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唯‘物’与拜物——与许光伟磋商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20-05-19 09:29:3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当今社会崇拜物质享受。拜物教蕴藏于生产方式,蕴藏于主导的意识形态里。多数人不能看清自身的本质、生存状态,思维意识发生折射。拜物教发生机理,与原始社会和文明社会里的宗教意识如同一辙。另一个原因,对于西方包括苏联引进的马列主义进行了教条和错误解释。再者,没有继承传统文化的精华。

  唯物主义是资产阶级的哲学,苏联哲学没有搞清什么是无产阶级哲学。斯大林《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第四章第二节“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党的世界观。它所以叫做辩证唯物主义,是因为它对自然界现象的看法,它研究自然界现象的方法,它认识这些自然现象的方法是辩证的,而它对自然现象的解释、它对自然界的了解、它的理论是唯物主义的。”

  唯物主义源头是科学,脱胎于哲学;是有形的物与物之间的联系,缺乏人的存在和思维连接。大航海引发的资本主义生产生活方式促进了科学的发展,促使人类积累的思维意识有了全面的发展。资产阶级掌握着科学的优先权,以此为利器打破封建阶级,宗教神学对社会生活的控制。科学标志唯物主义发展到了新阶段。斯大林,把资产阶级哲学当成了马列主义的世界观。

  读者说你漏掉了辩证,那是否加了辩证法就成立?辩证法是黑格尔客观唯心论的核心,以思维总结方式论述社会观与自然观,与科学的唯物主义是两条平行线。科学以假说为先,然后寻找物质自然事例验证。科学是人对自然的认知,以物质自然为主体,以其运动轨迹标尺。辩证法是以人为主体,人的思维轨迹为标尺。二者如何统一?这实际上问到,唯心是思维意识本体了和唯物是物质自然本体论,二者以哪个本体论为骨架?统一按照苏联体系,是物质本体论吸收了唯心论辩证法的形式,等于丢掉了唯心论的精华,保留了糟粕。

  黑格尔的辩证法、客观唯心主义和物自体(物质自然)有深渊。他用主观对物体的抽象‘本质’代替物自体,以此达到主观=客观,消除了主观与客观的鸿沟。也就是用思维等于存在,解答笛卡尔思维与存在的难题。他是以混淆思维与物自体的界限,达到统一的。

  康德的物自体,与主观思维的‘本质’是两种存在,二者不等。你看到西瓜,头脑里的影像是思维存在形式,不是实体物。脑组织放不下西瓜实体,那怕搁几个西瓜籽都会要了观察者的命。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讲述的例子,让我们明白两种存在的区别。马克思解开了笛卡尔‘思维与存在’的命题,二者的关系。而首次是在《巴黎手稿》,结合黑格尔的主奴劳动辩证法,关于劳动改变思维的论述。这是马克思继承黑格尔辩证法的直接来源。

  黑格尔辩证法主要是社会历史方面的论述。主奴劳动辩证法,奴隶的物质力外化为陶器或其它产物,黑格尔没有叙述思维意识的具体作用。只是在劳动过程完结后,奴隶觉得自己可以支配自己的意识,有了完整人格,意识得到升华。马克思叙述劳动过程,是劳动者身体上的物质力量在思维指导下,完成了劳动产品。这个劳动产品是人的物质与精神的外化,是二者的结晶,这个外化体现了人的类本质。

  马克思从人的视角看待世界,从人的存在活动-始基性劳动创造看待人与自然关系。吸取了黑格尔以人为主体的哲学立场,发掘出思维意识来源于劳动,理性的本真抽象与感性的直观都是人的思维组成,是劳动的产物。劳动创造是人满足自己生存需要物质的前提,生存的前提,有别于动物的重大区别。劳动发展到文明社会前夜,是人的物质力量输出和思维指导意识的结合,外化为劳动产品,体现了人的内在本质:物质与思维,二者是人的不同存在形式。从个体看,经过上代对下代的抚养传承,有了物质体的成长和社会传承的思维意识,个体才是人。而思维意识包括语言文字都是人类社会群体的历代积累和传承功能造就的,人是集合的概念,成为个体是其接受了社会的物质与思维传承。

  人的本质不是天生的,也不是自然赋予的,是人有别于动物的特殊运动造成的。这就是人的思维意识形成与动物本能意识区别,劳动创造逐渐形成了人的无限意识,与动物的确定无疑的有限意识意识区别。动物对于食物及其环境辨识度很高,甚至会使用工具获取食物,比如狗熊用棍子取蜂蜜,燕子啄泥筑巢。但动物都是有限的循环,永远达不到‘人’的广度和深度。费尔巴哈对人的详细研究,人与动物区别,宗教思维的产生,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区别,这些是马克思对人本质认识的基础。

  马克思以物质劳动解析了人本质,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辩证法是思维对劳动创造的指导、矫正和总结。马克思哲学本体是劳动创造,是人的始基性存在活动,物质劳动与精神劳动根本分工后进入文明社会的‘实践’活动。把马克思哲学本体定义为物质自然本来论,混淆了与资产阶级哲学的界限。这种错误的解读,导致社会主义实践中注重了公有制的形式,没有进一步推进物质劳动与精神劳动的结合问题。认为生产力方面的推进,科学的推进,生产要素的推进等等,就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共产主义的前夜。这种思维和实践固化了精神劳动与物质劳动的分工,扩大了分工,劳动者与管理者的壁垒,在政治上是少数人精神管理者统治多数劳动者,恢复文明社会旧的统治形式。社会主义既有的制度和形式,不做深刻的革命,必然与资本主义殊途同归。

  毛泽东在1960年谈话,从政治、经济、哲学上认识到根本分工的危害性,也看到了新生产方式‘鞍钢宪法’经济组织的全面意义,契合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本体论。他对社会主义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政治、经济基础分析也完全正确。但其后采取的是政治方式,思想方式,即文化大革命的方式,而没有微观上采取‘鞍钢宪法’经济组织方式,相应在宏观上改革从苏联移植来的计划组织架构。这种只从思维意识单方面的解构方式,不能解决根本分工问题,文化大革命必然失败和短命。从人本质层面分析,只有思维意识运动,不与人需要的社会物质生产结合,这是没有锚地的飘萍。前30年有过单纯文化和生产革命的失败经历。

  ‘世界统一为物质性的结论’,可以说明地球,动物的来源。缺陷:排斥人类存在,却用人类思维总结人面临的世界。这种世界观本身矛盾。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第三笔记本【私有财产和共产主义】,专门论述了人的起源,劳动与思维意识关系,思维与物质存在关系,批判了这种矛盾思维。

  恩格斯在马克思去世后1886写出《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下简称《终结》)在第四部分论说了辩证法:“我们重新唯物地把我们头脑中的概念看作现实事物的反映,而不是把现实事物看作绝对概念的某一阶段的反映。这样,辩证法就归结为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的运动的一般规律的科学,这两个系列的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但是在表现上是不同的,这是因为人的头脑可以自觉地应用这些规律,而在自然界中这些规律是不自觉地、以外部必然性的形式、在无穷无尽的表面的偶然性中实现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在人类历史上多半也是如此。这样,概念的辩证法本身就变成只是现实世界的辩证运动的自觉的反映,从而黑格尔的辩证法就被倒转过来了,或者宁可说,不是用头立地而是重新用脚立地了。”(马恩选集第四卷243页)

  恩格斯《终结》没有详细论述《德意志意识形态》阐述的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即人的历史由来,以及四种生产:物质生产,思维意识生产,人口的生产,生产关系的派生。所以给人的印象,人的思维来源于物质自然,认识论与自然的直接关系。这个认识论斩断了认识与人类始基性存在活动的关系,形成了短路联系。

  第二,两个规律本质不同。人的存在活动起源于物质一般运动,而后形成特殊:在劳动中逐渐形成人类整体的无限意识,思维的发展。在人类文明社会前夜,思维在物质劳动中起重要指导作用,这是金属冶炼形成的本质,语言规范和文字产生的本质。

  人类反物质自然运动是在思维意识指导下形成的,是劳动的结果也是劳动发展的因素。在文明社会后,思维意识作用比例逐渐增高,从社会生产力发展速度可以证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实际上是人的思维意识对自然的认知和应用,人的思维意识在生产力中的重要作用。辩证法是人的思维意识。马克思辩证法是说明人的思维意识在反物质运动-劳动创造的重要作用。人的运动和物质自然运动是‘反’正关系,二者本质不可能一致,除非把人存在活动特殊性抹掉,只剩下物质运动。这样人与物一样,与动物就没有了区别。

  把黑格尔辩证法倒转过来不行,还说不清人的思维意识的由来,必须结合人的特殊存在活动-劳动创造、人类存在的历史,才能有正确的认识论,才能有正确的人类存在活动辩证法认知。

  恩格斯一生都没有提到过《1844年哲学经济学手稿》,这部马克思哲学奠基之作,可以认定他没看到过。列宁也没看到过,所以二位对马克思哲学的解释难免不全面。后人对于人的物质与思维的二元本质都是以物质是主,思维是从属。这就造成从物方面的解释,从客体方面的解释,不是从人的特殊存在方式,人不同于动物的意识本质进行解释。

  马克思辩证法从黑格尔的劳动辩证法而来,是思维对行动的指导,对自然物质的反向运动。这才是人对历史推动的核心动力。最初人的意识与动物区别不大, 旧石器主要是通过打砸出来的石器,主要制作方法就是用一块石头,砸另外一块石头,靠敲打。新石器,最大的特点主要是磨制出来的。经过上百万年,金属冶炼是人对自然认识积累的飞跃,由此提高了族群的生产力。这种认识在族群活动中有先进分子认知总结出来,以此为契机,管理者和劳动者分离,有了富余和专门的祭祀主持人,语言规范和文字产生和收集活动。

  生产力的提高是人类上百万年思维意识的积累,在社会传承下增加,脱离了动物的上下代原地循环。没有思维意识的进步就没有生产力的提高,人与动物的区别。而传统哲学和政治经济学却不是这么解释,把工具改进当成动力,似乎人的活动可以没有思维意识推动就能自然的提高生产力。这种似是而非的解释违反马克思哲学,脱离了人的二元本质,实际消除了思维意识的反作用力,因而也就消除了马克思辩证法。脱离了人的物质性基础,思维意识没有锚地,就会虚无缥缈。没了思维意识本质,人与畜生没啥区别。

  共产主义运动中实践的偏差,与我们对马克思哲学,马克思的历史主义,马克思辩证法的认知偏差有密切关系。强调自然方面的辩证唯物主义,强调客观的科学,这就与唯物主义混淆了,结果与资产阶级运动殊途同归。苏联的历史过程和结局就是证明。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2019年世界GDP增长率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约为2.9%,比2018年下降0.7个百分点。世界各主要经济体GDP增速均普遍下降。其中,发达经济体GDP增速从2018年的2.2%下降至2019年的1.7%;新兴市场与发展中经济体GDP增速从2018年的4.5%下降至2019年的3.7%。经济增速下降伴随着通货膨胀率的下降。低增长和低通胀是总需求不足和经济低迷的典型特征。《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形势报告(2020)》

  为什么资本主义全球化走到了末路?因为他消灭了思维差异,抹杀文化区别。资本私人占有的生产方式主导社会,市场经济趋同化没有带来世界范围内的快速发展,反而是低迷。美欧想走回头路,恢复资本主义第二阶段的关税壁垒,中国的市场经济往前冲,二者矛盾。即使胜过美国,这条道路尽头依然指示美国的下场。科学技术等唯物自然界主义也救不了市场经济的命,只能从思维分歧入手,重新重视马克思哲学思维,创造新的生产方式。100年的历史证实,资本主义制度和经济学寿命完结。马克思基于批判得出的结论,需要从马克思哲学根源上重新理解,重新诠释马克思主义。

  超过个人维持物性延续的需求,是无限度的欲望,属于非正常的‘恶’念。而无视合理限度的物质需求,属于‘何不食肉糜’的思维。笔者非常厌恶虚伪的‘善’‘恶’观念,反对‘唯物’或‘唯心’人本质的极端认识。把人当动物和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是这两种极端认识的典型。只有从人的本质,人的发展趋势:物质与意识的自由结合归一,自由劳动创造的形成,才能分析清‘善’与‘恶’的本质。一般的道德谴责,无法消除恶。恶的本质是对劳动产物的不合理占有,在劳动开始前,社会就规定了这种不合理的分配条件,少数管理者对社会物质的霸占,其掌握的舆论对劳动者的欺骗。劳动者没有看清该环境的本质,没有联合起来反抗这种不合理的霸占,揭露舆论的欺骗。那怕舆论上多宣扬‘善’,如果不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占有方式,光盯住劳动过程的尾端‘分配’,再大声喊叫‘平等’‘正义’‘自由’也无济于事。

  《终结》第三部分“黑格尔指出‘有人以为,当他说人本性是善的这句话时,是说出了一种很伟大的思想;但是他忘记了,当人们说人本性是恶的这句话时,是说出了一种更伟大得多的思想。’

  在黑格尔那里,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的表现形式。这里有双重意思,一方面,每一种新的进步都必然表现为对某一神圣事物的亵渎,表现为对陈旧的、日渐衰亡的、但为习惯所崇奉的秩序的叛逆,另一方面,自从阶级对立产生以来,正是人的恶劣的情欲——贪欲和权势欲成了历史发展的杠杆,关于这方面,例如封建制度的和资产阶级的历史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持续不断的证明。”(马恩选集第四卷237页)

  对黑格尔言论解释也许正确,但没有从人本质上对善与恶做出正面的、历史主义的回答。黑格尔完全是站在物质霸占者的立场,统治者的立场去解释历史。文明社会历史主要是统治者和物质霸占者主导的历史。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指出了文明社会的本质,《共产党宣言》说‘文明社会’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文明社会’还是恩格斯后来修改时加上去的。《终结》第四部分,历史动力产生于社会的‘合力论’,没有说出资产占有阶级主导历史的本质。

  资本主义社会过程是逐步运用科学技术的过程,投入与产出的数量关系可以运用科学来说明。但其无法说明的是,资产阶级雇主,利用物质占有关系,要求劳动者签订不合理的压榨剥削‘契约’。资本家付出的不是劳动的合理报酬,而是劳动者维持自身与家庭的最低费用。这个‘契约’有何平等,正义和自由权力?这就是资本主义契约精神的实质。而资产阶级总体压榨来的‘剩余价值’,不能为全社会消费掉,根源就是多数劳动者被偷去的果实,劳动者阶级自己没有对等的酬劳‘货币’去购买;资本家们为了扩大再生产,让资本滚动起来,也不会把剩余价值换来多余的消费品。这就是资本主义市场上供过于求的本质。

  把资本主义经济用科学来解释,掩盖了制度的缺陷:基于人类异化,管理者与劳动脱离,无耻的霸占被管理的劳动者创造的剩余果实。只有马克思的认识论,人类存在活动的本体论-劳动创造才能解释社会本质问题。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工资部分,异化劳动,私有财产等就堪透了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和理论缺陷问题,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其历史主义的深入和具体分析。有人说这是概念先行,就1850年后政治经济学批判,可以下这个定论。但要历史的说明,马克思1844年基于劳动的现实和历史由来,分析推导出资本主义制度和经济学理论的缺陷。此前没有任何人完整的说明人类存在活动的本质,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把马克思主义发展过程断开,只看1850年后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自然会得出是先验主义的结论。光就《资本论》本身,想完整的解释马克思主义,这是不可能的。也会把科学与马克思哲学对立,辩证法与科学对立或做黑格尔形式的解释。同代的恩格斯没看到马克思哲学奠基之作《1844年手稿》,能对马克思的历史主义做出全面正确的解释吗?列宁生前也没看到。根据这二位革命导师对马克思历史主义的解释必然不阐述全面,应该遵照恩格斯的教导,从马克思哲学原著上去理解。这正是过去忽略的重要课题。用苏联的哲学体系解读《资本论》,无法深刻阐述根本问题,看上去碎片化,理论难以达到自洽性。采取削足适履的办法,破坏了《资本论》自身的完整性。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