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宋鸿兵:半数工资支付房租,资产泡沫洗劫穷人

作者:宋鸿兵观天下 发布时间:2019-06-12 09:11:18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8bd99a1907894a093e9f16554106414f.jpg

  又到毕业季,随着众多毕业生成为租房的新房客,租房市场迎来了一年一度的高峰,房租价格也应声上涨。

  从全国范围来看,近期一些大中城市的租金均价有所上浮。据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数据,5月毕业租房季部分需求提前释放,全国大中城市租金均价环比上涨0.47%,被监测的20个城市中,有15个城市租金上涨。进入6月后,看房人数有所增加,成交周期变短,租金略有上涨,企业云集、交通便利的核心区域租金涨幅较大。

  对包括应届毕业生在内的不少年轻人来说,房租已经成为在城市打拼最大最沉重的负担。贝壳研究院的一份报告称,房租收入比在30%及以下是相对合理的区间,不会明显影响租房人群的幸福感。而其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成都、重庆、西安八个城市中,仅成都与重庆的房租收入比低于30%。

  而北京、上海、深圳的白领把一半以上的工资都用来交房租了。房租收入比最高的是深圳,达到59.2%,其次是上海与北京,均为51%左右。

  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收入本就不高,消费需求又旺盛,被房租分走大半收入之后,要想维持生活水准,或者通过消费品的档次来提升自我认同感(俗称虚荣心),就更容易落入信用卡、消费贷的恶性循环。

  实际上不仅中国,全球各主要国家都或多或少地出现了房租收入比上升的问题。

  美国地产数据公司Attom Data Solutions数据显示,加州的马林县、旧金山市区的租房者2018年将把工资中的77%用于支付房租。从全美范围来看,房租收入比约为38%,千禧一代(22—40岁)更高,需要拿出近一半的收入(45%)缴纳房租,而更年轻一代人(22至29岁)的租金负担将更重(47%)。

b7f99234b903b5d2ea13273db955cd9c.jpg

  以房租管理严格著称的德国情况也没好到哪去。2016年,慕尼黑、汉堡、柏林市中心的房租收入比分别为41%、37%、32.6%。这还是在德国对房租涨幅严格控制的情况下(3年内累计涨幅不得超过15%)。

afc1be0fc997f398d0cecb960737b065.jpg

  英国的情况更糟。CV-Library网站数据显示,伦敦的租金占收入比平均为37.08%,主要城区更是高达60%以上。有报道显示,伦敦已经是全欧洲房租占收入比例最高的城市。

64e3a586d1f8618b89fdaed4f787e268.jpg

  澳大利亚最大的非政府社会住房提供商之一Compass Housing Services发布的《澳洲住房收入差距报告》显示,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三个城市市区的房租收入比约为50%。

  各国家中心城市的平均房租占比基本都超过了30%,核心地区超过50%,对年轻人和低收入群体来说,房租收入比只会更高。  过高的房租支出使得年轻人的生活成本太高、压力太大,这已经成了一种全球普遍现象。为什么这样呢?

  我们认为,共同特征的背后体现出了一种共同规律:生产率增长缓慢导致实体经济增速放缓,又因为现代信用货币体制难以持续保持高度自律,各国不约而同共地选择了债务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

  债务扩张必然导致货币扩张,进而吹大资产泡沫。在美国,资产泡沫表现为金融资产价格上升,在中国则体现为土地房产价格的上涨。

  资产泡沫的本质是一种财富再分配。刚进入社会缺乏积累的年轻人,还有收入仅能维持日常开销的低收入群体,他们没有投资资本,难以分享资产价格上涨的好处,处在财富再分配的底层。一轮又一轮的价格上涨,使得他们彻底沦为了这一游戏的受害者。

  要在生产率增长缓慢的情况下强求经济数字表面上的增长,只能选择债务驱动模式,而其代价却要年轻人和低收入群体来承担,透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从长远来看,这无疑将削弱一个国家的竞争力,即便是表面的增长也难以持久。

  所以应该早日改弦更张,抛弃债务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回到靠提高生产率驱动经济增长的正道上来。如果陷入路径依赖,仍然指望靠财政赤字、货币宽松,刺激资产泡沫来推动经济增长,只会加剧年轻低收入群体和利益既得群体之间的矛盾,撕裂整个社会,不仅使经济增长成为空中楼阁,更可能带来社会的分裂、对立与动荡。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