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绥靖主义要不得——谈谈对美外交中的路线斗争问题

作者:何春喆 发布时间:2020-07-26 09:34:49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谈谈对美外交中的路线斗争问题

  不管是真老虎还是纸老虎,帝国主义都是要吃人的。不吃人,就不成其为帝国主义。新一轮冷战的帷幕正在浩瀚的太平洋上徐徐拉开,这是一个客观事实,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对这一点,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头脑是清楚的。

  面对帝国主义的挑衅,我们应该怎么办?古今中外无非是两个选择:斗争或者绥靖。随之而来的结局也无非是两种:胜利或者灭亡。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本不需我等文人再来多加饶舌。20世纪以来的人类历史,特别是近代中国历史,已经用一幕幕活剧生动且深刻地教育了中国人民。事实胜于雄辩。

  令人感到担忧的是,明目张胆的绥靖主义虽然名声已如过街老鼠,那些披着形形色色伪装的投降论变种却往往能够暗渡成仓,有的甚至还在堂而皇之地公开兜售,并在一些政治糊涂蛋那里颇有市场。远的不提,就说前几日“人类公敌”蓬佩奥就中国南海问题大放厥词,公然否定中国对九段线内南海诸岛礁的主权。中国不是南斯拉夫,南海也不是科索沃。蓬佩奥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务卿做出正式表态,彻底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其部分固有领土的主权,无疑是国家意志层面的正面交锋。这种全球霸权国家纠结仆从围剿一个主权国家的高调檄文,其地缘政治意义无论如何高估都不为过。这么一个重大的历史性政治事件,却被有些所谓外交专家故意轻描淡写地说成是2016年南海判决的自然衍生,是少数政客在挑拨中美关系,要求中国人民冷静看待。

  再如此次美国驱逐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事件,时至今日中方都还没有做出实质性反击。对等报复本是外交领域的基本规则,却迁延日久举棋不定,即使今明两天再出手驱逐美国领馆,本来理直气壮的事也显得露了怯。这至少暴露了有关部门紧急预案不到位。举止失措的背后,究其根本是在战略上受到了绥靖主义思想的干扰,对中美关系的斗争性认识不到位。再如近日引发关注的绥靖主义奇文《找出两岸关系新出路》,类似案例实在是不胜枚举。

  古人云:上下同欲者胜。可现实情况却不容乐观。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目前中国的外交战线,事实上存在着人民的斗争主义与反动的绥靖主义两条路线。随着中美关系的螺旋下滑,这两条路线的斗争必将更趋灼热。由于美强中弱的总体格局客观上将长期存在,这种路线斗争也将是长期存在的。正确的路线能不能在斗争中占得上风,关键在于能不能剥去绥靖主义的伪装,帮助人民群众把他们辨识出来,从而使真正的斗争路线得到广泛拥护和支持。说一千道一万,绥靖主义的本质就是投降,具体表现就是面对敌强我弱的客观形势,在事关民族大义和国家主权的问题上要求无原则无底线地退让。只要拿着这把尺子去量一量,拿着这面镜子去照一照,绥靖主义者的嘴脸也就无所遁形了。

  深究产生绥靖主义思想的根源,不仅仅是思想上缺乏正确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那么简单,问题的实质是近40年来权贵资本主义、买办资本主义的疯狂生长和狼狈勾结,无时无刻不侵蚀着人民共和国的根基。笔者的不少往日同学同僚,有的毕业于名校服务于外企,以为外资投行带路进入中国投机吸血为荣;有的已经进入体制内混上高位,进入学界功成名就,却不把老婆孩子送出国就睡不踏实。他们的屁股本来就是歪的,怎么能指望思想和声音是正的?有的群众出于善意,以为绥靖主义者是受了蒙蔽,所以对帝国主义的吃人本性还心存幻想。事实上,持绥靖主义观点的所谓专家学者,对中美之间结构性矛盾的不可调和性一目了然。毕竟物竞天择本就是西方文明的基础理论,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一句“绝不容许14亿中国人民过上像我们一样的好日子”的大实话,已经把所有意识形态伪装都剥得干干净净。

  绥靖主义者之所以执着于投降,一方面在于他们被帝国主义的凶狠吓破了胆,对中华民族的前途失去了信心,另一方面在于他们幻想自己当了犹大后,能够成为西方奴役中华民族的牧羊犬。实事求是地分析,帝国主义目前在军事上、经济上、技术上还占有较大优势,中华民族能够与之相抗衡的,唯有蕴含于中华文明骨髓深处的爱国主义,以及被这种思想激发起来、组织起来的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教员的雄文《论持久战》对此有着最为深刻和经典的论述。正是这种力量,支撑着我们这个民族挺过了20世纪最黑暗的日子,避免了亡国灭种的命运。可这恰恰是绥靖主义者们极力回避的、否认的、害怕的。他们把人民斥责为群氓。他们的惯用伎俩,是仗着一点学识大吹法螺,戴着带有偏见滤镜的放大镜,对人民群众的爱国言行吹毛求疵。他们把地缘政治问题的专业性无限拔高,把对中央建言献策的权利视为自己的私产,明明是事关全民族利益的事情,却容不得绝大多数人民发出一点声音,明明自己精致利己主义却给群众扣上愚民的大帽子。他们不是简单地脱离人民,而是出于阶级意志本能地怀疑、鄙视甚至敌视人民及人民的力量,正如梯也尔向普鲁士出卖了巴黎公社、满清政府哀鸣“宁与友邦不与家奴”、贝当被人民革命的前景吓得对德媾和、汪记国府打着反共救国的旗号搞“和运”一样。有的人污蔑说,无产阶级不可信任,因为他们没有祖国。事实恰恰相反,资产阶级及其文化走狗才是真正的没有祖国。正是他们,随时准备把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卖个好价钱,好换取高等华人的身份继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所谓肉食者鄙,约莫就是这样的嘴脸吧。

  绥靖主义不是稀罕事物,中国人民与绥靖主义的斗争也由来已久。远的不提,只说近代中国绥靖主义的祖师爷王兆铭先生,以及名声虽不那么显赫但性质同样恶劣的教师爷张东荪先生的下场,就曾经结结实实地教育了整整两代中国知识分子。在中国文化里,汉奸这顶帽子一旦戴上,足以遗臭万年,甚至祸及子孙,震慑力还是有的。可悲的是,很多政治上的糊涂蛋自认为不是汉奸,或者不敢明目张胆当汉奸,事实上却干着绥靖主义的事,唱着绥靖主义的调,距离摘取汉奸这顶“桂冠”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却不自知,其最终结局难免滑向灭顶之灾。近日偶然翻看到周佛海投敌前后的一些日记,明明利欲熏心却为自己的汉奸行为百般寻找借口,打着救国爱国的旗号一步步陷入卖国求荣的泥沼而不可自拔,其自欺欺人的心理活动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足以为后世文人警示。

  絮叨一番,自惭笔力之弱小,难表所思之万一,厚颜借先贤几句金句作为结尾:

  “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人民万岁!”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