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科学控制论之危害

作者:士心 发布时间:2019-11-05 15:04:1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科学不能解决社会里的所有问题,甚至不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大部分社会问题都不是靠科学来解决的。从美国1930年的经济危机到欧洲的经济危机都不是靠科学解决的,明了近百年世界历史者都知道是国家干预,靠新政手段、战争、掠夺与反抗才解决世界性人类生存危机,电气化与核裂变只是加剧了战争。人类靠生存希望,多数人口国家达成比较一致意见才侥幸避免了人类的毁灭,避免了人类被少数人的专制。下一次世界经济危机,下一次世界战争来临是否还会这么幸运呢?

  科学是整个人类创造的结果,是在人类广泛交流积累的基础上形成的,不是个别国家局部封闭能够产生的。这只是人类对自然方面的成果,包含人类创造过程中对自然的认识和实践能力。人类对自身的历史认识,对于生存的意义,对于人与人之间应该保持何等关系,对社会制度的安排并不包含在科学之内。从1930年算起,人类对自身是应急措施,并非是完全的自觉性,這是法西斯統治至少在德國,意大利,日本,西班牙等至少四國存在崛起的原因。若是法西斯控制了科學並先於同盟國,世界今日局面則不可知。

  把科学控制论作为二元论则是哲学上的茫然,因为科学控制论是一元论。这种控制论认为凭借科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而正确的历史主义则全面衡量人类发展的结果,承认人类在自然方面的创造和发展结果,也承认人类对自身的认识:对生存的意义,社会制度的安排认识。也就是说不但承认对自然的创造结果和认识也承认非物质成果的哲学认识,即对物质和思维的二元认识。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这样的二元论者,而非有形的单一物质论者。这才是马克思的历史主义,从人类存在的历史和发展创造结果中,阐明人类的生存意义,包含人类的创造的物质结果和思维硕果。拿科学控制论与马克思历史主义比较,就知道控制论掩盖了社会的分裂矛盾,科学控制论的偏执。马克思的历史主义从来不从物质或思维单一的极端去解决问题,而是要二者协调发展,人类自身的协调发展,与自然的协调。

  马克思:自然界,无论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都不是直接同人的存在物相适合的存在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2014版单行本104页】习主席的两山理论与马克思的历史主义是和谐的。高唱“唯一”的时候,我们要小心,极端的东西要出来,那个东西是否合乎马克思主义值得深思。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