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胡新民:对于这场大瘟疫防控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作者:胡新民 发布时间:2020-04-07 08:24:29 来源:察网 字体:   |    |  

  任何高明的科学家,对一个未知病毒的科学判研,都不可能“一锤定音”。坚持实事求是、坚持与时俱进,坚持有错必纠,才只能在未知的领域中尽量少犯错。至少到现在为止,在中国这样体制下,充分发挥“领导、科学家和群众”三结合的作用所取得成果,可以说举世瞩目。尽管现在国内外还有杂音,今后还会有。当然,中国做的也肯定不是完美无缺的,现在如此,今后也难以做到。在中国全民防控阻击战不断克服困难砥砺前行时,一直没有忘记向世界各国发出警示。但遗憾的是,“所有人都把新冠疫情看错了”!

胡新民:对于这场大瘟疫防控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对于这场大瘟疫防控的最大教训是什么?

  回顾一下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的第一份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直到疫情蔓延到最为严重得到纽约,不难发现,最大的教训是,“所有人都把新冠疫情看错了”。

  这句话是《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4月3日发表的评论中说的。他写道:

  【“可以说,所有人都把新冠疫情看错了。还记得1月20日钟南山第一次在央视上说人传人带来的巨大震动吗?1月23日凌晨,其实是22日深夜,武汉宣布封城决定,那动静更像是扔了颗原子弹一样。”

  “短短几十个小时,整个中国社会被彻底惊醒,也陷入了一定的慌乱。人们将愤怒和惊慌全都倾泻到了湖北省官员和国家疾控中心的专家们身上,是他们宣扬‘可防可控’,是他们到了1月18号还在搞武汉万家宴,21号还在搞团拜会,而且还在月初训诫了8名谈论“武汉发现了SARS”的医生,人们坚信,这场危机本来可以避免,就是因为上述表现所反映的官僚主义导致了疫情的暴发。”】

  这里指的所有的人,在当时,应当包括中国所有的医学专家。在这里,可以简单回顾一下几个关键点。

  1、2019年12月31日的《武汉市卫健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该通报指出:

  【“目前对病原的检测及感染原因的调查正在进行中。”“该病可防可控,预防上保持室内空气流通,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众场合和人多集中地方,外出可佩戴口罩。临床以对症治疗为主,需卧床休息。如有上述症状,特别是持续发热不退,要及时到医疗机构就诊。”】

  据后来的官方报道,从中央到武汉的有关部门和机构(包括各地主要的相关医疗机构),都开始关注,有些到实地进行了调研。

  其中最有影响的是1月8日至16日到武汉调研的国家专家组成员王广发介绍的情况。他自己不幸染上了新冠病毒,但他仍认为疫情“可防可控”。他还感叹:“现在专家太难了,说得轻,(人们)说你粉饰太平;说得重,(人们)又说你危言耸听。”

  2、2020年1月20日,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李兰娟、袁国勇、曾光等就公众关心的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当时这五位国家顶级专家,同样“把新冠疫情看错了”。这里所说的“看错了”,指的是没有想到这种新冠病毒有那么“狡猾”的特性,潜藏着那么大的“负能量”。钟南山和李兰娟,这两位中国新冠肺炎阻击战的最大功臣,当时多多少少也看走了眼。

  钟南山院士:

  【“得病人数在春节期间会有增加,但不会增加很多。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会慢慢有一个比较好比较稳定的疫情结果,这是最理想的。现在及时提醒大家了,领导、政府、医务人员、社会都关心了,我们属地领导也要负起责任,谈到这个我们是有信心把疫情控制的。”

  “另外我本人也是很有信心的,现在的情况不会重复17年前非典的情况。因为目前我们也就花了2周时间,就把病情定位在了新型冠状病毒。再加上我们有很好的监控手段以及隔离制度,我不相信它会像17年前非典造成的社会影响和经济损害那样大。”】

  李兰娟院士:

  【“刚才钟院士已经把疫情给大家做了非常好的介绍,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我们对疫情防控的能力和水平已经大幅度提高,能够尽快地把病原检定出来,发现在什么地方。我们国家从非典以后已经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防控体系,每个医院都有发烧门诊,我们也有检测手段,尤其这次新的传染病来了以后,我们短时间把试剂研制出来。到医院检测以后,患者有没有到武汉出差,有没有相关病人的接触史,如果检测出来全部阴性就排除了。阳性也不要怕,尤其我们各个省都有定点医院。前段时间专家组已经制订了防控治疗的方案,市民有发烧情况要及时到医院去。”

  “现在国家的病原学检测、全面防控已经有非常好的基础。现在全国各地都已经建立起一套安全的门诊防控体系,也有一套治疗方法、抢救方法,有很多病人我们也都抢救过来。总体来讲我们国家的救治队伍还是比较完善的。大家不要怕,即使得了也不可怕,及时到医院去,因为我们国家医疗卫生发展非常快。”】

  3、1月23日,中央决定武汉封城。全国迅速响应。

  尽管出现了上述错判,但最值得庆幸的是,中国中央政府建立在强大动员能力基础上的纠错机制,迅速扭转了短暂的被动局面。正如2月19日钟南山说的:

  【“有哪个国家中央的政府有这样的一个高度的组织性、能够动员全国的老百姓这么做?所以使得它的甚至病情的预测都有很大的改变。”】

  3月27日,李兰娟首披武汉封城细节:1月22日深夜向上汇报必须封城。

  在这里需要提示一下,在1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从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的介绍中,还察觉不到后来疫情发展到那样严重的信号。

  李斌说:

  【“23天前,也就是2019年的12月30日,我委获悉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了聚集性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第一时间派出国家工作组和专家组,实施国家和省市联动,指导支持武汉市全力做好疫情的防治工作。”

  “......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为了防止疫情的蔓延,武汉市人民政府1月21日已经在媒体上发出了呼吁,各位记者朋友可能已经得到了这个信息,原则上如没有必要,建议外面的人不要到武汉,武汉的市民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要出武汉。这样能使人员的流动性减少,降低病毒传播的可能。”】

  李兰娟3月27日在回顾武汉封城细节时说:

  【“武汉市内住着1000多万人,封城,是万不得已的措施。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提出建议,希望武汉‘不进不出’,要真能做到‘不进不出’,也就不需要封城了。但是要过年了,大家做不到呀,所以只好采取封城这样强硬的措施来控制疫情。如果不封城,更多城市都变成武汉那样,那对我们国家的损失太大了。”

  “1月初的时候,我听说武汉出现了传染病,作为专家,我很关心,也打电话给有关同道询问情况。后来,我听说可能有医务人员感染,我意识到严重性,就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申请去武汉看一下。国家卫生健康委很快就决定派我和钟南山院士等6位专家组成高级别专家组前往武汉实地研判疫情,1月18号晚上我们到达了武汉。”

  “我与当地的医院院长和有关专家进行交流,了解到有较多的医务人员被感染,也到金银潭医院、武汉市CDC以及海鲜市场周边察看。我就意识到: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存在‘人传人’,人已经是传染源。”】

  顺便提一下,在意识到“人传人”的情况下,并不能确定这种新病毒的传染的力度而决定是否采取最强硬的封城措施。李兰娟的最大功劳在于她的高度责任心和严谨的科学态度。最突出的就是一直非常密切地关注疫情的发展。万一情况有变,拿出她的预案。她说:

  【“回杭州后,我一直密切关注全国疫情变化。1月18日出发去武汉时,我曾跟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张平主任通过电话,请他‘守牢’浙江,防止出现第二代病人。1月22日晚上深夜,张平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我感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如果连浙江都守不住的话,那么全国其他城市的防控工作将更加艰难。结束电话后,我立即向上汇报:基于疫情状况,武汉必须马上封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

  “23日上午10点,武汉封城,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英明决策。”】

  任何高明的科学家,对一个未知病毒的科学判研,都不可能“一锤定音”。坚持实事求是、坚持与时俱进,坚持有错必纠,才只能在未知的领域中尽量少犯错。至少到现在为止,在中国这样体制下,充分发挥“领导、科学家和群众”三结合的作用所取得成果,可以说举世瞩目。尽管现在国内外还有杂音,今后还会有。当然,中国做的也肯定不是完美无缺的,现在如此,今后也难以做到。

  在中国全民防控阻击战不断克服困难砥砺前行时,一直没有忘记向世界各国发出警示。但遗憾的是,“所有人都把新冠疫情看错了”!

  以美国为例,据报道: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4日13时53分,全美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30万。全美共报告新冠肺炎确诊300915例,死亡8162例,治愈14459例。

  当地时间4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冠病毒疫情发布会上表示,他将派遣1000名军人前往纽约,以帮助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他还警告“本周和下周将会是最艰难的时期。不幸的是,将会有很多人死亡”。

  关于当初美国对待中国警示的态度,各种媒体已经报道得足够多了。由于美国政府(也包括地方政府)的“看错”,导致了民众的“看错”。那位令人怀念的纽约蓝蓝在3月7日《疫情中的纽约人》中所表述的态度很有代表性:

  【“很多人说纽约的情况很像武汉最初的情况,我觉得的确很像12月初的武汉,连病例的人数都不相上下,纽约的生活方式也是最接近武汉的美国城市。不同的是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这个病毒的危害性,并采取了各种措施。除了对是否需要戴口罩我尚有存疑之外,其他的措施我都很赞同,尤其欣赏电视里各级领导轮番露面的透明度。这几天下来感觉老百姓已经非常重视,到处都是在抹消毒液的人。所以我觉得纽约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极低,但是确诊人数几百上千我都不会太惊讶的。”】

  令人欣慰的是,发布《疫情中的纽约人》的公众号,在今天(北京时间4月5日)发表了一篇文章,在日日更新的事实面前,终于有了新的认识。文章标题就说明了这一点:《美国疫情惨烈,本可不必走到这一步》

  文章写道:

  【“疫情中心纽约以一州之力就在确诊数据上超过一些大的国家。”

  “美国这次疫情失守,基本是短期和长期问题的一次集中爆发。”

  “首先就是欧美的普遍轻敌,好日子过太久了,对于瘟疫差不多是星外来物的概念。物极必反,这种准备不足体现在国民心态到物资准备上。”

  “白宫里的那位总统,觉得自己1月底禁飞了中国就完事了,然后就膨胀了。在2月份还多次公开评论认为炒作疫情只是政治对手在弹劾之后的继续补刀,而Fox News的知名主持人也背书宣传,给美国民众麻痹大意带来诸多影响。”

  “结果进入2月,疫情在欧洲火速蔓延,美国却没有行动,迟迟不禁飞意大利和欧洲各国,为美国的3月大爆发埋下大单。”

  “即便美国抗疫王牌福西(Anthony Fauci)博士,在二月份下旬的时候,观点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对美国’威胁性极之微小。’而这个观点被全国性犹太社团引用在支持华人和中国人民的信件里作为对疫情判断的依据”。

  “哪怕到了3月6日,创新界男神马斯克(Elon Musk)还推了一句“冠状病毒恐慌是愚蠢的”,顺带收割170万的点赞。”

  “想想当时这些各界人士的认知对民众会产生什么影响?种种迹象表明,美国对疫情爆发的估计不足,是横跨社会各层面的。”

  “这直接导致2、3月一结束,欧美成了一对难兄难弟,一个以每一百万人得病人数比例最高,一个以确诊人数全球最多国家,双双荣登瘟疫榜榜首。”

  ......。】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没有提到纽约州长,大概他也和纽约蓝蓝一样,州长说过一句话:“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来抗”,使他们谅解和包容了这位州长在防疫中所做的一切(假如州长有失误的话)。在此补充一点,美国的州长是一州之长。基本上是一个人说了算(一名副州长一般不管具体事)。这是美国行政机构规模小的小政府大社会的特色。

  由此看来,胡锡进所说这个最大的教训,至今还只能算是大多数人的共识。就像中国在新冠病毒防控阻击战取得的阶段性的胜利后,不但国外,而且国内不是还有一些质疑的声音吗?但不管怎样,武汉“隐瞒”的死亡人数再多,总不会超过特朗普预计的美国死亡人数吧。

  所以,对于这场大瘟疫防控的最大教训是“所有人都把新冠疫情看错了”,应该算是正确的。至少,是很有积极意义的。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