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基因组编辑婴儿是一场资本游戏

作者:铁流 发布时间:2018-11-29 08:18:4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CRISPR/Cas9技术还不够成熟,存在“脱靶效应”,精准定位依旧是一个难题。一旦出现问题,那么这对双胞胎将带着基因缺陷度过一生,如果这对双胞胎结婚生子,基因缺陷甚至有遗传扩散的可能性。何况拿不成熟的技术对婴儿做实验,本身就存在极大的伦理道德风险,这也是众多学者对贺建奎的所作所为持批判态度的原因。探索未知没有问题,但不应为了自己名利双收,而牺牲别人的一生。研发新技术也没问题,但应该扎扎实实做研究,经得住寂寞,耐得住孤独,而不要总是想着搞一个大新闻,圈钱玩噱头。

  日前,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由于对露露和娜娜做了基因编辑,这对双胞胎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基因组编辑婴儿是一场资本游戏

  之后,很多媒体对该事件给予极高评价,大肆报道“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出生了。贺建奎更是被一些媒体冠以基因编辑婴儿之父的头衔。

  据业内人士介绍,本次贺建奎使用的技术,科学基础上是站得住脚的。由于一部分人存在先天性的CCR5基因缺损,因而免于感染艾滋病,因此贺建奎使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将受精卵基因组中的CCR5基因敲除,在理论上是站得住的。

基因组编辑婴儿是一场资本游戏

  不过,就以现在的基因编辑技术的水平来说,这种做法未免操之过急,因为CRISPR/Cas9技术还不够成熟,存在“脱靶效应”,精准定位依旧是一个难题。一旦出现问题,那么这对双胞胎将带着基因缺陷度过一生,如果这对双胞胎结婚生子,基因缺陷甚至有遗传扩散的可能性。何况拿不成熟的技术对婴儿做实验,本身就存在极大的伦理道德风险,这也是众多学者对贺建奎的所作所为持批判态度的原因。

基因组编辑婴儿是一场资本游戏

  也许有人会说,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上总得有人做出牺牲,但这种辩护是不成立的。

  举例来说,毛泽东时代的医学工作者在新药研发中也对一些不成熟的药物技术测试,而且为了将药物尽快送到人民群众手中医治病人,必须加快研发进度,在后果不确定的情况下做人体实验。

  对此,这些具备高尚道德品质的医学工作者拿自己做实验素材,自己感染病毒后,用还在开发中的药物进行治疗,测试药物是否有效。这些人牺牲了自己,造福了大众。

  而贺建奎的做法则是将那对婴儿作为牺牲品,成全了自己的名誉,并进行了一次完美的商业炒作。

  为何这么说呢?

  根据媒体报道,贺建奎担任股东的公司不少于7家,分别为:

  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瀚海创业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珠海瀚海创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

  珠海南柒君道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深圳因合医学检验实验室;

  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

基因组编辑婴儿是一场资本游戏

  七家公司无一例外与生物科技有关,成立较早的瀚海基因更是获得数轮投资,重要攻关方向是所谓的基因测序仪。

  此前,贺建奎曾经鼓吹过瀚海基因已经收到了第一笔700台测序仪的订单,在深圳市罗湖区政府的支持下,瀚海基因正在建设一个1万平方米的产业园,建好后三代测序仪产能能达到每年1000台的水准,如果满负荷生产,每年能有50亿元价值的产能。

  然而,据小道消息称,该测序仪其实是贺建奎从美国一家倒闭的公司买回来的技术,在一次报告会上,贺建奎表示测序仪至少要10年才能商业化。

基因组编辑婴儿是一场资本游戏

  既然测序仪的大饼已经很难兑现了,那么学贾跃亭开新坑,画新的大饼就是必然之举。本次搞出基因编辑婴儿的事情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了。而在媒体大肆报道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后,与瀚海基因有关的天壕环境直接涨停。

  探索未知没有问题,但不应为了自己名利双收,而牺牲别人的一生。研发新技术也没问题,但应该扎扎实实做研究,经得住寂寞,耐得住孤独,而不要总是想着搞一个大新闻,圈钱玩噱头。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