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李戡:经济让利与台湾民心

作者:李戡 发布时间:2018-11-28 09:00:07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9417506a03da5bb773db937bdf4396d3.jpg

  针对这次选举结果,国台办表示,“结果反映了广大台湾民众希望继续分享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红利”,希望改善经济民生的强烈愿望。”“在对两岸关系性质、两岸城市交流性质有正确认知的基础上,我们欢迎台湾更多县市参与两岸城市交流合作。”这段表态,不仅呼应了韩国瑜“高雄发大财”的口号,也预告韩国瑜上任后,高雄将优先享受大陆的经济红利,其他城市,也将紧随其后。现在,全台湾都等着看大陆要怎么让利,而且不会满足于“小利”,而是要韩国瑜 “发大财”式的“大利”。在实施大规模让利之前,务必要仔细评估其效果与制定配套措施,避免犯下过去让利的错误。

  国台办的发言,精准反映了这次国民党胜选的关键原因。在民进党执政下,经济不景气,以往的红利几乎全没了。例如,旅游业叫苦连天,因为陆客不来台湾,“红利”不见了。这些“受害者”为了想“继续分享”这种红利,所以不得不投国民党。从这次的结果来看,经济压力可以让人暂时放下政党倾向,以至于大陆开始出现一种论调,认为台湾人既然可以为了“红利”改变政治意识,如果大陆能不断让利,将逐渐改变台湾人的国家认同,最终完成和平统一。出现这种论调,是非常诡异的,也是来自于对台湾情况的不熟悉,引发的错误解读。

  首先,票投国民党和认同两岸统一,完完全全是两回事。中国国民党除了党名带有“中国”两个字,以及部分活动场合出现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以外,在两岸政治主张上,除了党内的深蓝派,和民进党并无太大区别(在比较时,不应以党章为准,而应以实际发言和行动为准)。换言之,对大部分台湾人而言,票投国民党,是“内部问题”,毕竟蓝绿板块的此消彼长,已经持续二十多年,并不足怪。但对大陆的认同,完全是“外部问题”,在民进党与国民党修改历史课纲的长期影响下,多数年轻人早就视大陆为“中国”。换言之,不论其党派倾向为何,多数人对大陆的观感,并无太大的差异。例如,这次金马奖上涂门“来到中国台湾”的发言,是与台湾主流民意相违背的,陈其迈试图在辩论会上炒作这个议题,但韩国瑜没有中招,机敏的以“经济牌”化解了。韩国瑜的多数支持者,对这段话也是极为反感的,只是为了顾全“获得红利”大局,隐忍不发而已。如同韩国瑜的表态,“南台湾最不需要的就是统独问题”,换言之,南台湾最需要什么?显然就是经济利益,只要红利,其他政治问题,统统不要碰。

  这种观念,我在选举前已经多次公开做了介绍。选举结果中的三个细节,再次证明多数台湾人只要经济红利,不谈政治,更不要统一。第一,两岸经济合作迈向统一,始终是新党的政见。十多年来,新党不遗余力的宣传这个观念,但政党得票比率始终不超过5%。这次市议员选举,新党在全台湾只选上两席,说明多数人要的是国民党式的“赚大陆钱不统一”,而非新党式的“赚大陆钱要统一”。第二,台北市议员选举,国民党当选了好几位年轻议员,他们被视为国民党的“新生代”。这些人形象阳光,口才好,经常上争论节目,且受到一定程度的欢迎。然而,这些人从来没有在节目上支持统一,只支持与大陆“交流”,也就是“获取经济红利式”的交流。第三,有一位名叫鄭建炘的台北市议员候选人,选区在大安文山,传统深蓝票仓。他在十月跑到玉山山顶,说“登玉山是宣传两岸和平统一”,又谈到大陆“已对台湾释出很大善意,为何台湾不能接起善意、分享两岸和平发展红利?”因此事,他上了媒体版面。最终,他得了233票,占比0.08%,是该选区最低票、台北市第二低票。同样是提倡分享两岸红利,韩国瑜大受欢迎,郑先生却只得233票,原因何在?因为郑先生的两岸红利,是附带“和平统一”条件的,这完全违背了台湾的主流民意,如同开票结果所示。

7ac2315ed31ef09b0672b842fc96555a.jpg

  这三个案例,生动反映了多数台湾人只想要大陆红利,不要统一。在多数人的认知里,到大陆工作叫“出国”到“中国”工作,在台湾卖东西给大陆叫“出口”东西到“中国”。在意识形态不会改变的前提下,大陆源源不绝的让利,如何能改变台湾人对大陆的认知?对台湾的让利,早在马英九执政期间就开始了,结果2014年和2016年,国民党照样惨败。原因在哪?有一位网友留言,“国民党下台是因为台湾人担心与大陆走的太近,民进党下台是因为台湾人不满意与大陆走的太远,谁把握分寸好,谁就能执政。”这句评论,真是一针见血,同样赚人民币,还得把握和大陆相处的距离,给钱可以,不拿白不拿,一旦要在政治上出现一丁点“让步”,立刻引发大规模民意反对。现在有些台湾人后悔了,觉得马英九执政时,“生在福中不知福”,视大陆让利为理所当然,陆客付钱买东西时笑脸迎人,人一走开始骂大陆人素质不好。到了蔡英文时代,红利没了,才开始懊恼,于是乖乖选择了国民党,希望恢复让利。

  现在大陆必须面临的问题是,多数台湾人要的让利,是远远超出以往规模的。大巴师傅不会因为让利“恢复”到马英九时代的水平而赶到满足,他们要的更多,因为蔡英文执政这几年的“损失”,还没有人补偿。如果说马英九时代,大陆的让利主要针对渔民、果农、观光业等部分群体,这次韩国瑜夸下海口,“高雄发大财”。以至于各行各业,都殷切期盼着着韩国瑜兑现承诺。光在高雄,就有至少90万人需要得到红利,遑论国民党这次夺回的其他县市?这次因应国民党胜选,大陆需要做出的让利,其额度是远远超过马英九时代的,大陆是否真的做好了相应的准备?现在韩国瑜成了国民党的英雄,但之后承受的压力也最大,90万高雄人紧盯着韩国瑜兑现“发大财”的承诺,一旦发不了财、或只发了“小财”而不是“大财”,韩国瑜以经济红利吸引的庞大支持人群,将会逐渐瓦解。据统计,台湾人平均工资是一个月一万人民币,按照一般人对“发大财”的理解,工资增加一倍已经算很客气了。仅以高雄为例,90万人每个月要增加一万元的收入,一年就是1080亿人民币,而且要连续给好几年。一旦没有实现,或是要求再翻倍而不成功,又会开始骂“中国”小气,不“照顾”台湾。

  马英九时代的让利的唯一效果是,让台湾人体会到了大陆红利的好处,所以今天想要再尝甜头,仅此而已。以往的让利,丝毫没有改变台湾人对大陆的认同,更没有增加对统一的向往,原因何在?因为只顾让利,没有任何配套措施,只会让获利者觉得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不拿白不拿”、““中国人”的钱真好赚”而已。这次韩国瑜胜选,大陆方面一定要谨慎评估,既然必须增加让利的额度,一定要避免犯下之前的错误。何谓配套措施?先释放一些红利,让人们“重温”甜头,更重要的是,要知道大陆让利得来不易,绝不是理所当然的,这样才会懂得珍惜。一旦如此,2020年国民党胜选后,再要求国民党立刻将历史教科书拨乱反正,重新培养年轻人的中国心。在正确的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前提下,大陆继续增加让利额度,台湾人才会开始向往统一。反之,在当今错误的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前提下,指望大陆让利能反过来改变民族认同,是完完全全不现实的,只会得到“中国人的钱真好赚”的评价。历史教育的对台湾年轻人的深刻影响,我早在八年前写《李戡戡乱记》这本书时,已做过深刻探讨,并指出修改课纲,才是对台工作的关键,其重要性远超经济让利,可惜并未引起重视。作为一个真正的统派人士,我衷心希望国台办在准确总结这次台湾选举时,能谨慎的制订一套让利策略与配套措施。这样,对台工作才会是准确且有效的。

  李戡 2018年11月26日 德国海德堡大学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