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思政课应当如何分析批判西方错误思潮

作者:王奎 发布时间:2019-09-16 08:32:13 来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 字体:   |    |  

  习近平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指出,思想政治理论课要坚持建设性和批判性相统一,传导主流意识形态,直面各种错误观点和思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通过系统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重在培养学生掌握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正确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在课堂教学中有针对性地分析批判西方错误思潮,不仅能够在建设性的维度上展现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而且能够在批判性的维度上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开辟前进道路,从而有效实现思政课的建设性和批判性相统一。

思政课应当如何分析批判西方错误思潮

  意识形态斗争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斗争,意识形态工作始终是我们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以下简称“思政课”)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关键课程,其课程性质和教学内容决定了其必然成为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面对形形色色的社会思潮对思政课带来的挑战,“绕着讲”“硬灌输”等方式都难以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难以完成新时代思政课的任务使命。我们要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在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上提出的关于思政课改革创新实现“八个相统一”的目标要求和方法指导,善于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对西方错误思潮进行理性科学的分析批判,引导学生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中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学习上,掌握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的物质性及其发展规律、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性历史性及其相关规律、关于人的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规律、关于认识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等原理,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矛盾观、阶级观、发展观、历史观、群众观。

  一、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中坚持马克思主义实践观、矛盾观

  1.坚持马克思主义实践观,批判“过时论”和“无用论”

  早在20世纪六十年代,西方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便断言马克思主义只是19世纪工业革命的产物,在今天早已过时;马克思主义只是一种革命理论,不是建设理论,在和平与发展为时代主题的年代早已无用。然而实践却证明,

  【“马克思主义尽管诞生在一个半多世纪之前,但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它是科学的理论,迄今依然有着强大生命力。”[1](P8)】

  我们认识把握当今世界的变化趋势,仍然离不开马克思主义的指导。2018年是马克思诞辰 200周年,除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各国共产党、左翼政党隆重纪念之外,西方社会很多机构组织以及普通民众也纷纷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位千年第一思想家,开始客观看待马克思主义。西方社会深陷经济危机、难民危机、恐怖主义等重重矛盾,长期奉行的理论出现“失灵”,转而试图向马克思主义寻求答案,马克思主义开始呈现全面复兴之势。

  实践性是马克思主义区别于其他理论的显著特征。马克思主义在哲学领域的最重要贡献就是将实践概念引入哲学,将哲学同无产阶级谋求自身解放的革命实践联系起来。

  【“马克思主义不是书斋里的学问,而是为了改变人民历史命运而创立的,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形成的,也是在人民求解放的实践中丰富和发展的,为人民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强大精神力量。”[2](P9)】

  马克思主义的实践性决定了其永远不会过时、更不会无用。

  2.坚持马克思主义矛盾观,批判形而上学和诡辩术

  受20世纪西方非理性主义思潮的影响,部分学者

  【“在哲学方面,宣扬一种没有主体便没有客体的主体哲学,用形而上学唯心主义否定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3]】

  同时,网络上时有一些错误论调,认为辩证法就是一种以价值判断混淆事实判断、让逻辑上不相干的价值左右互搏、以局部的价值否定整体的价值的诡辩术,更“高级”的辩证法干脆认为不存在是非、善恶,一团糨糊就是最大的“智慧”。应当清醒认识到,辩证法旨在正确认识事物本质进而作出价值判断,诡辩术的目的则是影响价值判断而不涉及对事物本质的认识,唯物辩证法绝非诡辩术,而是科学的思想武器和强大的认识工具,坚持马克思主义矛盾观,在矛盾双方对立统一过程中把握事物发展规律,克服极端化、片面化。

  二、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视域下坚持马克思主义阶级观、发展观

  1.坚持马克思主义阶级观,批判阶级斗争过时论

  20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伴随第三次科技革命浪潮,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内部构成发生了巨大变化。有学者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将导致传统意义上的劳动的消亡以及随之而来的工人阶级的消失,因此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已经过时。“阶级斗争过时论”散布说,科技革命所催生的大量科学家、工程师、管理人员和自动化生产的操纵人员,不会取代工人阶级的位置,而是会形成一个新的“占有者阶级”,并在一定程度上变成“统治阶级”;相应的,社会上的中产阶级将日益扩大,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则不断缩小,最终社会将“中产阶级化”。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从西方社会近五十年的发展历程来看,与社会“中产阶级化”的宣传相伴而来的是不同阶级在财产、教育、医疗、卫生、就业等方面综合差距的不断拉大,阶级固化日益加深,经济全球化则使得世界范围内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资本主义私有制以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财产为必要条件,只要私有制不消灭,阶级及阶级斗争理论就不会过时。

  2.坚持剩余价值论,批判“剥削理论过时论”

  剩余价值理论认为,在商品生产过程中,资本家没有进行任何价值创造,是靠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发家致富的,资本家跟工人之间是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然而,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随着科技发展和生产社会化的不断提高,企业内部的资本所有权与控制权发生分离,资本家一般不再直接经营和管理企业,而是靠拥有和掌握企业股票等有价证券的利息为生,而高级职业经理成为企业的实际控制者。同时随着西方福利国家的兴起,工人的收入得到迅速增长,有人因此宣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家和工人是一种平等互利的关系,他们的合作是双赢的。

  自2008年以来美国和欧洲相继深陷经济和金融危机,不少西方学者开始重新转向马克思,认为马克思主义对于认识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分析资本主义的现状和前途等仍具有重要意义。

  【“国际金融危机足以证明,现代社会的金融危机并未超越马克思关于经济危机的理论逻辑,资本主义用以缓和生产相对过剩的金融创新和暂时促进需求的货币政策,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激化。”[4]】

  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剩余价值分配方式的改变,并没有改变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实质,剩余价值论深刻阐明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产生阶级斗争的经济根源,科学揭示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必然性。

  3.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批判“新自由主义”

  自1990年“华盛顿共识”出笼以来,新自由主义开始向全球蔓延。新自由主义鼓吹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否定公有制、社会主义和国家干预,鼓吹以超级大国为主导的全球经济、政治、文化一体化,即全球资本主义化。可以说,新自由主义是资产阶级改良主义的经济理论和国际垄断资本的理论体系,被一些人吹捧为“医治经济社会痼疾的灵丹妙药”。然而,在实践中,新自由主义对自由市场机制的推崇,造成了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无法体现社会公平;贸易自由化和世界经济一体化实质是发达国家主导了组织和管理世界经济的任务,阻止发展中国家拥有保护自己市场的机制和手段;私有化导致财富日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造成了普通民众贫困化和边缘化,致使不少国家出现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找到并坚持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条正确的发展道路,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迎来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党的十九大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随着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必须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三、在科学社会主义视域下坚持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群众观

  1.坚持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批判历史虚无主义

  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革命是实现社会形态更替的关键环节,是历史进步的火车头,

  【“暴力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5](P861)】

  而源于西方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则主张社会改良、否定社会革命,认为革命只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我们要认清历史虚无主义的唯心史观本质,旗帜鲜明坚持马克思主义历史观,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总结历史经验,把握历史规律、认清历史趋势。没有社会革命,中国人民怎能站起来;没有站起来,怎能富起来、强起来?新时代,在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进程中,我们必须坚决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告别革命”、否定新中国历史、贬损革命领袖的说教,驱散“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趋同论”“走第三条道路”“宪政民主”等思想迷雾,坚定不移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让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焕发出新的蓬勃生机。

  2.坚持马克思主义群众观,批判个人主义思潮

  个人主义及其衍生出的物质主义、消费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错误思潮,对主流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形成较大冲击,必须引起警惕。个人主义表现在本体论上坚持霍布斯式的机械主义,认识论上强调认识的个人特征、否认客观真理,伦理上否认道德的绝对性,善与恶完全是个人的主观评价,宗教上注重个人对自己的宗教命运负责,政治上坚持个人权利至高无上,经济上个人追求自身利益的正当性。对此,我们要以马克思的社会有机体论为指导,强调个人与集体的辩证统一性,明确个人价值不能脱离集体而存在,坚信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

  3.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批判“渺茫论”“消亡论”“失败论”

  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之后,西方学者布热津斯基、贝尔、福山等抛出诸如“大简化理论”“意识形态终结论”“历史终结论”等,大肆宣扬共产主义渺茫论、消亡论、失败论,宣称西方民主政治制度将一统天下。一方面,从理论上看,只有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理论剖析,才能揭示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问题及其根源,进而认清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历史发展趋势,因此我们不能抽象地谈论未来共产主义社会,否则必然和空想社会主义者一样归于失败。另一方面,从现实上看,世界有识之士都认为,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并不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的失败,苏联东欧一些国家的失败,并不是由于坚持马克思主义而失败,还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巍然屹立,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 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只要我们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始终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一代一代接续奋斗,必将胜利到达共产主义的彼岸。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

  [2] 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 200 周年大会上的讲话[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

  [3] 靳辉明.要自觉划清马克思主义同反马克思主义的界限[J].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0,(8).

  [4] “马克思的思想至今都有意义”——德国特里尔举行马克思诞辰 200 周年纪念活动[N].人民日报,2018-05-06(3).

  [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 5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