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余涅|《平安经》是一种文化上的腐坏

作者:余涅 发布时间:2020-07-30 09:11:13 来源:新文化研究 字体:   |    |  

  关于《平安经》这本“奇书”,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余涅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概括来说,这本书有“三奇”。

  一奇,是这本书极其简单,无须动脑就能写,全部内容,无非是“名词+平安”而已。无怪乎很多网友看了之后脑洞大开,马上表示要创作出版《开心经》、《马屁精》了;

  二奇,作者身份吓人。为现任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还拥有法学博士学位,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等头衔;

  三奇,是这样一本书,受到了吉林省各界没有底线的追捧,《吉林日报》发表了关于“《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的新闻通稿,并且被吉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转载,宣称

  “官员阅读此书,领悟初心使命。学者阅读此书,顿悟平安哲理。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

  一本书,有此三奇,的确值得略加评述。

  在余涅看来,作为一种小小的社会心理样本,这本“奇书”折射了一种文化上的腐坏。它把一种“软乎乎的幸福主义”和中国传统小农满足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苟安哲学结合到了一起,并表现得淋漓尽致。

  “软乎的幸福主义”,是余涅从被称为“资产阶级的马克思”的十九世纪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那里借来的一个名词,其含义就是只要过“好日子”就行了,别的都无须多想。

  附着在“软乎乎的幸福主义”之上的则是一种“懒洋洋的乐观主义”,即深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矛盾都会自动化解,不必去考虑斗争的问题,只须及时行乐、享受人生。

  这样的一种思潮,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已然来临的今天,其危害性是不言而喻的。因为中华民族固然正处于历史上最有希望的时刻,但同时也处于近四十多年来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刻。

  在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上,还有许多严峻的挑战。在国内,贫富差距巨大、祖国统一尚未完成;在国际,与原世界霸主的最后摊牌也仅仅是时间问题,中国最需要的心态是丢掉幻想,迎接严酷的斗争。

  在这种情况下,沉浸在“平安经”当中,麻痹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恐怕有一天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掉的。

  《平安经》还充溢着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唯心主义、主观主义。

  作者贺电看来是一位资深警察,渴望平安是好的,但是他难道不知道,平安不会从天上掉下来吗?不和形形色色的刑事犯罪、贪污腐败、玩忽职守等做坚决的斗争,平安不是根本不可能的吗?

  什么“商贾阅读此书,企业平安无虞。民众阅读此书,安享世间太平”,这不是胡说八道吗?一本胡拼乱凑的书有如此奇效,那么警察不就可以就地解散了吗?

  社会是复杂的,个别警察、个别民众有这样一厢情愿地糊涂认识不足为奇,但为什么那么多学者、宣传、文化部门的人来跟着热烈追捧呢?

  尽管贺电在体制内有相当地位,余涅倒还是不太相信这些追捧的人都是屈服于他的权力,更大的可能还是与“平安经”产生了共鸣——苟安心理、“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心理,积淀在我们民族的灵魂深处,从来没有被真正彻底清理过。

  所以,《平安经》这本书以及由此衍生的各种现象,不是一种一般意义上的腐败,而是一种文化意义上的腐坏。

  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极其惊人了,它本身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同时也使中国成为旧世界霸权的头号目标与无可逃避的敌人,决战是不可避免的,但《平安经》所代表的社会心理,证明我们远没有为决战做好精神准备,很多人还在幻想某天早上从梦中醒来,一切如常,继续岁月静好,但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当下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平安经》,而是斗争哲学,与其每天喃喃自语“平安”,还不如大声喊出这样四个字:“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