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理性与感性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20-09-11 07:41:19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感性是人的物质反映及活动能力。五官意识代表人的物质反映,行为活动是人的物质力直接表现形式。再进一步,人的情感,高兴与沮丧等复杂心理活动也属于感性活动范畴。如果细分析,情感意识带有社会传承性、带有部分一致性认可,在此基础上的理性规范。从反映形式看,是人的直接意识反映。按费尔巴哈哲学规定,直接的、下意识反映是感性意识,不属于自由的生命意识范畴---思维意识。

  理性是人的思维抽象能力,追求真、一致性和永久性。因此理性剔除暂时性,个别特殊性,承认感性的共性,否定少数差异性,个人的情感不足以成为理性的依据。理性思辨有明确的概念前提,推理的步骤即逻辑,结论合前提和步骤者为真。理性在西欧传统哲学中,表现出对一般感性的否定。理性最初来自思维对感性活动的抽象,由于文明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前,人类活动在低水平的重复,缺乏进展,理性变为经院的呆滞,否定感性活动的无聊折辩。

  感性是人的物质本质反映,理性是人的思维意识特征。二者构成了人的双重本质。

  人的理性自新石器开始,带有明显的思维特征,而文明社会则是人类理性前进的另一个标志。文明社会到资本主义的呆滞是相对以后阶段而言,相对文明社会前,思维进展还是速度飞快。比如该阶段的数学,欧几里得的几何学,空间物理观测。宗教哲学尽管是人的思维曲折反映形式,但依然反映了思维从朦胧到自觉的反映形式。也就是说,人的理性是一个发展的形式,不是固定的概念,随着人的存在活动完善。这是马克思哲学对理性和感性关系的认识,此前的理性对感性排斥,绝对的分割与人的感性存在,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人们批判费尔巴哈哲学,嘲笑其理性夹杂着感性直观,有后者代替前者的趋势。多数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人类理性与感性自觉结合的突破,是人类理性接近真理的自主尝试。在哲学领域,用‘伟大的突破’一点都不夸张。费尔巴哈哲学奠定了马克思哲学的基础,使得马克思能从黑格尔客观唯心主义超越。思维意识从来就不存在‘突飞猛进’,‘跨越式’的发展过程,反而经常出现倒退重复,也就是人们描述为‘螺旋式的发展’。这是与科学异常的特征。拿科学与哲学类别并模糊二者差异,首先没搞清物质与意识的区别,二是没有搞清物质自然与人的运动差异,连带者没搞清动物和自己的差别。

  理性前进的每一步都是对以往思维意识的部分否定,理性的进步是在错误的基础上。理性真理追求‘真’的过程,从来就不是‘重打鼓另开张’,不是对过去理性的全部否定,另起一个体系。谁试图这样做,只能说明其哲学的无知,不了解人类进程,不了解自身具有的思维意识特征。这样的行为表证为异化,从人的全面本质向单纯物质本质倒退,试图重新从动物起源开始。

  理性,是人所具有的一种自觉意识与能力。探究自然,把握世界,追求“真”,是一种理性能力;研究社会,认识自己,崇尚“善”与“美”,也是一种理性能力。我们把前者以自然科学为对象的理性称为“科技理性”,将后者以社会人文为对象的理性称为“价值理性”。二者之间具有内在关联。科技理性只有在价值理性的统摄下才能具有无害于人类的保障,而价值理性只有在科技理性的支撑下才能避免因愚昧带来的不幸。科学不能否定价值判断,不能否定人的特征发展。价值判断也需要符合物质自然客观对理性的修订。物质自然是人类的外在躯体,科学是人的物质本质研究的一致性。换句话说,否定科学就否认了人的物质本质,与物质自然躯体的联系。

  人的存在活动本质,是物质与思维共同作用下,发现自然、利用征服自然,获得相对的自由度。人即是物质的,又存在反物质性,这个反物质性来自人的思维意识特征。灭失人的思维意识,就相当于灭失人的自由度,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科学若在价值判断之上为本,回归到唯物论,以人的思维意识总结物质自然运动,用人的思维本质却否定其特性特征,用着同一物却否定其存在,造成自身理论的不和谐,矛盾与荒谬。这种理性抽象同时否定理性,形成自身背反,有什么真理可言?

  科学与技术是两个概念。科学就其狭义是物质自然轨迹研究,符合人类对外在身体的好奇与关联性研究,具有人类一致性,简称普世性。而技术是在科学基础上,或在人类经验基础上造就的工具和操作传承,势必造成社会各阶层利益的不同分配,在文明社会里表现为阶级利益的对立。技术的早应用就能获得超级利益、利润,不能利益均等,技术没有人类的一致性即普世性。技术可以科学关联,也可能出自实践积累,与科学没有关联。实践出真感知是一定的,但不一定出真理,这就是感性与理性的差异。否则以中国人的聪明,连续不断的社会实践,一定理性第一,哲学真理第一,科学第一,中国怎么会近代落后呢?实践出真理这个结论大可质疑。实践只有在理性引导下,才会呈现‘真’的一致性。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没有科学基础,都是出自实践经验积累。所以中国没科学却有技术。弊端,没有发明的延续扩展性即发散性。所谓举一反三说的是思维的发散性,发散性可以做到三五以上的无限性,人的自由性无限扩展,生产力的累进提高。中国农业格局受限性,经济发展没有持续性,与缺乏科学理性关联。我们的真理追求限制在感性直观范畴,社会秩序包含政体、国体研究进展不大,与我们缺乏理性关联。这并非是我们当初没有理性,而是封建皇朝一统方式给消灭禁锢了。

  一些哲学家说我们不曾有理性的观点是错误的。在欧亚大陆,乃至北非,文明社会前后的环境,大致相同,思维意识起源和发展萌芽有着一致性。差异不单是自然环境,还有社会环境造成的,早熟的文明多数在原地被消灭,即使欧洲思维的祖籍希腊,现在成为落后的地区,无论是思维意识还是物质生产力。从欧亚北非的历史看,现在的落后不代表进入文明社会时就落后,现在先进者在那时反而是落后者。先进与落后是不固定的,中国人不可妄自菲薄。我们是古代文明国家唯一继承者,存在表明我们有延续的特质。我们应该考虑缺失的理性如何补充。对于传统既不能一概否定,也不能一概继承。缺乏理性是我们哲学呆滞,不能产生科学的根本原因。恰当摆布理性,科学与技术、哲学的关系,使得我们尽快追赶落后的距离,防止歧路过多,损失空间与时间。我们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解脱思维意识人为的禁锢,意识到历史的异化歪路,中华文明必将灿烂夺目。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