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安生:社会化工业大生产、生产的暂停与重启、金融危机及其他

作者:安生 发布时间:2020-03-22 16:08:59 来源: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字体:   |    |  

  1930年代的经验已经证明,对资本主义国家来说,社会化大生产一旦停滞,不触动既得利益者占有的过多的财富,重新启动社会化大生产并使之高水平运转是极其困难的。韩国、泰国等东亚、东南亚国家的教训则表明,后发国家的处境更加恶劣,经济更加脆弱。

  与一家一户独立生产,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不同,社会化大生产是有机的整体,全社会结成一个网络,所有人为其他人生产产品,所有人消费其他人生产的产品。网络上各个结点的生产情况,有赖于上游生产情况和下游需求情况。一旦社会化大生产暂停,各个结点受上下游牵制,很难依靠自己的力量重新启动。

  社会化大生产有两种模式,计划经济模式和市场经济模式,两种模式的启动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计划经济完全是按照计划生产的,是”人工“产生的一种生产模式。计划经济模式的启动,是在生产端、原料端,以农业积累,从重工业启动。

  ****************************************************

  增加农产品产量,农产品产量增加后,大量劳动力从农业解放出来,投入重工业生产是第一步。

  首先增加煤炭、石油、电力、钢铁、水泥、木材、橡胶、化工产品和化肥产量,同时增加铁路和公路里程数,然后增加重型设备、机床、火车头、汽车、轮船、飞机、重型机械、压力容器、精密仪器产量,接着增加粮食、电子零件、纺织品、金属零配件产量,最终计划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高速地周而复始地运转起来,产生大量的终端消费品,比如家用电器、服装、日用百货、住宅、私人汽车、食品、药品,当然,也包括坦克、大炮、战斗机、雷达、军舰等各种军用消费品。

  在此之前,虽然有大量的投入,但是各种消费品没有制造出来,是一个消费品短缺的时期。

  计划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一旦停滞,中间环节重要产品生产停顿或者比例失调产量不足,可能导致一方面下游劳动力和设备等米下锅,无所事事,一方面最终消费品紧缺,供不应求。

  **********************************************************

  上世纪,1950年代末至1960年代初,中国农产品生产严重歉收,具体原因不展开讲,出现经济困难。

  苏联趁机讹诈,要求中国成为其卫星国。遭到拒绝后,苏联落井下石,对中国发动了经济打击。

  一夜之间,苏联撤走专家,停止供应关键原料和零部件,导致中国社会化大生产停滞,大量的在建项目和工厂因为缺乏苏联专家的技术指导被迫停工,大量工厂因为没有关键原料和零部件无法生产。

  苏联的背信弃义,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总结教训之一,由于中国经济无法实现内循环,一旦涉外环节中断,社会化大生产就会面临困境。

  亡羊补牢,从此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经济都是建立在独立自主内循环的基础上,主张艰苦奋斗,自力更生,关键设备和零部件的生产追求全部国产化,对外引进技术自我消化,以重蹈覆辙,免受制于人。

  相比之下,市场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的启动,就自然得多,也脆弱、困难、复杂得多。

  市场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是在需求端,市场端。先是市场对某种商品出现需求,然后逆推到原材料。在这个过程中,突破资本原始积累之后,工业化的商品不断替代原有小农经济的产品,导致小农经济不断破产,土地被大地主兼并,成为廉价劳动力,为资本提供利润。

  出现对某种消费品的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同时社会上有拥有原始资本的人,是第一步。

  首先是社会上需求某种产品,而且有人买得起,比如呢绒、棉布,对织工劳动力的需求增加。然后是出现纺纱机,织布机,织工劳动力价格暴跌,对机械的需求增加。接着出现蒸汽机,机器替代人力,提高采矿效率和生产效率。最终,对煤炭、钢铁、石油、电力、水泥等原材料的需求全面增加。

  这个过程中,不断兼并,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整个生产过程出现周而复始的循环。

  与计划经济不同,市场经济的启动和顺利运转,既需要考虑上游原料,也需要考虑最终端的有消费能力的需求。在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由于固有的资本积累导致的消费不足倾向,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比资本更重要。

  一旦最终消费端没有支付能力,整个市场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循环就会停下来。

  有个小男孩问他妈妈,为什么家里这么冷。他妈妈回答,因为你爸爸失业了,咱家没钱买煤。小男孩接着问,为什么我爸爸失业?他妈妈回答,因为煤矿破产了。小男孩继续问,为什么煤矿破产?他妈妈回答,因为煤矿的煤卖不出去。

  因为资本要求的利润的存在,小男孩的父亲的工资,永远不够购买他开采的所有煤炭。要让小男孩的父亲有工作,必须有矿工之外的人不断购买小男孩一家无力消费的煤炭。

  问题是,随着这个外来者不断购买煤炭,他所拥有的现金会不断下降,谁不断消费,谁最终破产。

  我们可以把小男孩的父亲扩展为整个工人阶级,把煤矿扩展为所有企业的集合。除非各企业的老板们消费了所有工人阶级不能消费的产品,否则仅仅靠工人阶级和企业,是不能维持生产周而复始顺利运转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能抢夺同行的市场,那么谁继续生产,谁的企业破产,谁的投资成为其他企业的利润。

  要让市场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顺利运转,就需要有源源不断的有支付能力的有效需求。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市场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本身就有停滞的倾向:在自由竞争条件下,表现为周期性剧烈的生产过剩;在垄断时代,则表现为剧烈下跌以后,长期停滞。

  现实世界,当然要比理论复杂一些。

  19世纪是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一方面资本主义不断扩张,开辟殖民地,把多余产品倾销到其他国家,不接受资本主义国家商品的国家,被坚船利炮轰开了国门;一方面随着物理学、化学的发展,生产技术不断革新,资本家被迫不断主动淘汰旧设备,使用新设备,这种更新换代,成为对资本家的一种强迫消费。

  这两条推动资本主义蓬勃发展的条件,在20世纪初,都遇到了瓶颈。

  一方面,全球资本主义扩张,达到了地球的地理极限。

  一方面,与牛顿观察苹果落地时所需能量相比,理论物理需要观测的现象所需的能量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人类是否还能在实验室条件下提供足够的能量有待观察,自然界提供巨大能力的现象(比如黑洞融合)出现的时间间隔可能以万年甚至亿年为单位,纯属靠天吃饭。所以,在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以后,缺乏划时代性的突破。

  由于基础理论缺乏飞跃性的突破,工业生产技术进展和设备淘汰的速率,自然放缓。

  所以,对外倾销和强制更新设备两种需求,都陷入停滞。

  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战后的滞涨期,其实都与此有关。

  这时的资本主义世界为了保持一个相对较高的生产水平,使用金融和财政手段,推出三种解决方案:第一,鼓励信用消费,让劳动者透支未来的消费能力;第二,创造条件,让多余的货币资本进行投机,彼此吞噬;第三,政府增加财政赤字,由政府消费掉多余的产品。

  此外,还有个别国家,通过向其他国家出口商品,换取其他国家债务的方式,提高本国的生产水平,可以算作第四种方案。

  四种解决方案之中,第一种和第二种解决方案,仍然需要解决利润对应的货币问题,否则必然周期性崩溃或长期停滞;第三种解决方案,必然面临货币贬值、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的压力;第四种解决方案,则受制于其他国家的市场需求。

  多说一句,与19世纪不同,20世纪中后期以来,接收倾销商品的国家不再是落后的农业国和殖民地,而且也包括输出债务的资本主义强国。其他国家向这样的国家大量出口商品,换回的不再是金银等金属货币,而是这样的国家的纸币。其他国家也不能使用坚船利炮轰开这样的国家的大门,相反,为了出口商品,解决本国国内内需不足的经济问题,出口国往往不得不受到进口国的讹诈,接受进口国提出的有利于其金融资本扩张的条件。

  至于为什么形成这种不利于出口国的局面,不展开讲。

  ********************************************************************

  话题转回来。

  由于各国使用金融和财政手段掩盖危机,所以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变成了金融危机。

  不过,印钞总是有上限的。

  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只要不想冒恶性通货膨胀的风险,就必然周期性出现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国家不出现金融危机是不可能的,只是时间和牺牲多少币值的权衡问题。增发的货币越多,牺牲的币值越多,金融危机来临越晚,通货膨胀的压力越多。增发的货币越少,牺牲的币值越少,金融危机来临的越早,通货膨胀的压力越小。

  对相对落后的后发出口国来说,还有其他处于全球金字塔顶端的发达国家国家发生金融危机导致本国出口暴跌直接诱发经济危机的风险。

  金融危机期间,由于利润存在,必然有大量的信用消费和金融投机无法兑现,市场中流通的货币总量永远少于各种合同和金融投机需要支付的货币总量,之间的差额就是利润。所以,必然有大量的债务无法偿还,大量的合同无法兑现,大量的存款无法提现,大量的现金交易被迫停顿。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仿佛在玩抢椅子的游戏,争先恐后抛售资产,回笼现金,落袋为安,退场观望。那些有合同要支付,却没有现金的人,如果不能借到现金,或者利息太高,也只能抛售资产换取现金。两类人或主动或被动,一起抛售资产换取现金,市场利率飙升,资产价格剧烈下跌。

  现实之中,由于利润的存在,资产价格的猛烈下跌、市场利率飙升和金融危机三者往往同时降临。只要资产价格下跌到一定幅度,就足以刺激相当数量的人回笼现金,落袋为安退场观望。只要退场的人达到一定数量,金融危机就会爆发。利率上涨,使许多人无力借新还旧,不得不宣告破产或者抛售资产,只要这类人达到一定数量,也能引发金融危机。

  国家降息,可以使一些需要偿还债务的人获得低息贷款,或者缓解他们的债务压力。但是,只要不让本币币值彻底作废,债务必然越积越多。降息可以延缓危机的到来,却不能消除危机。

  多说一句,美国领导人为了连任,在第二个任期大选前前创造经济繁荣的假象,延缓金融危机的到来,不断给该国央行施加压力,不过是试图把危机后延到他的第二个任期而已。只要他不太蠢,不想让美元变成废纸,就会明白危机迟早还是会来的道理。

  不过,资本主义国家的危机,是偶然诱发的必然。所以,偶然的黑天鹅事件,还是戳穿了他的西洋镜。

  话题转回来。

  如果发生金融危机的国家不想回到现金交易的时代,那么迟早还是会印钞的,让金融系统保持基本运转的。

  这时,那些首先获得资金,手中拥有大量现金的华尔街银行家有机会以非常低廉的价格收购地板价上的资产,然后通货膨胀。

  这时一个新的经济周期来临。

  与上一个周期的起点相比,经过一轮经济周期,财富更加集中,贫富差距更大,本币更不值钱,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周期更短。

  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又不想发生金融危机,不断印钞增加货币供应,最终必然发生恶性通货膨胀,最终经济政治双危机,政府垮台。截至目前,还没有一个西方列强有这样的决心。

  对后发出口国来说,发达国家拥有的金融风险,它们也有。不仅如此,一旦进口国发生金融危机,大幅减少进口,那么大规模有效需求的下降,产品大量滞销,足以直接诱发危机。这些国家自身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将被发达国家收割。发达国家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这些国家将被牵连,无法幸免。所以,这些国家,天然处于不利的位置,经济更脆弱,很容易被发达国家宰割。

  后发国家要减少对发达国家的经济依赖,增强本国抵御危机的能力,需要减少本国的贫富差距。但是,这必然触动本国的经济基础,影响垄断经济资源和政治资源的极少数人的利益,所以,根本不可能实现。

  现实之中,这些国家往往试图采取压缩工资、削减福利、增加廉价劳动力供应等手段进一步压榨劳动者收入,促进资本兼并,增加政府支出,降低外资投资门槛等方式提高资本的利润,试图以此诱发投资高潮,为经济复苏创造条件。

  然而,正如我们在前面分析的,经济复苏更有赖于有支付能力的有效需求。压缩劳动者报酬的操作方式,必然进一步压缩本国的有效需求,导致更加严重的产品滞销,使资本进一步压缩投资,让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与之类似,资本兼并必然促进垄断,垄断条件下,资本为了谋求超额利润,往往有意闲置一部分产能,造成生产规模在低水平上停滞,为兼并提供便利,除了为极少数人提供更高的利润让财富更加集中外,必然事与愿违,导致经济规模进一步下滑。

  通过印钞增加政府支出消化多余产品,则必然使本币的数量不断膨胀,本币购买力高速下降。一旦遭遇农产品歉收等短期无法恢复的生活必需品供应不足等黑天鹅事件,必然形成极大的通胀压力,诱发加息。

  在本国有效需求不足,产品滞销,面临产品过剩的经济危机、债务过度膨胀的金融危机以及本币超发的货币危机的情况下,外资也不会盲目进入,而是会持币观望,耐心等待该国危机来临,资产价格暴跌,然后大举进入,控制基础设施及涉及该国国计民生的核心经济命脉,控制经济基础操纵上层建筑,使该国沦为自己的经济殖民地——这就是当年韩国和泰国遭遇的事情。

  对计划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来说,考虑原料供应和产能总量就可以了。但是,对市场经济的社会化大生产来讲,仅仅考虑原料供应和产能,而不考虑货币的流动和财富的汇聚是远远不够的。

  1930年代的经验已经证明,对资本主义国家来说,社会化大生产一旦停滞,不触动既得利益者占有的过多的财富,重新启动社会化大生产并使之高水平运转是极其困难的。

  韩国、泰国等东亚、东南亚国家的教训则表明,后发国家的处境更加恶劣,经济更加脆弱。

  至于为什么是这样,不展开讲了。

微信扫一扫,为民族复兴网助力!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