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建立新文化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20-09-09 08:53:3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中国自周后3000年,政体变革成功的只有秦孝公与商鞅的变法,然后是毛泽东领导的革命。中间王莽的变革失败了,光绪的变革失败了。次一级的财税改革,北宋王安石失败了,明张居正和清雍正成功了,但这二者都是人死政消。秦始皇修长城直接导致政权瓦解,杨广征高丽和修运河毁掉了政权和自己的名声,但好歹长城运河使得后人受益。文化建立和改变则是一次成功的都没有,这是比财政改革艰难,比流血的政体改革还要艰难,比造人间奇迹更艰难的事情。马克思(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为了新文化的建立,从1842年摸索到其逝世,理论建设搞了40年,临死也没有圆满完成。苏联搞了70多年,最后也没证明自己的文化是完善的。

  文化这东西就不是急功近利可以完成的。摸索探索是长期的过程,其涉及到对物质自然认知,反身到人类物质本质认知,还涉及到人类对自身价值的认知,动物类特有的理性思维。在缺乏严谨理性的国度,缺乏逻辑思维基础的国度,这样的过程更长,不能指望其短期会有多大成果。只有一个民族遭受严重的内外挫折,才会使得人们深刻反思,但不能保证反思结果都是正确的。从1840年后到1949年,百年反思,证明多次都是错误的。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才证明毛泽东的道路是正确的。

  1940年一月,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

  我们共产党人,多年以来,不但为中国的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而奋斗,而且为中国的文化革命而奋斗;一切这些的目的,在于建设一个中华民族的新社会和新国家。在这个新社会和新国家中,不但有新政治、新经济,而且有新文化。这就是说,我们不但要把一个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的中国,变为一个政治上自由和经济上繁荣的中国,而且要把一个被旧文化统治因而愚昧落后的中国,变为一个被新文化统治因而文明先进的中国。一句话,我们要建立一个新中国。建立中华民族的新文化,这就是我们在文化领域中的目的。

  ···我们要革除的那种中华民族旧文化中的反动成分。

  ···在中国,事情非常明白,谁能领导人民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谁就能取得人民的信仰,因为人民的死敌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而特别是帝国主义的缘故。

  ···只有民主集中制的政府,才能充分地发挥一切革命人民的意志,也才能最有力量地去反对革命的敌人。“非少数人所得而私”的精神,必须表现在政府和军队的组成中,如果没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就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就叫做政体和国体不相适应。

  大银行、大工业、大商业,归这个共和国的国家所有。“凡本国人及外国人之企业,或有独占的性质,或规模过大为私人之力所不能办者,如银行、铁道、航路之属,由国家经营管理之,使私有资本制度不能操纵国民之生计,此则节制资本之要旨也。”这也是国共合作的国民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中的庄严的声明,这就是新民主主义共和国的经济构成的正确的方针。

  ···

  中国的经济,一定要走“节制资本”和“平均地权”的路,决不能是“少数人所得而私”,决不能让少数资本家少数地主“操纵国民生计”,决不能建立欧美式的资本主义社会,也决不能还是旧的半封建社会。谁要是敢于违反这个方向,他就一定达不到目的,他就自己要碰破头的。

  看了上面毛泽东的话,今人也许能有一定的联想和反思。笔者的反思:文化是政治、经济的映照和灵魂。文化反映了政治经济,同时又能指导政治经济实践。理论是理性思维对现实反思的结晶,能否实现还需要感性的实践活动。文化革命不是依靠自身运动就可以完成的,其根基是感性的经济活动,政治也不过是经济活动的社会秩序反映形式。一句话:文化革命必须在经济活动中才能完成,否则是水中月,镜中花。

  新文化要反映多数人的思维意识与生活意志,改变少数人的利益充当多数人生活标准。核心是改变以往的生产方式与政治秩序。这得在民主集中制下完成,怎样使得精英们表达的是大众意志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关键是使得精英大众化,逐渐消灭二者的界限。这就是著名的‘巴枯宁悖论’。从苏联建国的头八年,有意识分歧之争,也有权力之争,后者多是旧社会糟粕意识的传承。苏联内部斗争留下的传统,对手无论正确与否,失败了的都是反党、反革命。这是否对中国有影响?新中国是个传统农业国家,农民占大多数,生产周期为一年。集中制一旦运用错误,农民需要二到三年才能挽回损失,恢复到正常生活。

  新政权,新经济都需要精英。在大趋势下,未经血火考验,未形成新文化,投机者或者带着旧意识,或者教条主义者们,形成管理者队伍自己的意识和意志。当强调集中时,好的意愿往往扭曲,真正为劳苦大众,体贴他们的变为少数人。苏联集中制犯下的错误,斯大林后的管理阶层固化,脱离劳动大众的生活状态,证明‘巴枯宁悖论’成为预见。我们的前十年是否也有苏联的影子?中国懂经济的甚少,有那么三两个还毁灭在内斗之中,大量追随者也成为牺牲品。苏联给劳动者开辟了新道路,其恶习也也影响了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没有社会主义经济实践经验,模仿苏联给我们带来严重损失和恶果。

  经济、政治、文化三者究竟以谁为先导?怎样形成新文化?中国除了毛泽东深刻思考过,未见他人有过这方面的论述。毛泽东在1960年前后,有过两个月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与哲学的讨论和谈话。虽然不是系统的论述,但里面的真知拙见是其一生中的高峰。这是自1940年《新民主主义论》的实践总结后,相隔20年的社会主义实践的总结,言谈话语中契合了马克思哲学对象与核心:现实的劳动者---农民与工人,人的物质与精神都是现实的存在。公私是相对的,不可以任何一端灭失另一端。物质与精神也是如此关系。在劳动过程中消灭管理者与劳动者差异。

  开始我当成经济论述去阅读,但其中文化与哲学精神震撼了我。这样的论述,斯大林不曾有过。列宁逝世于1924,伤病使得他过早的离开社会主义实践,没有长期的实践体会。毛泽东的文化革命失败了,但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和意志实现的方向没有错误。理论和实践永远存在差异,存在滞后反映。后继者的任务,重新总结,再次实践。没有新文化,就没有劳苦大众解放的路径。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