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江涌:天下苦美霸权久矣

作者:江涌 发布时间:2018-11-23 08:15:14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资本主义国际分工体系下,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种非资本主义形态,原本作为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的资本积累的场所,在资本积累过程(国际分工)中形成相互依赖的经济关系。像对待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美国要努力使这种依赖关系变成一种经济依附关系,而中国具有奉行独立自主对外政策的强烈意志意愿,以及具有实施这一政策的能力实力,中国的意志意愿、能力实力超出了美国意料。美国以和平演变中国、以发展改造中国的战略意图落空,这应当是美国智库、战略家自美国霸权以来所犯下的最大战略失误。

  【导读: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经这样评论伯罗奔尼撒战争:“使战争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雅典势力的增长和因而引起斯巴达的恐惧。”哈佛大学政治学格雷厄姆·艾利森依据此言成功地挖掘了一个“修昔底德陷阱”。格雷厄姆沿用、放大修昔底德的逻辑:中国的持续发展,势力与实力的快速增长,正在愈发广泛而深刻地改变着地缘政治,改变着国际政治,由此引起誓言决不当世界老二的美国的紧张甚或恐惧。在美国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之前,即两个核大国之间军事冲突势必将两国及世界拖入灾难深渊,可以设想,贸易战、经济战不可避免。】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一、中国制造:中国拥有物美价廉、品种繁多、近乎无所不能这一新时代的商品“重炮”的生产能力与营销能力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改革开放后,中国在原有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完整的工业体系与独立自主的对外政策——的基础上,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功能,中国经济建设再次取得长足进步,成就了近乎无所不能、物美价廉、品种繁多的“中国制造”。中国生产制造近乎无所不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不同,目前中国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举的全部工业门类都能在中国找到。

  改革开放后,实际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进入国际分工的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集中在该产业领域的,大多是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后游离出来的剩余劳动力,正是这些廉价的中国农民(不到美国工人薪酬的1/50),在美国企业的劳工套利的驱使下,文化素质不高但是吃苦耐劳、心灵手巧的中国农民工,成为物美价廉的“中国制造”的生力军。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劳动力结构发生显著变化,高素质人才不断充斥劳动大军。在庞大的熟练技术工人队伍的基础上,在不断增加的理工科毕业生的基础上,每年成长起数以百万计的工程师,源源不断地成为“中国制造”的主力,“中国制造”的智造、创造比例不断升高,中国在不断巩固中低端产业的同时,快速向高端产业攀登、迈进,实现产业升级成为必然,这直接威胁到美西方的国际分工——价值链的高端。

  不断扩大的贸易顺差,体现出中国惊人的制造能力,而且是创新、研发、制造一体化能力。如全球高科技创新企业前50强中,有26家来自中国,自由16家来自美国。中国的科技创新投入增长率一直高于美国。2010年,中国制造业总产值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第二经济大国。2015年,雄心勃勃的“中国制造2025”战略出炉,在新技术革命中,中国在计算机技术、3D打印技术、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自主学习、生物和纳米技术、量子计算和云计算、新能源储备方式和自动驾驶汽车等领域,不断积累起和美国竞争的能力。“中国制造2025”能够实现,预期也一定能够实现,那么相对中国,美国在制造进而在国防军工领域就没有任何竞争优势可言。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人工智能

  “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制度,即变成资产者。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今日中国正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商品,这个重炮,历史反复证明它的强大威力,可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沙俄、土耳其、波斯、印度、中华(大清王朝)等新老帝国甚或举全国之力,都没有能够抵挡住商品重炮的轰击。今天,中国通过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锻造出价廉物美(内在的)、品种繁多(外在的)、无所不能(潜在的)的“中国制造”这一新时代的重炮,而且“中国制造”这一重炮还在不断改进升级,威力无比,能给消费者最大剩余,能给生产者最大福利,能给相关商家最大利润,击毁任何一个民族主义、帝国主义的城防与心防。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二、中国方案:中国以“一带一路”为杠杆,全球寻觅支点,来“撬动”地缘政治乃至国际政治,摆脱“美元陷阱”

  改革开放后,中国加入国际分工体系,人民币与美元挂钩,不知厌倦地积累美元。凡是想得到“中国制造”,离不开“中国制造”的,都必须得拥有美元。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制造”为纯信用货币美元提供了坚强支撑。在外部有欧元强有力竞争、内部出现产业日趋空心化、财政赤字不断攀高的情形下,美元依旧能保持世界主导货币地位,中国以及“中国制造”功不可没。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中美经济形成了日趋紧密的“相互依赖”。中国发展实体经济,负责生产,出口“中国制造”,美国发展虚拟经济,负责消费,输出“美国货币”。显然,这个“相互依赖”是不对等、不公平的,美国实际上寄生于中国,并努力使中国处于依附地位。中国生产越多,出口越多,积攒的美元越多,落入“美元陷阱”越深,中国的国家治理以及主权安全受到了威胁。

  上世纪90年代中期,美国著名经济学者保罗·克鲁格曼提出了“美元陷阱”,2009年又撰文指出,中国落入了“美元陷阱”。中国著名学者余永定及作者本人也很早就撰文提示中国当心“美元陷阱”。何为“美元陷阱”。美元与黄金脱钩后,即成为纯信用货币,没有任何内在价值。“若是提供不了商品,信用货币就毫无价值,产生货币信用危机。”在“美国制造”不断萎缩后,美元越发没有价值。然而,美国通过美元国际环流,用没有任何价值的美元,换回美国需要的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美元国际环流是这样一个过程:作为美国国家的真正老板,华尔街控制着前台——美联储,发行没有任何内在价值的美元——货币形态,华尔街各类商业银行、投资银行、“影子银行”通过国内国际网络,经由各种手段,把美元——这时已经演化为金融资本——输送到世界,在广大发展中国家、新兴市场形成各种投资——股权资本,控制着东道国的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进而控制着相关商品与服务生产以及剩余价值创造,遍及世界的投资为美国带回商品、服务与增值利润△G。由此形成蔚为大观的“美元国际环流”,它恰如人体血液循环,所不同的是,血液循环过程中输送的是氧气与养分,经与细胞交换,带回的是二氧化碳和废弃物。美元国际环流则是将原本没有任何内在价值的美元以及美国的“废弃物”(有毒资产等金融风险)输送给世界,给美国带回的却是丰富养分。

  因此,美元国际环流是美国不捞而获的秘密,不事生产而养尊处优的秘密,财政赤字居高不下而美军敢于打遍世界的秘密,也是发展中国家勤劳而不富裕的秘密,是新兴市场对美国、美元资本依赖(“越喝越饥渴”)的秘密——这就是所谓“美元陷阱”。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十八大过后,中国在“四个自信”的基础上,开始探索并采取一系列摆脱对美“相互依赖”、尤其是“美元陷阱”的新举措、新途径、新手段。“一带一路”就是一系列新努力的新成就。2013年9月和10月,习近平主席分别访问哈萨克斯坦和印度尼西亚,期间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倡议由此脱颖而出,开启了通向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的道路。中国倡议的“丝绸之路”的精神实质是“通”,即“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以期建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和文明之路。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一带一路

  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这位力学大师能够发出如此豪言壮语的信心,在于他手中握有强大杠杆。“一带一路”被美国视为中国的一个强而有力的杠杆,不仅用以撬动地缘政治,更在撬动美国主导的国际政治,将美国赶下霸主宝座并取而代之。中国手握“一带一路”杠杆而满世界寻找支点的行动,如所谓“珍珠链战略”,如皎漂、瓜达尔、吉布提等等,让美国寝食难安。最为关键的是,在丰富的“一带一路”内涵中,有鲜明指向挑战美元霸权——这一美国核心利益——的战略举措,即人民币与相关国货币互换、人民币计价结算、人民币储备等。很显然,中国展开了地缘政治与币缘政治交汇叠加的凌厉攻势,与美国的保守霸权的地缘政治与币缘政治发生冲突。而且,中国不仅自己要摆脱“美元陷阱”,而且还帮助相关国家一起来摆脱“美元陷阱”,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中国模式:中国以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搅乱”资本主义国际体系,为国家治理与国际治理擘画蓝图

  天下苦美国霸权久矣。乱世日久,人心思变。鲁迅先生曾这样评说中国社会:过去阔绰的人要复古,现在阔绰的人要保持现状,将来阔绰的人要革新。国际社会何尝不是如此,拉美后院起火,欧洲兄弟另起炉灶,日本盟友总是三心二意,新兴大国铸就金砖五国熠熠生辉。当然,在美国看来,最强劲竞争对手、最具杀伤力的还是中国。

  中国持续快速乃至井喷式发展,近乎超出了所有国家、战略家的预料。依照名义汇率,1950年拥有原子弹的美国GDP是中国的50倍,人均是中国的180多倍。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美国的GDP是中国的10倍,人均接近50倍。2017年,尽管美国GDP是中国的1.5倍,人均是中国的6.5倍,但是中国经济规模已经超出了美国60%的挑战警戒线。美国方面预计,到2030年前,在25万亿美元左右,中国超过美国,尽管那时中国人均只有美国的1/4。依照按照购买力平价,中国经济在2014年就超过了美国,这些统计数字指标,掺杂着各类专家分析研判、大小媒体报道渲染,不断刺激着美国社会与政治精英原本就很敏感的神经。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如果说“中国制造”是重炮,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中国方案”是杠杆,改变国际经济乃至政治秩序——是“破”的一面,那么“中国模式”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产业政策+国有企业+自强不息的文化+吃苦耐劳的人民)就是国家治理与国际治理的蓝图——是“立”的一面。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成就,关键在于强大而灵活的产业政策的成功,而产业政策的成功,是以坚实、完整的民族工业体系作为基础,以共产党的坚强原则性(如坚持社会主义制度)与灵活策略性(如拿来市场经济手段)的领导为前提,以及以强大的国有企业为抓手。正是国有企业在本土以国有垄断应对跨国垄断,使一国实现繁荣富强的工业化才能得以顺利推进,民族企业民族经济才能顺利成长,国家国民才能避免“中等收入陷阱”。环顾世界,这个优势基本上是中国所独有的,在资本主义国际体系中快速成长的“中国模式”。

  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通过美国所诬称的“修正主义”,奉行所谓“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加入国际资本主义体系。然而,出乎美西方所料的是,社会主义中国进入资本主义体系竟然如鱼得水。实际上,环顾世界,搞改革开放的不只是中国,全球化大潮下,各个国家都在搞程度不同的改革开放。但是,像中国尤其是“中国制造”这样成功,即低中高端产品都可以生产,近乎包揽,可以说少之又少,以至于唯一。而且,不论哪一类产品,哪一类产业,只要中国人下定决心去努力,就一定能够心想事成。

  资本主义存活是以非资本主义存在为前提。著名革命家、思想家、被列宁高度赞许为“无产阶级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杰出代表”的罗莎·卢森堡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本积累——作为资本主义发展的原动力和必然趋势——的实现,必须以“非资本主义领域”的存在为前提,“非资本主义形态为资本主义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更严格地说,资本的存在依赖于这些形态的毁灭。虽然资本主义的积累,是无条件地需要非资本主义的环境,但它的所谓需要,乃是牺牲非资本主义环境,从它那里吸取养分,以养肥自己。”问题是,当“非资本主义环境”——体量规模与资本主义本身旗鼓相当——不是在资本主义积累中一如既往地“毁灭”,而是出其不意地“爆发”,即顽强地生存并实现了发展之后,那么资本主义面临的将不再是“养肥”,而是日渐“消瘦”,等待它们的是秩序的混乱、频繁且剧烈的危机。

中国制造·中国方案·中国模式——中国的实力增长与美国的恼怒恐慌使得贸易战不可避免

  从这一视角看,在资本主义国际分工体系下,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一种非资本主义形态,原本作为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的资本积累的场所,在资本积累过程(国际分工)中形成相互依赖的经济关系。像对待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美国要努力使这种依赖关系变成一种经济依附关系,而中国具有奉行独立自主对外政策的强烈意志意愿,以及具有实施这一政策的能力实力,中国的意志意愿、能力实力超出了美国意料。美国以和平演变中国、以发展改造中国的战略意图落空,这应当是美国智库、战略家自美国霸权以来所犯下的最大战略失误。

  长期以来苦心孤诣的战略图谋失败,美国自然会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并不是简单的斯巴达式的恐惧。所以,利用所谓的最后窗口期,全面遏制中国是美国的战略抉择。金融是美国竞争优势所在,却是中国的薄弱环节。现代金融是国民经济的核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核心。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美国开打贸易战,与针对其他国家贸易战的情形不同的是,主导中美贸易战的是美国财长,贸易战背后、随后的注定是金融战。真正考验中国的战斗应当藏在贸易战的里头,排在贸易战的后头。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