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漫议“理论狂人”现象及其产生根源

作者:风雨如 发布时间:2019-11-23 09:24:33 来源:旗帜时评 字体:   |    |  

  越是伟大的人,就越谦虚。反过来说就是:越是渺小的人,就越狂妄。

  这些年,在中国泛左yi队伍中出现了屈指不可数的理论狂人。

  有一位理论狂人,写了《从价格形成看价值规律》、《历史是进步的吗?》、《马恩原著体系批判》等,“批判”了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和历史唯物主义……那勇气、那傲气,比当年的杜林可强多了。但是,好景不长,他的这出闹剧还没有谢幕,就已经“门前冷落鞍马稀”了。

  有一位理论狂人,以发展马克思主义为借口,要否定“一分为二”,说我们这个世界是“一分为三”的。很少有人去同他争论。因为大家都清楚,谁同他争论这样的问题,谁就是自毁智商。

  有一位理论狂人,写了一篇《挑战马克思》,且自卖自夸、洋洋得意地写了一首诗,说:“梦某好思想,光芒像太阳。”有一位网友留言说:抠着精沟子上房——自抬自。这话可是够损的。当然啦,我们不提倡使用这样的语言。

  有一位理论狂人,在网上一本正经地写道:“列宁还不知道什么是哲学,什么是科学,不知道哲学的非科学性质,不知道哲学是历史垃圾。”口气好大,明显是不把列宁放在眼里。这同相声《吹牛》里的那个“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挨着地”的人,有得一拼。

  还有,有的人提出:要“超越马列毛”。“超越马列毛”是好事,应当肯定,必须肯定。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条件:你必须首先达到马列毛的水平。没有这个前提条件,就不是“超越”,而是“吹越”——“通过吹牛而越”了。

  不可否认,历史上,有过许多超越的案例。但是,在所有超越的案例中,超越者,没有一个是没有达到前人的水平的。这是绝对的,没有例外。

  列宁超越了马克思,因为他首先达到了马克思的水平。毛泽东超越了列宁,因为他首先达到了列宁的水平。而我们的理论狂人的所谓“超越”,多么像当年马克思嘲讽蒲鲁东时说的一句话呀:“他是多么狂妄地敢于解决那些他缺少最基本的知识而不能解决的问题。”(《论蒲鲁东》)我们的理论狂人的所谓“超越”,也很像服用兴奋剂而“超越”世界记录的运动员。但是,谁都知道,那不是真超越,而是伪超越,是浪得虚名,结局会很难堪甚至很悲惨的。

  此刻,我想起了恩格斯。按说,最有资格超越马克思的,应当是他了。而且,在某些领域,恩格斯对马克思确实有所超越。关于这点,这里就不细谈了。但是,恩格斯却这样说:“我一生所做的是我被指定做的事,就是拉第二小提琴……当现在突然要我在理论问题上代替马克思的地位并且去拉第一小提琴时,就不免要出漏洞,这一点没有人比我自己更强烈地感觉到。”(《恩格斯致约·菲·贝克尔》,1884年10月15日于伦敦,《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1995年版,第667页)——所以,我奉劝所有的“超越”者,都认真地读一遍这段话,体味体味其中的意味——越是伟大的人,就越谦虚。反过来说就是:越是渺小的人,就越狂妄。

  此刻,我想起了郭沫若一段话:“歌德可以令人佩服的地方,是在他的努力,但他的成绩也实在有限。他和他同国同时而稍稍后出的马克思比较起来是怎么样?那简直可以说是太阳光中的一个萤火虫!”(《学生时代》,人民文学出版社,1979年版)——同马克思相比,歌德尚且是萤火虫,我们这些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的理论狂人,又是什么呢?我还真找不到合适的比喻或字眼儿了。

  上述理论狂人,看起来是“狂”,实际上是“骗”,与其叫他理论狂人,毋宁叫他理论骗子。上述理论狂人,有的属于认识问题,有的属于心理问题,有的属于立场问题。属于认识问题的,我们期待他们转变。属于心理问题的,我们劝他们去看心理医生。属于立场问题的,则只有等待历史对他们的淘洗了。

  需要指出的是,理论狂人现象并不是什么“怪现象”,而是有着多种深刻根源的必然现象。对此,这里做一点必要的论证。

  第一,一般说来,在革命顺利发展的时候,小资产阶级会跟在无产阶级的身后奔跑,并且比较自律;在革命遭遇挫折特别是失败的时候,小资产阶级尤其是它们的知识分子,就会跟在大中资产阶级的身后奔跑,并且欢呼雀跃,得意忘形,尾巴翘得很高很高,简直翘到了天上。

  在中国革命运动的历史上,小资产阶级的政治表现大抵如此。随着中国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高潮的退去,当无产阶级的政党、领袖、纪律和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不复存在的时候,不仅小资产阶级的狂热性、急躁性、摇摆性等等旧病复发了,而且那些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的个人主义、唯我主义、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等等更大的病症,都像洪水一样再次汹涌而来,泛滥成灾。

  今天的理论狂人现象及其狂傲病,无非是历史上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的延续和发展,是社会上小资产阶级思想意识在泛左yi队伍中的反映。所以,理论狂人现象不是个人的偶然现象,而是一种社会现象。正如列宁所说:“被资本主义摧残得‘发狂’的小资产者,和无政府主义一样,是一切资本主义国家所固有的一种社会现象。”(《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pai”幼稚病》)——这是产生理论狂人现象的社会根源、阶级根源和历史根源。

  第二,恩格斯说:“小资产阶级擅长于吹牛……”(《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毛泽东说:“小资产阶级最容易变,有时他神气十足,把胸膛一拍,‘老子天下第一’……”(《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口头政治报告》)凡理论狂人,都是自命不凡的,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都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水平、过低地估计革命导师的水平的。

  他们不懂得“发展马列毛”、“超越马列毛”等类似命题都是有条件的。如果无条件地理解这些命题,就一定会南辕北辙,误入歧途。因为如此,他们对待革命导师的理论遗产,不可能全面地、客观地、历史地看,而只能片面地、主观地、反历史地看。又因为如此,他们不得不深深地陷入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泥潭而难以自拔。——这是产生理论狂人现象的认识根源。

  第三,由于几十年的政治高压,使泛左yi队伍中一些意志不坚强的人,被压抑出心理问题甚至心理疾病。个别理论狂人恐怕已经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或心理疾病兼小资产阶级狂傲病。“你越刺激他,他就越膨胀。”就是一种典型的心理疾病症状。

  还有,上述某理论狂人还说:“除马恩外,我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真正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的人。”“我党真懂马克思主义的不多,其实,毛主席也没真懂。”“社会主义是乌托邦、是空中楼阁、是根本不存在的……”“搞共产主义最容易……它从建立到完善,三、五年足够了。”试问,一个心智正常的人,能说出如此荒唐的奇谈怪论来吗?——这是产生理论狂人现象的心理根源。

  综上所述,理论狂人现象是阶级斗争的高潮已经过去,新的高潮到来之前的一种难以避免的现象。理论狂人们或者否定、或者歪曲、或者贬低马列毛或马列毛主义的基本原理,对于我们的理论斗争和现实斗争起着干扰作用。对此,我们应当有所警觉并开展必要的思想斗争,批评他们的狂傲,揭露他们的欺骗,抵制他们的错误……但是,历史的这一插曲已经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了。君不见,一场新的伟大革命的高潮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2019年11月21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