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申鹏:曲婉婷又在喊她妈的冤

作者:申鹏 发布时间:2020-09-25 08:05:24 来源:平原公子 字体:   |    |  

  每年这个时候,远在加拿大的“云孝子”曲婉婷,就会跳出来喊她妈的冤。

  她妈妈张明杰贪污3.5亿,被判了死刑,曲婉婷今年微博发文说:“6周年无果,继续努力保持一颗相信正义的心。”

  既然她谈到了正义,我们今天就来谈一谈“正义”。

  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是国家公职人员,曾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她具体做了什么事?简单说,就是把价值23亿的国企,评估成了负资产,以6000多万的价格贱卖给了注册资本只有50万的私营企业皮包公司,侵吞了国有资产,还骗取了3.5亿征地费,那些被买断工龄的国企工人的安家费退休金,还被张明杰揣进自己的兜里,到现在还没有还回来。

  在1999年的时候,人均工资只有一千多的时候,张明杰给女儿曲婉婷买了一架钢琴,当年的钢琴多少钱?相信看过电影《钢的琴》的读者都知道。后来,张明杰还送曲婉婷去加拿大音乐学院上学,一年学费20多万,一读就是九年。后来曲婉婷回国开演唱会,没人买票,张明杰就先把一张张几百上千的门票买下来,然后白送出去,请人来听她的演唱会。这种大手笔,是一个普通母亲、一个公务员能够实现的吗?

640.jpg

640-(1).jpg

  2014年9月22日,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被哈尔滨市纪委带走,7天后被市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三项罪名批准逮捕,涉案金额高达3.5亿。

  2002年,张明杰任哈尔滨市道里区人民政府副区长,主管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国有企业改制工作,当年的国企改制,可是个大工程、大生意,很多人想着从中获利。因为很多国企看起来经营不善,但真实资产是被低估的,那些当年看起来不起眼的土地、厂房、设备、矿藏、技术骨干、国有银行贷款,都是后来经济发展浪潮中私营企业家们发财的原始资本。他们的原始积累,来得很容易。

  当年有一种很简单的侵吞国有资产的方法,就是先成立一个私营小公司,然后把国企评估为负资产,最终以小博大收购国企资产。

  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是一个国有企业,名下有大量的企业用地,有154万平方米,当时的哈尔滨市政府准备把这块地进行商业出售,光土地使用权就价值23亿。

  2009年,张明杰通过各种手段,欺下瞒上,把这块价值23亿的土地,评估成了负资产,以6160万的价格贱卖给了注册资本只有50万的“东江科技”。贱卖了国企土地之后,张明杰又把资产从“东江科技”转移到一家地产公司“先发置业”去了,这两家公司的老板都叫魏奇。而张明杰的亲哥张明喆和侄子张宇都在魏奇的公司任职,张明喆还是“先发置业”的副总经理。

  2010年至2011年间,张明杰与王绍玉、魏奇合谋,在哈尔滨市哈齐铁路客运专线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哈尔滨市土地储备中心、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过程中,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征地款共计3.4985亿元。也就是说,这块价值23亿的土地早就被张明杰贱卖给了自己人的公司,根本不存在了,却还骗取了国家3.5亿的征地款。

  其实,贱卖、侵吞国有企业土地也就罢了,骗取3.5亿征地款也就罢了,最丧尽天良的是——张明杰还吞了国企工人的血汗钱安置费,当初那贱卖土地的6160万元,并没有发到原种场的工人手中,而是将6160万元人民币违规转入由东江公司实际控制的以原种场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直到现在,还有1146万人民币没有归还。

  这1146万人民币,是数千国企退休工人的安置费,是大家养家糊口的救命钱,张明杰贪污受贿、贱卖国企土地、侵吞国有资产、却把那些曾经为了建设国家奉献了自己一生的国企工人,当作”包袱“轻轻松松甩掉了,断了数千家庭的生计。当年种场有566名职工被违规解聘,那些工龄接近20年的老职工,遣散费不足2000元。大家失业之后,没有退休金,没有安置费,没有一分钱收入,在零下几十度的哈尔滨冬天,这些”被下岗“的国企工人们生活有多艰难?可想而知。其中有一名职工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上吊自杀,真是人间悲剧。

640.webp-(1).jpg

  张明杰挣来的这每一分钱,都沾着国企工人的血,曲婉婷这”干干净净“的歌手人生,就是靠母亲血淋淋原始积累的人血馒头喂养出来的。曲婉婷在国外潇洒地活着,弹着琴唱着歌,大概从未想起过那些被她母亲用权力欺凌的人们、那些被抛弃在冰天雪地里的东北国企老工人。

640.webp-(2).jpg

640.webp-(3).jpg

  曲婉婷在2015年接受哥伦比亚大学采访的时候说:“母亲是我的英雄,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

  她当然要感谢她的母亲,没有张明杰的钱,她岂能坐拥巨额财富,接受精英教育,成为流行歌手,在国外逍遥自在,一边以泪洗面感谢自己的“英雄母亲”,一边和温哥华市长大秀恩爱?

  当年有很多“张明杰”,在国企改制、股权改制的过程中,轻松把公有的资产套出来,成立新的私营企业,利用政策、权力、信息差,大肆抄底、侵吞社会优质资产,甩掉国企工人这些“历史的包袱”,一跃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从厂长、主任、书记,变成董事长、企业家。

  其实,我从来不反对有人因为历史的转折而发家致富,如果这些富人能够用“巧取”来的财富,去发展当地产业,提升当地经济水平,创造就业,先富带动后富,让所有人都能在发展中受益,那我无话可说,这确实是了不起的企业家和先行者。

  但有太多的人,像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这样,损公肥私,侵吞国家的土地和财富,罔顾国企职工的生存,罔顾当地经济的发展,把带血的财富,转移到国外,只为了自己和子女的前途。他们现在享受的一切优越生活,他们在海外的房产、投资,他们的子女学艺术、玩音乐、当歌手......都来自东北人民的民脂民膏,他们对国家、对东北、对人民却丝毫不需要承担责任。

  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说过一句名言:“我必须从事军事和政治,我的儿子才有选择学习数学、航海、地理、天文等知识的权利,他的孩子才有资格去搞绘画、诗歌、音乐......”

  这句话翻译翻译就是:“我杀人放火当强盗,完成原始积累,我的孩子才有资格去成为学者大师,我孩子的孩子才有资格去玩音乐和艺术......成为上等人。"

  这就是所谓的:“三代出贵族!”

  所以,曲婉婷当然感谢她的母亲,她每年在网上嚎丧,扮演者云孝子,但她相信个鬼的正义,她妈贪腐工人的血汗钱退休金、侵吞数亿国有资产,所以她坐牢、还钱、谢罪才是最大的正义。

  看过《沉默的真相》的同学应该清楚,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这种国家公职人员,最大的危害不是贪了多少钱,而是在那个过程中,勾结了“孙传福”、“胡一浪”这样的黑恶势力,把国有资产贱价出卖,造就了一大批“优秀企业家”和“时代富豪”,却把无数国企工人当垃圾一样抛弃了,这中间,不知道发生了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他们银行账户里的每一个数字,都是工人阶级的血泪。

  她用巧取豪夺来的财富,供养了曲婉婷这样的女儿,让她像豪门精英一样受教育,学艺术,当歌手,搞音乐,出国留学,嫁给加拿大白人温哥华市长,一边感谢母亲,一边唱着“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做着“远距离云孝子”,还敢问共和国要什么“正义”?

  共和国的正义,正在于走社会主义道路、保护大多数、惩恶扬善、追求公平!

  张明杰这种吃饭砸锅、损公肥私、挖社会主义墙角的贪官,能够被依法关进大牢,成为万人唾骂的罪犯,才是工人阶级、工农群众要的正义。我之所以爱这个国家,相信社会主义,相信我们的未来,就是因为能够看到张明杰这种人受到惩罚。

  我期待更多的张明杰受到惩罚,我期待更多的曲婉婷无枝可依,遭万人唾弃,这才是“人间正道是沧桑”。

  不要觉得坐个牢就能抵3.5亿和数百下岗工人的人生,钱是钱,人是人。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