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吕景胜:公知话语术的机巧、套路及节奏

作者:吕景胜 发布时间:2019-03-13 23:49:35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话语术是话语权的一种表现形式,用好了可以讲好中国故事、中国道路、中国道理,用不好甚至滥用、歪用可以将歪理正说、邪事正说、正理歪说、正事反说。公知话语术一般是以偷换概念、以假乱真、以偏概全、以点带面为技巧、机巧特点,其表现形式有,自卑式话语表达,否定式话语表达,双标式话语表达,配合西方舆论式表达等方式。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话语术即说话的艺术、谋略、技巧、机巧、窍门,话语术中有演讲艺术、幽默表达、业务推销、销售话术、谈判技巧、说唱艺术等等,但也有将话语术演绎为歪理正说、邪事正说、正理歪说、正事反说等话语权谋、话语机巧。话语术是话语权的一种表现形式,用好了可以讲好中国故事、中国道路、中国道理,用不好甚至滥用、歪用可以将歪理正说、邪事正说、正理歪说、正事反说。公知的话语术中常带节奏、套路和机巧,常歪用、滥用话语术,不信解析几例。

吕景胜:公知话语术的机巧、套路及节奏

  上述帖子有如下几层意思:

  1、上万亿外汇储备花在一带一路上“基本”是亏损打水漂,把这些外汇用在给国民免费医疗将是三代人受益。

  2、塔吉克斯坦路网修好后不对中国开放,百亿美元修建的斯里兰卡机场成了猪散步的花园,以此又可证明一带一路项目的失败。

  上述帖子的套路和节奏表现为,以没有事实、证据、数据为根据的“基本”判断、基本结论,一带一路不成功甚至是劳民伤财,然后再把事关百姓切身利益的民生医疗费用与一带一路投资挂钩,百姓不明就里,马上想到自己切身利益受损,引发百姓,尤其没有思考力的键盘侠不满甚至仇恨体制、政府、政策的效果变将呼之欲出、水到渠成。

  公知不会告诉百姓一带一路的来因去果、战略意义、开辟新的市场,联通世界为了更好的发展。也不会告诉百姓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加印美元可能会引发美国内扩大通货膨胀的风险,使美元贬值,由于美元的特殊性,加印的美元必然会影响到世界各国的经济。中国无奈也通过增发人民币自我贬值,防出口萎缩经济下滑。

  公知忽视或不懂中国通过出口挣得的外汇用于国内消费也将引发人民币增加及通货膨胀,从美国又买不到多少东西(高科技产品出口封锁),也无更好投资渠道只好买美国国债,巨量美国国债有将来赖债的风险,而且美国通过操作利率、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使美债贬值,中国手中一堆贬值的白条使国人40多年的辛苦劳作付诸东流,所以应及时花掉这些外汇,且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投资一带一路,消化国内过剩产能,化解与美国直接对抗的海上压力,战略西行,向西发展,联通各国是已见初步成效的国家战略。

  公知更不会告诉百姓一带一路目前运作的不错,据金灿荣教授课题组2018年在一带一路沿途所做调查统计,国有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项目有400多个,现在出问题的有30几个,不到10%;波士顿大学一个更大的项目调查,把一百万美元以上的项目投资都算在内,一共是1400多个项目,出问题的项目大概是100个左右,7%左右。一带一路总体来讲是很成功的,且对上述项目的考核检验需时间,任何商业项目运作从启动到盈利都有一定商业周期,且有些项目要在几年、十几年后才会见效或取得综合社会、政治、经济、国际影响力及潜在市场,如深耕非洲多年,终有回报,一些非洲国家将罕见稀有的丰富能源矿产资源交给中国开发。

  公知利用百姓信息不对称,缺乏专业知识,单方面把自己编造的“基本事实”当做权威结论呈现给百姓,只要制造对立撕裂的社会氛围就好。其实,通过一带一路的投资和各种联通给各国包括中国创造更多市场和效益,赚更多的钱有助于国内医疗事业发展和民生改善,本来是兼容的开源,让公知的话语术搞成了打水漂的撒钱、挥霍、浪费。

  斯里兰卡机场可以加强管理,其经济效益也需着眼于未来,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应看到斯里兰卡及东南亚十几年后的发展和特殊地缘战略位置,一步到位,避免中国机场一再扩建的老路,目前中国与斯里兰卡其他项目,特别是港口项目开展顺利。大战略大格局下经常是堤内损失堤外补,东方不亮西方亮。

  有些话语术甚至是不可理喻、不值一驳、不可搭理的谣言。如同郭德纲所说,你与航天工程师辩论煤的燃烧性能好于固体航天燃料,如果航天工程师搭理你,航天工程师就输了。笔者要搭理这谣言,笔者输了。塔吉克斯坦与中国多年友好,还派出代表团来福建学习公路管理,有诸多经济合作项目和贸易领域,且在经济复苏振兴方面非常依赖仰仗中国,何来塔国路网对中国不开放?

  记得2016年有文章大谈中亚、中巴铁路修成后会引来东亚南亚几亿穆斯林涌入中国乱国祸国,而今又说塔国封路不与中国联通。建路就是为了发展经济,修路之后又封路这样弱智脑残的谣言也只有公知想得出来。话语术的厉害就在于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谣出瞬间天下知,辟谣不知几人晓。

吕景胜:公知话语术的机巧、套路及节奏

  这个帖子的话语技巧、机巧是经过他一番“演算”,用“你”这个亲切的第二人称,将每一个人代入,带领大家走进他设定的情景,引领公众认知,自然得出结论今不如昔,现在人们(每一个人)更穷了。首先,“你”代表所有人,起到了用全称判断的语境效果。而“穷”的概念实际上应分开不同群体和阶层,改革开放以来一部分人先富了,甚至是暴富,一部人小康了满足了温饱,确实还有人贫困或极度贫困,基尼系数摆在那,应该为扶贫、脱贫呼吁或批评检点政府为扶贫工作的优劣得失及欠缺。但引导普遍收入下降今不如昔就显现出话语术的片面和不符实际,否则无法解释多少国人实际收入提高、生活改善,就那每逢节假日乌泱泱出国旅游大军及其买买买就不攻自破上述话语术想追求的效果。

  其次,计算手法是否专业?用40多年前后货币发行量之比这一单一数据来推算40年前后工资之比是否专业?40多年来影响货币发行量的因素多多,影响工资水平的因素多多,岂是一道小学算数题所能求导?

  40多年前38元是否等值、等同现在的97660元,恐怕不是上述小儿科算数所能计算出来,应该有诸多考量要素或数理变量及专业计算公式或方法。笔者虽不懂专业数学或金融问题,但以咱们老百姓的认知来看看是否当年月工资38元与当下的理论月工资97660才对应?才相当?38元在四十年前也许是1-2人的月基本生活费(相对节俭标准,无住房成本),今天97660元的月工资按每人3000元/月的生活费(相对节俭标准,考虑住房成本),可支付32人。按上述帖子中所说去年人均6193月工资计算也可支付一至两个人的生活费。

  

  这位老公知的讲座视屏也是满满的机巧和节奏,且不说这位讲的是否是事实,因无法核实,退一步说即使是真的,也应做具体分析。

  1、拆迁是一个笼统泛泛的大概念,可细分出因建设需要的拆迁,如因建设新的机场、道路、工厂、民生工程、公共公益设施、改善住房的拆迁;有单纯房地产商业利益的拆迁,也有经过合法程序,如合法合规听证、集体反复协商、合法征地、合法合理补偿、自愿认同等的拆迁;也有非法、暴力拆迁。

  2、发展与拆迁是什么关系?显然,合法的拆迁有助于发展,上述前两种拆迁即是。商业地产经过合法程序,不侵犯百姓利益也是社会发展的组成部分。通过合法保护公民权益的拆迁发展了经济,改善了民生,改善了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便利了百姓出行,这样的拆迁与发展是良性的关系。那“这一百万硬指标”究竟是哪一种拆迁?,各自各占多少比例?特别是非法的拆迁占多大比例?

  3、如果这“这一百万硬指标”都是祸害欺压百姓的违法拆迁,官员没有官场风险?这位老公知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在视频中不是说拆迁与乌纱帽相关,如此“一百万平民硬指标”拆迁如果引发群体性事件,一旦事发官员不是一样丢乌纱帽?那“谁能拆谁来当”瞬间不就变成“谁能拆谁不能当”?即使像孙教授所说的官员是那么不堪,但久居官场的老油条们为了保乌纱帽是否会像孙教授一样的智商,对百万百姓痛下杀手?请教孙教授,官员们会权衡拆迁的风险吗? 在拆迁的风险与乌纱帽之间这些官员该如何选择?

  4、我们应该谴责非法的拆迁,非法的拆迁换来的发展当然应该批评并追究行政与法律责任,非法的拆迁是全部和整体还是个案与局部?将现实中复杂多样性的拆迁一锅烩,把合法拆迁、良性发展的拆迁与非法暴力拆迁混为一谈,概念的混淆就是话语术巧妙的运用,造成的效果便是所有拆迁都是坏事、坏人、侵犯公民、违法暴力。

  孙教授可知大概两个月前北京电视台报道北京市一处旧房改造拆迁历经多次居民与政府协商,协商不成有拆迁区居民不同意补偿方案,此旧房改造工程搁置两年多,90%多的外迁居民因新建房拖延开工无法回迁,在外常年租房居住很不方便,后终于在政府协助下协商成功,不足10%的居民同意补偿方案,完成拆迁项目建设。这样的案例也不是少数。如果官员在这样的拆迁中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协调冲突、沟通误解、有高效而执着的执行力、为民服务的耐心确实应该“谁能拆谁来当”。

  也有漫天要价的钉子户,其要求和贪欲确实不合理,其固执己见已侵犯其他公民、集体、国家利益,且法律判决必须搬迁的本就不该受法律承认和保护。

  5、个案、局部的非法拆迁与国家、时代全面整体发展挂钩也是话语术技巧,由局部个案非法拆迁指向整体发展,非法拆迁与整体发展概念内涵不对等,将局部个案偷换成普遍化问题及现象,指向体制、政府、国家,历朝历代都没这样“发展”,现体制现国家政府不就是前所未有的恶?

  关于公知话语术以上仅是举例,实在挂一漏万,现实中公知话语术有多重表现形式,大致可归纳为:

  1、自卑式话语表达,如外国的月亮圆,中国不行、中必输、中国必反思、西方都是对的,中国做什么都是错的,中国背离人类文明、背离普世价值。

  2、否定式话语表达,如否定中国产品、高铁、大飞机、中国电影、国企、中国造假(资质、GDP等),否定体制、执政党、国家。

  3、双标式话语表达,如外国人地铁上吃东西是随意,中国人是素质;外国人做大蛋糕是情趣,中国人是浪费;美国枪击死人痛悼(应该的),但中东“误炸”、明炸难民蜂拥、死伤无数却视而不见,从不谴责,且洗地为打击专制、民主阵痛;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等国家拥核不是问题,朝鲜拥核就是反人类;中国谨慎对待朝鲜问题是庇护专制国家,美国与前伊朗、伊拉克、利比亚、沙特、ISIS打得火热从来没听公知有道德谴责,中国动车出事满血复活,美国波音出事公知集体静默。

  4、配合西方舆论式表达,如妖魔高铁、大飞机独立研发,贸易战初始就是中国错中国原罪,南海应该去仲裁,可以不要钓鱼岛,绑架孟晚舟是司法独立,打压华为是华为不守美国法治,美国长臂管辖有效,华为事件不是政治事件是法律问题,改革必须实施新自由主义、挑拨中俄关系、中朝关系。

  质疑、质辩、澄清公知因滥用话语术而造成的种种谬误是必要的,也是争夺话语权的一种表现,放弃这种争夺,即放弃质疑、质辩和澄清,公知话语术的歪用、滥用会更加有恃无恐、更加泛滥。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