国民党的遗老遗少们却还在做着“光复大陆”的春秋大梦,以至于对共产党送去的巨大蛋糕视而不见。现在,历史已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世界的形势、台湾的形势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因此,解决台湾问题的策略方针也必然要与时俱进的加以调整。总的看,实施“一国两制”构想的环境和条件已不具备。表现在:

  第一,美国的态度和政策。把台湾作为遏制中国的一个棋子是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及历届政府的一贯政策,其基本态度是两岸不独、不统、不战,维持现状不变。但特朗普上台后,开始变本加厉的违背中美之间关于台湾问题的三个“公报”精神和原则,从2017年以来,他们先后出台了包括《与台湾交往法》、《台北法案》等九个涉台法律和文件,破坏台海地区的和平稳定,粗暴干涉中国的内政。最近,他们又频繁地向台湾出售武器,经常派战机对我抵近侦察,加剧紧张局势;美国务院的两名高官又高调访台,打破了中美建交以来美政府官员不到访台湾的记录,个别高官甚至表达了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的观点。美国政府这些倒行逆施的行径严重地破坏了两岸和平发展的局面,使得实施“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外部条件几近丧失。

  第二,国民党的情况。从国民党的实际情况看,蒋经国逝世以来,历届掌门人一个不如一个,党内派系纷争,相互倾轧,日渐失去领导能力,先后两次大选失败,失去岛内政权。特别是近次大选,本来形势极好的选情,国民党坐失良机,一手好牌被玩得稀烂,使得蔡英文逆袭。这一切都充分表明,国民党在台湾已失去民心,百年老店已经衰败并开始坐上下行的过山车堕入颓势的深渊;新任党魁至今拿不出振兴本党和顺应历史潮流的正确政纲,亦系一个纨绔子弟、不堪大任的现代阿斗。试想,这样一个行将就木的脑死亡政党怎能承接得起“一国两制”中华崛起之任呢?

  第三,民进党的存在。本来笔者不屑于谈论民进党,因为它没有资格让我浪费笔墨,但是为了说明问题,就在此姑且评论几句。民进党在台湾就是一个奇葩的存在。首先,正如前文表述过的,本来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所谓的中华民国就是一个丧失了合法性的非法存在,而民进党是一个公开宣称以台独为纲领的政党。对这样的政党,退一万步说,在所谓“中华民国宪法”面前也是违宪的,奇怪的是它居然能堂而皇之的存在且不断壮大,这难道不奇葩吗?其次,民进党的党魁居然还能当上非法存在的“中华民国”的非法“总统”,我就奇了怪了,陈水扁和蔡英文在那个连他们自己都不符合的并且已经是失效了的“宪法”面前是怎么宣的誓呢?再次,这样的奇葩事情,在台湾的政党和其他势力怎么就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呢?据说,当年民进党刚刚萌芽的时候,曾经遭受过经国先生的打压,后来经国先生不在了,眼见民进党坐大成势,包括国民党在内的岛内政治势力,你们都在干什么呢?民进党有今天,难道不是你们养痈遗患的恶果吗?对这样的事情翻翻古今中外的历史,谁家有此等不堪一说的政治丑事!就是这样的一个奇葩的存在,当前居然盘踞在台湾地区当政的地位,甚至由于国民党的昏无能,不排除其有长期当政的可能。由于民进党甚至与我党对话的资格都没有,更何谈我们对他们实施什么“一国两制”呢。因此,当前解决台湾问题就陷入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窘境,在台湾当政的民进党,与我们彼此没有对话的可能,国民党又不愿、不想,甚至不能接受我党的主张,既使接受了,由于他们处在在野的地位,也无法实施。当前,民进党正在挟洋自重,推着台独的独轮车疾速前行,两岸和平的局面即将崩塌。在上述情况下,原有的对台湾未来的构想当然就不具备落实的条件了。

  三、台湾问题的解决必须确保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

  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全体中国人民的百年梦想,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新时代的历史使命。而实现民族复兴的一个重要条件是国家的统一,民族的和睦,人民的团结和社会的繁荣稳定。台湾问题的彻底解决是实现民族复兴的重要体现。因此,现在开始谋划台湾的未来前途,必须立足于一步到位、彻底解决,而不能给历史留遗患、给后代种祸根。

  第一,香港“一国两制”的模式不适合台湾。首先是性质不同。 香港是外交和国家主权问题,而台湾是内政问题。内政问题的操作空间更大,自主性更强。其次,国际地位不同。香港是国际航运中心,是国际金融中心,是国际自由港和外贸中心。为了确保香港的繁荣稳定,原有的政治、经济、社会、法律等体制必须保持不变,否则这些机构无法正常运行,而台湾不具备这样的国际性地位。再次,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的改革开放刚刚开始,香港还是国家对外联系的窗口,是实现资金、货物和技术对外交流的渠道。台湾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具备这样的作用。所以,对台湾未来的制度安排,不能简单比照香港进行复制。

  第二,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家务必强大。当前,世界正在经历剧烈的变化,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一场关乎国运的历史性大较量。哪个国家在这场大变局中能够胜出,关键的因素是国家是否强大,而国家强大的标志不仅是经济、军事等硬件实力,国家的社会制度、领导结构、治理体制、运行机制等制度性因素有时更重要。这次抗击新冠疫情对世界上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就是个很好的检验,中国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相比,我们的社会制度和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等都具有明显的优势。台湾问题解决后的制度设计必须要与大陆一致,这样才能使国家的实力产生倍增效应,而不是掣肘和拖累效应,从而使我们在百年变局中稳操胜券。

  第三,包括香港在内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教训启示我们,国家社会治理体制的不统一、不完整、实施的不彻底,是未来可能产生动乱的巨大隐患和祸根。从历史上看,由于历史、宗教、民族、文化、传统、及殖民主义的原因,一些国家在实现统一的过程中,遇到的矛盾不能够彻底解决,不得不在一国的前提下采取复合制的国家形式,有的虽然是单一制国家,但是也允许国内的个别地区实行所谓的“高度自治”。这种状态当时看是解决国家统一问题的好办法,但留下的隐患是巨大的,国内外形势稍有变化就会出现分离主义倾向直至动乱和暴乱。如我们的香港、俄罗斯的车臣、英国的苏格兰、加拿大的魁北克、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等,这种教训俯拾即是,太多了。我们今天解决台湾问题的形势与三十多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解放台湾的决心和能力不存在任何问题,对台湾未来制度性安排的主导权百分之百的掌握在我们手里,所以,我们一定要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国家的统一和长治久安负责的态度做好设计和安排,绝不留后患。如果不顾已经变化了的形势,还是刻舟求剑似的实行所谓“一国两制”,则无异于是“划江而治”,必将在历史上留下千古骂名。我们绝不该重复农夫与蛇的故事,而是要坚定的践行毛主席当年说的:“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第四,让广大台湾同胞与大陆人民共享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共享社会主义祖国的荣耀和尊严符合他们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百多年来,由于外部势力的原因台湾地区多次与祖国分离,命运多舛。今天,让台湾地区2380万同胞彻底从资本主义的压迫下解放出来的历史任务就在共产党人的肩上,我们一定会圆满的完成这一任务。台湾解放以后,台湾同胞和大陆人民一样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将彻底结束被剥削被压迫的历史。台湾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将采取坚决的措施,彻底肃清反动势力的残余,扫除各种黑恶势力和旧社会的残渣余孽,还广大同胞一个晴朗的天空。台湾解放以后,标志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又向前跨跃出了巨大一步,新中国实现了空前的大团结、大统一,将以更加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广大台湾同胞从此将告别“小国寡民”的卑微境遇,与大陆人民一道共享伟大祖国的荣耀与幸福,这些是广大台湾同胞最大、最根本、最长远的利益。

  总之,解放台湾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历史责任,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或缺的历史任务,我们应该抓住机遇,奋发有为,完成好这一无愧于历史,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后代的神圣历史使命。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微信扫一扫,进入读者交流群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