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西化精英不知的“蛮先生”与“忠先生”

作者:古明浩 发布时间:2019-11-05 12:56:4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西化精英不知的“蛮先生”与“忠先生”

  张笑天著《强渡鸭绿江》第十五章〈东边日出西边雨〉“李奇微面见麦帅”一节,有一段新任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与当年西点军校校长的回顾对话:

  【李奇微说:“您记得吗?有一次,那是我们毕业的时候,您看著我们爬那根涂满了猪油的大理石柱子,我爬了几次噁心呕吐,不想爬,你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说:见了猪油你就噁心,在战场上血肉狼借,你能行吗?于是我一边呕吐一边爬了上去。”

  “有这样事吗?”麦克阿瑟大笑,“我会踢你屁股?”

  李奇微说:“可能被将军踢屁股的学生太多了,所以记不得了。”

  麦克阿瑟说:“踢屁股是很温和的。我念西点军校时,高年级士官生天天来折磨你,已经成了锻练军人的意志的一种残酷方式。”】

  紧接是一段旁叙文字:

  【“珍妮(麦克阿瑟的太太)也听麦克阿瑟的妈妈讲过,麦克阿瑟有时被高年级生打得遍体鳞伤,后来为了保护十八岁的儿子,母亲在军校所在地附近租了一间旅馆,陪著他,时刻保护他,后来他终以九十八点一四的高分毕业。”】

  妈宝麦克阿瑟在西点军校如何被高年级生霸凌成伤,杰弗里﹒佩雷特著《老战士永不死——麦克阿瑟将军传》有简要叙述:

  【“一天晚上,他被命令在碎玻璃上做一小时的‘老鹰展翅’。他得用脚尖站立,两臂举过头顶,向下蹲在碎玻璃上,稍稍起立,两臂向下作扇翅状,再次下蹲,然后再脚尖站立,从头开始。中途他还被迫用手指吊在单杠上很长时间。他说,他做了200多个老鹰展翅后,两腿支撑不住了,人晕了过去。醒来后,他蹒跚走回帐篷。他的样子把同伴弗雷德里克•坎宁安姆吓了一大跳。麦克阿瑟再次倒了下去。他两腿失控,乱颤不已。他要了一张毯子垫在下面,以免让人听见他的腿在地板上哆嗦的声音,然后他让坎宁安在他嘴里放一片毯子,以免他因疼痛而叫出声来。”】

  被折磨得晕倒都没人理睬,其惨可谓无人道。此事因一新生被迫每饭喝大量酱油离校旋死一并受麦金莱总统责成西点详查,对军官委员会的传讯,全盘托出与否煎熬著麦克阿瑟,前揭书写道:

  【“如果他说出来,他将遭到全体学员的蔑视;但他若不,则可能会被开除出西点军校。

  讯问休息期间,他母亲给他送来一张纸条,上有一首两行诗,其中两句写道:

  有其母必有其子,此话真不假。

  你将决定,人们对母亲的看法。

  在母亲的鼓励下,他拒绝照要求提供所有的人名,只说出了那些已承认有错或已被开除的人的名字。他恳求委员会不要因他拒绝全面合作而开除他。他还请求委员会考虑他的情况,他一出生就在军队里,而他的父亲正代表美国在作战。委员会让步了,他回到了自己的营房,令他惊奇的是,他再未受传讯,他松了一口气。”】

  麦克阿瑟于回忆录中所透露的情况是:

  【“在当时的西点,对新学员的训导惩戒由老生负责。军校中经常发生老生欺凌新学员的事件,这些行为的目的原本无可厚非,但其方式手法极其残忍,有时甚至会失控。麦金莱总统迫于国会压力,于1900年12月组织了一个特别法庭,对一起欺凌事件进行调查,这起事件在我入学前一年发生。该特别法庭的调查对象还包括可能遭受欺凌的新学员,我做为一个案子的主要证人被传唤至法庭,在这个案子中我便是所谓的‘受害者’。

  在问讯过程中我详细地叙述了当时的情形,可我不愿透露那些高年级学生的姓名。我父母曾教导我一定要遵循二条准则:不许撒谎;不许搬弄是非。可是现在我身陷绝境,假如法庭命令我说出这些学生的姓名,而我拒绝服从,那我很可能会被开除,我所有的希望和梦想也会成为泡影。权宜之计当然是服从命令,在这种形势下,谁又能责怪我呢?

  我母亲当时也在西点军校。她察觉到我内心的挣扎,在休庭期间她递给我一封信。看到我母亲写的信,我明白我应该怎么做。不管怎样,我绝不告密揭发。”】

  绝不告发的受害者不但就自己惨遭凌虐的细节一切不表,且母子同心回护加害人。

  前引传记继续写道:

  【“痛苦的考验并未结束。国会开始了自己的调查。由于有一位有名的父亲,麦克阿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新闻界的注意,记者们迅速探知到有关他在‘野兽营’遭遇的传闻。1901年1月,国会委员会传他听证,他力图淡化他的痛苦经历。‘他们加诸于我的欺辱算不上狠毒,也非故意要伤害我,与一般的情形没有什么两样。以我当时的身体状况丝毫不会对日后造成伤害。’麦克阿瑟否认他曾神志不清,并将他腿部的抽搐称作‘过度抽筋’。

  他不断地被要求说出欺侮他的人的名字。他还是准备只说出那些已离开西点军校和虽未离开但已承认过错的人。

  他起初否认欺辱具有残酷性,但最后又承认有。当被问及接受残酷考验是否是‘军官基本训练的一部分’时,他答道:‘我认为它并非基本的;不是,长官。’那么将别人置于如此残酷的境地是否是军官训练的一部分呢?‘我想不是。不是,长官。’

  一周以后,委员会向他以前同帐篷的学员弗雷德里克•坎宁安取证,后者生动地描述了麦克阿瑟‘蹒跚走进帐篷’,无法控制自己双腿的情形。‘我想你要是在大街上看见他这样,你会说他的腿在痉挛。’坎宁安说。但是,结局是他以坚韧不拔的毅力经受住了考验,‘全体学员都想巴结他。’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说,’坎宁安解释道,‘他们钦佩他的勇敢……为他骄傲,并在事后向他伸出欢迎的双手。’对麦克阿瑟的欺侮到此结束了。”】

  显然,经一番野蛮的洗礼,麦克阿瑟懂得了对团体的忠诚。“他们钦佩他的勇敢……为他骄傲”,意味受恶并容恶乃生存王道;“全体学员都想巴结他”、“向他伸出欢迎的双手”,昭示做朋友前要先一起作恶,那怕整的是自己。对麦克阿瑟母子与西点成员而言,真实与良知无足轻重,一致抱团对外才是最重要的。

  前引传记分析道:

  【“西点军校并不鼓励欺辱,但这一做法却被学院委员会和毕业生联合会心照不宣地接受,认为这是将男孩子变成男子汉,将学员塑造成军官的艰苦淘汰过程的一部分,负责学员纪律的战术教官对此也视而不见。约翰•J•潘兴是人们记忆犹新的最令人害怕和讨厌的战术教官,他在麦克阿瑟来之前木久离开了西点军校。潘兴还是个高年级学员时(即西点军校1886级),就热衷于折磨新兵,不断翻新侮辱他们的花样,1897年他回到西点任战术教官。尽管欺辱属公然违背学院自身的条例,但要指望潘兴这样的人来阻止是不可能的。他对朋友说:‘我希望禁止欺辱的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西点军校似乎也没有真的要禁止它。欺辱违法的事情若闹到了需官方干涉的程度,那么施虐者将与受害者一同受到处罚。在麦克阿瑟入学前几个月,校长A•L•米尔斯(AL.MillS)对最近卷入欺辱事件的学员进行了严厉训斥。米尔斯是一名骑兵,他获得过荣誉勋章,在古巴战争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他也深有感触地说:‘参与虐待活动学员的动机是为了把不合格的成员淘汰出军校,这一点是值得表扬的……。’”】

  还有让人惊心的论述:

  【“这种残忍的行为也不限于军事学院。在学生组织,尤其是一流男子学院的学生组织中也存在。它也非美国独有。英国小说家托马斯•休斯最著名的小说《汤姆•布朗的学生时代》叙述了一则令人胆寒的故事,残暴行为被认为是19世纪50年代英国著名的拉格比公学(私立)学生生活的一部分。好斗激发了像汤姆•布朗那样的学生的心。‘不管怎么样,’汤姆有一天得出结论,‘我无法想象不打架,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从生到死,打架是天经地义的事,应该正确认识,它是男人最真实、最崇高、最实在的任务。’”】

  作者并提及曾来华调停国共内战的马歇尔当年于弗吉尼亚军校的遭遇:

  【“认可欺辱远非西点军校所独有的方式。乔治•C•马歇尔考西点军校失败后,于1897年进入弗吉尼亚军事学院。入学不久,他被强迫蹲坐在一把刺刀上方,直到他双膝瘫软。虽幸未受重伤,但屁股上留下一道大口子,这是一份令他一辈子都尴尬的小纪念品。”】

  我们就借李洁所编著世界名人传记系列——《军事家卷——马歇尔》一窥后来的美国国务卿当年备受欺凌的详情:

  【“高班生把新生称作‘耗子’,‘耗子’们得给‘主人’擦皮鞋。为了教训新生,老生们常常排成一列横队,手持木桨,命令新学员走过去,人人用桨打一下屁股,而挨打的新生敢怒不敢言。有的老生违纪外出,为了应付查铺,就命令新学员睡到他们的床上。有时,高班生还把新学员关在衣柜中,然后把衣柜倒立起来,以此取乐。其中,最令人发指的恶作剧,是一种叫做‘坐刺刀’的游戏。先把刺刀固定于地板上,刀尖朝上,然后命新生蹲坐在刀尖上,必须坚持10分钟,不许身子从刀尖上离开。如果倒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马歇尔入学前得了伤寒,开学时身体仍很虚弱。他的北方口音很快引起高班生的注意,被他们称作‘北方耗子’。终于有一天,轮到马歇尔经受这种考验了。他们可能不知道马歇尔的身体情况,而他也没有向他们说明。结果,不到几分钟,马歇尔就坚持不住倒在了刀尖上,旁边的人急忙把他救下来,他倒在地上,鲜血直流。最后,抬到校医那里,清洗了伤口,缝了几针。校医于1897年9月29日提交的每周报告中写道,他曾为学员马歇尔治疗‘臀部伤’。在以后的岁月中,马歇尔多次提到这次受伤,‘我差点受了重伤,危险极了。’”】

  让人想不到,走过危险的被凌虐者对加害人的态度跟麦克阿瑟如出一辙:

  【“高班生知道情况不妙,只等校医向校方报告这次事故后接受处罚。但是,马歇尔隐瞒了事情真相,大家对此既满意,又赞许。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咬着牙在操场上一瘸一拐地坚持操练,教官们深知其中的奥秘。经此磨难后,他如同某些部落中的年轻勇士,光荣地通过了入门的考验。从此再没有人找他的麻烦了,他站稳了脚跟。他的同学后来说:“他虽然受伤,可骨头真硬,赢得了大家的好感。这场风波过后,再没有人去计较他的口音;即使他说话像念天书,别人也不再品头论足,他胜利了。”】

  默默承受苦难最终赢得“胜利”的硬骨头,其实已经被彻底驯服。“他如同某些部落中的年轻勇士,光荣地通过了入门的考验”,说穿了就是以野蛮整人来打造抱团忠魂。经此地狱门槛挤进权力核心的人,自然无惧外部势力的蛊惑与勾搭。西化精英们,只目眩于西方表皮的的“德先生”、“赛先生”,对真正撑持西方内里的“蛮先生”与“忠先生”殆缺体认;不懂抱团的散沙,何以叛逆频出?他山之野蛮,怎不见迫害喊冤!检察麦克阿瑟与马歇尔的虐来顺受,尤其是隐忍刺进屁股的血淋尖刀,我们会豁然惊悟,高喊自由、民主、人权者,其社会运作的真实图景跟黑手党没有太大差别。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