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资本积累让人们坐享红利,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

作者:胡懋仁 发布时间:2018-11-04 10:07:00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在资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前,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就已经存在了。至少从历史上来看,剥削并不来自于权力。现实中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在资本主义社会,权力是资本的代言人,反映的是资本的利益。在社会主义社会,权力是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服务和保护。

资本积累让人们坐享红利,剥削来自权力而非资本?——关于朱教授奇文的一二商榷

  有位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名为朱海就的,发了一篇奇文,称剥削不是资本带来的,而是权力带来的。文章不长,可能是从他的一篇著作中节选下来的。看了之后,感觉此人的概念相当混乱。至少在政治经济学角度上看来,把很多概念搅和到一起。不知道他是要干什么,是真的糊涂呢?还是要浑水摸鱼呢?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这样写的:“几年前在丹麦做访问学者,发现这里的人们生活比较悠闲,并不像很多中国人那样拼命工作,但生活水平却很高,我当时就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不努力工作也能过上好日子?后来想明白了,有比努力工作更重要的东西——资本积累。北欧国家早已建立了有助于资本积累的制度,数个世纪积累下来的资本没有因为战乱和自然灾害而遭受破坏,因此,他们现在可以坐享丰富的资本积累所带来的‘资本红利’。”

  这里所谓“资本积累”到底是几个意思?资本积累会自然给人们带来财富吗?会自然让人们过上好日子吗?这里实在是有点语焉不详。按照政治经济学的常识,资本只有经常不断地投入到运转之中,才能产生利润,而这个所谓投入运转就是要不断生产剩余价值。没有剩余价值,就无所谓利润,更所谓财富。而剩余价值当然就是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而获得的。这位朱教授空谈什么资本积累就能让人们过上好日子,而把资本积累起来的所谓财富(当然依然还是资本)获得剩余价值的过程与途径完全忽略不提,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朱教授还提出一系列让人不解的概念,当然,这都是建立在推翻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概念上所提出来的。他写道:“劳动者真实收入水平的提高,是建立在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之上的,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须以资本积累为基础。在自由的市场经济当中,凭借银行体系和股份制等企业制度,资本积累的速度总是会快于人口增加的速度,这就意味着相对于资本,劳动变得更为稀缺,人均占有的资本数量不断提高的,相应地,劳动生产率也提高了。由于劳动相对于资本的稀缺性,我们要对任何‘劳动力过剩’或‘失业’等概念的滥用予以警惕。‘劳动’是劳动者牺牲他的闲暇去交换他的物质生活资料(工资),失去劳动——劳动力过剩或失业——意味着这些劳动者即便愿意牺牲他们的闲暇,也找不到一份能够满足他们生存的工作,这种情况除非是劳动者为自己设定了最低的生活水准(工资水平)或工作条件,或他们可以不需要通过牺牲闲暇,就能有一份有保障的收入时才有可能发生,也就是说,在自由市场中,劳动力过剩或失业总是自愿的。 ”

  在政治经济学概念中,没有劳动资本这样的概念,只有劳动力资本这样的概念。对此,马克思早就提出过批评。什么叫劳动相对于资本,变得更为稀缺?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要表达什么关系?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在资本积累的过程中,会有一个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的过程,所以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就是由资本技术构成的资本价值构成,不变资本的比例在不断提高,而可变资本的比例在逐渐降低。这里不存在什么资本与劳动的关系,只是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的关系。不变资本与可变资本都属于资本的范畴,这里没有什么劳动的一分一毫的关系。我感觉,在朱教授的这篇文章里,又嗅到了庸俗经济学的味道。

  在资本与劳动力两方的关系中,劳动力是弱势的一方。这是显而易见的。马克思早就证明过,资本是需要一个庞大的劳动后备力量的,这就是失业大军。有了失业大军的存在,资本家就可以向工人支付低廉的工资,以保证资本能获得更多的剩余价值。失业的人数越多,资本获取剩余价值的空间就越大。而朱教授却说劳动力过剩或者失业总是自愿的。此话的依据何在?要不朱教授,您自己自愿失业一下如何?别站着说法不腰疼。美国天天还要标榜自己的失业率如何降了下来,就业率如何升了上去。如果按照朱教授的说法,美国何必多此一举?如果失业是自愿的事,谁愿意闲着就闲着,谁不愿意闲着就干着。世上有这么简单而便宜的事吗?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失业者去登记寻找工作。多少人因为失业而痛苦,甚至自杀。朱教授真成了资本家的一个辩护人,他对普通劳动者没有任何同情,他的表情实在是太冷漠了。

  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什么?不是所谓资本的积累,而是劳动者的就业率。只要劳动者能得到充分的就业,社会就能更稳定,劳动者的生活就更能有保障,人民才能有幸福可言。朱教授这一番奇谈怪论,确实让人们大开眼界。见过有资产阶级学者为资本辩护的,但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朱教授对于工资的定义也是很奇怪的。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是维持劳动力自身的再生产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朱教授不仅不赞成马克思,也不赞成李嘉图。可是他没有提出任何依据,只是空口套白牙,信口开河一番,就认为自己说的便成了真理。

  最后一部分,所谓剥削来自权力,而并非来自资本。这是什么意思?是把政治与经济搅和到一块儿来胡扯吗?什么叫剥削?正式的说法就是剩余价值的生产与占有。权力是政治范畴的概念,剥削是经济范畴的概念。在资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前,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占有就已经存在了。至少从历史上来看,剥削并不来自于权力。现实中的情况也同样如此。在资本主义社会,权力是资本的代言人,反映的是资本的利益。在社会主义社会,权力是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服务和保护。在改革开放之前,民营资本还没有出现之前,人民的权力就已经存在了。说剥削来自于权力既无根据,又无道理。我们有理由怀疑,莫非朱教授对我们的政治制度有什么别的想法?如果如朱教授所说,剥削来自权力,那就是说,要么必须承认剥削的合理性和正当性,要么必须反对现实中的权力。不知朱教授到底要选择哪一样?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